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七十一章 雪魔雕

“轰~~~”
“好冷!”
而我则一纵身,驾驭虚空力量飞向禁地之门,凌允紧随其后,她似乎不愿意离开我半步,真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在我身边会更加安全一些。
……
我:“……”
一声巨响,上官雨蝶的一剑被震开,身躯也裹挟着风暴后退,居然被击退了,雪魔雕趁势而来,利爪泛着寒光,煞气缭绕,就像是三根尖锐的战矛一般刺向了上官雨蝶的胸脯。
我另一手抓住她的手腕,猛然运起朱雀身法,一声呼啸带着两个人一起冲向了第一重境地,同时开启剑道神眼探查地面上的情况,除了厚厚的雪层之外还没有别的发现,暂时算是安全,便身形一旋,带着她们躲在了紧靠岩壁的浅层雪窟内。
众人一声低喝,脚下的积雪崩裂,化为一整块,与上官雨蝶一起腾空落下,向着千米深处的更深处飞行而去。
动手!
“我们也走。”
巨响声中,雪魔雕和我齐齐后退,而就在上官雨蝶的错愕之间,我一手抓住她的衣领,转身就踏入混沌雾霭中,完成了一次空间跳跃,身后,风雪滚滚,雪魔雕扇动双翼发动攻势,转眼就把三名飞鹰府弟子的身躯给绞碎了。
看着茫茫的雪海,我淡淡说道。
寻找风暴祭坛,弄清楚我与修罗天府之间的渊源再说吧!
“是,圣女!”
司寒手握令旗,嘴角带着一抹笑意,道:“皇甫师弟、凌云师妹,你们是血煞圣子与圣女,要进入下方第一重境和_图_书地去寻找风暴祭坛,而我的任务是留在外围策应你们,所以就不跟着你们一起进去了。”
“禁地之门,开了。”
“我要跟你走!”
“小心,有东西来了。”我低声示警。
几名血魔宫弟子怒吼,临死前劈出了剑气,但雪魔雕的羽毛犹如铁铸,根本就劈不进去,反倒是如刃的利爪嗤嗤的穿透了几名弟子的身躯,煞气爆发,转眼将他们的身躯绞碎,而雪魔雕的身躯则顺势扑打在我们身后的岩石上,拍打翅膀再度袭来。
飘渺中,传来上官雨蝶的声音:“我不能放弃师弟和师妹们,你先走吧,有缘再见!”
“怎么会?”
“走!”
我皱眉不语,她不是雪魔雕圣女吗?堂堂的一个邪道圣女,难道还会那么善良,关心旁人的死活?这一刻,我对上官雨蝶稍稍有些改观了。
凌允皱了皱眉,没说话。
“那……上面的弟子们,他们的生死不管了吗?”上官雨蝶檀口微张。
“血煞圣子肩负寻找祭物的重任,怎可分心?”司凌空淡然道。
我摸了摸鼻子,原来邪道宗门也那么讲道义的吗?
四大宗门的弟子纷纷后退,而飞星院主也拔出宝剑横亘于天地间,以无双剑意保护着身后的弟子们,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
“开始了,进禁地!”
上官雨蝶咬着银牙,长剑横在胸前,浑身血气爆发,形成了一道血潭领域硬撼雪魔雕,一声娇喝:“扁毛畜牲,你还想杀尽我血魔宫和*图*书弟子不成?”
“执旗!”飞鹰府主低声道。
“所有人,退后!”血魔宫主一声娇喝。
凌允秀眉轻蹙:“你别想又撇开我,没门。”
“哧~~~”
“你想跟就跟着吧。”
一千米深处的悬崖,谁也不敢飞得太快,就连上官雨蝶的下降速度也只是一息数米罢了,前方风雪飘摇,超过十米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而我拥有剑道神眼,勉强能看数百米,只是能看到的东西不太清晰罢了。
一缕剑气贯穿风雪,但却仿佛劈在了钢铁上一般,“铿”一声巨响之中,一个庞然大物冲出了风雪,赫然是一头通体雪白的巨鸟,双翼张开足足有数十米,利爪如刃的尖啸而来,双翼拍动,掀起令人难以忍受的狂澜来。
血魔宫主一张俏脸蒙着寒霜,道:“所有弟子注意,禁地之门只会打开一个月,所以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一个月内必须返回这里,从禁地之门中走出来,否则将会随着禁地永远沉沦在某种空间与时间内,无法超脱,也无法回到上界。”
我还好,有不死鸟印记护体,这种彻寒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开启剑道神眼看向前方,顿时只见雪海茫茫,前方就是一道悬崖,悬崖的下方大约一千米下才有平地,但已经堆积了厚厚的积雪,距离太远,就算是剑道神眼也看不清晰了。
……
姜承运、冬星辉也一一提着令旗冲了过去。
气流紊乱,飞鹰府、飞星书院的不少弟子都被冲击hetushu.com得横飞了出去,虽然不会致命,但也足够难受了,而雪魔雕的目标很明显,正是我们这群人里气息最强的上官雨蝶,她是半圣榜第54位的天女,修为最精深,圣气自然也最强大。
凌允则目光复杂的看向我,道:“你不会是……看上上官师姐了吧?”
血魔宫主也不点破,只是用可怜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小家伙,你自求多福吧。”
“蓬~~~”
当我踏入风雪中的时候,身后凌允紧紧跟着,而上官雨蝶则手握长剑,咬了咬银牙,浑身猛然圣气爆发,冲天而去。
上官雨蝶一声娇喝,身形裹挟着一道剑罡,整个人化为一道光辉冲向了禁地之门,承受着禁地之门内混乱规则的冲击,风雪飘摇,将她长裙吹得紧紧裹着胴体,勾勒出令人心跳加速的凹凸线条,这位血魔宫圣女的身段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我说:“七阶蛮兽中也分层次,雪魔雕大约是七阶蛮兽中的巅峰强者,实力大约可以比肩半圣榜前20的样子,凭你我的实力当然挡不住它,何况那里是空中,雪魔雕随时可以祭出风暴攻势,想在空中斩杀雪魔雕纯粹是送死。”
身后,凌允也裹挟着剑罡而来。
“小心,是七阶蛮禽雪魔雕!”
踏入禁地之门内,迎接我们的居然是一场气爆,禁地内的场域与外界迥异,至少增加了数倍之多,以至于气压变化,甫一进入就轰然迸发出一道气浪冲击四周,空间之中的规则律动变得极为和图书暴躁起来,漫天飘扬着大雪。
我踏着天空下坠,第一重境地虽然凶险,但外围则更加凶险,司家兄弟随时都可能会对我们出手,他们人多势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唇亡齿寒,上官雨蝶若是死了,我们也不好受,空间规则猛然坍塌,我直接出现在了雪魔雕前方,右拳暗藏真龙拳印,轰然一声低啸,伪装成了滴血宗的秘法一拳轰了出去!
“占地,护法!”
雪原猛然一声颤抖,前方的风雪骤然急旋起一道道涡旋来,仿佛是打开了一扇门般,风雪之中传来轰鸣声,空间规则不断的坍塌与重塑。
司凌空淡然道。
“好强……”凌允美眸中满是惊骇。
我看了眼风雪深处,道:“我要去寻找风暴祭坛了,你最好留在这里,我预感到前方会有大凶险,可能凶险程度超过雪魔雕。”
“你去送死?”我对着上方的风雪大声斥问。
运起身法,踏雪无痕,笔直的冲向了风雪深处,同时万物剑心灵觉散开,开始探查这片已经许久没有人踏足的禁地,据说禁地漂流在神秘世界中,一年一变化,这次恐怕跟去年的也不一样了,不知道风暴祭坛是否还在。
剑道神眼中,一个巨大身躯扑杀而来,似乎是一种猛禽,但是能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飞行的,肯定是一种凶禽了。
风雪中打开了一道混沌之门,那大门像是不存在于世上一般,将空间直接截断了,原本的雪原忽然变成了深不可见的悬崖,一股股混杂着规http://m.hetushu.com则力量的风雪中禁地之门中狂舞肆虐而出,呼啸声令人胆寒,不少弟子直接脸色煞白了。
“嘭!”
“你想去救你就去吧,反正我要去寻找风暴祭坛了。”
上官雨蝶似乎也察觉到了气流变化与煞气来袭,手中剑光一颤,道:“小心了!”
飞星院主皱眉道:“禁地内分为五重境地,寻常弟子只可在外围与第一重境地游弋,不得进入更深处,门派天骄量力而行,风暴祭坛不一定在最深的第五重境地,也可能在第一重,总之,都各自珍重吧,希望能看到你们活着回来。”
凌允第一时间感受到这里的严寒,马上运起圣气抵御严寒。
“轰~~~”
“雪魔雕,怎么会那么强……”上官雨蝶似乎大受打击的样子。
“上官师姐,小心啊!”飞鹰府的冬星辉一声大吼,但身躯飘摇,根本无法去解救。
空中,依旧传来厮杀声,不断有气息消失,四大宗门的弟子在雪魔雕的攻击下已经不断有人陨落了,这些人都是天骄,实在可惜,但我又不想去救他们,他们都是邪道修士,救回来让他们以后去杀正道修士吗?
顿时,上官雨蝶、姜承运、冬星辉各自手执门派的旗帜,而滴血宗的旗帜则由司寒手执,这不禁让血魔宫主美眸深深的看了过来,笑道:“有意思,滴血宗手持旗帜号令众弟子的人居然不是血煞圣子,而是司寒?”
“哼!”
上官雨蝶则淡然一笑:“血魔宫半圣榜上的弟子,随我一同进入第一重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