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舰娘之火力提督

作者:紫色之翼
舰娘之火力提督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一章 老人与欧根

现实历史中的欧根亲王号重巡和俾斯麦号战列本来就算是一对官方CP,两艘规格不同的战舰却在船体外形设计上惊人的相似。
历史中就有过敌人找的是俾斯麦号战列舰,结果错将欧根亲王号重巡当成俾斯麦号给胖揍了一顿,因为两艘船实在太像了。
“那太太的侦察机起飞了没有。”转头问着列克星敦,胡毅说道。
哦对,这个欧根亲王号据说是非常特殊和稀有的同名舰。
“她们怎么出现在这里了?”拍拍脸颊让自己更清醒点,胡毅问道。
点点头意示太太投放侦察机,随后看着飞机在眼前被弹射呼啸着升空,由两架F-14大雄猫重型战斗机保护着侦察机逐渐远去。
“距离我们西侧123公里处海域,雷达显示对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很有可能她们的目标就是自由之翼舰队,提督大人。”女仆长汇报说道。
从久远的回忆中回到现实,苍老白头的枯朽老人无声的叹息,也注意到了一直守护在自己身后的乖巧少女。
欧根舰体上的这位老人才是欧根真正的契约提督,他的出现引来罗德尼等舰娘不少的注意力。
舰队中胡毅和列克星敦话题中所说的欧根亲王号重型巡洋舰舰体上,一名瘦弱苍发的老人望着漂浮整个海面的海兽尸体久久不语。
想比他自己玩的那款舰娘游戏中欧根亲王号的立绘,胡毅更喜欢隔壁也就是舰C里的欧根立绘设定。
努力不让自己继续陷入过去的记忆,老人保持着眼m•hetushu•com中的灵光望着身边的小欧根,拍拍身边让小丫头坐下,带着愧疚的心情缓缓说道:
……
听到欧根亲王,胡毅脑子里就想到了那个可爱小猫咪一样的女孩。
如果是真正的一家人,真到了要舍弃一位姐妹的情况,或许不会哭着喊着要一起死,但绝对不会被救的那位只顾着自己安全了才会想起姐妹还在后面。
自责的心神透过双眼更添几分愧疚,老提督伸出颤抖枯瘦的手,轻轻抚摸着主动凑上来的欧根小脑袋上,许久许久才……
少女稚嫩咽呜的话语让老提督浑身轻颤,最后仍然化成一句悠长的叹息。
毕竟不是谁都像暗冥·殇那么的大佬,一个人就担下了大片海域防御工作,敢喊着让胡毅这个连学院都没毕业的见习提督过去镀金。
如同佐戈依达镇守府,卡伦港除了一位镇守提督外也有其他提督,有的是联邦安排在卡伦港的,更多的是因为卡伦港特殊地位慕名而来的在野提督。
那道坎,和她有关……
以舰桥为基点,直着是一道飞行甲板,斜着也有一道飞行跑道,当时他哪懂二者的优劣势,只不过觉得老M的航母都是这么设计,也更好看更帅而已。
“看起来是这样的,具体情况还得太太的侦察机起飞前往查探。”
胡毅能顺利“攻略”这只傲娇的猫咪战列舰舰娘,还得算一份功劳在欧根头上呢。
很小的一个细节,甚至连胡毅都没看出来,但是却很真实和图书和残酷诠释着两位提督的舰娘们之间无形隔膜。
列克星敦说话的同时,胡毅也看到了舰桥下斜通甲板上摆放着一架侦查机和两架F-14静待起飞命令,仿若蓄势待发的天空苍鹰。
而同名舰是其中非常特殊的一种舰娘……
空想不是说欧根跟着纳尔逊回去守卫卡伦港了么。
“对方现在到哪了,航线目的什么的查过了没有。”
最后还有退役舰娘生下的女孩有概率会觉醒母系特殊能力,觉醒不完全的被联邦收编训练成了战姬,完全觉醒变身舰娘的被欧皇府带走,是袭名舰。
倒是他没料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又再次遇到这位可爱小猫咪了,在听到列克星敦说欧根就在自由之翼舰队后面,胡毅还稍稍愣了会儿。
而在原来贪蛇母巢的海域,由罗德尼为旗舰的卡伦港舰队正在为海面上三座恐怖的尸体骇然,为了那支传闻中的舰队战斗力吃惊,也更为海面上那三坨巨大到吓人的海兽尸体惊骇。
“嗯嗯,欧根不苦,虽然提督没有说但欧根知道提督才是最苦的人,提督,带欧根走好嘛,让欧根陪在提督身边照顾你,欧根……欧根想要自己的提督。”
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欧根亲王号和俾斯麦号的羁绊关系的考虑。
不然胡毅第一次见到欧根的时候,明明是欧根为了保护落后的舰娘才让自己陷入了危机绝境,结果包括纳尔逊等高级舰娘在内都是跑远了保证了自身安全后才想着回去搭救小猫咪。
和*图*书这个梗被运用到了游戏中,舰C里俾斯麦和欧根亲王的立绘,也就是舰娘漫画形象同样非常的相似,都是金发爆哔。
都知道欧根只是她的提督大人寄存在卡伦港镇守府的舰娘,真正见过这位提督大人的却少之又少,多数人都和胡毅一样,以为欧根本身就是卡伦镇守的舰娘来着。
20万吨排水量给列克星敦带来了巨大的甲板面积,长度较短的斜置飞行跑道都要比常规航母的直通跑道还长(当然舰体也就更宽了),无意间解决了斜通甲板的一个缺点。
后来俾斯麦知道胡毅救过欧根后,同样具备了一丝“远古”记忆的猫虽然没见过卡伦港欧根酱,但她对胡毅的态度很是明显的升温了不少。
所以在这个世界第一眼看到欧根亲王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卡伦港这位胸大臀翘还穿着比基尼的可爱小妹纸,即使暴露威尔士亲王犯规射程也要救她一命。
类似这种多位提督舰娘编整成一支舰队的事例在内海镇守府上比较常见。
就连欧根自己都逐渐将自己当成卡伦港的一员,尽心尽力跟随在纳尔逊罗德尼身边努力表现自己,期许得到几分心灵慰藉。
区别只是俾斯麦是成熟大姐姐,欧根是清纯小妹妹。
以他现在的岁数和健康情况,他本该躺在病床上度过他人生最后一段缅怀时光。
但就是因为心中长久以来的愿望即将有后辈为他实现,他拖着残躯坚持到了这里,并且还要继续下去。
有必要说明的是列克www.hetushu.com星敦在最开始的时候是直通飞行甲板,也就是一条战巡底子的船从头到尾一条直线,这个时代大多数航母小妈妈们的舰体都是如此。
腐朽的身躯已经让老人难以保持长久站立姿势,在欧根搀扶下就地而坐,如此简单的一个动作却已经让他气息渐粗,喘气不止。
反正在胡毅了解来说就是当初他玩的手机游戏中C和R(或N)同名字但不同立绘和设定的情况。
站在自己的提督身后,欧根亲王心中有过怨恨,有过气恼,最后全数化为对提督的依赖,静静的陪伴着。
一改奠定基础的时候胡毅给她设计了更复杂更现代化的斜通甲板。
“找我们?”
舰C的玩家怎么叫俾斯麦的胡毅不清楚,反正习惯性的他也用这种叫法,俾斯麦是大猫,舰C的欧根亲王胡毅个人喜好叫她小猫。
哪有提督将舰娘丢在别人的镇守府里不闻不问这么多年的不是。
胡毅又奇怪了,他带着自由之翼连卡伦港都没进去过,只是在近距离海面上用了下盖亚网络,对方是怎么确信他的位置的,还确切的找了上来。
娇媚的皱着小鼻子,太太瞟着大白眼:“还没有啦,余担心孩子们会吓醒达令,让它们先等着了。”
胡毅没玩过舰C啦,只是上网找攻略的时候看过一些它的游戏资料。
“你的事,我都听说了……这些年,苦了你了。”
然后像俾斯麦和提尔比兹这样的姐妹舰之间叫同位舰,意思就是二者的设计等级,乃至舰体规格都是使用着和*图*书同样设计图建造的。
卡伦港这位欧根亲王号就是舰C里的舰娘,咳咳,这是按胡毅穿越者的眼光来说是这样的,不过这个世界可没有舰C一说。
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欧根心中的期待逐渐从提督转移到“姐姐”身上,寄生出了她对俾斯麦这位战列舰大姐姐的强烈情感,畸形的依恋。
除非刚回去就马上动身赶往死海海域,否则欧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才是。
“小丫头不是一直好奇提督以前的事么,今天提督就告诉你,都告诉你……”
自由之翼舰队里的是原型舰,其他提督手里和她们一样名字和长相及其相似,但性格稍有差异的是叫复制舰,还有类似复制舰们但却找不到历史战绩的无名舰。
列克星敦用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胡毅,表示她也在奇怪这个问题,惹来胡毅再一次的调戏。
被胡毅一直以为是卡伦港镇守府舰娘的欧根亲王号重型巡洋舰,其实她和纳尔逊罗德尼并不属于同一位提督。
“提督醒了。”精神网络中,威尔士亲王发来问候,随后带起一波大小丫头们的叽叽喳喳,让胡毅头大同时又倍感情切。
她欧根亲王也是有提督的舰娘,虽然她的提督几年来只看望过她有数的几次,但欧根知道并不是提督不要她,而是她的提督心中有道过不去的坎。
这就是他的提督生活啊。
理论上同位舰也代表着同等实力的意思。
俾斯麦在玩家提督们的圈子里被叫做“猫”,一说“猫”,玩的久的玩家都知道是在说俾斯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