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六章 圣化双臂

“拼了!”
“没错,跟这群虚伪的正道修士拼了!”
很快的,堂姐和李清音并肩走来。
剑冢天牢重新镇封之后,众人也纷纷散去,当我送堂姐飞出白鹿山之后才发现山下已经围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朝廷军队了,看人数至少也有十万之众,浩浩荡荡的场面十分壮观,足可见朝廷对白鹿书院与剑冢天牢的倚重。
说罢,这位师祖出手,剑光流动,宛若星辰坠落般,连续三剑,裹挟着宇宙星辰的玄奥力量,剑意磅礴,直接摧毁了一名封号剑圣阴灵的身躯,暗藏在剑招下的柔劲再度爆发,又将三名不愿意回归剑冢内的剑圣阴灵一同镇杀,禁忌出手,彻底飞灰湮灭,别转生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次多亏你进入剑冢七层,提前洞悉了底层的变化,否则这一场剑修囚徒的暴动仅凭我们白鹿书院未必能镇得住,你既然已经凤凰涅槃,那就好好休息,将肉身的力量与底蕴重新养回来。”
“嗯。”
林慕昭直接扶住我,道:“感觉怎么样?”
“一切源头,皆为神月尺。”
一咬牙,浑身道火缭绕,抬起左臂,这一次选择了左臂,先把两条手臂全部圣化再说!
我也微微一喜,这次轻车熟路,飞快的驭动圣力将这道圣脉给迅速开辟完毕,就在圣脉完全缔结的那一刻,浑身的圣气仿佛雾霭般的缭绕了起来,炽霞喷薄,就仿佛一口火山在酝酿,随时都要蓄势待发一般,是圣灵圆满www•hetushu.com的迹象,可以再次圣化某一个器官了。
断井渔一样扬起一柄黑色古剑,浑身爆发出通彻天地的玄妙剑道规则,犹如掀起了一道道狂龙般,将一群剑修阴灵无情镇杀,剑气流动,在大地上切出一道道骇人的痕迹,震得整座白鹿山都嗡嗡颤抖,两位老怪物出手,太吓人了。
林慕昭蹙眉:“师尊,您是说放逐之地终于要反攻了?”
她美眸如水,微微笑道:“师姐本身的肉身根基就远远不如你,如今已经达到了自己半圣的极境,但肉身也只圣化了不到八成罢了。”
“师姐觉得呢?”上官紫易看向上官南风。
“滋滋~~~”
手臂圣化完成的那一刻,我吐出一口浊息,肉身几乎快要被累垮了。
堂姐一双美眸顾盼生辉,目光凝重,继续说道:“上界由万物规则构成,这其中遵循着各种大气运,这些气运被称为天道,而这几年上界动乱不断,无尽尸海、修罗天府禁地,再加上这次剑冢天牢的动乱,足以证明风暴即将来临。”
“果然,还是落到我们一把老骨头的身上了。”
……
“冥顽不灵,死不足惜!”
“那就休息一会。”
“呼!”
我摇摇头,皱眉一笑:“只是觉得自己太弱了,在禁忌破关出现的时候,一点忙也帮不上。”
断井渔吁了口气,道:“紫易小丫头,你觉得当如何?”
上官紫易眸光深深的看了一眼堂姐,和图书道:“步璇音大人说得深谙天地之道,一场风暴确实即将来临,从血妖族蠢蠢欲动的时候我便能感觉到了。”
“虚脱感很强烈。”
堂姐目光如水,道:“这次动静闹得有点大,甚至惊动了朝廷的驻军,虽然看似没有联系,但我隐隐能感觉到,一场风暴即将来临,水谦辰的出现,不过是顺应了一个契机罢了,真正的罪魁祸首未必是神月尺。”
……
“也曾想过,但放弃了这种努力。”
“开启剑墟!”
“能接近八成就已经相当不易了。”
经过不断的汲取与炼化灵气,肉身越发的强大,伴随着滚滚云霭涌动,体内忽地出现了一道火红色流线,烧得肉身有些胀痛,果然来了,我的第二十九道圣脉!
道火焚烧之下,手臂一片灼痛,这是再一次洗炼肉身的过程,一瞬间就已经汗水潺潺,肉身中的杂质随着汗水一起排斥了出去,而手臂肌肉深处则有一缕缕圣气涌动,不断的催动炼化的过程,肌理间甚至飘出一缕缕白焰,痛苦却又充满了力量。
“上界气运。”
清晨,曦光破晓,第一道旭阳光辉刺破云层落在了剑冢上方的时候,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缭绕的云霭中再不见剑修阴灵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祥和,镇神剑萤光灿灿,无数铭纹流转,已经在自行修复,过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剑冢天牢的禁制了。
“如此甚好。”
李清音莞尔:“那是一位禁忌,别说是你,m•hetushu.com就算是一位封号圣者也未必能挡得住水谦辰,你根本不用自责的。”
断井渔压低声音,道:“既然如此,我和宁老儿会秘密将神月尺从剑冢内取出,安置在剑阁九层,那里不但有我们镇守,还有多名书院的镇守者一起镇守,更有数十道圣阵守护,应该是可以确保无忧了,即便是禁忌到来,也没关系。”
“既然不想再被镇压,那就彻底魂飞魄散吧!”
“没事。”
“是,谨遵师尊令旨。”
李清音、欧阳梦月等天风书院弟子齐齐点头。
烟雾缭绕,手臂越发的剔透璀璨,一股雄浑力量在手臂内涌动,即将圣化完成了,一旦完成圣化,左臂轰出的一拳肉身力量绝对要比之前提升不少,或许有两倍乃至三倍之多,对真龙拳印这样的绝术有极大的威力提升效果。
我一惊,低声道:“姐,你觉得是什么?”
“嗯。”
再加上上官南风、上官紫易等人一起动手,顿时从剑冢内逃逸出来的阴灵们见势不妙,大部分潮水般的重新再次回归剑冢天牢继续当他们的囚徒去了,而冥顽不灵的则全部被斩杀。
“我等永远不会再被镇压!”
林慕昭静静的跪坐在一旁护法,美眸中充满喜悦,看到我的突破,简直比自己突破了还要开心。
“没错。”
上官紫易飘然走来,目光柔和:“小轩,你没事吧?”
“没事,多谢师尊关心。”
断井渔一声低吼,浑身长袍猎猎,一派仙风道www.hetushu.com骨的气韵,整个人立于镇神剑的上空,圣力滚滚贯入剑体内,转眼间天地间便影影绰绰的出现了无数古剑法相,一一倒竖立于空中,充满森严霸烈的气境,而水谦辰的身躯则被宁道泫一剑轰得下沉,转眼之间就沉入了剑冢深处,外界剑墟笼罩,形成了一团圣辉,使得那些阴灵剑修即便是逃出了剑冢,但却逃不出剑墟的笼罩范围。
“谢谢师姐。”
“只是在追求,如果可以,为什么不去努力一下呢?”我看向她:“师姐,你真的没有想过要肉身成圣吗?”
林慕昭将我扶着躺在了一片嫩金色的阔叶上,依旧优雅的跪坐在一旁,浑身氤氲着白鹿圣女的仙韵,红唇轻启,笑道:“师弟,你真的决定要肉身成圣?”
“是,师尊!”
大战足足持续了近半天时间,甚至到最后我和林慕昭、龙寻、东方宸、澹台瑶等人也一起动手,将所有剑修阴灵赶回了剑冢之中。
重回书院,进入洞府,随后踏入神叶世界,开始继续修炼。
我的实力还远远不足对抗那些禁忌,甚至就连剑圣都对抗不了,无论是李清音还是梵清辉、尚竹月等人,每一个几乎都能对我有十足的胜算,境界与底蕴太悬殊,不是机缘与底牌就能弥补得了的。
上官南风神色凝重,道:“紫易师妹有一点说对了,神月尺留在剑冢天牢内是一个极大的隐患,依我之见,这柄神月尺能够掌握轮回,能够秉承宇宙间的时光大气运,即是神器,m.hetushu•com也是凶器,一般的人根本没有资格掌握,不如……交给师父和师叔安置如何?”
“未必是放逐之地,还有一些神秘的力量与势力,他们不是孤军作战。”上官南风吁了口气,道:“都各自修行吧,一旦开战,我们每个人都会赶赴战场。”
一群阴灵神色狰狞,目光狠辣无比,出手也越发的暴戾,以至于连续有圣者负伤,甚至有几名圣者直接被封号剑圣级别的强大阴灵斩杀,一剑贯穿圣墟,惨嚎声撕天裂地,圣墟被摧毁的轰鸣声震动整个白鹿山,无比凄厉。
上官紫易秀眉轻蹙,恭敬对断井渔、宁道泫道:“师尊,师伯,你们二位觉得神月尺究竟该如何镇封?如今……这柄神器落入白鹿书院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出去了,若是再存放在剑冢天牢内恐怕会再生异变,弟子希望能请出神月尺,重新安置。”
圣元洞天内,转眼三个月过去。
一旁,林慕昭露出喜色:“恭喜你啊,师弟!”
近三个时辰的时间,整条左臂汗水淋漓一片,袖子都已经完全湿透了,被我直接卷了起来,露出一条荧灿灿的手臂,肌肉与骨骼都仿佛透明了一般,能看到一缕缕圣气的流动,肉身炼化到这个地步已经堪称是半圣的极境了。
“还好吗?”两个人几乎一起问道。
宁道泫长袖一拂,双眸中充满了杀意,道:“尔等被镇压许久,不思悔改,却竟敢跟随孽徒一起造反,既然如此,也就别怪老朽剑下无情了。”
“嗯!”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