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七十章 修罗天府

“承蒙挂念,老朽一向安好。”
其中一批人手持飞鹰旗帜,是飞鹰府的人,二流宗门,在上界与滴血宗平起平坐,此外则是浑身充满邪恶血气的血魔宫众人,其中有两名圣者,最后是飞星书院的人,他们虽然号称书院,但却与天风白鹿两大书院大大的不同,修邪道,一个个身穿花花绿绿的长袍,书院弟子眼中毫无清澈感,取而代之的则是欲望的火焰。
“她就是上官雨蝶?”
大约飞行了近四千里距离,前方越来越寒冷,葱郁的丛林被雪域所取代,群山都变成了雪山,一些修为略低的滴血宗弟子纷纷取出皮袍来御寒,甚至就连凌允也换上了一袭白狐袍,衬得一张娇美的脸蛋愈发的惑人了。
她瞥了我一眼,幽幽道:“我想我大约可以猜到你是谁了。”
“到了。”
“台儿,出来。”
司凌空眸光炽盛,一双眸子里有圣火跳跃,死死的盯着我看了数息,显然是在探查我体内的蛊虫是否还在,如果在说明我依旧服服帖帖,如果不在,那就意味着我已经超出他的控制了,而我也没有掩藏,将蛊虫的煞气全部释放出来,司凌空似乎很满意,点了点头,道:“台儿、允儿,今日乃是我滴血宗的大事,若是你们能在禁地中寻获风暴祭坛,得到祭物,那么我们滴血宗很有可能会成为唯一继承修罗天府衣钵的宗门,与不朽阁平起平坐!”
深吸了口气,我皱眉不语,滴血宗、血魔宫、飞鹰府和图书、飞星书院,这四大邪道宗门在正道门派眼中都是一群蝇营狗苟之辈,位列二流宗门,根本不值一提,但此时却让我相当震惊,这么算起来,上官雨蝶、冬星辉、姜承运,再加上司寒、凌允,事实上这四大邪道宗门的年轻弟子位列半圣榜前百强的就足足有五个人了,何等恐怖,这种底蕴简直已经超越了白鹿书院!
血魔宫主美艳的脸庞笼罩在一层面纱下,一双幽幽的眸子看了眼飞星院主,道:“美貌不过是皮下白骨罢了,又何必如此执着?几位掌门,今年的风暴祭坛或许会出现在往年来最接近禁地第二境地的地方,你们可有把握?”
“是,师尊。”
“凌允,滴血宗与三大宗门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我传音问道。
“上官雨蝶,果然还是她。”凌允咬着红唇说道。
禁地一行,这就更有必要了。
心底有些骇然,修罗天府?看来这滴血宗果然与修罗有关系,修罗天府这个字眼我曾经在白鹿宫的古籍上见过,那是一个十分古老的教统,可以追溯到太古年间,难怪滴血宗会供奉白修罗和黑修罗,只是这黑白修罗原本只是下界来自于我和林千羽的传说,如今上界却早就有了,之间又有什么渊源不成?
她顿了顿,继续道:“之所以要寻找风暴祭坛,只不过是寻根,想要重拾当初修罗天府的荣耀罢了。”
这时,血魔宫上空血气涌动,仿佛出现了一道和*图*书血潭一般,紧接着一个身穿黑色轻纱的妙人踏空而出,身姿纤柔曼妙,胴体在轻纱下若隐若现,十分迷人,但浑身充满了至阴的血色圣气,来者肯定不一般,虽然嘴角挂着微笑,但却暗藏杀机。
我心头一颤,急忙运起剑道神眼,在身周布下了一道混沌结界,阻挡他看透两重剑魂之影以及十重气海,这些底牌一旦被看透,极有可能会给我引来杀身之祸,蓝翎、红袖说过,四大邪道宗门相互之间竞争十分激烈,暗杀对方弟子的事情只是家常便饭罢了。
“我承认,你很聪明,远超过皇甫台。”
“回答我的问题。”
司凌空看向我的瞬间,我就已经踏着风雪走了出去,来到滴血宗众弟子前方的雪地上,拱手恭敬道:“皇甫台参加三位掌门前辈!”
“过奖,过奖了。”
此时,司凌空道:“不知道今年三大门派又派出了什么样的天骄去寻找风暴祭坛?可否,让在下也看一看呢?”
风雪中,一个身影凝聚在飞鹰府众弟子的上空,圣气无比磅礴,是一位中位圣者,他一袭白袍,几乎与风雪交融在了一起,修为深不可测。
凌允一双美眸深深的瞥了我一眼,传音道:“你果然不是他,不过……比起他,我倒是更加喜欢你。”
“血魔宫主到了。”
众人纷纷腾空,在司凌空、胡峰的率领下飞入了滚滚雾霭之中,转眼就离开了滴血宗,朝着东北方向疾飞而去。
从今以后hetushu.com,必须重新正视这四大邪道宗门了。
我皱了皱眉,他给我的剑道压迫感比尚竹月、慕容佳还要强,或许这已经是一位超越了剑圣,但又没有达到封号剑圣水准的圣者了,从这里就能飞快的判断,四大邪道宗门中,恐怕飞星书院的实力要最强,这位飞星院主也是四大掌门中最强的一个,难怪司凌空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夺取风暴祭坛中的至宝。
“但是你不会说出去,因为对你没什么好处。”
血魔宫主微笑:“雨蝶,出来。”
“哦?可否介绍一下?”
飞鹰府主一声令下,他们选拔的天骄也走了出来,是一个相貌俊朗的青年,冬星辉,半圣榜第72位,而飞星书院则派出了一个名叫姜承运的天骄,半圣榜第88位。
“一个魔道势力,有什么荣耀可言。”我淡然道。
血魔宫主看向司凌空:“滴血宗门主,我听说你们滴血宗十天前的圣子战中选出了一位血煞圣子,号称绝世天骄,居然踏上了圣子台的第七层,是否有此人?”
飞鹰府主颔首一笑:“总之,我飞鹰府的精锐弟子齐出,能不能获得机缘,就看造化了。”
“四大宗门之间一脉相承,其实可以称为同气连枝,只是经过上古之战后就开始分崩离析,变成了四大宗门了,而在之前,没有滴血宗,也没有什么血魔宫、飞星书院和飞鹰府,只有一个名震天下的‘修罗天府’,那应该已经是太古年间的事情了,修罗天府中人信和*图*书奉修罗魔神,从天地间的阴暗面汲取邪道力量,与正道抗衡,号称上界魔道第一势力,足以与上界的帝国分庭抗礼。”
血魔宫主的一双美眸变得锐利起来,微微一笑:“不错不错,司凌空,你能有这么一个弟子,相当不凡啊……”
飞星院主看了一会,淡然一笑,倒是没说什么。
“是,师尊!”
司凌空微微一笑,捋须道:“飞鹰府主,别来无恙啊!”
司凌空的脸上满是僵硬的笑容,事实上他并不希望皇甫台脱颖而出,更希望真正抢了风头的人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可惜,司寒、司方不争气。
……
飞星院主淡然一笑道:“一年不见,宫主的美貌又平增了几分,堪称是容颜不老,万古永存啊!东方玉书那白痴自诩是正道,却只是井底之蛙,没有见过宫主的绝世容貌,否则以宫主的容貌恐怕进入上界美人榜前十都不成问题,甚至,可以与前三名的李清音、步璇音和林慕昭一较高下!”
另一个方向,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修士踏空,位于飞星书院的众弟子上空,浑身澎湃着圣气,也是一位中位圣者,手中提着一柄至少拥有两千到灵纹的宝剑,笑道:“几位,我们阔别一年了。”
“飞星院主,听说你已经修成了剑心合一高阶,不久之后自当圆满,到那时突破剑道玄关,恐怕就能问鼎封号剑圣了。”司凌空淡淡道。
胡峰伸手一拂,无边圣力裹挟风雪散开,前方出现了一片雪原,而就在雪原上已m.hetushu.com经站着不少人了,一个个气息阴邪,均是邪道的修士。
“司凌空,你来迟了。”
我皱了皱眉,这个人女子的名字在半圣榜上相当靠前,排名第54位,比师姐林慕昭第24位的排名也没差多少,如今居然要跟我们一起进入禁地寻找风暴祭坛?相信,只要是进了禁地,恐怕彼此之间就是敌人了。
飞星院主一双眸子如利剑般射来,有剑道规则符号浮现,那是一双剑道天眼?
身后,血色气浪之中走出了一个静雅女子,身穿杏黄长裙,手握一柄利剑,眉如笔画、眸如点星,美得不可胜收,浑身澎湃着半圣境巅峰的气机,而且剑道上应该也不会太弱,甚至比司寒的实力还要略胜一筹的样子。
这,居然是一位剑圣?
“正是,小徒皇甫台,恰逢其时登上了圣子台第七层。”
我和凌允齐齐点头。
飞星院主目光飘渺,一举一动间都有着一种超然意境,笑道:“剑道万古,岂是我等凡人能够轻易看透的?我不追求什么封号剑圣,只求能一窥剑道中的古老妙境,这就已经够了。”
滴血宗是杀手宗门,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而飞鹰府、血魔宫、飞星书院更是在上界罕有人提起它们的名字,十分低调,如今看来它们也只是在酝酿着一场风暴罢了,一旦真的在风暴祭坛中找到至宝,难免会在上界掀起一场滔天巨浪!
我依旧一袭滴血宗圣门黑袍,浑身充满肃杀气势,而司寒、司方则有意无意的看向我,目光中暗藏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