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四十章 弈棋杀伐道

我也换上一袭新衣,轻轻握住她的手:“你本可不必被罚。”
我挣扎着站起身,体内开始回息,迅速恢复体力,从地上捡起清音剑,同时一手环住她的纤腰将其扶住,李清音的伤势很重,体内的圣气几乎都快被耗尽了,一声闷哼之后便靠在我怀里,呼吸急促,酥峰上下起伏。
“嗯。”
一连下了三盘棋,累得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浑身都被汗水湿透,每一盘棋结束都要休息一个时辰,反观宁道泫则跟没事人一样,依旧气定神闲,第三盘棋结束后,我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脸色苍白,肉身与精神力都到了即将枯竭的地步,急需要一场消息。
她霞飞双颊:“你在想什么呢,我是说,你去另一边沐浴,圣荷池那么大,非要挤在一起吗?”
宁道泫一拂手,道:“你去接她吧,等你的弈棋杀伐道有所领悟之后再来找我。”
太师父宁道泫双手负于身后,衣袂猎猎,立于杀伐战场的烟与火之中,一双眸子里精光四射,道:“一子落错,满盘皆输,从你下第四子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宁道泫不以为意,捋须轻笑。
“嗯……”
脚下依旧是一片艳丽无比的桃林,而宁道泫也依旧眯着眼睛站在我前方的空中,双手负于身后,仙风道骨,笑道:“太师父的弈棋剑道,弈棋杀伐道,如何?”
“怎么那么久……”我皱了皱眉。
“上乘。”
我颓然:“那好吧。”
一个箭步下山,直奔白m.hetushu.com鹿宫。
不久之后,李清音出浴,换上了一袭崭新白裙,恢复天风圣女的圣洁模样,手握白玉剑,说:“我要早些回去了,不然师尊又要责罚……”
我怔了怔:“洞府怎么啦?”
……
“深不可测!”
“你是我媳妇,还那么客气做什么……”
“小家伙,你还下吗?”宁道泫问。
“你……”
“你的洞府……”她美眸如水,顾盼生辉的看着我,似乎想问什么,但欲言又止。
宁道泫的声音十分低沉,他的身影身在都已经被棋盘上千军万马所淹没了,我甚至隐隐然能听见战马奔腾、刀剑碰撞的杀伐之声,这一方棋盘完全变成了战场,那些气象就仿佛是真的存在一般,刀光剑影,锐利无比。
我心头一喜:“你……你是在邀请我一起沐浴吗?”
我依旧对刚才沉浸的弈棋之剑杀伐道心有余悸,其实刚才发生的意境变化已经说明了,在整盘棋局之中我早就泥足深陷,是太师父宁道泫故意把棋局拉得那么长,整盘局中他事实上有一百多个机会可以击败我,但却没有那么做,只是为了让我看到更多的弈棋剑道规则罢了。
“胜了就好。”
“嗯。”
她深深的看着我,美眸中颇为动情,柔声道:“以后无论何时,都不要忘了清音,好吗?”
“铭纹阵法几级?”
属于我的棋子巨岩纷纷崩碎炸开,一切法相化为无形,而那些征伐法相迅速贯穿我的身躯,和图书连同着刀剑与战戈,脑海里瞬间空白,有种被杀死数十乃至上百次的感觉,那种死亡带来的明悟感反倒是让自己沉浸在一起忘我境界中了。
断井渔道:“你这小怪物每落一子都花了那么久,一盘棋下一天一夜不是很正常吗?而且,三盘都输了,长了宁老儿的嚣张气焰了,实在可恨啊!”
我脑海有些空白,一个趔趄就跌坐在了石床上。
……
“当然不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地从悟法境中惊醒。
“结果怎么样?”我问。
我不仅无语,不过却依旧能感受到那种差距,龙寻的弈棋剑道强则强,但却远远不及太师父的棋道那么玄妙高深,差距十分明显。
“没事。”
一阵风裹挟下,我被送出了剑阁,直接落在剑阁的外面,抬头一看,从二层的方向传来脚步声,“当”一声,一柄剑顺着楼梯滑落了下来,是清音剑,上面布满了血迹,随后只见李清音一袭白裙上已经血迹斑斑,扶着楼梯一步一个趔趄的走了下来。
宁道泫哼了一声:“紫易小丫头,不用你多嘴,闭你的关去!”
弈棋剑道,确实深不可测,是剑道规则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由衷说了句。
石门升起,她的身影飘然而去,飞向天风书院的方向,而我则怅然若失,虽然白鹿书院与天风书院只有一河之隔,但却总觉得即便她就站在我面前,也永远相处不够一样。
她忽地凑近,少女幽香扑鼻而来,翘起http://www.hetushu•com脚尖,红润的唇直接覆盖在我的唇上,这一举动让我呆住了,整个人都仿佛石化了一般,直至数息后才反应过来,但没等我抱住她,李清音就已经飘然后退数步,俏脸通红。
“太师父,过了多久了?”我问。
我恢复了一些力气,直接把她抱在怀里,李清音自然而然的伸出雪臂勾住我的脖颈,两个人瞬间亲昵无比,她俏脸微红,道:“快走啦,被人看见多不好。”
棋盘上,兵败如山倒。
“胜了,虽然代价很大。”
李清音仙颜之上香汗淋漓,肩上、手臂上都是纵横交错的额血痕,一双美眸看着我:“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惨?”
“哼,来,老夫怕你不成?”
李清音一双美眸笼罩上一层水雾,喃喃道:“带我回你洞府。”
我本想一个箭步冲出去扶她,但冲出一步之后双腿就酸麻乏力起来,反倒是自己一个跟头栽在地上,狼狈不堪。
“小家伙,李清音出关了。”
进入洞府,立刻开启护府大阵,圣荷池是绝佳的疗伤地,我背对的情况下,李清音宽衣解带,伴随着水声,宛若一条美人鱼般落入圣荷池里,在一株株散发芬芳的荷叶下,她显得更加清灵,一双美眸中蕴藏仙韵,道:“你一身臭汗,快洗洗吧?”
“太师父,你的弈棋剑道,比起棋圣,如何?”我问出了一直很想问的问题。
“……”
“那就可以了。”
断井渔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自吹自擂,厚颜无http://www.hetushu.com耻!”
两位老院主开战了,但我却根本不想去观摩,这样机会难得,但此时一旦观摩悟法就脑壳疼得要炸开,所有的悟性与潜能都快要被三盘棋给榨干了,如今只想休息,也就在此时,剑阁上层传来了轰鸣声,整座剑阁都颤抖了起来。
她一双美眸深深的看着她,幽幽笑道:“因为清音动心了,既是缘起了,清音就愿意承受一切因果,你说呢?”
宁道泫不禁露出了蔑视的神情,道:“棋圣?他在老朽眼中只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就凭他也敢在老朽面前提什么棋道吗?老朽下棋的时候,他还没有出生呢!”
宁道泫哈哈大笑:“怎么,断老儿你还不服吗?老朽的弈棋剑道就是比你强,不服咱就棋盘上见真章好了!”
“三天三夜。”宁道泫眯着眼睛,捋须笑道。
上官紫易的神识飘然远去。
新的一局再次杀起,整个棋盘上化为千军万马对冲的景象。
我心头震撼,如今我这个漂亮媳妇的实力也未免太恐怖了,居然连剑圣都能击败,而她仅仅也只是一个半圣而已啊!
“你伤势太重了,必须立刻疗伤。”我看着她浑身遍布的剑伤,那守护剑阁的剑圣下手真是毫不留情,顿时心疼不已。
脱了衣服就跳进了另一边,顿时圣荷池的池水洗尽一身的疲惫,与李清音相隔一座亭子,但却能感受到那边的涟漪,忍不住心底浮想联翩,脑补一下,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
我心中一动,脑海里和图书迅速浮现出第四子时的格局,万物剑心刹那间爆发神辉,那种异常强大的挫败感笼罩心头,没错,第四子就已经输了!
回复了一下心情,看向她,问道:“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是啊……”我牵着她的手,走到洞府内门处。
棋盘一一浮现,那些杀局,那些圈套,那些陷阱,那些玄机,尽数变得明显起来,一眼看破,与剑道融合,成为我所掌握规则的一部分。
“是,太师父。”
我浑身早就汗流浃背,只觉得刚才一盘棋差点把命都下没了,此时宁道泫居然还要战,顿时多少有些心虚,而这时,一道声音飘入耳中,是师尊上官紫易的传音:“傻小子,你太师父要传授你弈棋杀伐道,你还犹豫什么?!”
宁道泫哈哈大笑,冲着不远处的断井渔道:“断老儿,你听见没有,就连小怪物也说我的弈棋剑道深不可测了!”
“是,师尊……”
李清音脸蛋微红,但却并不回避,道:“红尘种种,果然需要亲身体验之后才会懂得其中滋味,总之,谢谢你啦……”
“好!”
“弈棋之剑——杀伐道!”
“蓬蓬蓬~~~”
“一子得失,足以颠倒乾坤。”
算了,不去想这些了,好好睡一觉,然后继续修炼弈棋之剑杀伐道,上界是一个实力为尊的地方,如果不够强,别说是爱情,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了。
“媳妇……”
我则重整旗鼓,深吸一口气,寻回自信,道:“太师父,我们继续。”
“那……清音回师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