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你过分了

剑道神眼下,一只只白乌鸦的幻术开始回归本源,就在我完全看透的刹那微微一怔,这些法相居然都是真的,并不是单纯的幻术,白乌鸦施展出的这一式是货真价实的意境演化武学,与幻术有本质区别,如果我误以为大部分的法相是幻术,那就肯定要吃亏了。
“罗修都陨落了,此行的半圣高手中还有谁能镇压得了这小子?除非是白长老亲自动手,否则我们这些人恐怕都不够看!娘的,上界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妖孽了。”
……
白乌鸦一双眸子闪烁阴毒,振臂腾空而起,化为一道白色气焰飞向了远方,而其余的放逐者也一一逃之夭夭,反倒是将血妖族、驭尸族留下殿后,事实上在放逐之地似乎也有着这种等级尊卑之分,比起尊贵的放逐者,血妖族、驭尸族这些号称“魔罗”的种族不过是养的两条狗罢了。
剑光迭出,每一道剑意都蕴藏一道真羽,杀伤力暴增之下,剑气急旋轰向空中,将白乌鸦祭出的强大法相一一击毁,他的力量偏向于混乱规则,而我的力量则是纯正的上界儒道规则,截然不同的两种力量在空中不断碰撞、爆炸,说不出的震撼。
少年大惊,这才发现周围的空间规则已经混乱,被真龙之力所掌控,黑色的混沌空间里一道道黑色波澜急旋,形成了一座宛若黑洞般的杀伤空间,正是真龙术中的镇海,这一式镇海之下,少年动弹不得,即便身为放逐地的半圣天骄,但依旧难逃一劫。
但今天,他狂不和_图_书了多久了。
这一次,不仅是红月、娜塔维亚看得目瞪口呆了,就连不朽帝君也深沉的一声叹息,道:“没有想到那孩子如今居然成长到了这么恐怖的地步,有些事情或许真的是天注定的,步家姐弟,生来便不凡。”
很快的,血妖群中出现了林慕昭的力量,天风古经蕴养的剑道规则爆发,掀起一道狂澜席卷众多血妖,而踏空弈棋的龙寻,神剑飞火的东方宸等人也一一出现,人族半圣修士与放逐地半圣修士的一战终于无可避免的揭开了序幕。
真羽剑界,一种剑道高阶的神秘力量,一旦施展出来,居然面对强大的白乌鸦也完全不落下风,甚至我怀疑只要稍微动用一下白修罗的力量就能秒杀白乌鸦,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白修罗之力是最后最强的底牌,要留给魔龙后裔!
白乌鸦一声低啸,终于亲自动手,手中拐杖挥动,一道道白色火焰包裹的乌鸦从天而降,仿佛利箭般射来,就在接近我不足百米的距离处开始重新变幻推演,有的乌鸦化为数十丈巨大的绝世神剑,有的则化为一根浩然石笋,更有的直接幻化为手执上古战兵的神明,气势磅礴,令人窒息。
白乌鸦忽地阴阳怪气的笑了声,浑身涌动邪戾气息,道:“区区剑圣弟子,你以为半圣榜第二就真的在世界裂缝里无敌于天下了吗?”
“什么?”
“铿~~~”
“嘿哈……”
体内凤凰法齐鸣,一缕缕火焰羽刃飞出了身躯,当我腾空而hetushu•com起的瞬间,已然祭出了真羽剑界,两道剑魂之影爆发,凡人书心法运转,整个人都充满了儒道气机,这种儒道规则原始而真髓,甚至有当年儒道仙祖的几分神韵!
转眼间,这实力不俗的放逐地少年天骄便陨落在了虚空之中,融化在万千尘埃里。
“这步亦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妖孽,居然就连我们放逐地生死台排名第三的半圣天骄都陨落了……”
又是幻术!
红月大声示警,但却没法帮忙,她知道白乌鸦的实力有多强,足以压制比肩中位圣者的不朽帝君,即便是她引动灵界气运获得圣道力量,但却依旧远远不是白乌鸦的对手,而我则不同,半圣榜前三,已经拥有与中位圣者匹敌的超凡力量了。
说着,仙骨剑点指前方,我扬眉道:“世界裂缝是上界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放逐之地来指手画脚了,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放逐之地的半圣有多强,今天我站在这里,你们休想再往前一步,否则,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堆就杀一堆!”
“步亦轩……”
林慕昭淡然道。
放逐者的人群骇然,一个个脸色苍白,都震撼不已,有的甚至已经身躯颤栗,萌生了退意,一个个窃窃私语,神色不定起来。
“穷寇莫追。”
“封号剑圣的弟子,这种修为果然堪称恐怖。”
娜塔维亚则眸光凝重:“小轩轩,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一片破败景象之中,红月一袭罗裙,将曼妙纤柔的身体裹着,一步步走来,脸上hetushu•com充满久别重逢的喜悦与劫后余生的庆幸。
“狂妄!”
一怒之下,少年的脸型微微扭曲,长剑裹挟风雷再次横扫而来,这一剑蕴藏天地规则力量,切碎了无尽云霭,引动一连串的空间坍塌,果然,放逐之地的少年天骄就是不简单,凭他的实力如果有机会挑战半圣榜的话,应该可以轻松进入前一百。
就在剑意引动的疯狂空间规则坍塌爆炸声中,我猛然向前冲了出去,脚踏弈棋剑道的洞虚境,身躯瞬即完成了一次空间跳跃,避开所有的空间坍塌,身姿傲然于空中,仙骨剑猛然刺出,引动了三道棋子如星辰般的坠落下去,正是洞虚境内的全力一击。
“吓?!”
云霭中,一个个放逐地半圣修士降临,一个个神色霸烈,挥舞战兵冲向了远方的人族修士,加上血妖族、驭尸族的助阵,一时间气势汹汹,这一场战争势必会是一场大混乱,一时半刻是分不出胜负的,而我所忌惮的则是魔龙后裔、玄武传人等隐藏在黑暗中的异族,他们才是真正的威胁。
放逐之地的人群中,一名少年提剑踏空而出,脸上满是少年英气,只是气机太过于邪戾,身后的云霭滚滚流动,汇聚为魔神法相,手中长剑铮鸣起来,又是一个半圣巅峰的高手,并且也已经剑心合一了,这少年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剑,剑光冲天,作势要把我和身后的红月、娜塔维亚等人一起斩杀掉。
一群几乎每个都受伤的灵界高手茫然,有些人也认出了我,有的则神和图书色忐忑,一个个看着我的背影,沉默不语。
暴喝声中,剑光刺目。
“果然都来了!”
“嗤——”
“这……”
但就在这时,她的身后一缕云烟缭绕而起,化为一道人形,张开手臂仿佛要从后面抱住红月一般,而那一双金铸般的手掌则如鹰爪般的掠向了红月手中的血玉,要夺蕴藏灵界气运灵脉的血玉?
兵败如山倒,血妖群汇聚成海,变成了一片血海向着远方移动,以至于一些依旧想要追杀的人族修士一个不慎就被卷入血海内,转眼间就骨头都不剩了。
白乌鸦脸色闪烁阴毒,大声喝道:“血妖族、驭尸族,给我挡住他们,战吧战吧,死的人越多,世界裂缝的坍塌速度就会越快,这里最核心的地心精华只属于我们放逐地,绝不属于贪得无厌的人类修士,给我杀!”
“死!”
仙骨剑点出一缕飞焰,一道道金色文字涌动,充满了书卷气息,这一击正是演化自长虹贯日的一剑,轻描淡写间就突破了少年的护身剑罡,“嗤”一声就穿透了他的灵墟,下一刻,他的双目变得苍白茫然起来,魂魄被仙骨剑震碎,身躯也一点点的崩裂开来。
就在这时,人群的后方忽地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剑柱在天际搅弄起来,就仿佛风云都被引动了一般,剑光锐利,十分厉害,那不是别人,正是万人敌东方齐出手的迹象,一旦他出手,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了。
“壤驷尘决!”
我一声暴喝:“你过分了!”
……
少年一怔,急忙挥动和-图-书长剑劈出数十道剑光凝聚成一片剑墙,以此来抵挡弈棋剑道的锋芒,但力量上的悬殊却让他计划落空,伴随着一声声铮鸣响声,弈棋剑道的剑意直接贯穿剑墙,笔直的轰向了他的身躯,同时我遥遥的张开手掌,数十道真龙之气涌出身躯,淡然道:“结束了。”
“挡不住了,走!”
“哼,如果不是世界裂缝排斥圣道力量,放逐地的圣者们降临,杀这小子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这一招,白乌鸦看似忿怒一击,但实际上确实处心积虑的全力一击,想要在第一招就完全制衡住我,好深的心机!
“至少对你们这群放逐之地的蛆虫而言,我确实无敌!”
“刷刷刷~~~”
……
凡人书心法一出,仙骨剑立刻再次振动鸣响起来,剑意冲天,蕴藏两道剑魂之影的一剑裂空而出,形成了一道剑壁,生生的挡在众人的前方,只听“轰”的一声响,放逐者少年劈出的一剑完全被剑壁格挡住了,连一缕剑意都没有攻入过来。
“步亦轩……”红月颤声道,她感受到这一剑有多么凌厉。
“嗯,不要追了!”东方齐下令。
真羽剑界下,白乌鸦几乎施展出了浑身解数,但依旧占不到什么便宜,反倒是被我的剑气震得开始有了内伤,而远方的情况更糟,在人类数千半圣巅峰修士的狂攻之下,血妖族、驭尸族开始抵挡不住,有了被攻破防线的迹象,特别是东方齐、东方平、林慕昭,三大高手一起动手,杀得血妖族的高手魂飞魄散。
“步亦轩,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