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三十章 龙虎争

黎定渝沉声道:“八荒楼自中古时代便已经存在,历史悠久,如今却横生了内乱,黎定渝也只是不希望看到八荒楼千万年的基业毁于一旦罢了。”
“八荒楼中州分舵向来与白鹿书院是世交,如今八荒楼出了叛徒,银州分舵带领南方数百个分舵想要分裂八荒楼,张衡父子其心可诛,而此次千味宴中张衡更是狼子野心,扬言要把我黎定渝杀出百美宴,所以……在下斗胆,想请慕昭仙子和步少侠助在下一臂之力,只要能让在下进入千味宴前十名,黎定渝愿意献出五百枚圣元石!”
老者一一念着参与者的名字,而众人也一一进入仙葫山的山脚下,我和林慕昭并肩落在山脚处的山岩上,抬头望去,整座仙葫山都氤氲着一种超然气势,开启剑道天眼就能轻易发现,其实整座山都被炼化了,是一件巨大的法器,只有一条路可以上山,其余的道路都被封禁了,等于是铜墙铁壁,无法逾越。
一列列辇车停留在空中,仙葫山下则驻扎着一支御林军,足足有上万人,雄壮威武,天心帝国的战旗飘扬,布满山林,而就在众人的簇拥下,天心女帝一袭玲珑精致的战铠出现,秀致的软甲裹着呼之欲出的挺拔酥峰,纤腰雪白,不盈一握的样子,手中提着一柄流光转动的长剑,一袭雪色斗篷迎风飞扬,此时的天心女帝就像是一位镇守苍穹的美女剑圣,神武威严!
“太混乱了。”
“可和_图_书以,到时候再看了,准备一下,外面的辇车已经等待我们多时了,千味宴不在城内,而在皇城外的仙葫山上。”
尚竹月手提长剑,高盛宣布道:“千味宴,开始!”
我目中透着光辉,道:“不如……我们就去抢壤驷尘决的第一算了。”
他说得十分坦诚,接着道:“二位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黎定渝绝不勉强。”
“没有,炼化一个圣元石足够消化十天半个月的,哪儿有那么快就用完,只是圣元石在上界属于至宝,五百颗啊,足够买下一个中等的门阀了,我觉得张衡、黎定渝都是暗藏祸心的小人,打一个是打,打两个也是打,不如顺手捞一笔。”
“都给老子让开,我乃火州幽暗门门主之子,谁敢挡我?!”
林慕昭微微一笑,一缕剑意破体而出,形成一道浪潮将周围的修士尽数挤开,无人能近身,随后跟我并肩走上山。
冲在最前方就是黎定渝和张衡,两人掀起滔天剑意,一边上山一边相互攻杀,一缕缕凛冽剑意在山腰上不断激荡开来。
“见过慕昭仙子!”
一抹惊色从黎定渝脸上掠过,但他飞快的恢复了平静,一张俊逸的脸上不动声色,道:“我想慕昭仙子你一定是误会了,定渝根本对这件事不知情,更加不知道在青蜀碎界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这其中一定大有误会。”
“不送。”
林慕昭挽住我的手,道:“一会千和*图*书味宴上,我们一起向前冲,千味宴与西湖论剑的规矩不一样,是可以联手一起攻击某一个强者的,咱们就不用跟任何人联合了,你我联手,就算是壤驷尘决也必须忌惮三分,对不对?”
千味宴,居然有女帝亲自到场观战,不简单。
黎定渝身后跟着一群八荒楼的金爵铁卫,每一个都拥有半圣境修为,其中一名老者甚至已经有点燃圣墟之火的迹象了。
“我们拒绝。”
“对。”
仙葫山,到了!
“说吧。”
黎定渝一双眸子仿佛被林慕昭吸引住了一般,直勾勾的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目光,道:“距离千味宴只有一个时辰了,在下来到这里……实在是有事相商。”
辇车在风中穿行,八名战骑在前后左右疾驰,是八名半圣级战骑,威风凛凛!
“或许吧。”
半个时辰后,远离皇城,辇车进入群山之中,一座座古山冲天而起,屹立于雾海之中,苍白色的山岩上错综生长着一片片青松,青白相衬下显得古韵十足,宛若进入了一片仙境中,而就在仙境深处,一座泛动金色光辉的古山横亘于天地之间,状若半倒着的葫芦,周围白色雾霭缭绕,秀丽万千。
清晨,殿内晨霭如雾、鸟雀齐鸣,说不出的宁静,起身后,在殿外的空地上运用剑诀演练了一套没有章法的剑招之后,任凭身体放松,无招无式,每一道剑诀的催动都十分凌厉,剑剑锐芒爆发,带着院和*图*书落里的落叶起舞。
“五百个圣元石……”林慕昭眯着一双美眸,笑道:“黎少主好大的手笔,恐怕就算是一城一郡的国主都未必有那么大的口气。”
“这种钱,我们白鹿书院别赚了。”
“黎少主怎么有空来这里?”
殿外,一辆华贵辇车静静的等待着,一旁还有八名骑乘火焰狮子的骑士,这些火焰狮子都能飞天,属于空中战骑,仅仅是为了我和林慕昭就准备了那么多,天心女帝确实对白鹿书院、天风书院算是十分照料了。
黎定渝颔首:“仙子说得也有道理,既然如此,定渝也就不强人所难了,这就告辞,也希望白鹿书院能在千味宴中崭露头角!”
她美目一横,竟有种风情万种的感觉,笑道:“圣元石我们白鹿书院有的是,你突破达到半圣之后不是已经给了你一百颗了吗?怎么,这就用完了?”
人潮涌动,转眼间进入山脚的人足足有超过万人了,一万多人争夺一千个位置,竞争注定十分残酷,甚至堪称是惨烈。
天心女帝是这一方世界的主宰,某个宗门的兴起与衰落,其实都在她的一念之间。
不久后,一位手捧着卷轴的老者文士扬声道:“千味宴即将开始,请参与者一一进场,首先,八荒楼,张衡、黎定渝二位少主!无尘剑域,澹台遗!不朽阁内门天骄,壤驷尘决!武圣阁天骄,长孙永!天风书院,公孙羽、李承泽!白鹿书院,林慕昭、hetushu.com步亦轩!巨石门天骄,房源!大罗剑域……”
“滚滚滚!老子是银州城主之子,你算是哪根葱?!”
在我不远处,师姐林慕昭宛若出水芙蓉般的从厢房里走了出来,仙颜无双,绝美笑容令人心动。
其实这也是为天心帝国保存年轻一代的实力,毕竟有的天骄还需要时间成长,适当的保护是应该的,东方婉考虑得十分周全。
林慕昭淡然一笑,说:“不过话说回来,黎少主与张衡之间的争斗也只是八荒楼的内斗罢了,我和师弟身为白鹿书院的人,如此介入未免太过于唐突了,少主觉得呢?”
……
而就在山道上的两侧有一排排的桌次,一共分为十等宴席,每一等一百个,最靠近巅峰位置的是第一等一百个座次,其中十个座次却又超然在上,位列巅峰,并且还有排位,这一战是在女帝陛下亲自观战的情况下发生的,对于各大宗门的意义恐怕已经远胜于西湖论剑了。
众人暗暗心惊,天心女帝手段非凡,掌握着最高生死大权,这句话不得不听。
“嗯,走吧!”
女帝寿典第二日。
山道上已经满是血迹,不少人受伤跪在岩石间瑟瑟发抖,很快的就被空中飞掠而过的皇宫高手提了出去,脱离战场,否则在混战中难保不会被人误杀而死。
忽地,偏殿外传来了干巴巴的掌声,目光所及处,一人从雾霭中走出了,一身华服,正是八荒楼北部的少主,黎定渝。
“步少侠的剑法m.hetushu.com越发精湛了!”
“嗯。”
我皱了皱眉,一声低啸,体内迸发出精纯圣气形成了一道万物境,将周围的人都一一推开,同时说道:“师姐,我们也上去吧?”
天穹之上,女帝东方婉的曼妙体态令人怦然心动,她一双美眸看着仙葫山,声音不大但却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诸位年轻天才记住,不得在千味宴上故意杀人,否则不但自己受戮,连你的家族也会被牵连!”
林慕昭说得十分干净利落。
……
我摸了摸鼻子:“没有,只是觉得五百颗圣元石就这么没了,着实可惜。”
“冲啊!山顶的宴席属于我!”
“仙子,为何?”黎定渝大为不解:“如果你们帮了我,也等于是与八荒楼结了一个善缘,为何要拒绝定渝?”
山下立刻变得杀气腾腾一片,尚未登上山路就已经陷入了混战之中,一群人相互肆意攻伐起来,转眼就已经血流成河,不少人都已经受伤了。
“杀!”
“哟,你小子还真是什么都吃得下呢!”
林慕昭微微笑道:“黎少主真是健忘,难道你忘了青蜀碎界一战中我和师弟步亦轩差点战死吗?如果没有你们八荒楼和阴阳殿暗通款曲,借了破界战船给阴阳殿,我们何至于沦落到几乎就要被阴阳殿的圣者斩杀的绝境。”
眼看着黎定渝等人走远,林慕昭轻轻以香肩撞了我一下,笑道:“师姐直接拒绝了这个人,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今天,注定是一场龙虎之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