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大结局

“你……你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一旁,澹台瑶、唐阙然却也仿佛觉醒了一切,相视一笑:“回来真好……”
“小颜在仙古神境还没有回来,怎么回事,是不是……仙古神境的那个人,已经击败小颜,将她融合了,我很担心,想去一趟仙古神境。”
我仔细看去,发现世界树的根条正在汲取河水,滋养自身,一时间天地之中充满了让人心旷神怡的契合感,那是规则、秩序的变化,世界树正在接掌整个世界秩序,万千规则涌向了上界、下界,以及被灭掉的大千世界遗迹,宛若一朵朵绽放的莲花一般,正在这些位面开辟新的灵气源泉,世界树一旦执掌世界秩序,魔道的力量就开始正式被驱逐,就连天空之中的虚无之气也开始变得稀薄了。
同时,身边传来澹台瑶噗嗤一声轻笑:“步师傅这个家伙,多半又做噩梦了。”
柳彤儿泪眼朦胧:“我们的时光,以后永远都不会老了,是吗?”
“神藤树。”我静静道。
我看了他一眼:“荒古,你又来挑战我了?”
我缓缓站起身来,看着苏颜:“小颜,你……你还记得我吗?”
神月剑铮鸣,一道数千丈剑光冲天而起,神曦光辉充斥着剑意,最原始的力量带着轰隆隆的雷暴斩杀而去,顿时一阵轰鸣声中,只是一剑就已经将一头虚空巨兽斩杀了,巨大的身躯不断崩毁,在原始力量的恐怖杀伤力下寂灭。
神藤树幽幽道:“我窥探到一缕气息,小颜并未被吞噬融合,相反,她似乎已经战胜了仙胎,达到了真正的三元归一,至于为什么没有回来,应该是被什么事情被耽误了,她有她的天道,或许,天外天外若是再有神战,她会是你的巨大助力,不要去打扰她。”
“我只是……不想再忍受这种孤独,意义何在。”我说。
神藤树笑了笑:“其实,你刚才放生这些仙鱼的时候,难道不觉得有些熟悉,感觉不觉得这一幕曾经见过吗?”
“我……”
我点点头,自制了一副宝器级别的鱼干,很快的就在通古河里钓上来十几条金色大鱼,充满了仙韵,看着一尾尾的鱼儿,心头无尽的感伤,当年没有获得至尊实力的时候,身边朋友成群,如今成了三千世界最强者,但却孤寂一人。
(全书完)
堂姐则www.hetushu.com统御步王府的众多修士,被神藤树派去征伐已经动乱的古荒了,据说绝世魔龙即将起兵,想从虫洞里杀出,为儿子魔龙后裔复仇,而堂姐则已经达到了禁忌巅峰,位列圣榜第三名,排名已经在绝世魔龙之上,有资格去一战他了。
她一下子就扑进了我怀里,放声大哭:“吃货,我们成婚吧……”
我立于龙王的头颅之上,一言不发。
握着拳头,我心头百味杂陈,道:“神藤树,我是不是已经道心散了,已经没有资格再在世界树下镇守天外天了?”
“见过……”
两人把酒聊天,转眼几天过去,天际又是一道火红流光落下,这一次是炽羽,都是在下界一起出道的圣贤,炽羽一身金光灿灿,似乎已经得到了朱雀之王的真传,笑道:“荒古,你也在这里啊?哇,好浓郁的酒香,一起喝一个?”
神藤树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道:“人,总会孤寂的,你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你已经将时空圣殿摧毁,帮助世界树重生,建立了新的秩序,接下来,无论你做什么,都已经无愧于自己的道心了,况且,你本来就是一个热心之人,让你孤独的守在世界树下,确实委屈了你。”
“一切皆乃因果。”
整个人猛然下坠,像是跌入了时光的星窟中般,忽地眼前猛然眼前一亮,鼻间闻到了淡淡的油墨香味,那是书本的声音,浑身猛然一颤,差点从桌椅上掉下去,讲台上,传来兰特讲课的声音,粉笔在黑板上划出熟悉的声音。
鱼儿落水,扬起水花。
“是。”
不等神藤树说完,我手中的神月剑上开始刻度纷呈,轮回之力,真正的禁忌级力量,放眼三千世界也只有我一个人能动用,当刻度转变时,天地倒悬、乾坤易位。
“知道了,不跟你多说了,我要回去了。”
“刷~~~~”
“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了。”
“是,明白了。”
转眼数十年过去。
虚大吼,声音中满是不甘,而在他身边,一群虚无行者都露出了胆怯之色,数十头虚空巨兽只剩下十头不到,而且大部分都被神月剑斩断了部分触角,灰色鲜血流淌,惨淡不堪,虚无世界这志在必得的偷袭,却落得一个惨败的下场。
“没错。”
“回座位。”
m.hetushu.com
“不会。”
神藤树道:“你为何会在年少时在通古河中看到自己如今刻下字迹的仙鱼,那是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轮回啊,若是没有过轮回,年少时的你又怎会看到那仙鱼?”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倒是想回到从前。
荒古圣殿传人收起剑,从腰间摘下了酒葫芦,笑道:“其实我是来找你喝酒的。”
我颔首,意味深长地说道:“也就是说,我可以选择性的轮回,留下好的东西,轮回坏的东西。”
低沉的响声在天际响动不绝,而我的思绪则像是被牵引入某种记忆片段之中,看到了往昔的一幕幕,就在重新回到下界的那一刻,刻度骤然停止了转动。
这里,一整片区域都被世界树规则笼罩,他人很难走入,除非我走出去,以至于就连堂姐也很难进来。
看来,还有下一战。
师姐林慕昭镇守两大书院,如今已经是两大书院之主,号白鹿剑圣,她也难得能来一趟世界树,虽然很想来,但书院的事务缠身,最多也就一个月来一次罢了,跟我聊聊天,带点好吃的。
阿瑶、阙然、赵昊、宋骞等人都随着堂姐去攻打古荒了,倒是留下我一个人在世界树下,十分孤寂。
“谢谢导师!”
世界树重生的过程很漫长,它并未真正的长成。
“怎么了,小轩?”
“是。”
“我……”
我坐在树下的一块大石上,百无聊赖的抱着神月剑,道:“神藤前辈,我就这么干巴巴的守着吗?好无聊。”
我牵着苏颜的手,看着兰特,道:“导师,我们都回来了!”
兰特跟我的因果不够大,一脸茫然的怒吼:“少废话,你们几个太嚣张了,现在就跟我去副院长办公室!这个月考核成绩你们要是不过关,全部退学,给我再见!!”
“没错。”
神藤树道:“如今你是世界树传人,有资格决定这一切,甚至可以制定新的秩序。”
而我则不断挥舞充满神曦的神月剑,以原始力量压制,与虚决战。
我纵身从龙身上跃下,重新回到大石的边缘坐下,神月剑撑在身边,显得有些无聊,而仙古龙王则重新回到通古河畔匍匐下来,懒洋洋的再次沉睡了起来。
与此同时,仙古龙王一声怒吼,此时它与我的力量开始契合,也获得了一部分原始力量,一www•hetushu•com口龙息喷吐而出,烧得数千名虚无行者桀桀惨叫,转眼间就已经灰飞烟灭,真龙术涌动,龙王身形扭动,形成了一道道来自虚空中的风暴挤压,杀得虚无世界大军溃不成军。
我猛然站起身来,道:“神藤前辈,我想重新再来一次,可以吗?”
“或许,你可以钓钓鱼。”神藤树似乎也开始同情我了。
“嗯。”
身后的神藤树则淡然道:“他不是什么小子,他是剑王步亦轩,是天地间的唯一剑王,亦是我的传人,虚,放弃吧,否则只会给你的虚无世界带来灭顶之灾。”
“修炼本就是一场孤寂的旅行。”
“是否轮回,一念之间。”
我轻拍她的后背,而就在这时,兰特导师咳了咳,道:“步亦轩、苏颜,注意影响,下课后跟我去副院长办公室一趟,让她亲自教教你们怎么当万灵学院的学生!”
“哎哎,臭小子我还有话说,别走得太快啊……”
“那又能怎么样呢?”我抬头看着漫天星辰,空有一身通天绝地的力量,但却无能为力。
“来了吗?”
“傻小轩。”
通天河畔,一个原本已经盘踞着快要睡着了的庞然大物抬起头来,巨大的龙躯缓缓扭动,尾巴在通古河中激起了千丈河水,他缓缓睁开眼睛,道:“小主,老龙将与你一起驱逐他们。”
“蓬蓬蓬~~~~”
“原来如此。”
“嗯,还去仙古神境寻求天道吗?”
虚的身影渐渐的退入云层之中,声音依旧从远方传来,道:“不会放弃。”
然而聚会只是短暂的几天,荒古圣殿依旧在追求无上剑道,炽羽则想踏出返祖的最后一步,成为天地间最强的朱雀,而我,依旧守在世界树下。
仰卧在石头上,百无聊赖。
神藤树微微笑道:“不过你要第一时间找到我,然后再灭掉放逐之地、虚无世界,这么一来,就没有人再能威胁我的重生了。”
“不用浪费时间了,你打不过我的。”
我想了想,猛然想起当年在通古河上与荒古圣殿传人、炽羽等人决战的时候,从河水中跃起一条金鳞仙鱼,身上就刻着“再也回不去了”一行字,当初还以为是某个藏在天界的大贤留下的字迹,如今尘封的记忆中想起这一幕,禁不住整个人都颤抖了,这些字……原来就是我自己留下的吗?
神藤树淡淡笑和*图*书道:“小轩你不必意外,世界树原本就生长在通古河畔,因为世界树的陨落通古河才会干涸,你在下界见到的,则是通古河的一条分流。”
虚无之气与原始力量碰撞,震得九天狂鸣,整个天外天都被这一场战斗所照亮了,这一战,虚无世界整整派出了数十头虚空巨兽可谓是声势滔天,可惜事与愿违,仅仅是我和仙古龙王,根本不必世界树出手,就已经足以抵挡住他们了。
她一愣:“怎么啦,吃货?”
“不,不去了……”
“神藤树,你是说……我曾经经历过轮回?”
“是的。”
就在此时,体内深处,圣墟中原始力量滚滚,无尽的尘封记忆被开启,似乎也影响到了她,顿时,苏颜整个人都呆住了,一双美眸蒙上了一层水雾,泪水滚滚而下:“我们……我们回来了,是吗?”
“你……妹……”
“下来。”
昔日打生打死的几个人,坐在一块大石上,相谈甚欢。
从虚无世界到天外天,只需要数十息的时间就能抵达,所以我必须一直留在这里,纵然心头担心小颜的安危,担心堂姐她们在古荒的征伐之路,想念师尊和师姐,但却不得不留在世界树下,一刻也不能离开,整个人都快要变成树下的一颗化石了。
轮回!
一缕流光落在了世界树上空的某处,是荒古圣殿传人,他手握长剑,浑身澎湃着禁忌后期的气息,笑道:“步亦轩,我又来了。”
“不必担心。”
天外天,世界树。
有所感悟之下,不知觉的抓起一尾仙鱼,指尖迸发剑意,在仙鱼的身上刻下了一行字“再也回不去了”,一连刻下了十几条,然后把它们重新放生,每放生一条仙鱼,就仿佛将自己的思念与愁绪一起放生了一般,心里略微好受了一些。
“噗通~~~”
说着,仙古龙王腾空而起,巨大的身躯铺天盖地一般,但终究还是没有世界树那么庞大,他的身躯与与之相比,倒像是世界树下的一条小蛇般,而我则纵身跃上了龙王的头颅之上,站在两只龙角之间,手持神月剑,随着仙古龙王的腾空,一起冲向了九天。
“来来来。”
我深吸一口气,道:“我可以动用轮回的力量吗?”
“没错。”
原始力量摧枯拉朽,将虚无之气一一震碎,转眼间“虚”的双臂就断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和-图-书一副空荡荡的袖子,身躯也不断弥散,他发狂般的怒吼,祭动虚无之气来攻击杀伐,但却在神月剑下一点机会都没有,我已经掌握了真正的无上剑道,再无破绽可言,虚的攻势尽数被看透,根本不具备威胁了。
“轮回之后,她们……是否都不会再记得我了?”
但我不能离开。
就在数十头虚空巨兽的上空,“虚”的身影缓缓凝聚,依旧是那个老人模样,被虚无光辉笼罩着,看不清身形,他目光睥睨,看着正在茁壮成长的世界树,冷哼一声:“老树,你终于回来了,本座等这一天太久太久了。”
……
一切预言都成了真,就在这一刻,我有种心领神会的感觉,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使命,感受到了自己的责任,神月剑猛然激荡爆发出冲天神辉,而就在正前方,云霭滚滚压境而来,一个个庞然大物出现,是虚空巨兽,并且不止一头虚空巨兽,足足有数十头巨兽从云层中飞出,身躯蜿蜒。
神藤树道:“你封存了自己的记忆,那些与你之间有因果的人,自然也会封存记忆,甚至你可以封存自己的力量,一起轮回。”
神藤树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觉得孤寂,因为虚无世界的攻势已经即将来临,这是镇守三千世界的第一战。”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转眼就已经一年过去。
“可以。”
神藤树的声音无比飘渺,道:“小轩,你后悔了吗?”
苏颜,她去了仙古神境了,还没有回来。
仙古龙王依旧匍匐着,懒洋洋的睁开眼睛,随后尾巴轻轻摇了摇,又闭眼睡了。
“我……”
……
“好!”
我猛然惊醒,坐起身来,发现自己正穿着一身万灵学院的学生装,而身边,澹台瑶、唐阙然都是一袭小短裙的女生装束,真的回来了,就在这时,外面走来了一个香汗淋漓的身影,正是苏颜,她似乎刚刚长跑完,彬彬有礼地说道:“兰特导师,我可以进来吗?”
我抬头感应了一下,果然,一道道密密麻麻的气息正在快速逼近,来自于星宙中的某个虫洞,蕴满了虚无之气,确实是它们,来了。
……
神藤树声音低沉:“虚无主宰,当年你们袭杀了世界树镇守人,这才得以趁机攻杀我的本体,而今天,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小轩,但凡进入天外天的邪物,皆斩!”
“嗡嗡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