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八章 脱胎换骨丹

轻轻一歪头,这匕首就落空,铿一声刺入身后的石壁之中。
我摆摆手:“如果连这个小小的虫子都搞不定,我还敢来滴血宗吗?不过,司凌空说了,我有需要任何的修炼资源他都会提供,哼,这次不狠狠的宰他一次,我就算是白来了。”
落霞苑,坐下喝口茶的时间,一名女弟子就出现在了庭院外,恭敬道:“圣子殿下,宗主有请。”
“台儿,你来啦!”
他远远地说道:“你能屹立于圣子台七层不倒,这已经证明你的实力可以担任血煞圣子了,圣子战不必再继续下去,本座即刻宣布,新一任滴血宗圣子为皇甫台,新一任圣女仍旧为凌允,其余人,都不必再争了,台儿,你和凌允好好准备,十天后前往禁地,代表我滴血宗去寻找风暴祭坛。”
长老愕然:“圣元石和山参都可以理解,圣子殿下要血灵晶做什么?”
时光规则的极境,名为轮回,是多少远古大贤,多少触及到仙界层面的强者都没有获得的,而我虽然只是得到了一些皮毛,但唬住一般的圣者强者还是可以的,毕竟司凌空只是一个中位圣者,论修为与封号圣者有云泥之别,看不透是很正常的事情。
能杀皇甫台的人,还会弱吗?
两个侍女都愕然。
“新任圣子殿下到了。”司方面带微笑,这让我更加的不安。
“你说什么血虫?”
不过,他只是踏上第五层的尽头就已经开始撑不住了,身躯摇摇欲坠,血脉与肌肉不断给规则压制给镇压的爆裂、损毁,嘴角也不断溢和图书出鲜血来。
“师妹不知,圣子殿下去一下就知道了。”
原本只是打算进入滴血宗打探一下他们与白鹿书院之间的恩怨,却没有想到把自己给卷入一场邪道之间的混战中了,一时间骑虎难下,这枚丹药也只能吃下去了,可惜,如果女山姐姐还在就好了,以她的修为一定能帮我暗中镇封住蛊虫。
我皱了皱眉,心底有种不祥预感,但不能不去,于是立刻起身前往司凌空所在的大殿,当我步入大殿的那一刻,发现司凌空、胡峰、司寒、司方都在,此外,还有一个凌允也在。
“啊?”
凌允在司凌空的目光下瑟瑟发抖,抬手就把脱胎换骨丹给吞了下去。
“嗯?”
司凌空目中透着精光,笑道:“十日后,你将会与允儿一起进入禁地,为我滴血宗与飞鹰府、血魔宫、飞星书院争夺遗落在禁地中的荣耀,来人啊,赐予皇甫台、凌允每人一枚脱胎换骨丹,助他们的修为更进一步,以增加胜算!”
司方气不过,却趁着众人都没有在意的那一刻,猛然之间左手中多出了一柄流光璀璨的匕首,“嗤”一声投掷飞出,化为一道流光冲向了我,匕首周围居然衍生出一道道空间坍塌的效果,贯穿重重禁制瞬间飞到了我的眉心前方。
“真是个狗儿子……”
“大胆!”
“好。”
好歹毒的血虫!
“嗯?”
傍晚,圣子战结束,当回归滴血宗的时候,所有弟子看向我的目光都变了,一个个充满了敬畏,一口一个圣子殿下,让我有http://www.hetushu.com种错觉,觉得自己已经在滴血宗混得风生水起了,而事实上心底却没有那么轻松,司凌空、胡峰都开始怀疑我了,虽然司凌空没有探查出一个所以然,但一定是在等待时机,我一旦进入禁地,找到了传说中能重振滴血宗的秘宝之时,也就是司凌空出手杀我的日子了。
凌允脸色有些难看,眸子深深的看了看我,随后一缕犹如蚊蚋般的传音飘入耳中:“不管他们赐予你什么,都不要吃……”
顿时,一名容貌姣好的女弟子手捧着丹药玉瓶走了过来,给我和凌允每人一枚丹药,丹药落在手心里一种炽热,当凌允获得丹药的一瞬间,脸色铁青,咬着银牙,低着头,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看来这丹药有问题。
我皱了皱眉,原本想要问出皇甫台、唐开济的死亡真相,但却感受到一股浓烈的灵觉缭绕在周围,是司凌空,这位中位圣者已经开始怀疑我了,以灵觉查探我的身躯,顿时就像是一切秘密都被看光一般,更别提去询问司方了。
红袖美眸发亮:“主人,你真聪明!”
连续挫败司凌空的两个儿子,之所以我还活着,也不过是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罢了。
“哼……”
“不用担心。”
“哦?有什么事吗?”
蓝翎立刻眼泪汪汪:“主人,您服下了脱胎换骨丹,就等于将自己的命交给宗主手中了,以后再无主动,可怎么办啊……”
我心底暗暗叹息道。
……
……
司凌空低吼一声,手掌扬起,顿时化为http://m.hetushu.com一道巨掌横扫过圣子台五层,司方直接被轰得口吐鲜血飞了出去,“蓬”一声落在草地中,狼狈不堪。
默运时光剑道规则,顿时在灵墟周围形成了一道薄暮,内中生灭往复、时光紊乱,一切规则都陷入了一场混乱之中,造就这种混乱规则最容易掩饰,一来司凌空前一刻探查到的真相直接湮灭在倒流的时光里,二来这层薄暮形成了一个无法自控的力量层,从司凌空的立场来看,这就像是我拥有了一种自己都无法驾驭的玄奇力量一样。
我也低下头,悄然开启剑道神眼探查丹药,果然,丹药外层固然都是灵药,确实有补充圣气、淬炼肉身的效果,但内中则包裹着一条非常细小的虫子,形似蚂蚁,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小,不用想,这是传说中的蛊虫。
“老朽记下了,这就去准备,圣子殿下请稍等。”
看到我服下毒药之后,司凌空和胡峰都笑了,甚至就连司寒、司方也笑得十分愉快的样子。
司凌空道:“十天后禁地之门便会开启,到时为师会亲自送你们进入,并且,司寒、司方也会进入禁地外围策应你们,这十天内你们好好修炼,有什么需要的修炼资材尽管开口。”
返回落霞苑,将两个侍女从神叶世界内放出来。
我走出了房间,道:“近期我要冲关,所以需要一百枚圣元石,此外,最近血气不够旺盛,所以请再给我找一根至少七千年的山参,此外的话,疗伤用的高阶疗伤丹给我来一百颗,定气丹一百颗,外加一百万根血灵晶m.hetushu.com。”
不过,我却看得真切,司凌空用的是柔劲,一掌看似打飞了司方,但却以绵柔之力包裹其身躯,别说是打伤了,甚至还有治愈伤势的效果,那一口血也不过是他胸口闷着的一口淤血罢了,司凌空这一掌打得好,既收买了人心,也救了儿子。
默运凤凰法,顿时不死鸟印记在体内一一浮现,化为一团凤凰火,而就在我仰头将脱胎换骨丹吞入口中之后,那蛊虫也立刻被凤凰火给包裹住,随后紧紧的吸附在血肉之躯里,似乎是想吸取我的肉身力量来温养自己。
司凌空目光投向了我:“台儿,你也可以服药了,这蛊虫半个月后才会成熟,半个月内对你毫无影响,不必担心。”
凌允猛然跪了下来,泪落如雨:“师尊,允儿做错了什么,您居然要在允儿体内种下血虫?”
“好。”
众人战栗不已,一旦惹怒了宗主,就算是宗主的儿子也会受到严惩!
“有钱了,我心情就会好。”
而立于五层的司方则一脸恼怒:“父亲,我还没有挑战皇甫台,怎么能就结束?”
“台儿!”
红袖也眼圈红红的:“主人,蛊虫没有发作吧?”
我眯着眼睛:“而且,我就是要让司凌空觉得我贪婪,只要我够贪婪,才会让他们觉得我没有野心,可以成为他们可以操纵的工具,才会对我不设防。”
“是,师尊!”
好在,在凤凰火的包裹下,它丝毫汲取不到我的血肉养分,反倒是我可以利用凤凰火将其镇封,甚至有可能将其炼化掉,血虫中的养分了不得,是胡峰花费了许和*图*书多天材地宝喂养起来的,除了圣女、圣子之外,别人还没资格吃呢!
“放心吧,滴血宗这种底蕴还是有的。”
半晌之后,那种探查的灵觉没了,司凌空显然收回了念力。
立于第七层,目光淡然,看着司方一步步的走近,他一样看着我,浑身澎湃着滔天战意,虽然在半圣榜上的排名不如司寒,但司方的战斗意志都是十分了得,一步步走来,将顶尖杀手的隐忍与毒辣表现得淋漓尽致。
“立刻放弃吧。”司凌空目光淡然。
司凌空不怒而威,淡然道:“凌允,你身为血煞圣女难道不知道规矩吗?但凡进入圣地寻找秘宝的弟子,哪一个没有服下脱胎换骨丹?只要你归来时乖乖的奉上至宝,自然会有解药,你在担心什么?莫非……你已经对师门怀有二心了?”
我和凌允齐齐点头。
重回房间,蓝翎依旧很担心:“主人,您这一刀宰得那么狠,宗主真的不会勃然大怒吗?如果他怒了,恐怕不好收场啊!”
“是,师尊!”
我不动声色,走上前恭敬抱拳道:“参见师尊!”
胡峰咳了咳:“怎么,还不立刻服下丹药,谢过宗主赏赐?”
凌允已经屈服了,而我还需要苦苦支撑吗?
不久之后,负责修炼资源的长老扣了扣院门:“圣子殿下,你有什么需要的资源,尽管对老朽说,老朽记录发放便是。”
不过现在,也可以试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也想知道禁地中、风暴祭坛内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那白修罗的雕像又与我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因果关联。
“允儿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