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五十四章 困兽之斗

“铿!”
李清音飘然而来,把我带离了战场,手掌轻轻挽着我的手腕,顿时一股精纯的圣气传了过来,大大的提升了疗伤的速度。
孔阳拔出佩剑,高高举起,道:“明月军,开战!”
两道剑意碰撞在一起,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尚竹月直接横飞了出去,一道血雨洒落空中,仅仅一招,这位剑圣就败了!
堂姐微微一笑,曼妙胴体喷薄圣光,二十八道圣脉通明,舞动银凰战戈就与这个圣者战在一起,就如我之前说的一样,我败了,堂姐战,堂姐败了,苏颜战,除非是我们都倒下了,否则谁也别想踏入步王府一步!
连败两位剑圣,九幽妖帝的力量已经恢复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了。
耳边,堂姐的声音飘动,她身形一掠就已经横在我前方,银凰战戈扬起,凤凰法法相暴起,化为一道澎湃火雨,直接镇压了那圣者将领的刀劲,美眸透着怒火:“呼延青已经被打出了妖灵,你却视若无睹还想为虎作伥,我看你也是一个血妖。”
师尊神色泰然,手掐剑诀,驭力下,白鹿剑化为一道斩落!
又亡一圣者!
慕容佳气得发抖,一双美眸中透着浓烈杀机,转身看向了步王府的军队,低喝道:“还在等什么?给我进攻,踏平步王府,斩灭妖树!我手中便是女帝陛下的御批,你们莫非想要抗旨不成?”
剑光若雷霆,战伐诀真解印记浮现剑刃之上,一剑横扫而过,只听和-图-书到“咔嚓”一声,在战伐诀的霸烈意境下,这只几乎逃走的妖灵无所遁形,化为一探血肉模糊的额东西落在了乱石之中,隐约可见血妖的佝偻骨骼已经后背上淡淡的双翼。
一群户部的战将都动摇了,一个个看向了索固。
这一剑像是斩落在钢铁上一般,居然没有斩断“慕容佳”的手掌,但剑意雄浑,依旧将其镇压了下去,身在半空中,慕容佳再度凝聚妖气,利爪以撕碎苍穹之势再次功了过去。
“都退后!”
慕容佳猛然抬头,神态暴戾:“上官紫易,你装什么道貌岸然?什么狗屁封号剑圣,看本座今天如何灭了你!”
“哼!”
“铿~~”
众人齐齐产生敬畏感,特别是镇远将军府的人,他们原本就是军人,此时就算是不想战也必须硬着头皮一战了,几名战将齐齐拔出佩剑,对着步王府的军队遥遥一指,低喝道:“进攻,踏平步王府!”
战场中,火焰与冰霜交织,堂姐的身躯几乎无法肉眼捕捉,化为一道璀璨的火凰法相,在狂澜般的刀意之中翻飞如蝶,论战力,这持刀的圣者恐怕比呼延青还要强上一筹,堂堂的镇远将军府确实是名不虚传,随便拿出几位圣者都强得不像话。
尚竹月美眸中带着盛怒,道:“你身为户部,难道真的分不清是非吗?!镇远将军府连续两位战将都被证明被血妖所掌控,慕容佳与这件事绝对脱不了干系,莫非你和_图_书还要继续帮她,来攻伐步王府不成?这件事终有一天会真相大白,到时候看你怎么跟陛下解释,别说是,恐怕整个户部都要被牵连!”
“没事。”我摇摇头,目光却看向了天空中八荒楼的人,道:“小心黎平,他可能才是我们最可怕的敌人。”
慕容佳踏出了烈焰,形容变得十分狰狞可怖,双眸如血,后背的衣物被撑起,一双灰色肉翼浮现,就连手指也生出了尖锐的利爪,皮肤变得灰暗干燥起来,整个人都充满了暴戾的气息,此时谁也不会再怀疑她的身份了,这就是一个堪比封号剑圣的血妖!
梵清妍美眸如月:“户部尚书老大人,你是神焰女帝一朝留下的元老,应该知道该怎么办,不至于还继续装糊涂吧?”
火焰猛然暴涨,堂姐催动出真羽世界,火羽片片飘摇,不死鸟真火冲天,顿时持刀圣者暴喝一声,已然圣化的肉身居然在真羽世界中着火了,火光从双腿、双臂燃起,最终殃及全身,整个人化为一个火人,陨落在了群山之中。
“没错。”
堂姐手中银凰扬起,将澹台瑶、林慕昭等人纷纷逼退,道:“死在她手里太不值得了。”
紧接着,另一侧的羽族军队也齐齐的催策战马,开始起步冲击,一个个羽族子弟眼中满含怒意,他们才不管是不是有血妖混入人类之中,他们在意的是羽圣、张修平都被我杀死,要报仇雪恨,今天这个仇不报,羽族和-图-书就永远都别想在中州抬起头来了。
“还想逃?!”
“你……”
“索固大人!”
“蓬~~~”
一些战将和士兵慌乱起来。
……
步王府与羽族一战,终于还是降临了。
体内妖气疯狂乱窜,我猛然浑身一颤,手掌撑着仙骨剑连退数步,一口鲜血喷出,体内已经吸入了少许妖气,急忙运起战伐诀真解来化解,只是一缕妖气就足以控制一名圣者,甚至是在圣者的体内“种出”这样的一只血妖之灵,只能说九幽妖帝实在太厉害了。
……
刀意滚滚,漫天遍野。
她目光淡然:“退一万步,就算是要调查,也应该调查镇远将军府,轮不到我的头上,不是吗?”
她高举御批,顿时一道女帝法相从御批上喷薄而出,化为唯我独尊的天心女帝东方婉的样子。
不过百招,银凰战矛几乎完全被烧红了,数千道灵纹尽数激活,一挥之间的力量堪比巨岳,持刀圣者渐渐的接不住招式了,甚至战刀与银凰碰撞一次,手掌就颤抖几分,力量完全被压制,脸色煞白,似乎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败在一个半圣手中。
尚竹月同样祭出滔天剑意,身为剑圣,战意不可夺!
一名手握战刀的圣境将领咆哮而来,怒吼一声:“吃我一刀!”
此时,八荒楼北域的主人,黎平似乎也露出了退去的迹象,袍袖轻轻一振,道:“慕容女史,看来在妖树是否存在确定之前,我八荒楼也不宜于参与这场http://www.hetushu.com争斗了。”
“胆敢连杀我镇远将军府两位将军,你找死!”
索固转身而去,一挥手臂,道:“这件事……老夫不想再继续干预了,慕容佳,我警告你,别玩火自焚了,女帝陛下不容你欺瞒!”
凶厉,此时的慕容佳已然宛若困兽之斗一般。
第二剑,梵清妍的长剑直接被震碎,人也被震得倒飞了出去,吐血不止。
“谁找死还说不定呢!”
“你没事吧?”
林慕昭、澹台瑶等人也走了过来,而梵清妍、尚竹月则注视着堂姐与持刀圣者的一战,这一战对他们而言十分重要。
“小轩,退后。”
“挡住她!”
辇车上空铭纹暴涨,蛮兽蹄声爆鸣,镇远将军府大军铺天盖地而来。
“铿~~~”
慕容佳眼中闪过一缕杀机。
空中的云霭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紧接着,师尊上官紫易的圣影出现,手握白鹿剑,洋溢着超然仙韵,一双美眸看着慕容佳,道:“慕容女史,你竟然心甘情愿的成为血妖的傀儡?实在令人痛心。”
慕容佳不禁失笑:“老大人,连你这个封号圣者都没有察觉他们的血脉给妖气控制,我这个区区的剑圣又怎么能察觉?我做的事情仅仅是从镇远将军府就近调兵,遵循陛下御批前来剿杀步王府中隐藏着的妖树,何错之有?”
“嗤——”
慕容佳的神色狰狞起来,手握利剑化为一道血色掠过人群,顿时数十颗人头飞起,明月军瞬间就被斩杀数十人,一重强http://www.hetushu.com大剑意裹挟而过,将数百人掀翻,慕容佳手中剑澎湃着凌厉血气,笔直的攻向了尚竹月,娇喝道:“受死,尚竹月!”
呼延青的肉身分崩离析,元神直接被斩碎,就在身躯炸开的瞬间,一道妖异火焰从残骸中飞出,竟想要逃之夭夭。
“腾”一声,“慕容佳”的身躯冲天而起,利爪挥出了一道妖帝法相,布满了整个天空,笔直一爪撕裂了无数空间规则,带着滚滚雷霆轰了过去。
“刷……”
……
堂姐立于空中,修长雪腿在衣裙内若隐若现,银凰战戈一扬,直指镇远将军府的数万人马,声音清亮地说道:“可怜的镇远将军府,你们被人当枪使了,难道现在还不明白吗?根本没有什么妖树,真相却是慕容佳早就被妖化,她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你们还看不清吗?”
“区区一个巡弋使也敢叫板将军府,老子看你是找死!”
“嗯。”
堂姐和李清音几乎一左一右的攻了过去,凤凰法掀起滔天极火,儒圣剑典的文字犹如海洋般在空中铺开,三方力量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声,然而不超过五招,她们两人一起倒退了出来,都受了伤。
堂姐也将战戈轻轻一挥,中州城防军也开始移动起来,一场大战已然拉开了帷幕。
索固眯着眼睛,最终看向了慕容佳,道:“慕容女史,你似乎应该给老夫一个解释,屈鹏、呼延青到底是怎么回事,镇远将军府的两个战将为什么会沦为血妖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