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四十五章 妖王附体

“她疯了?”
“死!”
堂姐猛然抬手,连续数十次炎阳指爆发。
堂姐眯着美眸:“你在做梦。”
堂姐轻轻一摆银凰战矛,淡淡道:“你是慕容佳,还是九星,亦或者是……某一个血妖族的老东西?”
令人毛骨悚然的细响声中,一道道黑色的丝线从棺椁罅隙中延伸而出,直接缠绕向慕容佳的双臂,就在接触双臂的一瞬间,护身剑罡猛烈作响,而慕容佳也瞬间就从迷离中醒觉过来,一双眸子睁圆,怒吼一声:“魔孽,你想占据一位剑圣的肉身不成?!给姑奶奶——滚!”
“不用,跟我走!”
“嗡!”
“姐!”
我不假思索出手,圣气全面爆发,两重剑魂之影激荡在空中,剑道规则尽数涌动起来,万物剑心通明,手掌一扬便混乱了空间规则,大喝一声:“镇海!”
慕容佳一声娇喝,长剑奔雷般挥出一道剑意,有斩破虚空的气势,剑刃周围一缕缕黑色丝线形成了强烈杀机,速度快绝,几乎瞬间就碰撞在堂姐的银凰战矛上,顿时堂姐身形猛然一颤,娇躯周围形成了一道道空间规则龟裂的迹象,就像是琉璃被击碎那一刻般,整个人瞬间倒退数十丈,论实力,已经远远不如慕容佳了。
漫天火焰与剑意交织,“嗤”一声,银凰战矛带着一朵飞焰之火点在了慕容佳的咽喉位置,“铿”的一声金石交鸣,一重重妖气护身下,慕容佳的防御不是一般的强,眼中更是布满了妖娆的狰www.hetushu.com狞笑容,抬手就抓向了堂姐的战矛。
“唰——”
抬手抓住她的香肩拽进怀里,眉心光芒绽放,神叶世界直接飞出,化为一道数丈长的金叶子裹颤住我的堂姐的身躯,极速飞向步王府的方向。
“好!”
我奋起仙骨剑,遥遥的直接抛飞出去,手掐剑诀,以气御剑,顿时剑柱冲天而起,无数剑道规则涌向了仙骨剑,凝聚成九剑归一的法相,猛然轰向了慕容佳的后背。
我全面激活追风逐电隐身衣的灵纹,速度暴增了一截,再以空间规则的破界力量不断狂奔起来,这时候,真是有种只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的感觉!
只是,此时的慕容佳似乎大大不同了,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不一样,衣衫爆裂,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挺拔的酥峰只有几块布帛裹颤,平坦小腹连接神秘地带,线条十分动人,看起来依旧是女帝十大近身女史的模样,只是,体表若有若无的出现了一缕缕黑色丝线,以及磅礴滂湃的妖气,一切都证明她不再是慕容佳了。
慕容佳一声暴喝,速度犹如闪电般冲向堂姐。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吗?”
我皱眉轻语:“连自己的丈夫都杀?”
“火凰圣体,归我了!”
堂姐微微一笑,真羽世界爆发,身周一道道火羽降临,战矛扬起,便是神焰女帝的神焰剑法真意,顿时银凰战矛化为数十柄,凌乱却又契合某种规则,凌http://www.hetushu•com空爆发出数十道凌厉刺击,令长空战栗,整个天穹都满是灼热光辉。
“这样不行!”
也就在这时,棺椁内传来一声低啸,一道宛若黑色棉絮般的幽影震开棺盖,腾空而起,两道幽暗的眸子看着慕容佳,浑身延伸出无数道黑色丝线裹颤而出,妖气直冲云霄,以至于整个帝陵瞬间就充满了妖道气境。
慕容佳踏碎虚空,不断进行速度的突破,一缕缕剑意几乎贴着我的耳边飞过,十分骇人。
慕容佳低吼,掀起一重剑意浪潮。
“没错。”
“臣服于我,可免你一死。”
声音阴沉,不容置疑。
一吼之威,化为万千强横剑意向着四面八方激荡开来,轰得圣元洞天坑坑作响,而大部分的剑意则化为流光,直冲向棺椁,要将棺椁彻底摧毁。
一剑破碎时光与空间,直接在前方的空间斩出了一个巨大黑洞,秩序力量疯狂扭曲,一时间慕容佳的身躯被卷入其中,双臂、双腿上大片肌肤被时光黑洞吞噬,血迹斑斑,但体内的妖气却越来越浓烈,哀嚎不已。
“轰轰轰~~~”
“你们逃不了的,何必浪费时间。”
慕容佳怒吼,一道光辉横冲开来,裹挟着强猛的剑意,顿时我和堂姐几乎同时后退,口吐鲜血,伤上加伤。
时光刻度斩!
“有没有做梦,一战便知!”
在我和堂姐联手狂攻之下,慕容佳脸上的妖气越发浓烈,笑容也更加狰狞,不复女帝近身女史的雍容和*图*书与端庄,一柄剑挥舞得密不透风,头顶的妖王法相也越发清晰,伴随着怒吼声,我和堂姐的攻势一一被磨灭,实力悬殊太大了。
慕容佳催动剑诀疯狂斩杀,一缕缕剑光掠过,竟然将堂姐的绝学全数压制。
慕容佳的神色越发狰狞扭曲,澎湃的妖气下,她的身后居然出现了一个妖王法相,法相通天,力量急速爆发,竟生生的脱离了时光刻度斩的禁制,抬手一剑就轰在我的护身剑罡上,顿时胸前一窒,身躯直接横飞了出去,口吐鲜血,已然受了重伤,若不是有追风逐电隐身衣护体,恐怕这一剑就差不多把我砍成两段了!
“吱吱~~~”
就在这时,一道飘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神藤树的声音:“小轩、璇音,回步王府,只要进入步王府十里范围,我就能出手帮你们。”
棺椁内,妖气越发浓郁!
“小轩,走!”
“哧!”
一重重冰冷气浪凝聚,化为多达数十重的漩涡,将慕容佳囚禁在其中,镇海之力爆发,形成了足以碾碎半圣之身的狂暴力量。
剑道神眼下,存放着九星大帝遗骸的那副棺椁正泛起一缕缕血色气息,源源不绝的汲取着张居云流出的鲜血,以至于张居云刚死没多久身躯就开始收缩、脱水,很快就变成了一具干尸,反倒是慕容佳杀了丈夫之后,双眸中依旧笼罩着迷离,一步步走向了棺椁,甚至伸出手来:“我的……都是我的……”
但此时的慕容佳已经强到了一个匪夷和_图_书所思的地步,剑刃一扬,“嗤”就从镇海领域中开出了一道裂缝飞出,嘴角勾起妖媚笑容,冷冷笑道:“小家伙,你急什么,夺取了她的火凰圣体之后,不就轮到摘取你这枚万物剑心了吗?”
一道身影分裂群山,瞬间就来到我和堂姐眼前,正是慕容佳!
“血妖族的老东西?”
堂姐目光凝重:“圣元洞天的诱惑太大了,以至于慕容佳这样的剑圣都无法把持住自己的意志,也或许……她内心本就如此吧,总之,那副棺椁也有怪异。”
一剑斩空而来,空间瞬间崩碎。
堂姐脸色煞白,我急忙将她抱在怀里继续飞行,同时一扬仙骨剑,顿时身后的空间规则不断坍塌开来,能阻挠多久就阻挠多久,此时此刻的慕容佳已经被妖王附身,太恐怖了。
慕容佳怒吼不已,脸色狰狞,不愿意屈从成傀儡,美丽妖娆的胴体不断颤抖,衣衫寸寸崩碎,身躯开始泛红,转眼间双眸也充满了赤红色,圣墟猛然嗡嗡作响起来,不断放大、激荡,那种滔天感十分猛烈,这是……要谷爆圣墟?
堂姐服下一枚疗伤丹,立刻提着银凰战矛停在了原地,道:“你先走,我抵挡一下。”
一位剑圣若是自爆圣墟,方圆十里内都会被波及,可怕至极!
空中,一道曼妙身躯降临,堂姐浑身裹挟着凤凰法烈焰,银凰战戈横扫,顿时祭出了连续三重不死鸟法相碰撞在慕容佳的剑意上。
不行,此消彼长,堂姐这样一定会落败。
“给我败和*图*书吧!”
真龙化身下,我居然都感受到了那种凌厉,双臂的皮肤传来利刃切割般的疼痛,在剑意的威压下就肉身迸裂,出现一道道细小的剑伤,但依旧义无反顾的迎面而去,无数剑道规则从体内爆发,数十道流光刻度规则链条四面八方的涌动开来。
堂姐猛然抓住我的手臂,下一刻两个人就已经以极速冲出了帝陵,笔直向西冲了出去,而后方却没有预料中的圣墟谷爆的场面,一片青山屹立,峰峦叠嶂,浮云缭绕,唯一的异象就是那道强横的剑圣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极致的妖邪气机。
“你们两个,还想活着离开吗?”慕容佳笑道。
我不假思索的向着西方疾驰而去,身后,堂姐也利用极速追了上来,而慕容佳则裹挟着妖道气境,神色狰狞的挥剑追杀而来。
慕容佳双臂被越缠越紧,那些黑色丝线无比强横,居然将剑圣的肉身都勒出一道道血痕来,鲜血迸溅,慕容佳奋力催谷圣墟,一缕缕圣墟之火蔓延将丝线烧成灰烬,但却似乎抗衡不过这股妖冶气息,最终“嗤”的一声,那妖物吐出一道黑暗光线射入慕容佳的眉心,以至于圣墟转化就被妖化,变得一片血红。
“快走!”
慕容佳不禁失笑,笑得花枝乱颤、酥峰抖动,修长的雪腿踏着天空,手中长剑爆发出一缕缕妖娆剑意,双眸中蕴藏浓烈杀机:“步璇音,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你很快就会感受到如斯强大的力量,毕竟,你的神焰女帝圣体更让我喜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