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五章 地火潭

再往前,一片迷茫,一片丛林横亘眼前,但丛林里几乎没有什么参天大树,尽是一些低矮的乔木等,“唰唰唰”的一道道劲风席卷而过,形成了密集无比的风暴,有的风暴卷起了地面上的草木,有的只是贴地而过,但杀伤力都十分惊人。
我传音问道:“既然是联手,我们为什么不一起走过雾海呢?”
凌允半信半疑走来,但又生怕我是判断地火喷薄的节奏,所以跟得十分紧,以至于双峰都差点就压在我的背上了。
一道道地火在他们的两侧喷薄,第一人堪堪的闯了过去,脸色煞白,而身后的那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脚下霞光四溢,他茫然的看了一眼众人,随后一声惨嚎之下就被地火煞气吞没了,转眼之间只剩下一副被烧得漆黑的骨骼,无比惨烈。
“风暴林。”
再往前,一片迷茫,是一片雾海,云霭缭绕,使得视野变得极为困难,而在云霭上方便是呈现一道道漩涡状的煞气层,杀机暗藏,挑战者也就只能从地面上的雾海中通过了,但雾海中的视野不到一丈,而身周这群人一个个嘴角都有狞笑,想必这雾海就是杀人之地。
桑问雪深吸一口气,美眸中透着少许恐惧。
唐衣婷眉眼含春:“那就先谢谢司方师兄了。”
司寒冷冷道:“哪一年没有想强闯地火潭的弟子?但是,至少死一半!凌允师妹,我看你若是没有本事的话,就跟着我们一起走吧,至少我所记和_图_书得的路线是安全的,你是圣女人选,又是上界美人榜上的绝色,若是被烧成一堆骨头,那未免太可惜了。”
这大约就是去年滴血宗在这里死掉三个天骄的原因所在。
“走走看就是了。”
……
“过来吧。”
既然是魔道宗门之间的争夺,那就不必说太多了,剑下见真章!
“皇甫台,你用了什么手段,竟能看透地火潭的玄机?”司方咄咄逼人问道。
“哦?你有这等本事?”她讶然。
司寒抱着桑问雪在数十息之后才走出风暴林,两人脸上都有惊骇之色,随后才出现的司方、唐衣婷更是震惊无比,再过数十息后,凌允出来了,又过了一会,其余的几个人也来了,但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伤势,最重的一个腿上血肉模糊一片,但依旧坚持要走出猎天峡,他不想死在这里。
我呼了口气,化为一道飞焰也冲进了风暴林,将大部分的圣气都分配给了护身剑罡,穿过风暴林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凌允怔了怔,嘴角浮现一抹笑容,道:“你刚才也听到司寒的话了,司家兄弟想要在雾海中除掉你,如果我跟你在一起,岂不是也会殃及池鱼?”
……
当桑问雪走到司寒前方的时候,司寒老实不客气的一把搂住了她的纤腰,顿时桑问雪的胴体几乎都贴在了司寒的怀里,下一息间,司寒浑身气机狂暴起来,一道剑意冲天而起,带着桑问雪就如闪电般www.hetushu.com冲进了风暴林中,顿时仿佛一柄剑般贯穿一重重风暴,无可披靡!
司寒自然不服,再往前不远,是一口巨大泥潭,泥潭中涌动着妖异地火,充满了煞气。
“好,多谢师兄了!”
司方直接将美人拥入怀,甚至手掌有意的滑过了唐衣婷丰腴修长的雪腿,随后剑意爆发,化为一道剑芒冲向了风暴林。
“不必。”
“没必要害怕。”
他愕然,眼中杀机更加浓烈。
我不禁皱眉,这地火潭太过于凶险,地火来自于大地深处,蕴藏了上界的煞气精华,一旦喷薄而出,恐怕就算是圣者直接中招也会相当难受,更何况在这里的清一色都是半圣,而且这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戒备得当就能躲开,但偏偏所有的火山口都在泥潭内,平常人根本看不到,唯有在地火煞气喷出来的时候才能看到,但那也迟了。
“哼,强闯,只是找死!”
司寒则目光冷冽的看向我,道:“听说皇甫师弟在七煞古界里学会了上流剑道,如今看来果然如此,短短几天内居然就领悟了如此高深的剑心通明意境了。”
司寒一步踏入泥潭之中,圣气缭绕,将泥水纷纷排斥开,身姿依旧一尘不染,带着司方、桑问雪、唐衣婷等人一步步的向前走,我皱了皱眉,看得十分清楚,司寒每走数步就停顿一下,似乎在思索什么,随后才会再次向前。
我讶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司寒http://www•hetushu.com的记忆力未免太恐怖了,这地火潭蔓延至少三里之遥,一般人哪里能把沿途的喷发口全部记清楚?
但事实如此,我走过地方虽然也有地火喷薄,但距离路线至少相差三米以上,事实上就是安全的,只是淌过了一半地火潭之后凌允才相信,这才离我远了一些,倒是这么一来我们的进度就在司寒等人之上了,率先登岸。
“百里雾海,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这时,我笑了笑,说:“圣女,不如你跟我走,我能保你活着走出地火潭。”
其余还有两名弟子从另外的方向摸索而去,他们催动全身的圣气,在身周形成了一个领域场,以此来对抗地火煞气,并且踏入地火潭的瞬间就开始疾行起来,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闯出地火潭。
浓雾滚滚中,果然有人追来了,一柄利剑带着寒芒“嗤”一声穿透迷雾,直奔我的后背而来,这分明是锁定了我的气机催动的一道剑诀,看情况,剑刃周围缭绕一道剑罡,居然是一个领悟了剑心通明初阶的剑道高手?
司寒淡淡一笑,看向我说:“皇甫师弟,你平时那么高调,结怨太多,一旦进入雾海中就请无比自求多福吧,雾海中,师兄可是帮不上你什么了。”
“这就是所谓的合作吗?”我不禁笑了。
“那是自然。”
凌允的美眸中透着错愕,檀口微张的站在那里,差点就忘了斩开蚁群了。
凌允气得咬牙切齿。
说着,化为一http://www.hetushu.com道飞焰冲进了雾海之中。
“客气什么?”
根本不需要使剑,我抬手一指,剑诀催动,将这道剑刃给打了回去,长剑在空中翻转,最终落入一人手中,正是一直都不动声色的弟子宋泰,排名滴血宗第七名的高手,半圣后期,眼中满是怨毒,低吼一声:“皇甫台,看剑!”
“嗯?”
我没有理会他们,只是一步步的踏出了白蚁群的攻势,继续向前,反倒是与司寒、司方、凌允并肩而行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看向了司寒、司方等人,淡淡道:“想杀我的尽管跟着来,后果自负。”
司寒冷笑一声,道:“风暴林足足有二十里之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否则就会被煞气风暴变成一堆碎肉,桑师妹,如果你不想受伤的话,我可以代劳,把你带过风暴林,如何?”
凌允咬着银牙,生生的拒绝了。
凌允也淡然一笑:“合作的前提是够资格,等你闯过司家兄弟的雾霭伏杀之后,我自然会跟你在圣子台上合作,帮你夺得男弟子的第一名。”
这时,凌允走上前,美眸看看我,传音道:“一旦进入雾海,什么都不要管,狂奔百里抵达猎天峡的尽头登上圣子台就是了。”
至于殷飞羽、沈年等男弟子也冷冷的看着我,其中的一人说道:“以剑罡气墙来格挡火蚁,看似强横,实则愚蠢,演化剑罡消耗如此之巨的圣气,他以为他是点燃圣墟之火的圣道神话、圣气用之不尽吗?”
我低www.hetushu.com声道:“我走过的地方,不会有地火。”
冲出风暴林,我居然是第一个。
司方有些失望,又看向了唐衣婷,道:“唐师妹,你可需要我帮你渡过风暴林?”
我仔细看了一眼,是猎天峡两侧的山脉有低谷,所以在中间形成了气流对冲,只是这种气流不简单,是蕴含了凶厉煞气的劲风,足以将人的肉身摧枯拉朽的撕碎,也就是我们这群人都是半圣,换一个凡胎肉身来,恐怕第一时间就被分尸了。
司方远远冷笑:“凌允圣女,你若是不敢闯的话,不妨跟我们一起来好了。”
……
“蓬蓬蓬~~~”
司方嘴角轻扬,笑道:“去年闯地火潭的时候死了三个,今年呢?”
“地火潭。”
凌允性子倔,拔剑就在风暴林中斩出一道气浪,身躯笔直贴地飞了过去。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跟你有关系吗?”
司方冷哼一声:“雕虫小技。”
是在避开已知的地火潭?
我踏步进入了泥潭,剑罡挤开泥水,同样一尘不染的向前缓缓飞行,同时不动声色的开启了剑道神眼,顿时看透了泥潭,将大地深处一缕缕蔓延到地表的地火脉络看得一清二楚,甚至所有的喷口都在眼前,这么一来走过地火潭就成了十分轻松的一件事了。
司方嘴角勾起,露出一抹淫邪笑容,道:“凌允师姐,你需要我带你一程吗?”
凌允诧然。
桑问雪立刻兴奋了起来:“圣子师兄,真的吗?”
我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