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六章 演技派

“为什么想杀我?”我微微笑道,根本没把他当成一回事。
“唰~~~”
“是吗?”
“皇甫师兄!”
“不,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我回音道。
……
我的速度不慢,随后就没人追得上我了,直至冲出了雾海,远方,一座漆黑的高台立于峡谷尽头,圣子台终于到了。
“即便不能,也先杀你!”
司方眼神灼热:“既然如此,就一言为定了!”
凌允露出讥笑的神情:“哼,大约是疯了。”
“这皇甫台……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皇甫台吗?他区区的一个寒门修士,居然能走到这一步,成为血煞圣子不成?”
凌允似乎有些生气,带着一些斥责语气传音道:“你怎么回事,如果不登上高层圣子台,你拿什么跟我合作,又怎么帮我打败桑问雪和唐衣婷?你……立刻给我登上第一层,我知道你有那个实力!”
“喝!”
圣子台上,司方、桑问雪、凌允等人都开始登上了第二层,而第三层上的司寒则凝神定气,浑身涌动剑意,积蓄力量等待挑战第四层。
“排名第十就是排名第十,别指望能出什么奇迹了。”司方冷笑道:“凌允师姐,我看你还是跟我合作吧,只要付出一点点,就能得到很多呢!”
司寒怒吼一声,圣气激荡,九重剑罡缭绕在双臂周围,整个人仿佛化身神魔一般,道:“老子就陪你去第六层玩玩好了!”
“哼……”
司凌空居然有些小感动,道:“好样的,台儿,拿出你http://m.hetushu.com的本事,夺圣子之位吧!任何人,都不会再干预你了。”
众人一起飞向了圣子台,就在接近圣子台外围的时候就感受到台上那种规则扭曲的力量,这是一座禁制高台,属于一种炼器类的法器,专供滴血宗考验、选拔天骄弟子之用,就在刹那间,司寒一步两步三步轻描淡写的落在了圣子台的第三层,长袍猎猎,十分俊逸的样子,居然一举就登上了圣子台三层了。
剑光一挥,司寒冷冷道:“你以为你登上第五层就是血煞圣子了吗?来吧,与我一战,战胜了我,你才是圣子。”
“你追得上吗?”我目光中带着轻蔑。
……
“嗡~~”
就在这一刻,我猛然跳跃而起,身躯包裹着圣气,剑道意境撑开周围的场域,整个人仿佛神剑击天般的冲开了一道道繁复的规则力量,腾空而起,身躯带着浓烈剑意生生的被规则力量压制了下来,最终轰然落在了第五层的黑色石板上!
“这种人,能登上第二层就已经是极限了。”唐衣婷道,一双美眸中居然充满了对我的怜悯。
一时间,唐衣婷怒了:“司方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帮着凌允对付我?”
“杀了我,你就能占有她了吗?”
“你无耻!”唐衣婷怒道。
“你……你很好,不就是第六层吗?”
宋泰目光冰冷:“你算是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占有凌允的身体?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司方浑身爆发剑意,笑道hetushu.com:“毕竟,比起你,我可是更加想得到凌允师姐,她可是让我魂牵梦绕的大美人啊!”
“我的天啊,皇甫师兄简直就是我们寒门修士的表率,我们努力的目标!”
宋泰怒吼一声,第三次攻势凝聚,周围掀起了滚滚剑意浪潮,气势非凡,他每一招都全力,这是一种心理上狂傲,毕竟他排名第七名,而皇甫台在滴血宗只能排名第十,所以宋泰在心底深处根本没把皇甫台当成一回事。
……
“你……”司寒脸色铁青:“你想做什么?”
云霭之中,即便我动用无双九剑别人也看不到,是一方好战场。
圣子台的规则压力,主要都要由灵墟、剑心、气海三种机缘分担,而我恰恰在这三种上面都有过人之处,万物灵墟、一品剑心、十重气海,肉身的底蕴完美的化解了大部分的规则压力,以至于能够稳稳的站在第五层上。
整个圣子台都抖了抖,而这一刻,所有人的下巴都快要砸到地上去了,特别是司寒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像是见了鬼一样。
桑问雪也看向我,淡淡道:“圣子台上的规则压制如此强烈,取巧不得,恐怕这就是他不敢登台的唯一原因吧?”
转身离开,直奔雾海深处。
司寒一声暴喝,展现出半圣榜前一百的实力,浑身包裹着血色圣气,沉身猛然一跃,登上了第四层,手中剑光点点,猛然刺击周围的空间规则,破坏掉了圣子台的压力场域,随后再猛喝一声,跃上了第hetushu.com五层,真是一个聪明人,懂得如何以最小的力量办成最大的事情。
“皇甫台,你给我站住!”
司寒冷冷道:“不听话的人,已经被我解决在雾海中了,皇甫师弟真是好手段,居然就连宋泰都被你悄无声息的宰了。”
凌允似乎有些动心了,道:“司方,你能保证我登上血煞圣女之位的话,或许我能考虑一下你。”
“是,师尊!”
空中,大长老胡峰脸色铁青,道:“皇甫台,你……你想夺血煞圣子之位不成?”
说着,我看向了司凌空,恭敬道:“师尊,弟子在奇遇下得到今天的修为,但绝不会忘记师尊的敦敦教诲,愿意担任血煞圣子,为师尊进入风暴祭坛,夺取圣物归来交给师尊!”
司寒则脸色惨白一片:“你……你是否欺人太甚了?”
“是吗?”
不远处的云层内,司凌空、胡峰以及一群滴血宗弟子都绕过峡谷来观战了,那些弟子一个个摩拳擦掌,似乎都十分羡慕前十选拔的样子。
我差点被自己的演技给感动了,同时忍不住的有些心底有呕吐感,司凌空把皇甫台当成草芥,但在这一刻居然叫台儿,简直是恶心死人不偿命。
宋泰是他的好友,当得知我杀了宋泰之后,沈年似乎已经出离愤怒了。
第二层上的沈年看向我,冷冷道:“你为什么还不登台,莫非连登台的勇气都没有?”
“那……那可是圣子台啊,前几年最好的成绩也就是有人能登上第四层,今年司寒大师兄修为剧增,大和-图-书有可能挑战第五层的时候……这小子居然一蹴而就了!?”
抬头看了一眼胡峰,我淡淡道:“大长老,圣子战不就是为了甄选血煞圣子的新人选吗?莫非……只有大长老认为的人才有资格登上血煞圣子宝座,其余的弟子就没有资格了吗?”
“不用等了。”
“蓬~~~”
我定睛看着他:“我说了,你是我的师兄,皇甫怎么敢对你出手?”
“有何不可呢?”
“铿!”
“皇甫师兄!”
“我不会与你战斗,你是我最敬爱的师兄啊!”
杀!
说起来,大家都是演技派。
当我离开雾海没多久后,司寒、司方、凌允、桑问雪等人一一出现,看到我安然无恙,凌允似乎十分惊愕,没有想到司寒等人会没有对我出手,其实道理很简单,我跑得飞快,这群人根本就没有追到我,就更别提什么出手了。
就在这时,我开始有动作了,身躯缓缓下沉,双腿弯曲,整个人绷得像是一张拉满的战弓一般,一缕缕圣气在腿边缭绕,迷雾笼罩下,十重气海澎湃不绝,提供了远胜于司寒、司方等人的力量,这种圣气外放肉眼可见,但气海、剑心等则都隐藏了,就算是圣者如司凌空也未必能看透。
凌允气坏了,浑身颤抖。
就在宋泰一剑飞来的瞬间,我动用了空间规则剑道奥妙,整个人忽地发生了一次横移,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了宋泰的面前,单手一指点在了他的眉心处,顿时“蓬”一声,宋泰的后脑炸开,气动山河一式的力和-图-书量随后才完全爆发,造成了数十丈远的连续剑气爆炸圆形领域,十分惊人。
“还有一个呢?”我问。
“我没看错吧?直接一跃到了第五层?”
司寒怒吼一声,整张脸都变得有些狰狞扭曲起来,青筋暴露,道:“我要挑战你,我要打败你,你给本座站住!”
“这小子想做什么?”司寒立于三层上,皱眉道。
凌允露出满意笑容:“这还差不多。”
我淡淡一笑:“他不听话,我跟你一样,都不喜欢不听话的人。”
宋泰的尸体凌空飞去,宛若一片落叶飘飞在云雾中,已然死透了。
他有这样的表现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原先滴血宗众人的心目中圣子早就内定了,半圣榜第六十一位的司寒可谓是唯一有资格夺取血煞圣子宝座的人,但这一刻众人的认知被我一脚踏碎了,司寒正在三层挣扎,而我却已经轻松踏上了第五层。
“废话少说,圣子台上见真章!”
很快的,雾海尽头聚集了七名弟子。
宋泰的第二剑又被震开。
“皇甫台!”
我双足跺地,猛然再次腾空,落在了第六层上,顿时双肩上像是压下两座山一样,急忙祭出护身剑罡来抗衡,了不得,第六层的规则压制也太强了。
司方哈哈一笑,直接出手,手掌一扬化为剑诀轰然就劈向了唐衣婷,而唐衣婷则激荡一道圣气,但依旧被震得连退数步,甚至直接掉回了第一层,显得十分狼狈。
一下子,成就证明一切,我所化身的皇甫台直接成了滴血宗炙手可热的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