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四章 水谦辰

“轰轰轰~~~”
“是啊……”
“虚妄。”
“师祖!”我抬头看向空中。
“如你所愿!”
禁忌男子浑身布满煞气,一双原本俊逸的脸庞变得极为狰狞扭曲起来,低吼道:“宁道泫,你也有脸说这种话?你自己看看,上官紫易修炼数百年,有何突破?如今依旧停留在封号剑圣的境界,而我……我水谦辰八百年前便已经突破封号,跻身于圣贤之列,你们却选了上官紫易,天道何其不公?!”
……
禁忌男子咬牙切齿,低吼道:“若是换了你,灵魂被镇压在剑冢内不见天日八百年,你会放得下吗?上官南风、上官紫易,你们两个执掌天风白鹿至今,而两大书院的影响力与地位却日渐衰落,你们的庸碌难辞其咎!”
一旁,师父诸葛明手握古剑,微微笑道:“水谦辰啊……很多年没人敢提起这个名字了,这个名字对于两大书院的弟子而言十分陌生,是一个禁忌的存在。”
说着,他一双眸子充满锐芒,直接看向了上官南风、上官紫易,道:“当年我主张两大书院合而为一,不分彼此,必然能成为上界支柱,可你们却拿什么来对我?”
“咝咝~~~”
“放不下?”
“不会。”
上官南风、上官紫易同时动手,天风剑、白鹿剑化为两道霞光横扫而去,直接碰撞在水谦辰的剑意之上,顿时轰鸣不绝,仿佛三道雷光交缠在一起般的迸溅出http://www.hetushu.com凛然天威,实力稍弱的都开始急退,甚至就连澹台瑶、凌菲、凌允这个实力层次的弟子也纷纷后退开去,不敢正视这一场大战。
“水师兄。”上官南风秀眉轻蹙:“你还耿耿于怀,放不下吗?”
凤凰法不断重塑、缔结肉身,我浑身大汗淋漓的坐在那里,被眼前三大高手的战斗所深深吸引,禁不住问道:“这水谦辰到底什么来头,好厉害……”
他叹息一声,继续道:“比起两位上官家的女儿,水谦辰的天资与悟性堪称是真正的恐怖,恐怕就算比起你也不输分毫,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封号剑圣,甚至在八百年前跻身于上界屈指可数的圣贤之列,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但自那以后水谦辰的道心发生了变化,他想要建立千古奇功的心意越发明显,屡屡公然对抗两位老院主,甚至私自打开了剑冢天牢,引动数万阴灵攻打朝廷军队,那一战杀得天昏地暗,强大如神焰女帝也几乎功亏一篑,最终上界正道发动了三座太古大阵,才终于镇压了水谦辰,将其肉身镇杀,灵魂则镇压在了剑冢天牢的最深处,以三千道灵符镇封,但却没有想到今天他居然破关出世了。”
“现在能说了吗?”
“杀,将上界虚伪之人斩尽杀绝,让他们见识亡魂的厉害!”
“老家伙,你终于舍得出手了!”
水谦辰舞动长剑,一缕m.hetushu.com缕超然剑光洞穿苍穹,长发乱舞,整个人宛若降临凡尘的神魔一般,一人独战两大封号剑圣,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在剑道规则和境界上也超过了一筹,剑意行云流水,对战两位封号剑圣也显得游刃有余。
“孽徒。”
一缕缕幽影破开了剑冢天牢的禁制,走出石剑,出现在了地表之上,多达数十个阴灵,一个个气息阴狠霸烈,手中长剑绽放光辉,神色无比狰狞的看着外面的上界英豪们,眼眸中喷出怒火与杀意,一时间居然在头顶上空形成了一道滚滚阴云。
“有何不可?”
宁道泫淡然轻哼了一声,手掌一拂,顿时化作一道霞光剑意轰向了水谦辰。
但危机仍在,整柄镇神剑都嗡嗡颤抖了起来,一道道铭纹律动,整个镇封大阵似乎都在被缓缓撼动着,一缕缕恐怖的紫色火焰从剑冢的罅隙间流淌而出,就像是拥有灵性的魔灵一样,侵蚀与腐坏镇神剑的镇封力量。
宁道泫捋须一笑:“孽徒,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让为师看看你踏破生死之后又有多少长进!”
水谦辰一声暴喝,身在剑冢四层,但却有一道火光滂湃的法相冲出了地表,化身为数十丈高的无敌法相,长剑一凛,刺破虚空,劈出了一道蕴满天谴力量的剑意,顿时天地扭曲变色,这一剑的威势已经堪称是大恐怖了。
“哈哈哈哈哈,你们敢让老夫走出剑冢,明年的今日,便是www.hetushu•com上界的祭日了!”
两位老怪物,确实是书院最强底蕴。
水谦辰咧嘴一笑:“你们镇压我在剑冢天牢数百年,这笔账今天就跟你们算清楚,至于那小子,只是收了一点点利息罢了。”
诸葛明的声音化为游丝传音入密,道:“你是圣宫首席,也有资格知道一些经年往事了。八百年前,天风书院、白鹿书院号称上界最强势力,甚至没有之一,原因便是宁道泫、断井渔两位老院主教出了三个杰出弟子,上官南风、上官紫易,年轻而悟性超凡,都是上界最年轻的剑圣,而另一个得意弟子便是眼前的水谦辰。”
我皱了皱眉:“今天,还会再现八百年前的浩劫吗?”
“执念重?”
“不公?”
“谦辰,你执念太重了。”宁道泫淡淡道。
“终于,我虚玄公子重见天日了……”
我坐在诸葛明身边,肉身一点点的崩碎,化为涅槃之火,凤凰法印记齐鸣,正在进入一个即将涅槃的过程,不能被打扰,但对外界的一切却又看得十分清楚。
“好,很好!”
“可以。”
水谦辰手握一柄混沌剑意,脸上满是狰狞笑容:“尔等负我,难道我不能负尔等不成?今日,我水谦辰便凭着一念战意从这里杀出去,从今以后,我与天风白鹿之间再无瓜葛,老东西,念你曾经是我的师父,滚开,否则绝不客气!”
众人气势磅礴,一缕缕剑意冲天而起,咆哮不断,其http://www.hetushu•com中不乏炼成剑心合一者,在剑道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十分恐怖的地步了。
地底传来阵阵雷鸣,仿佛有一口经年的火山正在酝酿即将爆发一般,阴灵之气喷薄,而外界则恰好夕阳落山,夜幕降临,被镇守在地底的万年阴灵们选择了一个有利于自己的时间即将破关而出了,而千万阴灵的领袖,则正是那禁忌男子!
“宁道泫!”
……
“刷刷刷!”
然而,宁道泫踏步空中,身周的天地忽地变得灰暗起来,棋格延伸,星光熠熠,仿佛整个天地都变成了他的棋盘,抬起手掌,两指轻轻一捻便摘下了一颗星辰,转瞬化为强绝剑意轰了出去,与水谦辰的天谴剑道碰撞在一起,震耳欲聋的圣力碰撞声不绝。
“你们两个,还不够看!”
空中,一片圣云笼罩中,师祖宁道泫仙风道骨,淡然抬起手指,一指如苍劲松骨,“嗤”一声点指出一道白色剑意,顿时剑意滚滚席卷,带着隆隆天威,直接将包括虚玄公子在内的一群剑道阴灵的身躯尽数震碎,惨嚎声连成一片,紧接着阴灵星华也被送入剑冢内,再次镇封。
宁道泫目光冷冽,道:“水谦辰,你且看看你今日做了什么,再扪心自问为什么我会选择紫易而不是你来继承书院,修为境界不够,可以用时间来堆积,但道心若是偏执到步入魔道,又有什么资格执掌我白鹿书院?别说你只是跻身于圣贤,你便是入了仙域,我宁道和_图_书泫一样不会让你执掌书院!”
诸葛明摇摇头,看向战场,目如犀火道:“八百年的镇封,镇神剑完全压制住了水谦辰的修为,甚至使得他在八百年间的修为不进反退,再反观两位院主与老院主,他们的实力与日俱增,仅凭他们四人就足以镇压水谦辰了,唯一需要顾忌的就是剑冢深层的阴灵高手,他们才是最恐怖的存在。”
百余招后,“通通”两声,磅礴气机在空中震撼开来,顿时两道身影飘然落地,上官紫易、上官南风的气息依旧超然,只是脸色略显苍白,身躯微微一晃,天风、白鹿两柄圣剑依旧泛动炽霞,遥遥的指着空中的水谦辰。
水谦辰哈哈大笑,浑身充满了桀骜不逊的气质,长发乱舞,信手一扬便是数十道充满天谴力量的剑意冲向了宁道泫。
……
水谦辰这一招催动的力量远胜于和两大封号剑圣时使用的力量,这是真的想弑师不成?
宁道泫皱眉:“步亦轩是紫易的弟子,亦是你的师侄,你竟然动了杀心?”
好强,这已经上升到两位禁忌之间的战斗了。
“水谦辰,你想弑师?”
剑冢深处,如怒雷般的声音涌动而来,当我开启剑道神眼仔细一观的时候,就能看到地底深处那一团火焰中站立着一人,正是禁忌男子,他一头长发披肩,双眸中充满了战意,但却又没有多少暴戾之气,反倒是充满平静,一双眸子看向宁道泫,又看向断井渔,道:“这便是你们的选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