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舰娘之火力提督

作者:紫色之翼
舰娘之火力提督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八章 绝望的恳求

“我方有疑问需要贵方解惑。”无视栖姬大和眼眸深处的暴虐,战斗鹰如实传达着声望的声音。
“报告提督,奥班农到位啦,远程对舰战术导弹也已经准备完毕。”列克星敦号指挥室屏幕上又多了一个小丫头的身影。
感同身受,女仆长第一次犹豫了。
胡毅管你知道多少又能猜到多少,自由之翼早已今非昔比,不是谁都能来占点便宜的。
为的,只是一句……
旗舰空母栖姬龙壤号预料,以当时自由之翼舰队的损伤,和你们提督与佐戈依达镇守府密切关系,那位提督大人必然会派遣他舰队中的医疗舰支援你们。
有雪风那孩子的先例在前,在你们手上争取和平借用医疗舰的机会要比让我们攻击佐戈依达大型舰队要有希望得多。
从深海栖姬陆奥返身时胡毅就把小土豆也从水里捞了出来,小丫头人小跑得倒不慢,现在已经回到了自己舰体上准备好了支援。
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时候www•hetushu•com哪怕是一架战斗鹰都能恰意的寻找最佳攻击角度,贴脸近距离一击击沉这艘战斗力强悍的超级战舰。
大和栖姬又一次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陆奥倒是暴脾气想击落声望的战斗鹰直升机,也被大和一个眼神拦阻了下来。
“请问,我会将我所知晓的如实回答。”压抑着语气,对面的大和栖姬努力使这场谈判继续进行下去。
不,真正影响到舰娘们和胡毅的不是大和说的那句话,而是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感情,那份舰娘对提督最真挚的牵绊。
“贵方是如何得知会有一艘医疗舰路经附近海域,又是如何得知我家提督会驻扎在附近岛屿之上?”
……
低谦的态度,最后恳求的语气,强如深海栖姬战列舰大和号,为了她的提督大人,她选择了放弃她的骄傲,放弃了她身为原型舰的尊严。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声望觉得自己有必要知道这些消息和_图_书是如何传到深海耳中的。
包括这片海域上活跃着的人类舰队,还有你们和深海港湾栖姬之间的冲突,我们都一清二楚,只是你们从未注意到身处黑暗中的我们而已。
只是没能料想到我们的踪迹早已暴露在你们眼里,待我们认出你们的身份,也看到了你们舰队中的医疗舰时,你们的防御已是天衣无缝……
狰狞,愤怒,疯狂,还有……掩藏在疯狂下的绝望。
“我……我求你,我求求你们,答应我的请求……可以么?”
不但是声望,连俾斯麦的眼神不经意间也柔和了三分,娇软无力依靠着胡毅的怀抱才不至于使自己瘫软下去的列克星敦更是下意识揪紧着胡毅的手臂。
这个回答,你是否满意,现在,回答我,是否能让我们借仁慈一用……”
原本此事和我们并无关系,但是,雪风那孩子认出了你,进而让我们得知了你们这支舰队资料,也让我们想到了你和那支联合舰队总指挥的和_图_书关系。
深吸一口气,是为声望引开话题的无奈,也是为渺茫机会的争取,大和栖姬很干脆的说出答案:
海面上,机体巨大的战斗鹰短暂沉默后,再次做出动作时是代表着谈判破裂的急速拉升,仅仅留下女仆长冰冷的声音:
只求一个看似可笑的机会。
摄像画面的一角,身处不远处的第三艘栖姬战列舰上,一位苍白的少女缓缓跪倒,高傲颅首虔诚的磕在冰冷甲板上久久不起。
无声……却又震撼人心灵,也仅仅是为一句听不见却看得见的——“求你。”
所以,这也是我们出现在这里漫无目的寻找的原因。
冷硬的表情彻底僵化,要求被拒绝的瞬间,无论是大和栖姬还是她身后的陆奥栖姬,暴虐的气势瞬间爆发,一股疯狂的意志显露。
胡毅就被渲染了。
“……”声望又一次无言以对了。
……
一个舰娘,为了她的提督,哪怕堕落于黑暗,与整个世界为敌,那么,她在其他舰www•hetushu•com娘们眼中仍然是值得尊敬的姐妹,是为学习的榜样。
看着屏幕中奥班农头发湿润滴水衣衫不整的样子,胡毅心中又是一顿怜惜,他自己突然从温泉里爬出来感觉都不好受,更别说这些入渠就是养伤的舰娘们。
“求求你,救救我们的提督。”
一样的绝望,一样的不肯放弃,一样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我不知道为什么龙壤会有信心一定是医疗舰来找你们,而不是你们返回主力舰队接受治疗,总之,这是我们一个难得的机会。
胡毅都以为对方会恼羞成怒直接开打了,事实上并没有,三艘深海栖姬战舰仍然没有表现出攻击动作。
“声望,拒绝她,俾斯麦,解除F-22武器限制准备战斗。”心中的疼惜全数化为对深海的不满,胡毅眼中同样迸溅出冷冽的寒光。
同为一位舰娘,女仆长能感受到栖姬大和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绝望和希望,那种不愿放弃哪怕一丝稻草的坚持与徒劳。
不论她身处m.hetushu.com哪个阵营……
就因为一句话自由之翼全体被洗脑么?
苍白的陆奥放弃了仇视,如同漆黑的巨型战舰放下了无数恐怖的武器瞄准,这艘深海栖姬战列舰在自由之翼面前彻底放弃了抵抗能力。
他仿佛看到了某一天当他倒下,自由之翼的舰娘们带着他四处求人寻找帮助的画面,他仿佛看到了列克星敦带着姐妹们泪声俱下恳请着他人的场景。
“任何代价我们都愿意付出,我们只求借用医疗舰一段时间,我以我生命发誓,绝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伤害,定会将她安全送回你们手上。”
“很抱歉,你的要求我方无法答应,仁慈小姐需要优先治疗我方战姬少女伤势。”
有时候千言万语的解释,远远不及一个眼神一个表情来得有说服力,来得有渲染力。
一样的寻求不到希望就一起毁灭的疯狂……
“昨天你自由之翼舰队和港湾栖姬一战的动静大到了我们想不知道都难,包括你们最后的突围,都在我们视野之下全程观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