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五十一章 圣墟之源

黎平、索固二人脸色有些苍白,特别是索固,或许是年长的关系,脸上居然滑落了两滴汗水,喘着粗气,拄着手杖,笑道:“这棵妖树……真是相当之猖狂,不过……老夫又怎么会对一个半圣境小辈出手,这担心未免太过于多余了。”
他身后的一名老者也冷冷道:“步亦轩,今天有两位封号圣者在这里,你休想猖狂,马上归还家主的圣墟之源!”
澹台瑶、唐阙然、风轻衣、顾唯等人咬着银牙,这是生死一战,但却没有人想到我居然会一个人跳出来,要挑战来犯的多路高手。
似乎,也只有梵清妍、尚竹月两个人看懂了。
“师弟……”林慕昭美眸如水。
……
他冷冷道:“镇远将军府裨将,屈鹏!”
他在气息上确实比羽圣强了许多,并且修炼剑道,似乎距离踏入剑圣的层次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一道剑意在他的腹部轰开了一道血口,紧接着双臂、腿部也出现了一道道血痕,圣血如注,这个下位圣者踏入乾坤境不到十息的时间就已经遍体鳞伤,弈棋剑道修炼的是一个规则的极致,而显然羽圣并没有深谙此道。
张拂水脸色煞白,愤怒道:“你杀害我祖父,如今还想夺走他的圣墟之源?立刻……你给我立刻将圣墟之源奉还给羽族,否则……后果自负!”
一团圣气从外围包裹住了乾坤境,好一个羽圣,想把我困在乾坤境中自爆圣墟同归于尽?真www.hetushu.com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剑锋笔直一指,屈鹏淡淡道:“准备好受死没?”
说着,仙骨剑笔直的指向了前方众人,我冷冷道:“你们不是要攻打我步王府吗?来啊,来一个杀一个,我看谁能过我这一关!”
慕容佳目光冰冷,并未出手,羽圣的战败与濒死,在她看来似乎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件小事罢了。
整个大地抖了抖,羽圣的身躯被轰入地表之中,整个头颅都被轰开了,圣血疯狂迸溅,被点燃了一半的圣墟被一击真龙拳印轰得支离破碎,圣墟化为无数星华冲天而起,那是羽圣一生修为的结晶,但此时已经即将尘归尘、土归土了。
“小心,他要谷爆部分圣墟!”堂姐大声示警。
“这笨蛋……”李清音气得直跺脚。
我扬起血迹斑斑的仙骨剑,淡然道:“堂堂羽圣主动挑战我,如今被我宰了,还好意思要圣墟之源?你们羽族的人,可真是出奇的厚颜无耻!”
“猖狂!”
“唰——”
“扑通。”
“蓬~~~”
一群羽族众人都惊骇无比,羽圣在他们心目中是一个无敌的象征,然而今天却在他们眼前败了,而且是败给了年轻一代的修士,这种耻辱对于羽族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灭顶之灾,张居云已经死了,如今再折一个羽圣,羽族还有什么底蕴可言?
羽圣双眸爆发圣墟之火,火焰冲天而起,要突破乾坤境的钳制和-图-书,一道通明战戈“刷”一声从他袖子里飞起,狠狠的刺向了乾坤境的穹顶,宛若飞鱼击天般的气势。
“哧……”
“啊啊啊~~~~”
我微微一笑,一道滔天剑意从头顶冲出,化为剑心合一境高阶的外放力量,同时剑圣北辰枫的法相缭绕在仙骨剑上,一缕缕强大剑意从体内迸发,面对一位仅次于剑圣的强大圣者,已然不得不全力一战了,这屈鹏虽然是下位圣者,但似乎圣力盈满,已经达到下位圣者的巅峰,随时都可能突破境界,这样的圣者,在圣道规则和力量的掌握上,绝不是羽圣能相提并论的。
黎平抱臂在怀,淡淡道:“仅凭镇远将军府和八荒楼的圣者,已经足以灭杀步亦轩了,又哪里需要老夫出手?可不是每一个圣者都弱得像是羽圣一般啊!”
“休想!”
转眼间,纵横开阖的棋盘中心下坠,宛若一张大网在下坠一般,网格之上一粒粒棋子喷薄霞光,化为一缕缕绝强剑意迸发开来,攻势凌厉而多变,一起杀向羽圣。
羽圣掀起澎湃圣辉,但哪里抵挡得住。
林慕昭、李清音几乎同时飞了过来,白衣胜雪、长裙飘飘,踏着云霭与混沌气机,宛若两位谛临凡尘的绝世仙子。
“家主!”
“步家小狗,老夫取你狗命啊!”
我直接抬手就将圣墟之源捧起,一片暖热,圣气裹挟,将其送入眉心的神叶世界中,这是好东西,算是这一战的和*图*书战利品!
梵清妍美眸生辉:“索固、黎平都是封号圣者,绝不会对一个尚未点燃圣墟之火的小辈出手,他们丢不了这个脸,倒是如果我们这些剑圣去迎战,两位封号圣者会出手,而我们会败、会死,步亦轩看似张狂,其实倒是在保护了我们。”
“祖父!”张拂水大喊。
剑光四射,镇远将军府的一位战将踏空而来,浑身澎湃着圣墟之火,有着焚尽天地的气势,长剑之上火焰缭绕,眸光阴冷的看着我,道:“小东西,别以为斩了羽圣就有多了不起了,羽圣虽然点燃圣墟之火,但在圣境,根本不够看!”
羽圣的尸体笔直的倒了下去,圣墟虽然被摧毁,但却留下一团荧灿灿、泛动星辉的能量体,是传说中的圣墟之源,相当于一部分的修为结晶,与圣墟分离,圣墟中贮存圣者的记忆、规则与武学,而圣墟之源则贮存着强大的圣力,这东西是至宝,一旦炼化,效果可比一般的圣元石要强大多了。
羽圣怒吼,手中战戈连续点指,爆发出一道道炽盛气波,灼热无比,但这些气波笔直的穿透了金戈画仙这一整幅画卷,画仙意境依旧裹挟着磅礴沉猛的气机轰了下去,顿时羽圣双膝一软便已经跪了下去,双臂在金戈画仙的狂轰之下寸寸崩碎,手中的战戈也铿然坠地,浑身伤痕,已经无以复加了。
……
我冷冷的看着,忽地扬起仙骨剑,超然剑道意境演化,一道道金色和*图*书线条被剑刃画出,横亘于空中,迅速画出苏颜的样子,顿时众人都惊愕住了,许多人齐齐的看向了李清音,李清音则仙颜如月,十分平静的看着我,只是一双美眸中透着几许迷离。
“铿~~”
开启剑道之眼下,这屈鹏的骨髓深处有血气涌动,背部骨骼严重变形,这是已经被血妖附身的迹象,事实上另外几个镇远将军府的大将也全部都被血妖控制了,否则又怎么会黑白不分的跟着慕容佳来征讨步王府。
然而我手掌轻轻一翻,顿时乾坤境颠倒,天地交换、阴阳相错,那通明战戈倒是狠狠的轰入了大地之上,轰然一声激起一道震荡波,观战的众人以及双方甲士都禁不住的纷纷后退,尘埃漫天,毕竟是圣者的一击,可焚山煮海,纵然是在乾坤境中也相当恐怖。
剑尖上的重量越来越重,金戈画仙的意境力量尽数承载于仙骨剑中,我低喝一声直接挥落长剑,顿时将整个金戈画仙砸向了乾坤境中的羽圣,他如今已经被乾坤境困住,根本走不掉,金戈画仙这一击无论如何都是要吃下去的。
“杀!”
就在这时,步王府深处,一道神圣光辉冲天而起,在天穹之上倒映出一道道圣道光辉,宛若铺开了无数通天规则一般,紧接着神藤树飘渺的声音传来:“你等道我是妖树,也好,步亦轩挑战谁都好,但如果封号圣者出手,我这棵妖树便出手。”
在上界,圣者是一种超脱于凡胎http://m.hetushu•com肉体的存在,但圣者之间也存在着厮杀,之所以会相互征伐,为的大约也不过是圣墟和圣墟之源罢了。
“别过来!”
羽圣双臂化为灰烬,双腿周围的肌肤、圣血也尽数被金戈画仙的纵横剑意所荡碎,眼中更多了许多锋芒,怒吼道:“你若不死,我羽族今后如何立足于天下?!”
尚竹月一声叹息,道:“没有想到……我尚竹月修行一世,在女帝身边号称无敌,成了最年轻的一代剑圣,如今却需要这么一个小家伙来保护我……”
声音不大,但却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这句话立刻引起了羽族人的不满,张拂水与一群族老露出了忿怒神情,但却敢怒不敢言,毕竟羽圣一死,羽族已经没有圣者了,虽然名义上慕容佳是羽族的人,但她身为剑圣,羽族那里留得住这样的人物,而黎平是什么人,是整个八荒楼北域的主人,一代封号圣者,谁敢多说一句话?
堂姐则手握银凰战戈,一言不发。
杀心完全放开,手握仙骨剑,我的身躯猛然腾空沉落了下去,剑刃化为千万道剑意横扫,劈得羽圣的头骨纷纷爆碎,同时抬起拳头,真龙符号缔结为一道神圣法印,对着他的灵墟就轰了出去,顿时一条真龙自手臂盘旋而出,发出一声狂鸣重击在羽圣的头颅上。
……
真龙拳印!
“从没准备过。”
一缕缕圣墟之火从他的头顶渗出,裹颤着一整座圣墟。
“步亦轩!”
“你,什么人?”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