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四十九章 黎平圣者

尚竹月美眸中透着惊愕:“你是自愿成为九幽妖帝的傀儡的?”
几名明月军的军士上前,护送父亲和福伯后退,两位老人也没有拒绝,似乎也知道太靠前的话只会让我们分心。
梵清妍美眸扫过我们的身上,笑道:“大家都没事吧?”
堂姐眸光幽幽,道:“小轩,去说几句,别忘了,你现在是步王府的家主,是真正的步王,你来说话最合适。”
慕容佳声音如雷,震动四野,手中擎出了一道金色奏章,高高举起,道:“奉女帝旨,杀入步王府,斩杀妖树,还上界苍生一个平和世界!”
“这……”
“竹月,你今天说的话真是莫名其妙。”
父亲服用了各种奇珍之后,气色好了许多,脸色红润,甚至拳头上还有斑驳的击打痕迹,显然他也在修炼,想凭着自己的修为来真正的延年益寿,也让我们这些儿女少费一点心。
林慕昭踏上天空,手中捧着一纸金色卷轴,轻轻一抖,卷轴上的字迹一一倒映在空中,还有女帝玉玺的玺印,道:“女帝圣旨在此!”
“我不放心你和璇音啊。”
梵清妍一双美眸看着黎定渝,道:“这本是步王府与羽族之争,八荒楼却生生的卷入进来,莫非是冲着我来的?”
“梵城主。”
滚滚雾霭中传来父亲的声音,我则眼圈一红,握了握拳头,步王府要在上界立足,这就是第一战,就如同莫离说的,只要战胜眼前的强敌就能一战成名,以后上界谁想欺负步王府都必须先掂量一http://m.hetushu.com下自己的实力再说,而一旦战败,步王府就会土崩瓦解,甚至就连神藤树也会难以自保。
羽族军队前方,一个妖娆的身影出现,正是慕容佳,一双美眸中透着杀机,身躯凌空,眸光中透着冷冽光辉:“你们的末日到了!”
“黎少主让清音见识了无耻的境界了。”李清音淡然笑道:“不过你尽可放心,今天步王府不会灭,步亦轩也不会死,你们为了私心而一意孤行,纵然是上界正道,清音也不介意超度了你们!”
慕容佳一手扶着纤腰,显得格外妖娆,笑道:“竹月,我就是我呀,你怎么会认为我是什么九幽妖帝呢?你在四十二年前来到陛下身边,最喜欢的衣服是一件浅黄长裙,这些我应该都没有记错吧?”
黎定渝轻笑:“步少侠,你觉得你能活过今天吗?索固大人、镇远将军府都是上界正道门阀,此来也是为了诛邪灭魔,上官紫易大人绝不会对正道出手,否则她就会因果缠身,而今天如果没有封号剑圣出手的话,你们步王府有赢的可能吗?”
我眯着眼睛:“黎定渝,你今天做了一件好大的事情!你知道后果吗,从今以后,你我就是死敌了。”
慕容佳嘴角含笑:“看来今天你也是铁了心要帮步王府了,也好也好,你我之间终有一战,是时候让女帝陛下知道谁是她殿前第一剑圣了。”
“八荒楼!”
说话的人是羽圣,如今羽族名义上的家主,而事和_图_书实上,如今的羽族应该是慕容佳在掌握,羽圣一双瞳孔内跳跃着圣墟之火,沉声道:“我羽族岂是你所能栽赃陷害的?”
“梵城主好大的口气!”
我飞快走出了水泽世界,行礼道:“父亲,您怎么也出来了?”
“原来是黎平圣者亲自降临了。”梵清妍目光无惧。
索固站起身来,一双眸子里透着傲然,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妖树便在步王府中,老夫此来只为斩杀妖树,并非是为了对付步王府,请慕昭仙子见谅。”
“斩杀妖树!”
“慕容佳?”
我激荡体内圣气,踏步腾空,一缕缕剑意冲天而起,大声道:“吏部索固大人!几天前,我和堂姐在步王府数千里外发现了一座妖帝陵,内中埋葬了一位远古的妖帝,之后,慕容佳为了窃夺宝物,杀死了自己的丈夫,自己也被妖帝附身控制,索固大人,难道你就没有察觉慕容佳的异样吗?”
“步王府……”
“臣接旨……”
“哼!”
尚竹月提着长剑,美眸射出一道精光看向慕容佳,道:“九幽妖帝,你想窃据慕容佳的身躯到什么时候呢?”
“我们气势上太被动了。”
我开启剑道神眼,仔细探查慕容佳,却惊讶的发现她的身上居然看不透有血妖的妖气,宛然还是一位绝世剑圣般,一定是通过某种秘术屏障将妖气全部掩藏了,也难怪能骗过封号圣者的索固,以及镇远将军府的一群圣者级战将。
黎平,黎定渝的父亲,八荒楼中州分舵的真http://m•hetushu.com正主人,一位封号圣者,居然也要卷入这场纷争之中了?
“他们回来了!”
“是!”
索固一袭白袍,显得仙风道骨,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
“多说无益,这一战我梵清妍若是不死,你们八荒楼也休想再在中州立足了。”
黎定渝轻笑:“梵城主想多了,您是官家,我八荒楼只是商人,谈何冲着您来的?”
李清音手握清音剑走上天空,站在我身边,道:“黎少主,这才是真正的你吗?”
父亲激动的声音传来,他和福伯两个都在,在一众军士的簇拥下。
索固与羽圣是故交,以他封号圣者的实力就算是看不透慕容佳,至少也能看透这几个被妖气附身的战将,但却视若无睹,显然早就达成了暗中的协议,要帮助慕容佳彻底除去步王府才会罢休了。
“哼,不知所谓!”
……
黎定渝尴尬而不失礼貌的一笑:“仙子误会了,黎定渝此行乃是为上界正道诛杀邪魔罢了,绝无半点私心,对仙子,黎某人自问初心不改。”
堂姐怒意滔天,银凰战戈直指天穹,道:“你们这群卑鄙小人,居然想助纣为虐?”
林慕昭淡淡道:“女帝旨意,命令吏部、镇远将军府不得介入羽族与步王府之争中,接旨后立刻率众离去!”
大地之上,雾霭滚滚,就像是在地面上形成了一道海潮般的卷动起来,上界规则完整,灵气旺盛,就算是步王府的废墟地,也比下界的灵气要旺盛太多了,当我们进入步王府十里内www.hetushu•com的时候,远方传来乌獬豸的吼声,一列列战骑出现,最前方的一员大将正是孔阳。
说着,梵清妍踏步凌空,一双美眸透着傲然之意,道:“索固大人,此地是中州疆域,你确定自己一定要一意孤行吗?告诉你,中州城的三支军队共计二十万人马正在赶来的路上,就凭你们这些人,就想灭步王府?”
慕容佳敢来,这证明她已经准备好对付神藤树的手段了。
镇远将军府的四名大将也站起身来,眸中的圣墟之火缭绕着一缕缕血色光辉,剑道神眼窥察之下赫然发现他们已经被妖气附身了,根本已经不再是人类,而是隐藏得极好的血妖。
索固眯着眼睛,笑道:“如果老夫没有记错的话,你主宰中州已经一百年有余了,然而老夫千想万想也不会想到你会站在步王府的一边,看来你这个城主也算是当到头了。”
两军布阵对垒,云雾一点点的散去,大地上出现了一整片密密麻麻的军队,有羽族的军队,也有镇远将军府的军队,特别是镇远将军府的军队,训练有素,是清一色骑乘蛮兽战狼的铁骑,阵列一动不动,只有战旗猎猎的声音传来,宛若铁铸的一只天兵雄师般。
尚竹月的话音未落,忽地空中混沌气滚滚流淌,一道道巨大身影伴随着轰鸣机器声传来,是破界战舰,一下子来了至少十艘破界战舰,铭纹结界光辉流转,一艘艘破界战舰的炮口都笔直的对着步王府明月军的方向,而这些战舰的船舷上则有八荒楼的徽记。
……
hetushu.com“咚咚咚~~~”
“来人,护送父亲后退三里。”我低声道。
“唰唰~~~”
“闹到这个地步,我这个城主再不出来,恐怕以后也别想立足于中州城了。”
“幸好,赶上了!”
“妖树!”
一群羽族、镇远将军府的人纷纷扬起兵刃大吼,气势冲天,令人禁不住的有种心悸感,这就是朝廷正规军团的气势吗?
“没事,梵城主辛苦了。”堂姐道。
“斩杀妖树!”
两道曼妙身影缓缓凝聚在步王府阵前,是中州城主梵清妍,以及女帝十大近身女史尚竹月,两位剑圣到了。
一众人纷纷下跪。
“嗯。”
远方,马蹄声铮鸣,又是一列列铁骑疾驰而来,这一次是朝廷的军队,镇守中州城的城防军,大约一万多军士都来了,领军者自然是堂姐,她已然换上了戎装,一件柔软的银甲裹颤着丰腴雪白的胴体,酥峰挺拔、纤腰不盈一握,披风飞扬,那么的风华绝代,引人瞩目。
“索固大人!镇远将军府!”
其中一艘破界战舰上,八荒楼北部少主黎定渝缓缓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恭顺笑容:“步璇音大人请勿动怒,八荒楼绝不会做背叛女帝陛下的事情,我等也只是依照女帝御批行事,此来只为剿灭藏在步王府内的妖树,绝不针对任何一方。”
“小贼,你不要危言耸听!”
“小轩,你和璇音都要小心啊!”
一个冰冷的声音宛若炸雷般出现在耳边,一艘破界战舰外,圣气如海啸般涌动起来,是一位封号级圣者出现了。
远方,战鼓声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