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八章 血无疆

“死!”
“很好!”
他的一双眸子瞬间化为血色,变得再也不像是人类,后背的骨骼不断传来“吱吱”的声音,身形变得佝偻起来,直至“蓬”一声身后张开了三对破棉絮般的妖冶血翼,口中獠牙突起,整个人变得极致狰狞,完全化为血妖族的样子,力量也极速提升了近一倍。
但,随着我的剑意流动速度越来越快,他终于开始防不住了,剑光“铿铿”的落在他的身躯之上,但却无法刺伤,修炼星辰规则奥妙的人最强的部分就是防御,这熊人浑身铺满了星辰规则力量,防御力比起我的九重剑罡恐怕还要恐怖许多倍,完全不能拿他跟普通人类修士相提并论。
“凭你?也配与我这样说话?”
器灵老者再次出现,脸上带着赞许之色:“很不容易,人族之中终于再次出现了一个像样点的年轻王者了,接下来,你还要继续挑战吗?”
“别说那么多了,动手,你还不配当我最后的目标。”
“嗯。”
“哧~~~”
“但还是没有压制住你。”我说。
剑光一凛,两道剑魂之影冲天而起,七彩圣魂林立,仙骨剑连续爆发两次斩击,分别是长虹贯日和星火燎原,以无坚不摧的剑意猛攻熊人的拳劲,但他的拳道强得不像话,手握星辰,居然一击之下跟儒道无双九剑拼了一个旗鼓相当。
“嘿……”
我连续再出三剑,直接刺穿了他的灵墟,将整个凶兽后裔的灵身给斩杀了。
“你差得远了。”
血无疆冷冷道:“就凭你,给本少主和*图*书提鞋都不配,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我知道你的名字,步亦轩,白鹿剑圣的弟子,你以为封号剑圣弟子会是你的护身符吗?告诉你,在未来的上界,封号剑圣什么都不是,而你,也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本少主想捏死多少都可以。”
“你只有这点能耐吗,人类?”
“唰~~~”
仙骨剑落下,劈出一道火焰剑气,剑气周围流光转动,时光瞬间开始了倒流,甚至裹颤着一道道时光秩序链条,一枚枚刻度规则爆发,“噗嗤”一声就斩入了星辰护盾之中,在熊人的腰间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
第十名,血无疆!
说着,他低吼一声,浑身血光爆发,凶兽血脉沸腾了起来,那种恐怖的感觉瞬间笼罩我的心头,他的力量再度提升了至少三成之多,除非我动用真龙绝术,否则在肉身力量上绝不可能压制这个熊人,了不得,这个种族简直是为战而生的。
老人眼中射出一道精光,道:“你若是能击败魔龙后裔,就是数十年来第一个击败魔龙后裔的人族,堪称人族百年来的半圣第一!”
“杀!”
“哧!”
仙骨剑凌空,勾勒出一道道绝美线条,当媳妇的绝世容颜出现在空中的时候,我也直接将金戈画仙砸了下去,血无疆哪里挡得住,一声惨嚎身躯寸寸化为血雾,血雾中传来了他不甘的声音:“步亦轩,你给本少主等着!!!”
他怒吼一声,整个人几乎发狂一般:“你动用了什么样卑鄙的手段,居然能破得了本hetushu•com座的星辰体?这不可能……”
“步亦轩,胜。”
我点头:“我要挑战第十名。”
“你怎么会知道?”
血无疆淡然一笑:“我乃血妖族少主,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敢来询问我血妖族的机密,区区一个半圣榜第五十名,你真的以为自己能够与我分庭抗礼了不成?”
似乎比我还要惊愕,熊人脸上堆满了惊骇:“人类,你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爆发力?”
“这不可能……”
……
“步亦轩,胜。”
“哗~~~”
我看了看半圣榜,第一名玄武传人,他的第一名地位始终无人撼动,想必强得要人老命,没必要去挑战他,第二名则是魔龙后裔,一个传说中的存在,第三名是白虎少女,这些异族都没有留下真实姓名,只有一个称呼罢了。
血无疆似乎很意外,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笑容:“看来你们人类之中还是有些有本事的人,不过仅仅看破我的身份,又如何?”
老者一拂袖,顿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俊逸非凡,一袭长袍,手提一柄长剑,浑身澎湃着极为强烈的剑道气机,但在我的剑道神眼内,他隐藏在体内的变异骨骼与疯狂血气却已经无所遁形了。
近三百招后,两人都已经大汗淋漓,血无疆脸上满是血气,年轻的脸庞上却满是狰狞的神情,剑光乱舞,血气不断爆发,终于要动用真正的底牌了。
“你能进入半圣榜,这说明你已经走出了放逐之地了。”我皱眉道:“血妖族想http://m.hetushu.com干什么,闹个天翻地覆?”
“凭你,也配?!”
“幼稚。”
我淡淡道了一句,但却丝毫没有大意,浑身气机爆发,第三道剑魂之影喷薄,冲天而起,赫然是另一个一头白发的我,白修罗法相一旦出现,剑道力量暴涨,被血妖之力压制的气势也迅速回升起来,我眉头紧锁,道:“该解决你了。”
“吓?”
“可以。”
血无疆怒吼一声,长剑掠空,盛放出数十丈长的剑光,血色漫天,他的实力确实超强,如果没有领悟第三道剑魂之影,或许我根本就不是对手,但现在不一样了,拥有白修罗剑魂护身,即使是不觉醒不死绝脉的情况下我也有取胜的把握。
他轻蔑一笑:“压制我?别开玩笑了,想单凭力量压制我的,就算是半圣榜前十也不够看,而你,算是少数几个可以跟我对拼力量的人类了。”
“你说什么?!”
熊人一张脸庞上居然仿佛带着嘲笑一样,双拳猛然一合再次齐齐轰出,气势雄浑低沉,压垮了一整片气境,目空一切!
器灵老人再次出现,脸上满是笑容,道:“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轻松进入前十。”
血无疆怒吼,体内血气迸发,血妖族少主的血脉异常的精纯,爆发出的力量似乎也已经远远胜过于普通的血妖了,更恐怖的是他居然能够将妖力与剑道融合,长剑迸发出三道剑灵光辉,轻轻一挥就劈出了七道强横剑气,纯粹的妖力与剑意融合,威力无比恐怖!
我不敢托大,一声低喝踏入洞虚境,两和_图_书道剑魂之影迸发,新生无双九剑迎战,一瞬间爆发出一团团光辉来,剑心合一巅峰激荡,凌空劈出数十剑与血无疆的剑气碰撞在一起,顿时混沌空间仿佛随时都要破灭一样,空中无数剑影交织、倒映,整个器灵空间都像是随时都会崩毁一般。
脚下棋盘猛然张开,我踏入了乾坤境,扬起仙骨剑在乾坤境中轻轻一点,顿时数十道剑意涌动起来,以各种诡异的角度与速度攻杀过去,而熊人则一声低吼,挥舞双拳快速的将一道道剑意轰碎,丝毫不落下风,就算是在乾坤境中,居然还能这么强,凶兽后裔的潜质如此恐怖!
此时,血妖族的凶性毕露,纵然重伤之下血无疆还是想反扑,毕竟,他留在器灵世界里的只是一个灵身,而我则是真身,他对我造成的真实伤害,而我却无法创伤他的本体。
妖力炽盛,血无疆出剑凌厉,将妖力与剑道融合,每一剑都蕴满了妖道气机。
仙骨剑所有灵纹尽数激活,随着我的挥舞绽放出一缕缕炽盛剑光,与血无疆近身搏杀,每一剑都直指对手要害,这一战变得无比凶险起来,血无疆虽然狂暴,妖力极为盛烈,但在剑道上依旧输了我一筹,何况我处于洞虚境之中,洞察分毫。
仙骨剑横过,斩开了血无疆的两道血翼,顿时鲜血狂喷而出,他怒吼一声,长剑直刺我的心脏部位,狠辣无比,但速度太慢了,直接朱雀身法横移躲开,转身又是一剑,顿时血无疆的一条左臂飞起,整个人惨嚎不绝,已然落败了。
“既然这样,我下一个和*图*书就挑战魔龙后裔吧!”
而我只能遇强更强,一整套无双九剑接连爆发,然后在凡人书的推演下不断变化,同样的一招却又有层出不穷的变化,一套剑诀看似十招,但一旦施展起来则连绵不绝,远不是不是十招那么简单,只要我愿意,就能持续增强每一剑的力量,乃至百招、千招,无穷尽。
器灵老人有些八卦,问道:“你想挑战哪一个?”
相比之下,血无疆的剑意虽然凌厉狂暴,但却缺乏一些灵动的变化,在无双九剑下起初还能分庭抗礼,但不久之后就露出了疲态。
他手握长剑,浑身剑意喷薄,有种无敌气势,道:“步亦轩,老子知道你是天骄,但那又如何,人族终究只是蝼蚁,只配当我血妖族的食物罢了,一旦老子展现血妖族的力量,你还有资格当我的对手吗?哈哈哈哈~~~~”
既然如此,只能动用更加剑走偏锋的力量了。
我满头汗水,尴尬一笑:“数百招才击败他,前辈,这可不算是轻松取胜,我要休息一个时辰,然后再挑战。”
我笑了笑:“你的生命气息显示你只有十九岁,那么年轻就已经半圣巅峰,甚至还领悟了剑心合一高阶,开辟三十三道圣脉、十重气海,也难怪你敢那么狂妄,敢那么目中无人,但你身为血妖族少主再这么狂妄的话,小心活不长。”
“你找死!”
“可以。”
我皱了皱眉,不动真格的话,还真奈何不了这个凶兽后裔。
我皱了皱眉:“你是血妖族?”
既然无法在力量上取胜,那就在规则上取胜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