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五十七章 左家庄

“不行。”
她这才俏脸通红的看向我:“那……那你想让清音怎么称呼你?”
“……”
“可我就是想要抱抱你,你不想吗?”我有些狐疑,说:“难道真的是我道心不坚,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世俗的挂念?”
我则和堂姐留在步王府几天,把一切上下事宜都打点了一次,甚至也派出少许军队去收拾羽族的地盘,派了一些驻兵过去了,第三天,梵城主送来了第一批郡王封赏的物资,大量的钱粮运入步王府,已经足够我们很长一段时间的招兵买马了。
我不禁一笑,有种如临大赦的感觉,直接把她抱离地面,笑道:“媳妇儿,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瞥了她一眼,却被她绝美的眸子看得心动不已,咳了咳,道:“来点实质性的感谢好不好?譬如……”
“那好吧,清音可以试试。”
“这就显得更加欲盖弥彰了,大家会猜想我们在结界内到底干了什么。”
显然,经过步王府一战,我连斩三圣者的战绩已经传扬开来,算是真正的威震上界了,虽然没有跻身于半圣榜,但却能斩杀圣者,再加上我的两道剑魂之影、时光规则剑道早已经被人绘声绘色的传了出去,此时已然充满了神秘色彩,在白鹿书院弟子心目中已经成为神圣一样的存在了。
师尊上官紫易美眸开阖,蕴藏着无上剑道的威严,道:“左家庄是白鹿书院采购物资的重要市集之一,敢在左家庄杀我和_图_书白鹿书院的弟子,已然是在挑战我白鹿书院在这一带的权威,我怀疑这件事的背后恐怕并不简单,在中州,敢挑衅白鹿书院的势力有几个?”
我蛮有意味的看着她,说:“可是……我也没说让你投怀送抱啊,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我原本想说的只是让你不要那么疏远我而已。”
“你还是那么客气……”
第四日,告别父亲与堂姐,和林慕昭一同返回白鹿书院。
上官紫易颔首:“分析得很有道理,但却并不能算是证据,王长老,派出外巡长老去左家庄一趟,查明真相,慕昭、小轩,你们两个也去一趟左家庄,我就不亲自去了,我一去,容易打草惊蛇。”
她低下头,似乎准备了好一会,这才抬起仙颜,幽幽的看着我,檀口微张,说道:“亲……亲……”
“啊?”
“别啊……”
李清音扑哧一笑:“这有什么不好,上界道侣难道不都应该这样以心相交的吗?”
第三个声音传来:“步师傅就是步师傅……厉害了!”
次日,李清音离开步王府,返回书院。
“为什么?”
她俏脸通红,粉拳轻轻打了我胸口一下,道:“你啊你,都怪你!”
白鹿山,一座巍峨雄伟的山脉伫立于群山之间,灵气缭绕,书院弟子仿佛群星点缀其中,给这座古老山脉平添了许多色彩,那种熟悉的书院气息扑面而来,当我和林慕昭并肩上山的时候,弟子们纷纷投来钦慕的目和_图_书光,许多人都在打招呼。
她美眸幽幽,将脸蛋贴在我肩上,说:“其实,清音觉得所有人都是如此,那种感觉一旦萌发了,便难以自制。”
“这么说,我要感谢你咯?”她笑道。
“时间稍微长点,以示尊重嘛……”我说。
……
“其实,你刚才不应该布下结界让大家看不到听不到的。”
“为什么?”她美眸幽幽。
但,始终无法说出口。
“啊?”
林慕昭美眸如水,淡然道:“第一个,阴阳殿,已经被我们平灭了,第二个,不朽阁,它有重大的嫌疑,第三个,八荒楼,八荒楼向来黑白通吃,而左家庄的市集一直都让他们眼热,但左家庄却是由书院一手控制的,八荒楼还不敢明面上对左家庄动手,就算是动手,也假手他人。”
“但是我只欺负你一个,对不对?”我非常认真的说:“这就是专一。”
“不用感谢,给我亲一下就好。”
“也不是……”
我深吸一口气,十分认真地说道:“就算是我们真的成了道侣,我也不会要求你跟我做什么鱼水之欢的事情,毕竟你是圣女,不过既然要成道侣,总要改变一下称呼,你总不能每次看到我都直呼‘你’,又或者叫什么步公子之类的吧?”
“圣女师姐、步首席好!”
我有些无语。
“你……你……”
这一吻,足足有十息的时间。
“这不能怪我啊……”
“圣女师姐终于回山啦!”
她一副仙颜写满茫http://www•hetushu.com然,直到数十息之后似乎才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蛋更红了:“哼,难怪阿瑶总叫你步师傅呢,你就会欺负我!”
他有些动怒,铁拳周围圣墟之火激荡,道:“是什么人敢在书院境内杀我白鹿书院弟子,简直是活腻了!一旦查明,必定严惩不贷!”
“哼,我给你一套儒圣剑典速杀诀好了!”
一名长老道:“文天院排名第三的弟子,唐开济,奉命前往左家庄查明一桩命案的事情,但却在半天前被杀了。”
我认真解释道:“你刚才连说了三个亲字,我这时候再不行动,显得多没有眼力见啊,这你可千万怪不到我……”
我停止运功,站起身走到她面前,也跟她一样,并肩看着池塘里的清辉,道:“无缺凤凰法,至尊术之一,仅仅是一句谢谢就能换得了的吗?”
“也不是。”
就在她说到第三个“亲”字的时候,我自然而然的拥住了她不盈一握的纤腰,把她涌入怀中,低头便吻在了她红润的唇上,顿时那种柔软的感觉令人十分销魂起来,李清音起初稍微挣扎了一下,后来就仿佛认命了一样,任我索取,甚至也开始主动的回应起来,香舌笨拙回应,脸蛋更红了,整个人像是起火一样,要融化在我怀里。
当我和林慕昭踏入洞府中的时候,却发现有三名点燃圣墟之火的书院长老都在,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他们神色凝重,就在洞府的地面上,摆放着一具尸体和*图*书,是一名年轻男子,身穿内院弟子的服饰,但白色长袍几乎都被剑气绞碎了,死得极为惨烈,心脏更是粉碎。
她抬头看着我,霞飞双颊、无比娇羞的轻声道:“你……你的手放在哪里呢?”
“叫夫君。”我说。
“道你个头……”
“慕昭、小轩,你们也过来。”师尊的声音从洞府中传来。
另一个房间也传来一个声音:“师弟的撩妹悟性,恐怕已经超越了在剑道上的悟性了,就连清音师妹也招架不住呢……”
“是,师尊!”
李清音小脸红扑扑,满是写不尽的娇羞,道:“真的一定要这样叫吗?”
“哦……”
我飞快把手从她的玉臀上挪开,感觉心跳太快了,就快要跳出嗓子眼了,放下李清音,道:“对不起啊,一时没守住道心……”
李清音一副仙颜腾的一下红透了,飞快的低下头,娇羞的样子令人怦然心动,她喃喃道:“那你原本想说什么?”
我皱了皱眉,左家庄,早有耳闻,无比神秘。
她的纤腰依旧被我抱着,脸蛋红扑扑,但却没有挣扎出去。
“这是谁?”我骇然。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一个房间内传来一声叹息:“哎……都是套路啊……”
我急忙阻止,牵着她的小手,说:“你好歹也要为我想想,过一会再散掉结界。”
我心头一暖:“那……你是认同我的想法了?”
“对啊,至少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要这么叫。”我很认真地说道。
“步师兄好!”
……和_图_书
原来,被那么多人灵识探查围观啊!
她脸蛋一红,无比后悔:“那我现在就散去结界。”
我说:“在天风书院的时候,师伯看得你那么紧,别说是抱抱你,我连拉一下你手都不敢,生怕她突然跳出来一剑送我回老家……”
当双唇分离的时候,她霞飞双颊,羞得无地自容,一双美眸看着我,气呼呼的说:“你……你耍赖,怎么突然就……”
天风圣女难得说粗话了,她脸蛋红红的看着我,说:“天色不早了,早点歇息吧,清音明天还要回山受罚呢~~”
她一双绝美的眸子透着茫然与迷离,脸蛋更红了:“这样……这样太唐突了,多难为情啊,要不要……咱们换一个称呼?”
进入白鹿宫,尚未走多远,一位执事长老绝尘而去,进入剑圣洞府内。
她说得极其认真,似乎真的觉得就是应该这样。
“啊?”
她娥眉轻蹙:“那你想要什么?”
我以退为进,说:“那就叫亲爱的。”
她俏脸一红,颔首看着地面,道:“师尊之所以如此严苛的对待清音,就是担心凡尘的情爱会影响了清音的道心,虽然清音并不认可师尊的这种看法,但是却也认为,我们都是修道之人,怎能眷念美好皮囊、那些浅薄之欢?”
李清音则俏脸更红了,抬手横扫一挥,顿时祭出了一道铭纹结界,在周围凝聚出了一道混沌气雾,就连剑道神眼都看不透,并且一切声音等也都隔绝了,以此来杜绝再被人偷看、偷听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