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九章 真正的善与恶

她叹息一声:“或许你说得对,我应该寻回当初那个凌允了,你放心,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只是十天后禁地之行,希望我们能真正的并肩。”
“那你还去告密吗?”我问。
她再次摇头:“其实也不全信,因为有一点让我无法释怀。”
“说吧。”
“嗯。”
“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淡然道。
走出落霞苑,司凌空、胡峰、凌允等人都已经在等待了,而司寒、司方则身穿软甲,显得十分精悍,每人手中都擎着一面滴血宗的旗帜,身后跟着数十人,均是长老以及宗门内的天才,一个个杀气腾腾,看到我这个血煞圣子之后全无敬意,甚至像是在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一样。
除了媳妇和堂姐,似乎半圣榜上的人族就没人可能是我的对手了,哪怕是壤驷尘决也不够看,不过那些圣兽后裔没有交锋过,或许会是大敌,就连李清音挑战半圣第一、第二都失败了,我也难说,毕竟我的境界提升太快了,根基的稳固远远不如李清音。
“所以你深信不疑我是皇甫台咯?”我笑问。
“……”
“这里,说话安全吗?”她问。
她似乎说不下去了。
她眸光深深,道:“不管你是不是皇甫台,有些话我都一定要说。我凌允在滴血宗虽然名声算不得太好,但我身为女儿身,要在滴血宗活下去着实不易,需要左右逢源,但我凌允对天发誓,从始至终我只有你皇甫台一个男人,虽然和图书在外人眼中我放浪形骸,但与其余弟子都只是点到即止,从未献出身体。”
“出发,前往禁地,其余三大宗门的人应该也快到了。”
“你……”
……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我是,你希望我怎么做?”我问。
我一拂手,将庭院的大阵散开,就在凌允进入之后再次开启大阵,封闭与外界的联系,也就在这一刹那,好多到灵识都飞了进来,想要探查落霞苑内的情况,但随后全部就再次被隔绝开来,这几天我重新炼化了一下庭院的阵法,即便是圣者也没那么容易探查我的情况。
说着,她伸出一根雪白的玉指点在我的腹部,道:“血虫就在这里,随时都可能会复苏,吞噬你的肉身,难道你不怕吗?”
我深吸一口气:“我见过真正的恶,也见过真正的善,我能分辨出她的任何一句谎话,你们两个不必为我担心,来,两个人一边一个,给我揉揉肩。”
不等我招呼,凌允直接坐在了对面的椅子里,裙裾落下,丰腴修长的双腿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这个血煞圣女确实够辣的,也难怪弄得整个滴血宗内的男弟子都神魂颠倒。
“你不是皇甫台,也不是个男人!”她气呼呼道。
我淡淡的看着她,目光无比平静。
“你还在怀疑我的身份吗?”我笑道。
清晨,薄雾笼罩着整个落霞苑,将蓝翎、红袖收入神叶世界中,其余的摆设一概不动,落霞苑和_图_书完好如初,但我已经多半是不会再回来了,就算是回来,也必然带着白鹿书院的大军降临,将这一方嗜血如命的魔道土壤给踏平!
她美眸幽幽,长长的睫毛上挑着几滴露珠般的泪水,抬头看着我,道:“你肯定不是皇甫台,他说不出这种话。”
“主人,您真的相信这种妖女?”蓝翎从我身后走了出来,秀眉轻蹙道:“据我所知,她欺骗过许多弟子,主人您可千万不要上当受骗。”
“皇甫台对我早就怀有心思,直到一个月前我才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他,但你既然皇甫台,为什么能硬下心肠来拒绝我?”
次日清晨,云霭缭绕,落霞苑里一片寂静,鸟儿鸣叫,说不出的静谧,就在蓝翎、红袖煮着早饭的时间,一道身影出现在外面,是凌允,柔声道:“皇甫师兄,允儿可以进来吗?”
神叶世界内则度过了近百天,这一段时间内我始终压制着蛊虫,将其压制在即将复苏,但却无法复苏的状态下,同时力量越发的盈满,已经即将突破入半圣巅峰了,一旦踏入半圣巅峰,可能我也是整个上界最强的半圣之一了吧?
“不。”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以为自己很聪明?你以为获悉我到底是谁对你有多少好处吗?如果我是你,就一句不问,做好自己的血煞圣女,或许这样还能活得久一点。”
“去吧。”
凌允气结,道:“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去告诉宗主,说你是http://www.hetushu.com假冒的!”
“怕,我怀疑我今晚都睡不着。”我懒洋洋的眯眼笑道。
我作了个请的手势,道:“反正宗主只是利用我们进入禁地寻找至宝罢了,我们是谁根本不重要,我倒看看他堂堂的一个中位圣者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相信一个因爱生恨的小女人的气话。”
不久之后,果然大量的资材都送来了,就如我预料的一样,滴血宗是上界屈指可数以杀人拿赏金为生存方式的邪道宗门,家底不是一般的殷实,我要了一根七千年老山参,他们拿来了一根有九千年品相的山参,莹润饱满,灵气十足,此外圣元石也给了双倍,就如我预料的一样,对于我的“贪婪”司凌空居然格外的“赏识”。
凌允咬着银牙:“我们只是两颗棋子,真正掌握局势的人依旧是司家兄弟,难道你没有听到宗主说司家兄弟也会进入禁地吗?并且,是带着宗门的长老与杰出弟子进入禁地外围,名义上是策应我们,其实只要我们有所动作,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杀了我们,我们找不到风暴祭坛还好,若是找到了,恐怕就没有机会活着走出禁地了。”
“好。”
两个漂亮侍女俏脸一红,手法纯熟的为我揉肩,事实上,在洞府里养两个侍女好像确实不错,蓝翎和红袖都是十分乖巧的女孩,可惜被皇甫台这种禽兽给糟蹋了,不过也没有关系,心灵美比什么都重要,她们依旧能保持着善良,太可贵了和-图-书,值得留下。
我重重的点点头,嘴角浮现出灿烂阳光的笑容:“还有,以后你再对我动什么心眼的话,我会毫不留情的宰了你哦。”
她摇摇头,道:“你的修为确实很强,已经超越了司寒师兄,但是有一点很确切,你所有的战斗都是在师尊的眼皮底下完成的,如果你不是皇甫台的话,我难以相信世上会有哪个年轻半圣能够在中位圣者的洞悉下假扮另一个人,并且成功。”
现在还不能炼化,至少在进入禁地之前绝不能炼化,我要靠这些若有若无的煞气让司凌空、胡峰知道我依旧身中蛊毒。
“绝对安全。”
“放心吧。”
凌允站在了原地,道:“你……你就不能疼疼我吗?毕竟我们曾经……”
凌允握着粉拳:“我……我……如果你是皇甫台,你现在的目光应该充满欲望,你早该将我压在躺椅内,抚摸我的每一寸肌肤,亲吻我的身体,应该像是野兽一般的为所欲为……你……”
坐在圣元洞天内修炼,运转凤凰法六周天之后,包裹着蛊虫的凤凰火变得越发炽热,火焰都被炼化得开始固化了,形成了一层犹如红玉般的石头,而蛊虫就被裹在其中,散发出浓烈的煞气,似乎想要反扑的样子。
深夜,将庭院镇封,随后进入神叶世界。
我淡然道:“凌允,你觉得所有的男人都应该跪在你的石榴裙下称臣吗?告诉你,有的男人不一样,头可断、血可流,节操不可丢……”
凌允有些生气:m.hetushu.com“你真的不是皇甫台?你根本不是,对不对?”
我站起身,扶着她的香肩,道:“其实那个皇甫台早就死了,忘了他吧,你应该好好的做自己,把心底的戾气收一收,有机会的话就离开滴血宗,天下那么大,何必过得那么扭曲呢?人啊,这辈子踏实比什么都重要,谁也不能浪一辈子啊……”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十天过去。
可怕,她这可能是给我设下的一个陷阱罢了。
我心头一颤,这凌允果然是一个妖精,这席话对着另一个人说恐怕对方就一定会动心了,她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让我主动投降,坦白事情真相?
我一抬手,再次祭出一道阵法,将我和她笼罩在其中,而且这重阵法是专门隔绝声音的。
修炼一途,急切不得。这句话千万人说过,但真正能明白其中厉害的却没有几个。
凌允欣然一笑,美眸深深的看着我,道:“说实话,你让我感到十分意外,圣子战上的表现,太惊人了,根本不像是当初的那个皇甫台。”
凌允站起身来,一双美眸看着我:“我不相信曾经拥有过我的男人会拒绝我,就算是你也一样,莫非获得了超然的力量之后,你便已经不记得我们当初的缠绵了?亦或者是,你确实根本就不是皇甫台,而是另外一个人?”
“不了。”
“其实……”
堂姐实力超凡,就连她都没有急着突破半圣境,足可见道心稳固的重要性。
“自便。”
凌允离开了,身影有点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