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八十九章 第七层的暴动

我忍不住吸了一口寒气,在剑冢天牢中,之所以众多上古乃至远古的剑修阴灵会被镇压,只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停留在生前的境界,无法再突破,如果真的如这个老者所言还能再修炼突破的话,那剑冢天牢迟早都会镇不住这群暴戾凶残的阴灵!
一群剑修阴灵都显得暴躁,有的人法相都开始因为忿怒而扭曲了,整个七层都充满了乖张暴戾的气机,剑意流动,无比紊乱。
远方,一个杀气腾腾的剑修阴灵说道,他的一双眼睛都枯萎了,眼窝里射出两道凶光,十分暴戾的样子,手中战剑舞动,恨不得扫灭一切。
阔剑横扫,裹挟着一缕缕死亡规则剑道意境,仿佛有无数冤魂缭绕,令人胆寒,这一剑看似轻描淡写,但却威力非凡,一个不慎可能就被死亡规则给吞噬了。
……
没错,这柄镇神剑才是剑冢天牢规则的制定者,只要它还在,一群阴灵再强也胡来不得,就连九层比肩封号剑圣的阴灵们都老老实实的待着,这群七层的阴灵又能怎么样?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死亡规则剑道之下,我的儒道剑诀居然被压制了,惊字直接被撞碎,而中年阴灵强者也微微一颤,长剑一掠整个人都被震得飞退数十丈。
只是,我感受不到那种剑圣的锋芒,这说明他只是一位修炼剑道的圣者,但在渡劫时却没有引动剑道九重天雷劫,以至于纵然成了圣,但最终却不是剑圣。
死亡规则,在上界极少有人修炼,即便和_图_书是修炼也是一些邪道宗门,譬如不朽阁,不朽功本身就蕴藏着极为强烈的死亡规则意境,世上没有什么不死不灭,能够不死不灭的无非是本身就置身于死亡之中罢了。
“哼,本座就让你知道一下厉害!”
前方,一个个傲然身躯腾空而起,有手握长剑的年轻阴灵,也有一些苍老的剑道长者,一个个面色惨白,浑身澎湃着圣道气境,清一色的圣境修为,众阴灵全部觉醒了,并且境界上全部都点燃了圣墟之火,以至于整个七层都被滂湃雄浑的剑意所充满。
“白鹿宫首席,步亦轩。”
“唰唰唰~~~~~”
“哈,白鹿宫首席?”他微微笑道:“没有想到时隔多年之后,第一个闯入剑冢七层的年轻修士居然不是什么圣女,而是一个青年修士,这么说,难道白鹿书院终于改了习性,不再是阴盛阳衰的气象了吗?”
一柄落满了灰尘的古剑上,白光幽幽升腾而起,化为一个苍老的法相,是一位老者,手执一柄流光转动的细剑,鹤发白眉,一派仙风道骨的气象,眸子死死的盯着我,在双眸之中涌动着一缕缕超然圣火,这是一位生前点燃圣墟之火的上古剑修!
这些阴灵可以重新突破境界,或许就能重新塑造自己的剑道,突破成为剑圣,一个被镇压在剑冢内数万年的剑圣重生,那会恐怖到什么地步?恐怕,就算是上界的上位圣者都未必能镇压得住吧?
不过,这种级别的对手在千http://www.hetushu.com万年的岁月中积攒与领悟了大量的剑道规则,恐怕实力根本就不在这一代的剑圣之下了,十分恐怖。
“对,宰了他!”一名中年阴灵低沉暴喝。
“狂妄之徒!”
“用他的头颅祭祀我等之灵!”
我深吸一口气:“莫非,你们觉得突破达到圣境就能横扫白鹿书院的弟子不成了?”
其余的阴灵剑修一个个目光阴沉起来,有人提醒道:“老赵,你要小心了,这小子能走过第六层就名不虚传,他的剑道……恐怕比我们在场的任何一个都要更强。”
“对,先宰了他,再找机会打破剑冢天牢的枷锁,冲出去,屠尽白鹿书院、天风书院的卑鄙小人,我等亡者亦能搅翻上界!”
“哈哈哈,难道不是吗?”
直至进入第七层之后,阴风扑面而来,那种强烈的杀机与阴灵气息简直让人窒息,就在第七层偌大的空间内,一片片骸骨、古剑静静的躺在久无人至的荒芜大地上,就连师姐林慕昭都没有来过的第七层,我却提前来了。
“别说那么多了,白鹿书院的人都该死,都不是什么好鸟!”
我仔细看了看,远方的云霭中,一缕缕金色神圣规则律动,那种气息十分熟悉,正是贯穿了六层、七层之间的一柄超然石剑,石剑处于剑冢中心,只能看到一截剑刃,石肤剑刃下,一缕缕神圣铭纹喷薄光辉,正是这柄镇神剑在镇压着整个剑冢。
仙骨剑一扬,我笔直指向了众多阴灵和-图-书中的一个,是一名中年剑修亡魂,道:“来,我先挑战你,看看你这个圣者有多大本事,敢在七层造反!”
这完全是一场暴动!
一个一个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能活着走出剑冢七层!
看穿一切后,我禁不住微微一笑,原来如此,剑修阴灵们虽然有了“造反”的能力,但却不敢公然与镇神剑叫板,否则立刻就会得到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别说是阴灵了,就连他们寄宿的古剑恐怕都会遭到镇神剑的镇压。
“宰了他,谁上,灭掉这臭小子,将他挫骨扬灰才能泄吾心头之恨!”
但就在我以念力联系师尊的时候,却发现七层的空间与外界完全被隔绝了,一切空间联系都被斩断,甚至就连传音手环中的一个个生命印记都不再发光,已经无法感应到外界的人了。
执剑老者横移挡住了七层通往六层的入口,眸光阴冷,笑道:“小家伙,我们等你很久了,既然来了,还想走吗?”
我皱了皱眉:“前辈,请不要羞辱我的师门,我倒是有句话想问前辈,传说中剑冢七层的阴灵都是一些半圣境极境的故去强者,为什么前辈居然已经点燃了圣墟之火,难道是一个异数?”
“唰~~~”
“蓬~~~”
我心头保持着一片澄明,体内圣气滚滚流溢而出,轰然一道剑柱冲天而起,直接祭出了三道剑魂之影,北辰枫、岳远、白修罗犹如立于我身后的诸神一般,为我的剑道加持了十分恐怖的力量,非寻常剑修www.hetushu.com所能相提并论。
老者一双眸子精光四射,嘿嘿笑道:“小家伙,并非什么异数,而是整个七层都如此,所有的阴灵都可以再次修炼,乃至再次突破了!”
“沙沙!”
中年阴灵冷哼一声,手中一柄阔剑扬起,顿时剑心合一高阶的气机涌动了起来,虽然他的剑道层次没有我高,但规则却相当的深邃、完整,以至于我的万物剑心也禁不住颤动了下。
“造反?”执剑老者微微一笑:“白鹿书院历代院主将我们镇压在此,连吸取一缕月光都是一种奢求,我们难道没有资格反抗吗?既然白鹿书院不仁就休怪我等已死之人不义了,你是圣宫首席,今日就拿你的血先祭旗好了!”
直接开启了剑道神眼,扫过周围的混沌云霭,果然有所发现,空间中流动着一缕缕暗金色的秩序链条,虽然看似寻常,但实际上这里的时空规则被破坏了,阴灵们原本被镇压在时间流光里,就像是一叶叶扁舟般无可奈何,但现在,时间规则被破坏了,以至于时光流动的曲线发生了变化,这恐怕才是这些阴灵们居然能开始重新突破境界的原因吧?
仙骨剑铿然迎战,一缕缕金色文字从我的身体内飞出,化为一片文字海洋,儒道气机无法强烈,而仙骨剑中爆发出连续气爆的那一刻,无数规则在空中缔结出了一个个大大的“惊”字,正是儒道无双九剑的第一剑!
“嗯?”
我心头一片彻寒,一定是神月尺,师尊和天心女帝把神月尺镇封在了剑和*图*书冢九层,原本是为了使得这件绝世宝物能够永远尘封,但却没有想到神月尺的威能恐怖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能反过来影响剑冢内的秩序规则,以至于靠近九层的七层阴灵都发生了变化,甚至突破了境界,这还了得?
“呸,区区一个书院首席,竟然如此猖狂,就算是你的师尊来了也不敢如此!”
“异数?”
“死!”
“大事不妙……”
剑冢天牢内,月光惨惨,云霭阵阵飘动,万千锈迹斑驳的古剑上方浮起一道道阴灵来,他们齐齐的看向我,纷纷露出了敬畏之色,从第一层到第六层的阴灵全部都是我的手下败将,我的气息已经对他们产生了一种心灵上的震慑了。
“你们想造反?”
一群阴灵都完全暴躁了起来,但我也注意到了一点,他们虽然忿怒,但似乎却没有一拥而上把我大卸八块的冲动,应该是受到了某种神秘规则的制约,就算是境界提升了,但依旧在没有得到准允的情况下不敢围攻挑战者,否则就会受到严惩。
一想到这里,心底更加一片寒意,必须将这件事知悉师尊了。
“小子,你是谁?”他淡淡问。
我心底发寒,目光扫向众人,抬手凌空一抓,掌心金辉闪烁幻化为一柄长剑,正是仙骨剑,一声低沉怒吼,催动体内的真龙术,浑身开始覆盖上一层龙甲,一缕缕真龙之气缭绕在身周,整个人的气息瞬间变得无比超然,眸光一扫众多阴灵,道:“来来来,既然你们找死,我一个个的送你们下地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