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舰娘之火力提督

作者:紫色之翼
舰娘之火力提督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二章 残酷的战场

“……好。”
意志最坚定的是一位驱逐舰娘,一次次的死亡后又会一次次复活,以舰装火力攻击海兽做最后的努力,死了多少次又活了多少次,没人帮她记得。
也有一轻巡舰娘选择不再投影,任凭自己的舰体被无数贪蛇层层包裹,漂浮在海面上摇摇欲坠,最后一点点的消失,开通海水阀自沉宣告着这是她最后的抵抗。
“提督?”
它们更是还四处啃食舰娘的舰体,囫囵吞枣就如啃食树叶的毛虫那样,坚硬的钢铁在海兽们锯齿般大嘴下如同麦芽糖一样的柔软,被海兽撕扯着,吞噬着。
不怪黎塞留如此生气,之前在了解到失态的严重性时,胡毅就已经用无线电开始联系这座港口城市的镇守提督,结果被告知那位大人正在会议中。
“达令,联合舰队外围巡逻队遭到海兽的攻击,被集火……全灭了,全队6位舰娘无一幸免。”屏幕中列克星敦抿着小嘴报告道。
对付快速反应小型的敌人,舰娘们的弊端就开始暴露,她们庞大的舰体动作缓慢,完全躲避不了贪蛇的电浆炮攻击,笨重的舰炮也来不及锁定海兽攻击。
大家还看到了联合舰队中一支战姬部队和_图_书被召集起来待命……纳尔逊以相信列克星敦说的贪蛇偷袭为前提,她选择准备正面迎击贪蛇。
屏幕上6艘战舰直直进入了贪蛇们的包围圈,从海面下突然窜出的贪蛇快速展开炮击状态,一波电浆炮让巡逻舰娘惊慌失措,几乎吃下了全部的攻击。
如果不是贪蛇一次只能发射一发电浆攻击,之后要相当长的时间蓄能,而且更多的贪蛇有计划的选择直接突袭舰体,这两艘轻巡四艘驱逐舰组成的巡逻舰队第一时间估计就能被洞穿掉舰体。
“……”
但这挽救不了她们死亡的定局,一次次的复活,一次次的展开舰装击杀海兽,一次次的被贪蛇包围吞食甚至被撕裂成荧光碎片。
你们以为舰娘真的就是随心所欲各种科幻级的联络啦,即使这个世界出现了舰娘和提督精神网络,不同提督的舰娘或舰娘和人类的通讯也就只是相当于地球20世纪的程度。
身为自由之翼的提督,他更是需要明白这个世界的各种不科学的现象。
只是这种严阵以待的情况下怎么还被吃掉了一支巡逻舰队。
连威尔士亲王都不忍再看下去了,久经战场的她懂得死亡并和*图*书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死亡的过程,恐怖的是那过程中噬心的恐惧感和孤独感。
以他人的悲剧作为养料好过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后才懂得如何面对,他需要以此刺激自己,让自己了解这个世界的残酷。
“啊咧?那东西威廉还控制不来啦。”
“威廉!”
“嗯,提督,威廉在……”
但是,他强迫着自己接受着这些信息……
“威尔士亲王!”猛然发言,冷酷的声音犹如三月寒冰。
“允许你使用集束振动弹……”
他对这些娇俏可爱的舰娘如此葬身兽口接受不能,他更希望的是她们身中数发炮弹快速沉没海面,这样,舰娘们受到的痛苦也许就会少一点。
胡毅这个人类看得都浑身发痒,更不用说他身边这些同样视舰体为自己身体一部分的舰娘们了。
数量众多的贪蛇以它们每小时近一百公里的速度扑向海面上的舰队,面对舰娘们发射的舰炮视而不见,身边的同伴被炸得四分五裂更是激起了它们的凶性,嘶吼着逼近舰娘们。
胡毅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最后还是出现这种结果了么。
他需要清楚的明白自己身边这些www•hetushu•com可爱的女人们要面对的是怎样的危险,提醒自己别麻痹大意让她们将来遭遇到同等的遭遇。
然后这些恶心烂泥怪一样贪蛇贴着光滑的舰体表面一点一点开始往上爬,密密麻麻的扁平软体海兽一点一点淹没战舰四面舰玄,就好像腐肉上挪动无数的蛆虫一般。
“舰载机全部装载歼灭炸弹,主炮换装三式烧霰弹,现在就换。”
身为宅,他需要最现实的打击让自己得到快速的成长。
啃食,是的,贪蛇不但攻击舰体上一切能动和不能动的部位,包括站在高处的舰娘投影。
只是熟悉的同伴的悲鸣……
如此,按理说优势应该掌握在舰娘们手里才是,拥有近百艘各种战舰的联合舰队集火起来的能力是非常强大的。
她们的弱点唯有她们脚下的钢铁战舰,战舰不沉她们就不灭。
不到短短的三分钟时间,贪蛇们已经突破了舰娘们的火力,出现在了她们舰体之下。
更多的舰娘是经历了数次死亡之后无奈的选择了放弃舰体,以投影逃到了海面上甘愿忍受着噬心的痛苦也不愿再经历被撕碎的历史,静待死亡的降临。
面对深海威力强大的舰炮都能如此,那么,http://m.hetushu•com这种看着自己一点点被蚕食,一点点消失在这个世界的死亡方式呢?
胡毅和威尔士亲王还只是冷眼皱眉,同样参与这次视频会议的黎塞留直接是气坏了,恨恨的表情好似巴不得将对面的舰娘抓过来揍一顿。
同时通过卫星拍摄的现场画面迅速被传输到威尔士亲王号舰桥上。
即使这很残忍也只能在心底告诉自己:为了不让同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舰娘身上。
更多的贪蛇如见血的鲨鱼直接扑向冷光钢铁战舰,胡毅看到,这些贪蛇在进到战舰底下的时候它们柔软的身体就会变化成恶心的鼻涕虫一样吸附住战舰。
这样被爬满恶心滑腻腻的虫子,一点一点的整个舰体被淹没然后一点点被啃食,让她们选,她们宁愿面对深海的舰炮。
具现化了舰体的舰娘在自己的舰体上是不会死亡的,即使她们的投影被贪蛇四分五裂吞食掉,下一刻她们也能选择重新复活在舰桥里。
海面上驰骋战场的舰娘们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舰体越来越破损,越来越沉重,她们再多的呼叫也唤不来友军的支援,有得……
身为火控技术员,他需要了解到贪蛇的战斗能力,让他能针对性的做出更好的http://m•hetushu•com武器设计。
起初对方并不相信列克星敦的情报让太太很想把卫星拍摄的影像砸她面前去,只是对方的通讯设备……给她数据资源也没设备播放啊。
最后纳尔逊表示她会注意的,而通过卫星北斗一号大家也看到了联合舰队确实做出了一些反应,加派了几支巡逻舰队,调集了舰队主力战舰。
对舰作用的舰炮用来对付水上活动的小型生物效果很是不尽人意,一发炮弹下去炸开一朵水花,打不打得中贪蛇另说,即便中了也只能消灭掉一只海兽。
“嗯?我……我在。”
胡毅强迫着自己看完全程,亲眼见着海面上6团挪动的肉团一点点的缩小直至最后完全成了贪蛇团,如骨牌一样整个崩溃散开下来,摊开的肉团中爬出无数圆滚着肚皮畸形着身体的海兽。
一部分贪蛇近距离展开大嘴变化成伞炮模式对舰娘们进行炮击,巨大的爆炸威力肆意的在舰娘们的舰体上制造豁口和创伤。
后来胡毅又让列克星敦通知联合舰队,列克星敦也这么做了,她给联合舰队的总旗舰纳尔逊号战列舰发了数封电报,告知对方海兽的动静。
不是沉没,而是直接被撕开装甲一点点被海兽吃掉的感觉,谁又能遭受得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