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战场掌握

“蓬~~~~”
就在我连续观摩数次之后就发现了端倪,事实上燕北池御剑攻击的时候每一道飞剑的剑刃周围都有气运规则流动,并且几乎将攻击场域内的空间规则给重塑了,那些空间规则流动的轨迹变得不同,不再受我掌控。
燕北池依旧气势超然的抱臂在怀,整个人飞行在空中,眸光淡淡的看着我:“步亦轩,你还是要挑战我吗?或者是,你已经打算换一个对手了?”
脑海中一次次的推演燕北池的剑法,那飞天一剑似乎根本就难以抵挡,其中蕴藏了气运的规则,也有空间的规则,但这两种规则仿佛融合在了一起,让人防不胜防。
……
仙骨剑下意识格挡,“铿”一声,势大力沉的一剑根本抵挡不住,但却被震得偏移了少许,“噗嗤”一声从我的左肩处穿出,带出一蓬淡金色热血,一时间,我的信心大受打击,一旦燕北池动真格的了,仅仅一剑我就败了?
“还是你。”
空中气流激荡,两人都飞速后退。
想一脚踏杀我?
不敌燕北池,走!
我心头一寒,这一剑暗藏杀机,颇为恐怖,只能下意识的激荡凡人书心法,一剑挥出了气动山河,但就在气动山河与虹光碰撞的瞬间,气机却仿佛瞬间就被完全洞穿一样,那虹光毫无阻隔的再次飞来,这是什么力量,居然能轻描淡写的轰穿我的剑道意境?
燕北池身为一位古代剑圣,确实高明http://m.hetushu.com,在规则的真髓洞察上绝对不在我之下,并且这种重塑战场规则的力量值得学习,是一种击败比自己更强者的精妙手段!
深吸一口气,豁然开朗!
他们纷纷摇头,虽然我在八层受挫,但想吊打七层的阴灵还是小菜一碟的。
我有些心有不甘,皱了皱眉,依旧静静的坐在圣元洞天内,既然这一剑无法观摩悟透,那就推演一下燕北池别的剑道奥妙吧!
“咝咝~~~”
剑冢八层,气息森严,一片片月光沿着洞顶上的晶石折射入剑冢内,这是阴灵们汲取月光精华,继续维持“活着”状态的唯一途径,之前由于神月尺的存在,以至于流光规则发生了转变,阴灵们居然还能在亡魂状态下再次突破境界,但现在不一样了,镇神剑下,一切规则重新归于平静,那些动乱也就不复存在了。
“哧~~~”
空中,燕北池的身影降临,脚印轰鸣而来,低喝道:“给我去死!”
长剑一挥,震荡不绝,彻底毁灭前方的一片空域,一剑贯空,杀伤力惊人无比!
“嗯,我知道,多谢指教。”
燕北池的拳脚功夫显然相当不俗,一击不中立刻抬手握住了空中的古剑,剑刃上再次凝聚虹光,一缕缕恐怖规则缭绕,紫色力量缔结,破空一剑斩落。
“铿!”
但这一次有所不同,气运并非完全倒下燕北池的一边,我一样http://www•hetushu•com扬起了仙骨剑,剑刃一旋就在空中抖出了一道灿然剑花,以绞剑术的技巧飞了过去,“铿”一声便裹颤住了燕北池的飞剑,与上次的结果截然不同,剑刃回拉,左拳直接轰出,真龙之气缭绕,迸发出无比沉浑磅礴的拳印劲道。
“什么?”
朱雀身法运起,整个人化为一道闪电般飞焰冲向了七层,就在我冲入七层入口的瞬间,身后一道飞剑就已经到了,“蓬”一声撞击在八层的界壁铭纹上,激荡出一缕缕超然光辉,燕北池再次抱臂在怀,立于空中,肩膀上方古剑浮动,淡淡道:“你有一点算是说对了,我确实杀不了你,不过……你的剑法不过如此,多练练吧,否则别说是我,这八层有超过一半以上的阴灵都能轻松杀你。”
“咻~~~”
我忍着伤痛,一拱手之后就退入了七层。
燕北池哈哈大笑,一声叫好,他已经知道纯粹的御剑流很难击败我了,双手终于从怀里抽了出来,有力而布满斑驳的手指遥遥对着我轻轻一指,剑诀之力酝酿迸发,手臂上方的古剑铮鸣不绝,呼啸而来,这一剑的威势十分恐怖,有种排山倒海的感觉,纷至沓来。
剑气贯穿虚空规则,化为一道虹光袭来。
与其说是他的前数百剑奈何不了我,倒不如说他是有意为之,前面的数百次御剑不过是在铺路,重塑空间规则、缔结气运,也正是因为这样www•hetushu.com,后来掐诀运起的一剑才会如此凌厉,而我自始至终居然都没有看透这种手段,难怪会直接吃了大亏!
一缕缕幽魂飞出了古剑,化为一个个奇形怪状的人物,有身披道袍的修士,也有秃顶老者,更有一些风韵犹存的美妇,此外还有一些少年陨落的剑圣,有的年纪甚至不比我大多少,这一方世界里埋葬的英雄人物太多,如今都成了不善凶魂了。
当我在神叶世界内挥舞仙骨剑演练剑道的时候,每一次刺出都不单单是以纯粹的剑道规则与力量取胜,而是与打乱空间规则,使得它短暂时间内重塑,同时汲取战场内的气运,不断的累积战斗优势,最终达到击败对手的目的。
当即进入神叶世界疗伤,坐在圣元洞天内,浓郁的圣气飞快治愈着被创伤的身躯,燕北池这一剑无比凌厉,瞬间就贯穿了我的九重护身剑罡和肉身,穿胸而过,好在并不致命,圣化的身躯复原会很快,多则两天,少则一天就能痊愈了,而在神叶世界内,有的就是时间。
连续急攻上百剑,燕北池的御剑术无比强横,几乎从任何一个角度都有飞剑袭来,这些飞剑大部分都是意境演化,但却又每一剑都像是真实存在一样,让人不得不去应对,任何一次攻势都无法忽略,这么一来,仙骨剑的出剑速度就不是一般的快了,剑剑如沉雷贯空,出剑太快的情况下,肉眼都无法捕捉真实动作,直接在身http://www.hetushu•com周形成了一道圆形的剑幕,剑意流动,气势森严。
数百剑之后,燕北池也觉察到了不妙,但骑虎难下,终于凌空而起,双手一扬祭出剑诀,凌厉无比的一剑冲了过来,就与上次击败我的那一剑几乎一模一样,剑意在重塑的规则中速度暴增,几乎瞬间就提升了三倍有余,而且气运缔结,化为一缕缕紫色光辉缭绕在剑刃周围。
我微微一笑:“前辈,请赐教。”
于是,在脑海中一次次的推演起来,尝试相似的巧妙,毕竟我拥有一门万物剑心,对空间、气运两大规则的掌控力绝不在燕北池之下,要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
足足十天过去,大有所成。
“看什么看?”我冷冷道:“想挨揍吗?”
又是一剑,我的身躯连同仙骨剑一起被轰得坠落在大地上,跌滑出数十丈,重重的撞击在八层的石壁上,震得四周铭纹嗡嗡作响,而一个个剑圣级阴灵则冷冷的看着我,充满杀机,但凡进入剑冢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恨不得杀之后快,此时也只是受到剑冢规则制约才没有出手罢了。
转眼三天过去,伤势完全痊愈,脑海深处灵墟里将燕北池的一剑推演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找不到半点破绽,这一剑浑然天成,契合天地气运,加上剑圣的剑道力量,根本就不是我目前所能抵挡得住的?莫非,止步于八层了?
就如同上次一样,燕北池一动不动,但头顶上方的长剑轰然暴射出无www.hetushu.com数道剑光袭来,再次以御剑法来攻杀我。
一想到这里,忍不住的振奋起来,既然如此那也就不急着去击败他了,相反,学会他的这些手段,对我的剑道会很有提升。
剑冢七层,一群阴灵瞪圆了眼睛看我。
必须悟透这一剑,否则我就算是再进入剑冢八层,一样还是输,还是会被燕北池给打出来。
脑海中,浮现出燕北池之前数百次御剑流的攻势轨迹。
“好!”
不过还是不急,又在神叶世界内反复推演了十天,将这种精妙规则掌握得炉火纯青之后才走出神叶世界,再来,挑战燕北池!
虹光泛紫,几乎毫无阻隔的冲向了我的胸口。
“好!”
几乎毫不犹豫,右脚划过了虚空,带着雷鸣声,金灿灿一片的圣气与真龙之气缭绕,一踹之力蕴藏真龙规则,演化出一条金色龙尾的法相,带着磅礴气势与燕北池的一脚踹在了一起。
但这次我的气势却完全不同了,充满了自信,撑开真羽剑界之后,仙骨剑连连挥动,将剑光磕碰开,但这一次不再仅仅是磕碰开剑气,而是使出战场掌握的真髓,与燕北池争着重塑战场内的空间规则,并且不断缔结对自己有利的气运,以至于战场的形势一下子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空间微微扭曲的一下,却让我自己都感到有些心寒,这种累积气运、重塑规则的一剑太可怕了,可以称之为一种“战场掌握”的能力,如今我似乎已经洞悉了其中奥妙,可以用于实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