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八十章 修罗台

他一双眸子静静的看着我,我也静静看着他。
“……”
我和凌允小心翼翼的踏上吊桥,抬头就能看到一缕缕规则切割的律动,此地不能飞行,否则很快就会被分尸,还好我们比较守规矩。
“是,坛主!”
我当即盘膝而坐,坐在白修罗魂魄石的一旁,晋入了一种忘我境界中,与周围的修罗规则开始契合,一点点的去了解、接触它们。
空中,坛主咳了咳,道:“小子,你与白修罗大人之间居然还有如斯的因果?不简单啊,不简单……化身白修罗那么多次,却还能修炼到这等境界,了不起。”
我低声道,手掌轻轻一张,霞光汇聚为低沉的仙骨剑,稍微运劲,3400道灵纹纷纷激活,仙兵顿时绽放出傲人光辉来。
“我?”
冬星辉等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立刻就被雪灵们驱离,甚至有几名被魔化的弟子还被雪灵给一矛穿心镇杀了,很快的,一群人全部给赶出了修罗台。
老坛主淡然一笑,说:“试问世界三千,有多少绝世功法,有多少无双血脉,有多少罕见战兵,但真正掌握乾坤的人,有多少人会醉心于这些身外之物?真正的力量,存在与天地大道之中,你们所能感受到的世界规则,你们所能呼吸的空气,所能沾染的露水,那才是力量的源泉,真正的力量要靠心去悟,而不是靠机缘去堆砌,小子,你觉得呢?”
老坛主微微一笑:“老朽和*图*书为你护法。”
一个低沉而飘渺的声音响起,当我和凌允一起抬头看的时候,发现一团迷雾缭绕在空中,凝化为一位老者的形象,手中拄着拐杖,昏昏然的样子,一双眼睛似乎也迷糊了,看不清事物,只是歪着头,以耳朵来判断一切。
老者气得吹胡子瞪眼,道:“几个孽障居然敢如此嚣张,对我老人家未免太没有礼貌了,来人啊,给我将他们给驱逐出去!”
“前辈,我能在这里修炼吗?”我问。
老者的拐杖轻轻一敲虚空,顿时发出令人震耳欲聋的声音,道:“又有人闯入修罗台了,这一年,可真是够热闹的。”
我皱眉道:“这里是风暴祭坛,由十二修罗守护,与修罗一族一定有密切的关系,你一个人类怎么会变成了风暴祭坛的奴仆?”
一旁沉默许久的凌允说话了:“前辈,您是说步亦轩可以获得白修罗大人的传承吗?”
“我乃奴仆!”
“对啊,确实是机缘。”
“进祭坛。”
“你不必失望。”
凌允檀口微张,一双眸子深深的看向了冬星辉等人,发现这些人的灵台都笼罩着一片血云,元神仿佛置身于火域一般,发出战栗的惨嚎声,但也变得更加强横了,身周有一缕缕魔焰缭绕,分明是已经被黑发修罗魔化了。
我开启剑道神眼,看了看地下,风暴祭坛腾空,下方全部是混乱的规则力量,犹如一条条游龙在和-图-书地底肆虐,支撑起整个风暴祭坛一般,这么看来风暴祭坛绝不可能在上界存留太久,或许很快就会再次消失,淹没在流光之中了。
大殿入口两侧,高达数十丈的黑白修罗法相一动不动,但那睥睨天下的眼神似乎已经锁定了我和凌允,静静的看着我们,并未动手,他们似乎灵魂尚未湮灭,我能感应到那种霸气与锋芒,只不过他们没有动手,莫非是默认我和凌允了?
他依旧微笑,沉默不语。
老坛主不禁笑了,笑得直咳嗽,道:“哪儿有这种好事,我说过,十二修罗早就湮灭了,他们洞悉自己的力量中蕴藏了一种无法压制的毁灭规则之后,便选择在这里沉寂、死亡,别说是传承功法,连一根毛都不会传给后世者,至于这魂魄,一块铁石罢了,毫无用处,也无法炼化,所以,不存在传承,也不存在什么修罗天书。”
冬星辉等人窜入修罗台,浑身布满魔焰,冬星辉先是惊愕了一下,随后剑刃一指,道:“老家伙,你是什么人?”
坛主的拐杖再次撞击向虚空,道:“十二修罗早就湮灭在时光尘埃之中了,如今他们只是一粒沙、一蓬尘土,亡故数万年,任何的神圣都无法再生了,只是他们的一缕灵识还残存在修罗魂魄石中,但却无法再告诉你什么秘辛往事了。”
我笔直的看向白修罗,深吸一口气,道:“你还活着吗?我能感受到那种绝望与恐惧www•hetushu•com,一次次,始终在心头挥之不散。”
“别。”
“啊?”
凌允咬着银牙,握剑就要动手。
“唰唰唰~~~”
我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仔细感受一下,顿时觉察到这修罗台上的规则与外界根本上大大不同,蕴藏着十分厚重的修罗气机,那是关于修罗一族的天法,其实天法早就存在,只是世人太拘泥于形式,以为天法只是一本武诀,一块灵玉罢了。
此时的冬星辉,实力至少增加了两倍有余,或许,已经足以挑战半圣榜前二十了,再加上另外数十人,我们此时硬碰硬必然会吃大亏。
“风暴祭坛?”
“小子,你不必问了。”
……
凌允茫然,但也没有多说什么,立刻跪坐下来,跟我一样进入了悟法境,或许她的天资比不上我,但只要在风暴祭坛里领悟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拿出去都是了不得的存在,足以让四大宗门争得头破血流的存在。
“没错。”
“区区一个奴仆,滚!将风暴祭坛中的至宝交出来!”
唯一的顾忌就是那黑发修罗什么时候会来,必须在他到来之前有所领悟才行。
“风暴祭坛,终于出现了!”
我心头一颤:“你是说……这十二块晶石是远古修罗大仙的魂魄所化?”
“是何人,胆敢擅闯修罗台?”
我纵身一跃,身躯化为一道飞焰沿着吊桥踏入了祭坛内,顿时周围的云霭纷纷散开,只见整个祭坛的布置十分简单http://www.hetushu.com,圆形的祭坛上方是一方拱形屋顶,铭刻着繁奥的远古文字,而在地面上,中心处有一方数十丈大小的祭台,祭坛四方共有十二座托起,托起的圆台上存放着一块晶莹璀璨的晶魄,晶魄上方孕育灵华,光辉流转。
远方,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冬星辉,跟着他的还有一群飞鹰府、血魔宫的弟子,都是一些已经臣服于出世修罗的叛徒,而此时,冬星辉的双眸发光,哈哈大笑道:“来人啊,立刻去禀告修罗大人,我们发现风暴祭坛的方位了,其余人随我来,进风暴祭坛,将两个冥顽不灵的人干掉!”
我皱眉道:“我和林千羽沐浴血池,最终获得了不死绝脉,但这就像是一道诅咒般,你能告诉我吗?为什么会选择了我?”
我心头禁不住有些失望,原本以为找到风暴祭坛就能解开黑白修罗的真相了,可是如今却又是一场空。
一条吊桥,周围云霭缭绕。
我沉默不语,心底深处,灵墟内一种无比玄奥的力量却感应到了一丝共鸣,不自觉的走向了其中一块修罗魂魄石,就在我走近数丈内的时候,魂魄石表层律动起一道道苍白的规则链条,神圣而玄奥,“唰”的一声,一个身影从魂魄石中腾空,凝聚在空中,正是那位白修罗的样子。
他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但却没有说话。
老者哈哈一笑:“老朽乃是一位奴仆。”
“时间不多了,准备进祭坛。和*图*书
虽然没有说话,但心头却又无数画面飞梭而过,从我第一次在苍白之路上变身开始,每一次变身的经历都再次浮现出来,似乎他在攫取我心底的记忆,将与白修罗有关的一切都洞悉无余,而我能做的就是放松心神,坦然的看着他。
“奴仆?”
空中风暴急旋而起,瞬间出现了八名手握战矛的强大雪灵,我一下子就惊呆了,这个奴仆了不得,能使唤八个雪灵,放在上界也是了不得的存在啊!
“风暴……风暴祭坛,终于出现了……”凌允泪水朦胧,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她毕竟是滴血宗的弟子,对风暴祭坛的景仰根深蒂固,那完全就是一种信奉了。
“你是谁?”我低声问道。
凌允秀眉轻蹙:“那您还说这是机缘?”
老者怔了怔,笑了:“原来,后世的人族称呼这里叫做风暴祭坛啊……小子,老朽告诉你,这里并非什么风暴祭坛,而是修罗台,乃是远古十二位修罗大仙自甘陨落的地方,难道你没有看到这十二道修罗魂魄吗?”
“冬星辉,这个卑鄙小人!”
“传承?”
我直接阻止了她,摇摇头道:“我们现在未必是他们的动手,你看冬星辉,他的气息已经完全变了,与之前截然不同。”
凌允也拔出了长剑,一步步的跟着我走向了风暴祭坛。
“哼!”
坛主淡淡道:“冥冥中你能走到这里,这便是因果所致,你与白修罗之间有着某种因果相连,这本身就是一种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