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三十二章 王者间的决战

壤驷尘决一声低啸,金色不朽功气息从体内爆发出来,圣境气流摇曳,直接震得周围空间不断崩塌开来,那种恐怖的气机就仿佛有一颗星辰湮灭在宇宙墟界中一般,化为一道黑色漩涡,吞灭世间的一切,壤驷尘决不修剑道,修的是九生九死邪功,但却镇压了整整一代年轻剑修!
“第五斩!”
“再战!”
壤驷尘决双臂缭绕九生九死邪功气息,猛然扬起双臂,化为一道金色双掌法相拍向了云霄,与第一斩的威力碰撞在一起,顿时那片天空纷纷龟裂了起来,就像是瓷瓶破裂开一样,裂纹之下是一片黑色的混沌虚空,恐怖无比。
“就凭老子手中这把剑!”东方齐猛然拔出了利剑,浑身爆发出一道惊人冲天剑柱,瞬间进入了剑心合一境初期剑道心境中。
东方齐立于空中,剑光缭绕身躯,双眸中充满盎然战意,笑道:“如你所愿!”
“嗡!”
万人敌,半圣榜第十六位,名不虚传!东方齐确实有挑战壤驷尘决的实力。
东方齐暴喝,浑身有二十七道圣脉闪烁光辉,比上次见面又增多了两道圣脉,一剑分开混沌空间,劈得整个仙葫山都在颤抖,直奔壤驷尘决的脑门而去,剑光一泻数十里,气势惊人,犹如神灵斩出的一剑,威力恐怖之极。
东方齐低吼一声,剑光一掠就已经变招,二十四斩已老,再次动用的却是神焰剑法,神焰女帝遗留下的剑法之一。
壤驷尘决飘然起身,一双眸子里透着淡然与冷笑和图书:“东方齐,你是女帝陛下的亲侄儿,号称万人敌,我今天倒是很想知道你这个万人敌到底有多少手段!”
……
“一战吧!”
“第四斩!”
壤驷尘决笑了:“凭什么?”
“你们……要进入前十争夺?”
“怎么说?”
正如我预料中的一样,两人实力伯仲之间,但只要壤驷尘决挡住二十四斩就赢了,超过三百招后,受伤更重的人已经是东方齐了,随着壤驷尘决的一声低啸,一只巨掌生生的将东方齐的身躯拍落在仙葫山上,整座山猛然颤抖了一下,掌印深入山体数米,东方齐就惨淡的躺在掌印内,骨骼碎裂,但壤驷尘决有分寸,倒是没有动杀心。
东方齐、东方平杀气腾腾上前,东方齐抬手淡淡道:“壤驷尘决,让开!”
“没……没问题……”他皱了皱眉,手掌按在剑柄上,但似乎克制住了,没有发难,否则我和师姐倒是有理由好好教训他一顿了。
东方齐的身躯裹挟霞光,化为一道虚影,瞬间就再次斩出了三剑,一剑快过于一剑,一剑比一剑更强,以至于壤驷尘决一声低啸,也进入了合一境,掌法真髓规则爆发,一道道掌印拍出,带着凛冽威芒,将东方齐的斩击一一化解,双掌犹如金铸,甚至能直接接触剑刃,肉身力量不可谓不强横。
好快!
壤驷尘决浑身包裹邪功光辉,宛若邪神降临一般,眼中满是暴戾光芒。
轰然一声,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东和_图_书方齐的悍然一剑居然被震开了!
剑意澎湃,仿佛要一剑斩碎了苍穹一般,剑光周围的空间规则纷纷坍塌了下来,这一剑的恐怖威力令人心悸。
“嘿,有点样子。”
我低声道:“纵横二十四斩威力惊人,东方齐已经把这套剑法修到化境了,越到后面威力就会越恐怖,但有种剑走偏锋的感觉,而壤驷尘决的修为则深不见底,九生九死邪功加上不朽功,堪称是绝配,力量循环往复不绝,两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拼的或许就是一个战意与耐力。”
“第一斩!”
一道可怕的剑痕在壤驷尘决的胸前绽放,守到了第十九斩,他终于中剑,胸前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但转眼就被九生九死邪功的气息给笼罩了起来,邪功护体,让东方齐的第二十斩一举将其击溃的目的化为泡影。
在皇城杀东方家的人,那是找死,天王老子都得死。
张衡排名半圣榜第97位,黎定渝则排在第321位,与排名第五的壤驷尘决、排名第16的东方齐有着巨大差距。
前十坐席,此时已经刀光剑影,黎定渝、张衡正在对战,催动出一道道隆隆天威来,震得整个山头都在颤抖着,而第一名坐席处,壤驷尘决安然端坐在那里,一双眸子冷冷的看着黎定渝、张衡的战斗,似乎根本不入眼。
“有问题吗?”我冷冷道。
看着我和林慕昭继续向前走,一名羽族的少年忍不住问道。
天空中剑光与掌印交织,一道道绝和*图*书强风暴不断冲击大地,以至于我和林慕昭都必须召唤出护身剑罡来抵挡了,而二十四斩使用到了第十五斩之后,每一斩都开始天人合一起来,吻合天地大道规则,时而如星辰坠地,时而又如虹光飞天,天道之威凛冽。
天空猛然一黯,东方齐周围的剑道规则开始变得暴躁、强横起来,长剑抬起时,一道圣洁剑意洞穿云霄,下一刻以铺天盖地的气势斩落了下来。
我看得十分入神,一旁的林慕昭则眸光幽幽,道:“你觉得谁能胜?”
“好!”
壤驷尘决从头至尾都十分冷静,双掌猛然张开,一片金色混沌气横生,发出噼噼啪啪的圣气谷爆之声,每一次谷爆都是一缕圣气灭亡的象征,而之后灭亡的圣气却又滂湃而生,并且变得更强,于此循环往复,达到一个强力的极点,这种玄奇功法正是传说中的九生九死邪功!
壤驷尘决错愕之间条件反射的变招,双掌勾起混沌空间内的不朽气息,宛若抓住一条长鞭般抽打而出,与磅礴剑意碰撞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可怕冲击风暴,将周围激战中的张衡、黎定渝都逼退了,显然,四人的实力不在一个层次上。
“杀!”
壤驷尘决浑身都布满了剑痕,虽然身为半圣榜第五,但击败排名第十六的东方齐依旧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此时能动用的实力恐怕不足五成了,看着我和林慕昭走上前,他顿时满是戒备,道:“林慕昭、步亦轩,你们白鹿书院可是名门正派,不会www.hetushu.com乘人之危吧?”
转眼间,最后四斩也用完了,再次在东方齐的手臂、双腿处劈出了几道可怕伤口,但终究没有能命中要害。
“难说。”
“痴心妄想。”
……
一剑尚未完全斩完,东方齐骤然消失,直接出现在壤驷尘决眼前,长剑裹挟着浩然天威横扫而过,带起隆隆暴烈之声,低吼道:“第二斩!”
我看得入神,整个人都沉浸在观摩之中,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纵横二十四斩属于一种上乘剑道规则力量,一旦使用起来就行云流水、无比连贯,并且剑意豪放壮烈,有种大开大合的感觉,倒也十分贴切东方齐的性格。
一路畅通无阻,虽然山腰处每一片坐席那里都发生了混战,但却再也没有谁来触霉头,以至于我和林慕昭笔直的来到了最靠近山顶的一片坐席区域,九十个座位此时差不多都坐满人了,但依旧有人发起挑战,就在座位上空大打出手。
“有点意思!”
东方齐怒吼一声,长剑中涌动出一道崩劲,剑道规则符号涌动,顿时直接让壤驷尘决把握不住,剑光一掠如雷霆般劈向壤驷尘决的肩膀,同时左手一扬,扭曲空间规则,形成了一股玄劲钳制住了壤驷尘决的身形。
“如果壤驷尘决撑过了二十四斩而不死,那败的一定就是东方齐了,九生九死邪功有自我恢复的神效,壤驷尘决不死就能逆转形势。”
“哧……”
“呼……”
……
不远处,东方平咬着钢牙,似乎也已经意识到事态不利了。
“区m.hetushu.com区神焰剑法,不值一提!”
“似乎有些道理……”她颔首点头。
壤驷尘决猛然拳劲一吐,将东方齐生生的震开,脸上充满了战意,咧嘴笑道:“万人敌东方齐,你没有让本座失望,不过仅凭这些机巧的剑道规则根本不可能打败我,用你的绝技纵横二十四斩吧,除此之外,你没有可能击败我。”
壤驷尘决怒吼一声,铁拳缭绕金色圣气,重重的轰在了东方齐的小腹上,顿时铠甲叶片寸寸崩碎,有种惨不忍睹的感觉,但也就在众人为东方齐捏一把汗的时候,却发现壤驷尘决的一拳并未真正轰在东方齐的身上,却是被一团盘旋缭绕的剑意所挡住了,这团剑意就像是流动的潮水一般,绵柔剑气将壤驷尘决志在必得的一击给化解了。
纵横二十四斩,东方齐的成名绝技,据传当年他以半圣境后期挑战一位下位圣者,结果正是凭借着这一套二十四斩将一位圣者斩杀,一战成名,成就了屠圣的威名,为东方家族彻底的长了一回脸,也直接就被认定为是未来天心帝国的执掌人选之一。
“第三斩!”
“二十四剑斩完,你还有什么手段?!”
壤驷尘决身躯腾空,双掌张开,宛若金铸,周围金色混沌气流动,整个人都仿佛化为一尊不灭战神般,双掌硬生生的一合便扣住了东方齐的战剑,两人极速飞入云层之中,激荡出浓烈的圣威,令天地都黯然失色起来。
“滚开!”
壤驷尘决狂妄之极,怒吼连连,再次与东方齐战在一起。
“给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