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三十九章 宁道泫

“小家伙,你怎么不去挑战剑阁?”一位老院主问道。
我心中一动:“原来如此……”
“哦?”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被他们掌力掀翻的棋盘,正要去捡起散落一地的棋子,但宁道泫却笑道:“小家伙,我们不在这张棋盘上下棋,你跟我来吧!”
转眼间,宁道泫下了十多子,而我也陷入了一场棋道的缠斗之中,宁道泫的棋子或纵横开阖,或暗藏玄机,仔细一看,简单到额棋子落地,却又形成了某种玄奇无比的棋道奥妙,杀机与生机不断演化,令人忍不住的想拍案叫绝。
宁道泫微微一笑,抬手指向天上。
宁道泫双手负于身后,一袭灰袍在空中猎猎,却又多了几分绝世高手的气势风范,那略显佝偻的身躯越发显得高大起来,就在他双足落地的瞬间,桃林下有一道道霞光喷薄而出,瞬间纵横交错成了一张巨大棋盘,原来这就是弈棋的地方?
我心底震撼,宁道泫、断井渔两位老院主都被世人称为老怪物,实力早就超越了封号剑圣,似乎他们能在弈棋剑道上走到更高深的境界也就根本不足为奇了。
断井渔则坐在远处的一块巨岩上,笑着看热闹。
宁道泫倒也不催促,反倒露出赞许的神色,颔首道:“没关系,老朽有的是时间与你耗着。”
我更加一头雾水,而断井渔也捋着胡须,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跟着我们一起走向剑阁内,就在剑阁一层的临侧,打开了一方世界,内中鸟语花香,隐约和图书能看到桃林十里,莹莹翠翠一片,令人禁不住的心生心旷神怡之感。
宁道泫眯着眼睛:“还下吗?”
剑阁,一座九层塔楼直冲云霄之中,从第七层以上就全部位于弥漫的雾霭内,无法看得真切,而从剑阁的每一层都传来一道十分强大的气息,每一位镇守者都经过千锤百炼,是名极一时的剑道强者,而如今却自愿长居于剑阁内,担任后辈弟子的“磨刀石”。
老院主双眸含笑,苍老的身躯内透着看破一切的玄机与古老气韵,道:“很简单,因为她与你之间有羁绊,只要你留在剑阁外守候她,她就有必须战胜对手的理由,这种羁绊或许能让她超越当前的实力,打败不可能打败的对手。”
“多谢太师父。”
我凝神提气,张开万物剑心,全心全意的领悟巨岩中蕴藏的剑道规则,足足数十息之后,心中一亮,解开了,这道剑道规则直接铭刻在了万物剑心上,而伴随着隆隆轰鸣的混沌气,剑意裹挟着巨岩轰然落在了巨大棋盘之上,与一株桃树擦肩而过。
“为什么?”这次轮到我一片迷茫了。
“好!”
“哈哈哈,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另一位老院主笑道:“那么,你可知道为什么李清音这样的绝世剑道人杰进入剑阁之前会让你在外面等她吗?”
“来来来!”
“嗯,你不出来,我就不走。”
“好。”
岩石落地,震得桃林颤抖,桃花飞散。
他抬手祭出一道剑意,www•hetushu.com就像是捻起一枚棋子般的将空中一道巨岩拖曳下来,发动了一轮棋局上疯狂攻势,“轰”的一声后,棋子落地,整盘棋瞬间活了起来,“哧哧哧”的出现了一道道冲天剑意攻了过来,而我脚下属于我的棋子也纷纷摇晃起来,转瞬间迸发出数十道剑光迎了过去,许多虚影出现,仿佛有千军万马在棋盘上相互征伐一般。
我抬头一望,顿时更加茫然,只见天空中一座座青色巨岩悬在高空中,郁郁葱葱,上面长满了植被与古松,每一块居然怕是都有百万斤以上,想要引动这些巨岩没有足够的圣气是不太可能的,这就不是一般的弈棋了,而是一种体力活。
“哦?”
“为什么?”他有些意外。
不断观摩推演对方的剑道中隐藏的棋道玄机,我的棋越下越慢,每落一子都至少要思考小半个时辰上下。
再次提气,开始领悟第二块巨岩中蕴藏的剑道规则,这些剑道规则并不算是太精深,有的甚至剑走偏锋,但却也是万物剑道之一,对补全我的万物剑心规则有莫大好处,这次用时更短,不到二十息的时间就将这块巨岩搬移落下。
我深吸一口气,汗水潺潺,一局棋居然吓得我汗流浃背,整个人都如临大敌,宁道泫的棋局暗藏着许多玄机,我的每下一子可能都会引发数十乃至上百个变化,正所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而这棋局恰恰又布在剑道意境之上,就更加小觑不得了。
“是!”m.hetushu.com
我不禁老脸一红,我这点棋道还是从林慕昭那里学来的,就更别提跟棋圣弟子龙寻相比了,也就是凭着剑道才能在上界年轻一代中横行罢了。
这棋盘,本就是一方战场!
四下里,一缕缕剑意窜动,与弈棋之道竟有种相辅相成的感觉,这种感觉太过于凌厉了,让人心生几许敬畏感,不过转眼却又有些茫然:“太师父,棋子在哪儿?”
宁道泫眯着眼睛,笑道:“剑道还不错,但棋道嘛……马马虎虎了。”
“好!”
这种棋道,怕是早就远胜于龙寻的弈棋剑道了!
早就听师尊提起过,两位老院主都是怪胎,越老脾气就越是古怪,黑胡子名叫宁道泫,是白鹿书院的上一任院主,白胡子则名叫断井渔,是天风书院的上一任老院主,两人也是上官紫易、上官南风的师尊,在两大书院享有极高的威望,然而他们在位时就斗来斗去,如今不当院主了,依旧一起守护剑阁,成了一对冤家。
宁道泫纵身跃上一株桃树,双臂轻轻一张,笑道:“小家伙,老朽让你先落子!”
“只有清音一人挑战,第八层。”
老院主深深的看了李清音一眼,笑道:“你确实已经够资格挑战第八层了,去吧,不过第八层镇守者脾气不太好,你可要小心些了,这么多年来,丧生在第八层的天骄并不是没有,反而,其中有一两个是名动一时的,当时的名气不在你之下。”
黑胡子老院主一捋胡须,笑道:“老朽宁道泫已和_图_书经许多年不跟年轻人弈棋了,天天跟断老儿杀来杀气,甚是没趣!”
宁道泫轻轻一抬手,顿时空中另一块巨岩落下,与我的棋子毗邻。
李清音转身看了我一眼:“我进去挑战,你就在外面等我,可以吗?”
宁道泫不禁笑了笑,而不远处一只懒洋洋看戏的断井渔也眯起了眼睛,赞叹道:“这小子确实相当不俗,难怪外面的人都叫他小怪物。”
宁道泫连下两子,顿时整个桃林里都涌动起一重重的剑道杀机来,令人胆寒,我不得不祭出全部修为底蕴,如临大敌的进入真龙化身状态,甚至两声轰鸣之下,两道超然身影出现在我身后,正是北辰枫和岳远的剑魂之影!
当我落下一子之后,桃林内宁道泫布下的棋子焕然之间消失,随后再次重聚,发生了一次棋局推演,瞬间对我的棋子形成了合围杀局,只是一刹那,我觉得万火攻心一般,“噗嗤”一声就是一口鲜血喷出,这对弈简直比一场生死之战还要恐怖!
深吸一口气,“轰”一声,一道剑柱从我头顶上方冲出,凝化为一缕剑意直奔其中的一块巨岩,转眼之间剑意将其裹颤,奋力从空中拽了下来,却只见巨岩纹丝不动,倒是有一缕白色光芒顺着剑意反噬了过来,是一种剑道规则!
“有什么不合适的?”
“这……合适吗?老院主前辈?”
生怕两个老院主真打起来就把剑阁掀飞了,我急忙道:“两位老院主前辈想下棋的话我奉陪,不过……你们谁跟我下?”
http://m.hetushu.com“小家伙,你搬得动吗?若是搬不动,我老人家可以等等你。”宁道泫立于空中,捋着胡须,一派仙风道骨的气韵。
她露出一抹柔美笑容,随后提着白玉剑消失在剑阁内的雾霭之中。
“下!”
“清音谨遵前辈教诲!”
宁道泫不禁一笑:“你的棋道虽然差劲,但悟性倒是不错。”
“来来来,反正你等也是等,不如来陪我们下棋吧?”
“轰~~~”
这是一种考验,老院主对徒孙的考验。
剑阁广场,两位老院主披头散发,正在弈棋,见我和李清音走来之后,其中一位老院主道:“你们两个小家伙要挑战剑阁?”
近半个时辰后,一子又落。
……
我恭敬解释道:“剑阁虽然由镇守者护持,但终究只有九个对手,我更加热衷于在剑冢里修炼,可以得窥万法剑道,集百家之长。”
宁道泫道:“自然是我,你可是我的宁道泫的徒孙,不跟我下跟谁下?”
“哦?”
“棋局又有变化,小心了!”
黑胡子一掌相迎,掌风中却仿佛蕴藏了某种玄机,“蓬”一声两人都一动不动,但空间里的冲击声却震耳欲聋,掌力相当,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不过这轻描淡写的一掌换了平常人来接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即便是一般的圣者,怕是也接不住。
“暂时还不是时候。”
顿时灵台微微一颤,这些石头不简单,恐怕每一块都蕴藏了一种无比玄奇的剑道规则!
白胡子老院主一掌拍去:“老家伙安敢胡说!”
“哦?”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