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玄武传人

谁曾想,玄武少女没有再看血无疆,却将目光投向了我和林慕昭,道:“你们两个,是这些人族修士中最强的两个,我想与你们做一笔交易。”
玄武仙龟四掌拨动云霭,顿时带起了一种恐怖大气势,形成的气浪变成了恐怖风暴,吹拂大地,使得地底深处的隆隆崩塌声更加的炽烈起来,她要走,根本就没有人能抵挡得住她,别说她是半圣榜第一,就算是座下的玄武仙龟,一旦出手恐怕也能镇杀我们这些人族修士了。
“没错。”
“那就没有办法了。”
“你到底是谁?”
我看了看相继崩塌的圣城城墙,道:“师姐,地核精华即将出世了!”
她嘴角含笑,浑身洋溢着不可想象的自信,声音轻柔道:“小女子此来只为一件宝物,气运灵脉血玉,这对我而言十分重要,也必须取走它,不过作为代价,我可以为你们做一件事,如今看来,这件事便是镇杀血无疆,你们可同意?”
“灭吧。”
血无疆浑身缭绕血气球体,眸中透着炽烈煞气,双臂一振便掀起了滔天的血色狂澜意境,道:“不人不鬼,你真的以为自己是传说中的古仙不成?哼,仙道早就沉沦,仙界早就破灭,就算你是仙,本少主今天也要斩仙!”
玄武少女飘然立于玄武仙龟的龟甲上,一双绝美的眸子充满平静感觉,就这么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却让一群血妖长老沉默不语,这是一种实力上的完全超越,已经不可以用数量来弥补了,甚至给人一种感觉,就算是数十万血妖一http://m.hetushu.com拥而上,玄武少女依旧能轻松的将他们斩尽杀绝!
血无疆怒吼,脸上青筋暴露,整个人仿佛陷入疯狂一般,将全部力量都爆发出来,以至于肉身无法承受,皮肤纷纷龟裂出血,骨骼荧灿灿的一片,身后的六翼延伸张开,要笼罩住一片天,澎湃的血气仿佛海啸般碾压了过来。
“你到底是谁?少在这里装腔作势了!”
少女抬起白玉般的手指,轻轻一点,一缕超凡剑意贯穿了空间,直接将血无疆的灵魂给震碎了,以至于这位半圣榜第十、血妖族少主就此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再无挽救的余地!
我们都想到了血无疆可能会被这个半圣榜恐怖的第一位所镇杀,但却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仅仅一招血无疆就被碾压斩杀了,凭他的实力根本就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这么说,玄武少女的实力岂不是已经接近封号圣者了?
血色光辉涌动,强绝破败之力从天而降,娜塔维亚居高临下的一剑斩落,剑刃周围湮灭之力缭绕,直奔玄武少女的头顶。
玄武少女微微一怔,这次出剑了,长剑出鞘,“唰”一道金色光辉映照天穹,而于我则是一种极为恐怖的感觉,那是一种铺天盖地的剑意碾压,剑道规则无比的玄奥,组成与变化比我修炼的剑道还要精深许多,更得无上剑道的真髓!
说着,她手中宝剑猛然出鞘,化为一道金灿灿的光辉,无尽玄奥剑道规则涌动,就在她出剑的一瞬间,那种奥妙无比的剑道m•hetushu•com规则就足以让我震撼了,在我这个剑道天骄的认知中,居然毫无关于这种规则真意的领悟,是一种完全超脱于上界剑道的规则?
“现在。”
“玄武传人,你要硬夺吗?”
“玄武传人?”
“为什么要告诉你?”
“是吗?”
玄武仙龟降临圣城,在她的身周自行衍生出一片金色云霭,宛若仙境中走出的美人一般,带着浓郁的仙韵,还有淡淡的书卷气息,一双美丽眸子看向了红月,以及红月手中攥着的气运灵脉血玉,抬手张开,幽幽道:“这位小姐,请将气运灵脉给我,它……对我而言十分重要。”
“找死!”
“原来如此。”
“不错嘛……”
……
圣化了身躯之后,我的实力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真羽剑界启动,仙骨剑五千道灵纹急旋,裹挟着一道剑柱轰然而去,这一剑至少蕴藏了我九成的底蕴,是九剑归一的一式,混沌中,一个大大的“玄”字超脱而出,凌烈轰杀了下去。
“哧~~~~”
林慕昭走到我身边,眸光如水的看着玄武少女远去无踪,道:“虽然我们上界没有得到气运灵脉,但放逐之地、异族也一样没有得到,依我看……这块灵玉落在她的手里,未必是一件坏事,或许日后对我们还会有不一般的因果造化。”
“嗯?”
红月紧紧握着灵玉,蹙眉道:“你做梦,先祖所留的气运,我怎能给你?”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我再次说道。
“玄武……传人?”
我开启剑道神http://m.hetushu.com眼,要看透她,但却看不透她体表的一层云雾,反倒是看到了她悬挂在腰间的一块灵玉,上面充满圣道光辉,但也有数十道皲裂的痕迹,这块玉了不得,就跟红月本来持有的血玉一样,都承载着一界的气运,只不过这块碎玉所承载的气运,恐怕至少是血玉的数十倍乃至上百倍之多!
“你说什么?!”
一群血妖族长老咬牙切齿,许多血妖甚至已经蠢蠢欲动,要对玄武少女出手了。
可她的气机明明还是半圣巅峰,并没有点燃圣墟之火,这种超凡的底蕴也实在是太恐怖了!
少女眸光潋滟,道:“姑姑说过,血妖族没有一个好东西,可杀!”
“这小妮子是何许人,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交易?”我愕然。
金色匹练瞬间斩破了血气狂澜,玄武少女身姿绝世,一袭白裙迎风飘扬,手中长剑化为一道金色流光在金色天河中掠过,直接一剑就把血无疆的头颅从脖颈上斩落了下来,顿时血无疆的灵魂扭曲而出,飞速向后逃逸,似乎是想寻找新的躯壳与宿主。
“他日必然跟你清算这笔账!”
“走!”
血无疆一声暴喝,浑身血气喷薄,身后云霭之中一个个血妖飞起,似乎是要跟血无疆一起联手对付玄武少女的样子。
“或许吧。”
“铿~~~”
林慕昭秀眉轻蹙:“气运灵脉是灵界的至宝,容不得我们当筹码。”
“少主你死得好惨啊!”
我皱眉问道,一步步走向她,道:“我们为什么要把世界裂缝的气运给你?”
m•hetushu.com致的长剑与仙骨剑碰撞在一起,火星四溅,顿时一股沉浑的剑道力量从双臂传来,仙骨剑就仿佛劈在了一座万古长存的神山上一样,没有破敌,倒是强悍无比的反震力让我自己后退开来,凌空拖曳出一道长长的真羽剑界痕迹。
玄武少女轻叹一声,目中透着淡淡战意,道:“那就只能硬夺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为会你们镇杀血无疆,终究,比起人族来,血妖才最可恨。”
“斩仙?”
她一双美眸透着淡然笑意:“我跟你们一样,都是人类,所以才会帮你们斩杀血无疆,至于这块气运灵脉血玉,自然是大有用处,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它的作用是足以逆转苍生大劫的,总之,取走这块灵玉,我不会用在对天地生灵不利的地方便是了。”
“嗯!”
“师弟,算了。”
血无疆冷笑一声:“你好大的架子,此时我放逐之地与人族之间的一战已见端倪,你不会是想这种时候浑水摸鱼吧?”
……
众血妖退入云霭,飞速远离,似乎已经打算退出这场世界裂缝的争夺战了,事实上与玄武少女这么恐怖的存在,确实没得争。
但这一剑尚未落下,玄武少女就已经抬手轻轻一指弹开,顿时娜塔维亚的身躯如炮弹般飞了出去,撞入圣城的古老建筑内,引发一连串的轰鸣声。
少女似乎有些意外,明眸中浮现着流光溢彩,微微一笑道:“似乎是有什么误会,这并不是我的名字,你是……血妖族的人?”
她微微一笑:“能接得住我三成剑道的一击,这样的人在m.hetushu.com凡界已经不多了。”
玄武传人,谁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是一位那么风姿绝世的女子,浑身充满了超乎凡尘的仙韵,手握长剑,有着一种足以震慑在场所有年轻一代王者的超凡气势,玄武仙龟金云缭绕,四足踏着天穹,有种铺天盖地、君临天下的感觉。
“难道你看不出吗?”
玄武少女涣然从龟背上消失,下一次却已经裹挟着一种天地大气运出现在红月的上空,玉葱般的五指轻轻张开,顿时红月动弹不得,那承载气运灵脉的血玉也自行飞向了玄武少女,实力太过于悬殊,以至于红月根本无法抵抗。
玄武少女忽地笑了:“我见过不自量力的,但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般不自量力的,既然如此,就成全你罢,就当做是为上界做件好事。”
……
这一道剑意如同一条金色匹练般横亘天地间,充满仙道杀机,磅礴而炽烈,恐怖的气势瞬间就压塌了血无疆周围的规则,使得原本变幻不定的空间规则全数被镇封,如同一口太古的宝鼎一般笼罩下来,使得血无疆无法动弹分毫。
“怎么,你们也想死吗?”
“少主!少主!”
“你太过了!”
一剑出,如开辟出一道天河般,仙气氤氲,令人叹为观止。
所有人都震惊不已,一个个目瞪口呆。
“没错,本座乃是血妖族的少主血无疆。”
云霭压低,玄武传人降临圣城上方,一双秀眸看着众人,也看了看化身魔厄的血无疆。
玄武少女纵身一跃,娇躯化为流光再次凝聚在仙龟背上,道:“多谢赐玉,月池他日一定登门拜谢,在此谢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