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章 规则压制

“我从来不觉得你们好欺负。”
“战!”
一瞬间,数十道流光规则秩序链条从我体内爆发,仙骨剑化为一道华光轰向了对手,瞬间分出了无数道流光斩杀痕迹,“噗嗤”一声横扫而过,那中年修士的身躯直接就被分尸了,阴灵破碎,伴随着阵阵惨嚎声,最终缓缓的再次凝聚,成为一团白光,想要重新汇聚身躯恐怕没有一两天是不太可能了。
“怎么样?”
李孟林一声低吼,浑身周围风暴阵阵,这是一位修炼风系规则剑道的强者,长剑周围圣墟之火缭绕,目中带着淡然笑意,他的剑道规则分明没有“老赵”那么强,但却似乎志在必得的样子,眼神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老赵,你要输了!”
过招上百之后,中年剑修底牌迭出,特别是他的阔剑周围缭绕着的三道剑灵,都是来自于上古、远古的强者剑魂,凌厉杀机令人防不胜防,以至于我纵然是占了上风,但依旧受伤,身上多出了多达五道浅浅的剑痕,而他则更惨在我底牌尽出的情况下,身上早就遍体鳞伤了,若不是没有真实躯壳,恐怕早就被我的剑道撕碎了。
凶狂的圣墟之火咆哮而来,不断的攻击在时光规则护盾上,但却瞬间就消弭在变换不断的时光里,就仿佛洪流不断冲击一块上古磐石般的无法动摇,而在护盾后方的我却真切的感受到圣墟之火的恐怖,如果没有时光规则剑道的掩护,恐怕这一击就足以hetushu.com镇杀我了,境界上的力量悬殊太过于恐怖,就算是真龙之躯也会被瞬间烧成飞灰!
李孟林神色微微狰狞,笑道:“你这位白鹿剑圣弟子,如今还觉得我们阴灵剑修好欺负吗?”
“好!”
当我再一次挥动仙骨剑的瞬间,儒道文字如潮,与弈棋剑道融合,变幻出数百道无孔不入的剑意轰向了对手,顿时中年剑修所祭出的死亡空间与我的乾坤境仿佛两颗星辰般的在空中不断碰撞了起来,剑道与剑道之间的争锋与杀伐不断,激荡出无数散乱剑意袭杀周围的一切,以至于连那些踏入圣境的剑修都不得不祭出护身剑罡来守御。
我咬牙切齿,飞快的祭出凤凰法,一时间,无数道不死鸟印记从体表腾空,带着隐隐神鸟锐鸣声,就在肉身被圣墟之火侵蚀的瞬间飞快的小范围“涅磐重生”,将被湮灭的肉身迅速复生,同时展开朱雀身法,连续多次横飞避开了李孟林的剑雨,随后再寻找应对之策。
一物降一物,规则也一样。
体表传来阵阵刺痛,圣墟之火已经燃烧到了皮肤了。
“死亡如潮,凶孽如风!”
以暴制暴!
好强的死亡规则剑道!
“哼,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很好,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恐惧!”
李孟林一声低喝,再次攻来,长剑洒落漫天火雨,风助火势,狂风吹拂之下,圣墟之火再度漫天坠落,这个人的剑道一般,但和*图*书却相当聪明,利用圣墟之火对半圣境的压制,将这一点演绎得淋漓尽致,确实算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对手。
李孟林的脸庞急剧扭曲狰狞,长剑如雷般轰落。
那执剑老者淡淡道。
不行,硬接这一招我肯定会吃亏,即便是三千多道灵纹的仙骨剑,或许也会被这种毁灭力量轰得破损,那就得不偿失了。
而且,在凡人书的规则领悟上,我在自创了新无双九剑之后就一直止步不前了,此时此刻如果与这些上古阴灵强者生死战,或许能够有所领悟与突破,说到底,目前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凡人书中记载的规则,如果能领悟出人类与修罗之间的维系,或许我就可以驾驭、掌控白修罗的力量了,到那时,上界年轻一代中还有谁能压得住我?
不能力敌。
“蓬蓬蓬~~~”
……
众人摇头,一名青年剑修阴灵皱眉道:“欧阳前辈你也没有看到吗?晚辈刚才看得十分清楚,这是一种时光规则的演化,但他如何出招、如何斩了赵前辈,晚辈却是一点都没有看明白了。”
脚踏虚空,一道棋盘张开,弈棋之剑,乾坤境!
被唤作欧阳老儿的执剑老者颔首,眸中精光四射,道:“这小东西的最后一斩,你们谁看清楚了?”
中年剑修阴灵暴喝,浑身都满溢着一缕缕死亡规则,身后居然爆发出了一道魔神法相,双眸如灯笼,血盆大口中充满了一缕缕冤魂,传来鬼哭神嚎的凄厉和*图*书惨叫声,令人心悸不已,更恐怖的是他的长剑仿佛鬼魅一样,一挥之间居然开辟出一片死亡空间来,幽光凄惨,隐隐然有彼岸花开的气境,就仿佛连通了生界与死界,这种对死亡规则的演化与领悟,恐怕早就远远超越了我当初的对手灵界暗族了。
圣力缭绕,贯注在仙骨剑中,顿时三千四百道灵纹纷纷被激活,仙骨剑也瞬间沉重了许多,一剑激起千重浪,剑刃周围空间规则涌动,骤然之间就刺出了数十剑,每一剑都引起了一道空间坍塌效果,几乎瞬间就封死了风与火的来路,以至于漫天的圣墟之火全部攻击在空间之壁上,根本无法奏效了。
白色烟雾缭绕,护身剑罡几乎是硬生生的被烧熔了的!
我发自心底的一阵赞叹,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一切变化,在战斗时就开始参悟对手的绝学,手中动作连绵不绝,连续劈出数十剑,继续以乾坤境抗衡这位强大的圣境级别强者,但数十招后就开始落于下风,马上祭出更强的洞虚境,三道剑魂之影冲天而起,再次反制中年剑修。
我心头寒意阵阵,果然有超凡手段,这是一种火焰规则剑道与圣墟之火融合的力量,此人非凡,虽然剑道上不怎么样,但却将风、火两种规则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风助火势,再以火系剑道规则彻底引爆圣墟之火的威力,让人有种无所防御的感觉。
青年剑修阴灵手中光辉一闪,出现了一柄铁剑,笑和图书道:“步亦轩,接下来就由我李孟林来当你的对手,如何?”
我皱了皱眉,手握仙骨剑将时光规则剑道力量向前猛然推移,迎面而去,就在一刹那爆发出数十道时光规则链条,也瞬间完成了时光刻度斩,无数刻度撕碎了李孟林的身躯,于是,再次斩杀了一位圣境剑修阴灵!
火落如雨,这还怎么防守?
李孟林脸色一寒,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利用空间规则来反制,顿时暴喝一声,长剑点射天穹,以点击面般的轰出了一道火柱,圣墟之火迸发,仿佛一道深渊在眼前炸开一般。
“出招吧!”
说话间,中年剑修又是一声低吼,长剑化为一道黑色寒芒直刺而来,速度极快,这一剑仿佛刺出了一道死亡规则隧道般,撕碎了周围的一切规则,产生出无尽湮灭的毁灭力量,只是一刹那我就感受到了那种恐怖。
硬碰硬,根本没有选择!
死亡风暴扑面而来,仿佛无数蛊虫一般的啃噬着我所祭出的无双九剑意境,甚至就连护身剑罡也微微颤栗,似乎像是即将要崩溃失守一般。
我把心一横,仙骨剑咆哮刺出,剑刃周围分开空间与时间,时空规则剑道完全爆发,在身前形成了一面圆形护盾,时光规则迸发,气盾前方的时光规则不断律动,完成了流逝、轮回等变化,就仿佛七彩云霞般的瑰丽灿烂,一片云蒸霞蔚的气境。
仙骨剑与对手铁剑的第一次碰撞,流风阵阵,居然裹挟着圣墟之火袭来,沾染http://www.hetushu.com在我的手臂、肩膀、胸口上,顿时圣墟之火无孔不入的朝着体内渗透,化为一片片火红色的“毒液”,腐蚀的速度极为恐怖,几乎数息间就要烧熔护身剑罡了。
“老赵被斩了?”一名老年剑修阴灵难以置信地说道。
我淡然一笑,说:“不过,也绝对不会畏惧你们。”
“老子要宰了你啊!”
恐怖!
中年剑修一声暴喝,剑意再次变化,阔剑掀起了一道天翻地覆的变幻,是死亡规则的更强演化,顿时眼前出现了一片虚幻画面,无数血色弥漫的洞窟之中有冤魂惨嚎不绝,一缕缕幽魂在风中呼啸,完全是一派炼狱景象,气境之中暗藏杀机,就在某一刹那,无数血色剑刃从地底突起而出,带着隆隆凶音,仿佛要吞天噬地一样。
我手握仙骨剑,体内气息绵长,踏入半圣巅峰之后实力提升的不是一点点,这一场大战将会是车轮战,不知道要打上多久,但只要我能撑着不死,一旦经历过这样的磨砺,将会对我的修行有天大的好处,毕竟,这样的生死历练,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与机缘获得的。
“欧阳老儿,你闭嘴,本座不会输!”
“荣幸之至。”
“欧阳老儿”皱眉道:“老朽也没有看清,不过这小子相当的有意思,似乎还有底牌没有现出来,我们不必客气,一个个的上,将他肉身力量完全耗尽,最终砍下他的头颅,这等绝世天骄若是陨落了,我敢肯定,上官紫易这恶妇一定会哭得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