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临界突破

不由分说,战矛宛若出海狂龙般绞碎了半边天的世界规则,带着一种混乱的气机攻杀而来,这个人在我斩杀屈鹏之后依旧还敢出手,这只能说明他比屈鹏更强,而这一出手也证明了这一点,他修炼的是一种类似于混乱规则的力量,将原有的规则秩序打乱,造成极为强烈的杀伤力。
呼延青神色狰狞,战矛一次次的抡起,掀起滔天狂澜,杀意越来越炽盛起来。
不用则死,用则生。
仙骨剑横扫而过,时光刻度斩!
东方平颔首:“步亦轩这一战,足以改写半圣榜上的排名,连斩羽圣、屈鹏两位圣者,如果再能斩杀呼延青的话,这等战绩足以轰动上界任何一个门庭,甚至会惊动到女帝陛下,哎……我们东方家号称天心帝国第一家族,可却没有出现一个这样的天骄,就算是我哥,号称万人敌,但在天资与悟性上似乎也要略逊步亦轩一筹啊……”
“老夫不敢怀疑陛下御批,不过……陛下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死!”
“唰唰唰~~~”
诚然,这三个被血妖附身的人都是点燃圣墟之火的强者,妖气隐藏得极深,就算是我开辟了剑道神眼也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出一些端倪,而索固显然没有炼就出神眼,自然也看不到、闻不出的妖气的存在了,要说找一个能甄别的办法,上界暂时还没有这种办法,这也是血妖最可怕的地方,特别是九幽妖帝这种级别www•hetushu•com的血妖,能把妖气完全压制,甚至有可能会控制封号圣者,十分恐怖。
呼延青冷笑:“区区的一个半圣后期,凝炼出两道剑魂之影又如何,什么天骄,什么人杰,老子宰的就是你这样的天骄和人杰!”
“步亦轩完了。”云霭中,那老者一声叹息。
一道道时光刻度链条从双脚下爆发开来,一瞬间,周围的时光倒流,呼延青眼睛睁大,但却怎么也无法将临界突破这一击给轰出来,双手拼命的推动战矛,但却身躯向后,完全无法自制。
“师弟!”林慕昭叫出声来,声音中满是悲切。
又是一位强大的圣者陨落了。
这一次,反守为攻了,两道剑魂之影附身,力量、速度、规则上都大幅度暴增,身躯瞬间凌空,九剑归一轰向了呼延青的头顶,“铿”一声第一次将其震退,攻势连绵不绝,仿佛倾泻了一场剑雨,铺头盖脸的对着呼延青狂轰滥炸而去。
我把心一横,胸前凝聚龙甲,硬生生的撞了上去,“蓬”一声胸口传来沉闷的剧痛感,与此同时仙骨剑直接递出,轰出了一式渭阳九曲,九重攻击在极小的空间里瞬间爆发,直震得呼延青口吐鲜血,胸前一片血肉模糊。
“想杀我?做梦!”
说着,索固冷冷的看了一眼镇远将军府的军队,道:“剩下的三位裨将,老夫如今怀疑你们与血妖族有勾结,你们要如何自证清白和*图*书呢?”
“既然老大人也没有办法,那也就没办法了。”
东方玉书睁大眼睛:“哥,这一场搏杀将载入史册,步亦轩给我的惊喜太多太多了,自古以来能凝炼剑魂之影的人本就屈指可数,他倒好,凝练出一道不算,居然还凝炼出第二道剑魂之影了,这样的天资,足以位列上界顶尖天骄之列了。”
三个点燃圣墟之火的战将目光冰冷,手握缰绳,约束着胯下坐骑的狂躁,其中一人道:“索固老大人希望我等如何自证清白?”
“只有这点手段吗?”
“我名呼延青,受死吧!”
就知道,他们又怎么会轻易放过我?
“呼延青,还有这种力量?”东方平惊骇。
一声断喝之下,浑身喷薄超然光辉,一道法相冲天而起,化为剑魂之影,正是上古封号剑圣岳远的法相,他立于虚空混沌中,宛若一位绝世的尊者,手握长剑,浑身喷薄超然光辉,转眼化为一道剑魂之影缭绕在仙骨剑周围。
暂时性的镇封了伤口,我继续向前,低吼一声劈出了数十道剑意,与呼延青血拼,而呼延青则浑身是血,一柄战矛宛若游龙般大开大合,但已经落了下风,再如何拼命也无济于事,浑身血流不止,力量也飞快的由强变弱。
“第二道剑魂之影?!”一位云霭中观战的老者蛮有意味地笑道:“上官紫易的弟子,确实不得了,不得了了啊……”
仙骨剑一指,我轻m.hetushu.com声道:“你叫什么?”
我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体内圣气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只能凭着剑魂之影速战速决斩杀呼延青了,原本打算多拖延一段时间,多杀几个圣者,但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呼延青之后,任何一个圣者恐怕都能轻松杀我,伤势太重,消耗也十分严重。
呼延青哈哈大笑:“白鹿剑圣的得意弟子,不过尔尔,给老子去死吧!”
九剑归一、洞虚境迎战,却依旧被压制,呼延青立于洞虚境中,一道混乱风暴包裹身躯、冲天而起,居然无视了洞虚境的压制,一矛矛的猛攻,反客为主的占据了上风,那种混乱无序的秩序感让人凌乱,防不胜防。
“临界突破!”
洞虚境,再开!
索固迟疑了少许时间:“老夫还未想出办法。”
……
这一举动,立刻引得众人大惊。
此时,我已经浑身冷汗,双臂、胸口布满了一道道伤痕,呼延青每打出一矛必然附带许多密密麻麻的混乱规则羽刃,攻势混乱,攻击手段也混乱,根本无法防御,若是我把大部分圣气都交给护身剑罡,那势必会失去攻势,最终久守必失。
呼延青动底牌了,矛尖上的黑洞猛然变大,要吞灭一切般。
气运加身!
“小轩……”这次连堂姐都无法镇定自若了。
“老子偏偏不信……会败在你这么一个小东西手里!”
脚踏虚空,一声暴喝,无数星光坠http://www.hetushu.com落萦绕身躯,形成了一件通明璀璨的星光铠甲。
但,我也有底牌!
仙骨剑迎战,“铿”一声迸溅出一道道白色星光,一瞬间仙骨剑就退了回来,手臂震得发麻,难以置信,九剑归一居然被他完全压制了,急忙再出一剑,以两剑攻势才化解了呼延青的一矛攻势,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强!
这一股力量来自于混乱规则,几乎将空间与火焰的变化推演到了极致,一般人根本防御不住这样的攻势,它已经不属于凡人能看破的力量了。
呼延青凶性大发,怒吼一声再次杀来,战矛裹挟着浓烈的混乱意境,再次将空间规则尽数绞碎,面对这样的攻势,我的空间规则剑道几乎全部失效了,可想而知,那些专修空间剑道规则的剑修一旦遇到呼延青,死路一条,但我不一样,万物剑心通天彻地,任何规则都能掌握,所掌握的也远远不只是空间剑道规则而已。
周围,满是倒吸冷气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我难逃一劫了。
“结束了。”
呼延青暴喝,圣墟之火喷薄而出,整个人宛若战神般,挥舞战矛横扫一片剑雨,但这次他没有占据绝对上风,反而每震碎一片剑意之后都要付出代价,身上的铠甲寸寸崩碎,无法承受强大的剑道规则碾压,手臂、手腕处也圣血渗出,在无孔不入的剑气之下,受伤是在所难免的。
战矛猛然倒悬,呼延青的战法十分凌厉,战矛的把柄骤然刺来m.hetushu.com
两人分开,都受了重伤,我的胸前一片剧痛,似乎肋骨断了两根,呼延青则更惨,胸前几乎都被剑意轰烂了,圣气滚滚流淌,在外泄着。
“师弟……”林慕昭美眸如水,咬着红唇的紧张样子惹人怜爱。
仙骨剑一动,光辉灿烂。
“这个……”
战矛再次裹挟混乱规则力量而来,铺天盖地,我睁大剑道神眼,能看到这一矛中蕴藏的力量,火焰规则、空间规则、风系规则都有,但偏偏每一种都本末倒置,造成了一场大混乱,这呼延青是一个武学奇才,居然能把几种规则重新融合,误打误撞的创造出另一种规则?
“两道剑魂之影?”
“蓬~~~”
只能,再动用底牌手段了。
就在某一刻,呼延青的瞳孔猛然一手,战矛的顶尖骤然一亮,紧接着仿佛吸纳了所有的光明一般,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一切规则都被疯狂吸取进去,霎那间我祭出的洞虚境、两道剑魂之影都仿佛被吸得要破体而出一般。
……
那战将猛然擎起一柄火光缭绕的战矛,道:“不管屈鹏是不是血妖,但他始终都是我镇远将军府的人,步亦轩,你敢斩我镇远将军府的勋将,就应该有受死的觉悟,区区的步王府,也敢与我镇远将军府抗衡不成?”
“这小子,居然今天没有战死在这里,以后倒是有很大的机会能够成长为一位封号剑圣,到时候上界的顶尖人物又要多一位了。”一个隐藏在雾霭中的中年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