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七十七章 不堪回首

凌允也不说什么,圣气从体内喷薄而出,撑开一片领域直奔着北方而去。
数十道规则链条在战矛周围缭绕,让我一下子看傻了眼,那是……传说中的冰雪规则,从水寒规则中推衍出的更强规则,上界修炼冰雪规则的大有人在,但是能够将冰雪规则演化到这一步的人却屈指可数,而大部分的人则趋向于去修炼更有杀伤力的火焰规则、风系规则、空间规则,至于冰雪规则,极为少见。
“嗯!”
司方眼中慌乱,道:“这可怪不得我,难道你忘了三个月前你与我哥小妾的私会了吗?皇甫台,你谁的女人都敢碰,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这不怪我,是我哥让我下毒的,责任不在我。”
两道剑魂之影爆发在剑光之中,使得我任何挥出的一剑都足以比拟剑道圣者的一击,并且仙骨剑中的灵纹一一被圣气激活,转眼间就已经达到了1200道灵纹,这直接使得仙骨剑的重量递增了近十倍之多,每一击都宛若狂澜降世,震得雪灵的战矛铿铿作响。
“谢谢……”
急忙旋身,利用洞虚境中的玄妙规则稳住了仙骨剑,随后直接爆发出九剑归一的一式,剑光凌厉的再次反制雪灵,大地之上风雪飘摇狂舞,雪灵连连的嘶吼,几乎将所有的冰雪规则底蕴都施展了出来,同时也让我大开眼界。
“是,没错,不过……你……你不是皇甫台?”
想劫走凌允?想得美,她可是我刚刚度化的人!
“杀!”
http://m.hetushu.com“铿~~~”
我心头猛烈一跳,这个雪灵了不得,实力堪比中位圣者了!
“唰~~~”
只见一缕缕狂风扭曲在空中,裹挟着无数雪花,转眼之间就凝聚为一个人形的事物,大约有一丈高的样子,并且身段窈窕,双峰起伏、纤腰不盈一握,是一个女性的样子,手中雪花乱舞,化为一柄泛动钢铁色的战矛,一缕缕飘雪舞动,化为一袭长裙裹住这具令人血脉喷张的胴体,转眼就化为一个冰雪美人的模样了。
“你可以去死了。”
“我要你死!”
封号剑圣在上界的地位超然,能够与郡国之主比肩,甚至就连天心女帝都对师尊敬让三分,从来不敢僭越。
“不嫌弃,每个人都有过去。”
“现在是什么感觉?”我问。
雪灵嘴巴开阖,发出了不似人族的声音,更像是一种嘶哑的哀嚎,与风声的尖啸混合在一起,犹如鬼魅一般,而事实上雪灵在传说中也属于魔道的鬼魂,她的神色瞬间扭曲起来,厉吼一声:“既然懂得怜香惜玉,那就去死好了!”
仙骨剑忽地爆出一道时光规则链条,链条周围的混沌时间时光倒流,仿佛是飞扬的彩色火焰般,妖娆而充满了杀伤力,一声惨嚎之下,司方灰飞烟灭,终于,我进入滴血宗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是做自己的事情了,寻找修罗天府与白修罗的真相!
我大声斥喝,同时左手轻轻抬起,hetushu.com顿时一道剑诀在他与凌允之间震荡开来,直震得司方停留在半空中的舌头血迹斑斑,整个人更是被震飞,将凌允松开,我连续两次点指,解开了凌允的穴道,她这位血煞圣女忿怒不已,拔剑而起:“司方,你这卑鄙小人,我要宰了你!”
风暴骤起,再一次空间跳跃,加上极速人王技的爆发,我几乎在瞬息间就已经来到了近前,凌允已经醒来,但穴道直接被司方镇封,只能睁大一双美眸看着我。
雪灵则挥舞战矛,一次次的猛攻之下,引得天地之间大雪磅礴,并且那张依稀美丽的脸孔也越发狰狞起来,怒吼连连:“踏入雪域者,必要一死,你逃不掉的,一切都尽在我的掌控之中,漫天的雪海会覆盖你的尸骸,让你感受那种冰冷,让你得以超脱。”
洞虚境内,雪灵的一招一式所附带的冰雪力量都全部被我洞若观火,吞噬天赋全开,将这些规则演化的方式全部铭记在脑海之中,与雪灵的这一战虽然凶险,但必然会让我受益匪浅,刚好,这一战可以充实我在冰雪规则剑道上空白!
“这么说,你承认是你杀了皇甫台了?”我眯着眼睛。
抬起头,剑道神眼看透风雪,寻找凌允的方向。
两道剑魂之影喷薄而出,我浑身席卷着一道剑柱冲天而起,将无尽的雪花震开,形成了一方棋境领域,正是洞虚境,一道道精妙棋格在脚下绽放光辉,化为一缕缕充满杀机的剑气,瞬间http://www•hetushu•com就与雪灵的战矛碰撞在一起。
时光刻度斩变成了一种逃生手段,数十道时光规则链条张开,困住雪灵的那一刻,我夺路狂奔,连续数次空间穿梭,直接离开了雪灵的领域,向着北方狂奔出数十里之后终于感应不到雪灵的暴戾气息了,这才服下一枚仙薯,飞快恢复体力与圣力。
“唰——”
“二者有什么联系与逻辑吗?”我低沉道。
“传说中的……雪灵?”凌允微微一惊。
“皇甫台!”
她没有走远,就在数里外,但同时我也看到了另外一个身影飞速接近凌允,是司方,就在我一惊之际,司方已经偷袭成功,一击掌刀落在凌允的脑后将其打晕,迅速将其抱起,嘴角带着狞笑,一副十分得意的样子。
司方脸色怨毒:“你以为你能逃得出修罗大人的手掌心吗?告诉你,你必须死,然而凌允师姐,她会成为我司方的掌中玩物!”
圣贤不出,封号剑圣在上界堪称谁与争锋。
凌允仿佛变了一个人般,紧紧的跟着我,生怕走丢了,我能明白她的感受,之前她根本没得选择,在滴血宗有宗主司凌空这位中位圣者镇着,她不敢轻举妄动,但现在不一样了,修罗出世,四大宗门必然会掀起一场狂澜风暴,司凌空能不能自保都难说,而且一旦跟着我回到白鹿书院之后,有师尊白鹿剑圣出面,司凌空根本不敢有什么异议,封号剑圣与中位圣者的差距太难以想象了,恐怕就算是司凌空、m.hetushu•com血魔宫主、飞星院主、飞鹰府主四大圣者加在一起也不够看的。
雪灵暴喝,脸蛋扭曲,战矛带着磅礴雪花碾压而来,同时竟然也有一缕缕灵纹绽放出光辉来,她居然也祭炼了战矛,并且品级在仙骨剑上,拥有至少1800道密密麻麻的灵纹,当仙骨剑再次碰撞战矛的那一刻,我心头一颤,一股沉闷力量沿着仙骨剑反弹了回来,宝剑几乎都要脱手而飞了!
我有心一探真相,抬手抓住凌允的手臂,同时看向司方,道:“司方,我明明为了执行师门的任务才去杀唐开济,你为什么要下毒杀我?”
她彻底愤怒,战矛一抬,顿时祭引起大地上的积雪,一块块雪地腾空缭绕,顿时将短短的战矛充实成了数十丈那么长,周围煞气与雪花裹挟在一起,形成了极为骇人的风暴,铺天盖地的猛然一矛就砸了下来,气势磅礴!
司方被我一道剑诀震得心有余悸,似乎没有想到空手使出的剑诀能厉害到这种程度,脸色煞白:“皇甫台,你到底修炼了什么秘法?”
司方这才醒悟过来。
“准备逃。”我直接传音给凌允。
“凌允,你退后。”我轻声道。
说着,他伸出舌头舔向凌允的脸蛋。
“啧啧,居然懂得怜香惜玉……”
风紧雪急,禁地中寒风呼啸。
“做人贵在自知,你先走,向北深处走,我马上就来找你。”
金石交鸣,雪花乱舞,第一击不相上下,但却也让我暗暗的心寒了一下,我的实力能够屠圣,但遇到www.hetushu.com这个级别的中位圣者,还是略显不足,纵然在剑道与规则上能够与雪灵分庭抗礼,但却经不起消耗战,在这冰天雪地里,雪灵可能会越战越强,而我只能越战越弱。
“啊……”
近两百招之后,雪灵的力量越发强横,而我则连续被压制了多招,不能再战了。
全力一战。
她目瞪口呆:“刚刚交手就打算逃?你……你这家伙真的是能够屠圣的一代年轻王者吗?”
凌允抿了抿红唇,道:“我和皇甫台确实有过那种不堪回首的回忆,你不会嫌弃我吧?”
忽地,风雪中一阵气息涌动起来,我皱了皱眉,单手拦住凌允,道:“有变化。”
“住嘴!”
“有点恶心。”
雪灵,只存在于古老典籍上的一种存在,据说是漫天大雪下死去的人类灵魂所化,无比凶残暴戾,因为死于冰雪之中,所以想要杀死一切踏入冰雪领域的异族,而现在我们明显已经被她列入了猎杀名单了,一位活生生的雪灵就站在面前,煞气涌动,风雪缭绕。
凌允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古书记载,强大的雪灵力量堪比中位圣者,而即便是最弱的雪灵,也能比肩刚刚点燃圣墟之火的下位圣者了,凌允虽然是半圣榜百强,但毕竟只是排名靠后的百强,没有屠圣的实力,至于我,在步王府一战中屠圣之名早就名扬天下了。
好恶心!
……
只是,空有躯壳,却没有人类应有的灵魂,有的只是凶灵气息罢了。
看着司方惨不忍睹的尸骸,凌允露出了十分憎恶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