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章 卧底

拜别师尊和师姐,返回洞府,将圣元洞天从洞府石壁中取出祭炼了多次,终于可以放进神叶世界之中了,这么一来,就算是去滴血宗“卧底”,也依旧能在神叶世界内修行,不会荒废了修为。
五天后,白鹿宫,剑圣洞府。
我猛然后退半步,圣气涌动,但却没有动用剑道规则,只是双指猛然张开,“铿”一声夹住黑暗中袭来的剑刃,剑刃被黏住,一动不动,另一头握着剑柄的却是一个身穿黑裙的少女,长得十分漂亮,凹凸有致,只是脸上的戾气有些重。
“嗯。”
“司方师兄五天前就回来了,还带着一大袋的圣元石,想必是此行大大的赚了一笔,据说他执行的任务更加凶险,这一次如此圆满的完成任务,肯定备受宗主和长老们的认可,甚至有人说,一旦司寒升为长老之后,血煞圣子的宝座就已经被司方给内定了。”
直至黄昏时,飞临一片荒芜地带,四处的山脉一片光秃秃,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生灵气象,而就在一座山脉之中,一个至少百丈高的巨大石像耸立在山体内,是一个张牙舞爪的炼狱修罗的样子,滴血宗的人修炼血法,信奉修罗,就连山门都那么别致。
“师尊,慕昭谨记教诲!”
我点点头,取出了一袋血灵晶丢给了他,顿时山图喜不自胜:“多谢师兄,再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小弟鞍前马后绝无怨言!”
“唰~~~”
我微微笑道:“师姐不用担心我,我有分寸的。”
“你发誓!”
上官紫易目光柔和hetushu.com的看着我,笑道:“但滴血宗属于上界邪道宗门,与各大正派向来明面上秋毫无犯,所以师尊也不能自己去踢滴血宗的山门,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上界自中古时代一来就形成了一些规则,滴血宗虽然是杀手组织,但也是被朝廷准允的。”
我和林慕昭并肩立于上官紫易前方,林慕昭娓娓道:“八荒楼秘密盗窃圣尸,这件事已经传开了,为了阻止势态愈演愈烈,黎平快刀斩乱麻,亲自出手毙杀了八荒楼中州道口的掌舵人,不过梵清妍城主以此为契机,依旧以兵部力量介入,查封了八荒楼在中州的一百多处产业,并且将八荒楼所掌握的三十多个市集收了回来。”
东方玉书编撰的上界美人榜上,凌允也是在榜的,排名第107位,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总之算是一位绝色了,不过这凌允跟皇甫台又是什么关系,看起来有些敌对,但却又有些不一般,这就让人头大了。
就在洞府内,使用易形术化为皇甫台的模样,就连身高、骨骼与气息也一起改变了,随后穿上一身黑衣,佩戴上皇甫台的弓弩和长剑,浑身在一团云霭的包裹下飞离了白鹿书院,笔直的飞向了滴血宗的方向。
另外三尊,一尊像极了黑修罗,其余两尊分别为赤修罗和青修罗,戾气十足,仿佛随时都会变成活物,踏平这安平世界一样。
“没错!”
就在修罗雕像的下方,一道石阶直通山体深处,内里传来幽幽的光辉,滴血和图书宗总坛,这是我花了三百血灵晶打听来的位置。
我沉声道:“杀唐开济的是滴血宗的人,我们不能置之不理,否则以后还是会有书院弟子枉死在滴血宗杀手的手里。”
山门外,几名滴血宗弟子正在巡弋。
好你个皇甫台,你居然把血煞圣女凌允都给得手了?厉害啊!
她撅嘴笑道:“没有本事就死,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我皱了皱眉,也压低声音,道:“说来听听。”
“是!”
我皱了皱眉:“那么……请带路吧!”
不过,问题是这个跟我说话的小子是谁?
就在我悄然看着周围一切环境的时候,忽地一个精瘦的身影走来,身穿滴血宗外门弟子长袍,长得尖嘴猴腮,凑上前便低声道:“皇甫师兄,你要的消息打听到了。”
凌允淡淡道,目光中透着一缕讥笑:“师尊命我在这里等你,一旦你回山,直接带你去思过堂严思己过三天,三天后才能去见师尊,走吧!”
就在我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忽地一阵香风袭来,伴随着凌厉的剑光。
果然不愧是邪道宗门,说话那么耿直,不过问题又来了,这女人是谁?
“哗……”
远处的洞壁内传来昏暗的灯光,就在我踏入思过堂的那一刻,禁不住整个人都呆住了,思过堂内供奉着四尊神像,都是修罗像,其中一尊白发舞动,眸子也苍白,栩栩如生的样子,简直与我变身为白修罗的样子一般无二。
山图摸头讪笑:“师兄,该打听的消息我也已经给你打听和*图*书了,最近师弟我的手头有点紧,师兄此番又完成了一件大买卖,是不是该……”
我深吸一口气,道:“我想混入滴血宗,查明一切,只要找到足够的证据,我们就能去滴血宗踢山,白鹿书院没必要咽下这口气,要让滴血宗的人知道,就算他们是拿钱杀人的刺客,但杀我白鹿书院的人就必须付出代价!”
我心头一暖,笑道:“以我现在的实力一般的下位圣者根本不放在眼里,滴血宗宗主也不过是一个中位圣者,有什么可怕的?”
……
上官紫易颔首:“八荒楼在上界根深蒂固,黎平更是一位封号圣者,想要将八荒楼彻底抹平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不过从今以后,八荒楼在中州的力量就几乎可以称为式微了,梵城主发来书函,感谢我白鹿书院出力,小轩,你立下一件大功了。”
一路上,不断有滴血宗的门人打招呼,足可见皇甫台在滴血宗的地位确实还算是不低,年轻一代前十杀手的威望还是有的。
上官紫易美眸一亮,笑道:“不过……混入滴血宗太过于凶险了,你有把握?”
滴血宗是邪道宗门,嗜血残忍,同时也好色无度,可想而知,每一个杀手一旦拿到了巨额赏金之后肯定会去荒淫无度一番,皇甫台就算是滴血宗年轻一代的前十杀手,但也没有免俗,依旧如此。
“说。”
“去吧。”
……
“世上哪儿有不危险的事情?”上官紫易笑道:“倒是你,对小轩关心则乱,你这位师姐是否关心师弟太过了,我虽然不会像和_图_书南风师姐那般干预你,但是慕昭,你要掌握好自己情感的分寸,记住,你是圣女,不是内院的那些个女弟子,可以谈情说爱、荒废修行。”
“当然确切。”
就在我飞身落下的时候,其中一名弟子笑了:“皇甫师兄,你终于回山了,完成一个大单子,居然一连在外面逍遥快活了五天之久,你可真是一点都不想着师弟们!”
思过堂,位于宗门深处。
他举起两根手指,道:“我山图对天发誓,给皇甫师兄的消息千真万确,否则承受九十九重雷劫而死!”
“师尊,八荒楼只是祸根,但祸首还没有查出来。”
“皇甫台,按照宗门的规矩,你晚回来两天了。”
林慕昭秀眉轻蹙:“太冒险了,你堂堂的一个圣宫首席怎么能深入虎穴?”
“哦?”
她猛然将长剑抽回,冷冷道:“皇甫台,你终于舍得回宗了,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
入山门,走在山道上。
凌允收起长剑,风姿绰约的走在前方,浑身充满了冰冷的气机。
来之前,我倒是做了不少功课,知道司寒是宗主司凌空的独子,而司方则是司凌空的侄儿,两人分别位列滴血宗年轻一代中的第一、第二,司寒更是高高在上的是现任的血煞圣子,与血煞圣女凌允在滴血宗是平起平坐的顶尖天骄。
于是,我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样的笑容:“下次带你去。”
他的脸上带着淫邪笑容,不像是好人。
就在这时,一旁有几个年轻弟子走过,纷纷恭敬的行礼:“参见圣女殿下!”
林慕昭www.hetushu.com抿着红唇,幽幽的看了我一眼,道:“说吧,你什么时候出发?我就去闭关了,看不见听不见,就不会为你提心吊胆了。”
她一双美眸变得凶厉起来:“皇甫台,你敢拒绝我?”
“师尊,我有个提议。”
“我明白。”
“但师尊啊,太危险了!”
“哼!”
我心念一动,道:“这消息确切吗?”
手掌轻轻一推,把凌允移开,我深吸一口气:“圣女殿下,思过堂内,不能放肆……”
“就当是一种历练了。”
……
“也对,去吧去吧。”
“师姐放心啦!”
我整个人都懵了。
师尊道:“慕昭,不必阻拦,深入虎穴为书院弟子复仇,这也是圣宫弟子首席该做的事情,小轩能主动提出,这很让为师欣慰。”
这女子,就是血煞圣女凌允?
忽地,走在前方的凌允猛然抓住我的手就把我按在石壁上,火热的红唇贴了上来,胴体更是用力的挤入怀中,口中连声道:“你这冤家,那么久都不回来,气煞我也!”
“嗯?”
我直接对着他的脑门就是一巴掌:“受雷劫那是圣者的事情,你区区一个星御境受什么雷劫?”
“神藤树传了我易容之术,不但能在体型、外貌上十分神似,并且还能改变气息与血脉外放的力量,与被模仿者一模一样。”
我心中一沉,此行就是为了查明皇甫台为什么会死在外面,又是谁出手杀了白鹿书院的弟子,便道:“我怎么会死在外面?倒是你,出手没轻没重,如果我刚才闪避不及,岂不是要死在你的剑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