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舰娘之火力提督

作者:紫色之翼
舰娘之火力提督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九章 重巡欧根酱

鸟海就开玩笑的说过欧根将应该去和战列舰大姐姐们一起聊这些话题。
点着橘黄色明光蜡烛,脆弱火苗伴随着通道中气流流动迎风摇摆,散发出微弱且不稳定的光线,时不时更跳动着似要熄灭失去声息。
“我错了,高雄姐姐继续吧,我保证不打岔了。”
不过唯一的遗憾是整个幻想乡镇守府上下就她一名重巡舰娘!
“咔!”舰装具现,白炽探照灯开启,黑暗中的身影无所遁形!
阿瓦隆壕到天际,各种对舰娘的福利,这其中包括分配给姑娘们的宿舍。
白天在地下世界的冒险太刺激印象太深刻,欧根酱下意识遵从说好的不使用作弊手段,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开启能力。
别人最不怕反而是欧根酱最害怕的……
从地下冒险回来后欧根酱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毫无血色,完全是凭借着她是幻想乡镇守府的舰娘不能给提督丢脸这个信念坚持着没哭出来。
欧根酱出门忘了带手电,或者说自由之翼的舰娘们根本没有带手电的观念,然后出了门被冷风一吹,顿时毛骨悚然,欧根酱……忘记了开夜视模式。
自由之翼舰队战列舰大姐姐和航母小妈妈们睡一堆,闹腾的小学生们扎堆睡一起,重巡欧根亲王号……一个人睡一栋宿舍!
还有嘀嘀咕咕在生理和心理上完全紧绷的欧根酱耳中听不清楚的低喃!
但怎么说呢,这些名字叫舰娘的小女生们天生都是王大胆,明知道自己迷路了却玩了个嗨,因为再怎么玩这里也是自己的地盘啊。
过去的经历让欧根对提督格外依恋,而在这种孤身一人的情况下她又是最容易忘记自己还有提督可以作为依靠的舰娘。
“在那个复杂年代,为了采集到我们舰娘更多资料完成契约系统化,很多地方集中了大量舰娘进行研究实验,她们就居住在像我们现在这里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
不说人类,一座镇守府光舰娘或许就有很多很多,这么多舰娘和人类,一般镇守府很难给每个人都安排出私人居住空间。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通道中,听完恐怖故事还要孤身一人抹黑探险,一天下来欧根感觉比当年在卡伦港死海巡逻都要恐怖。
以前大家不信,现在他们不得不信,在那种复杂的地形里GPS定位系统都没用。
“救命……救命啊,妙高……妙高腿嘛跑不动……”
也比如……像现在的欧根酱。
比如今天大家闲着没事突然www•hetushu.com有人提议野餐,相互协调下时间后一群重巡姐姐们就浩浩荡荡的去了。
哈哈,真的是一个人睡一栋楼哦,上下好几层都是属于欧根酱的领域。
黑乎乎黑洞洞的地下空间里除了冒险找出路之外,还是大家围坐成一圈大讲恐怖故事然后试胆的好场所。
用力捂着自己小嘴,顾不得身下犹如滴水水阀般滴滴泄露的细流,欧根酱六魂无主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虽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楼层,但整个原本划分给巡洋舰舰娘们的宿舍楼里只住了欧根一人。
除了舰体方面的不相称,大家话题还是很多的。
然后……
小学生们说话大声一点,这边欧根酱就能听得清清楚楚的呢!
嗯……
“报……报告……我们舰娘沉没后只会留下核心,哪来的尸体哇!”
欧根酱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跌落楼梯拐角的身影越发不成形态,模糊间好似被劈开的两半残躯相互挪动着融合,重新形成一团形容不出的形体。
偏偏宿舍楼里还没有厕所,需要欧根摸黑下楼道去小学生宿舍楼……那群熊孩子最能闹事,不把厕所按在她们门口她们能一晚上叫醒胡毅好几次。
欧根就是如此,特别是当她摸到一根棍子似的“武器”之后……
奈何就是小了一点,空有数十平方公里面积,又要满足防御要求又要合理设计各种巧夺天工的场景,真正的绿色生态圈其实不算大。
有时候只需要一点点刺激,一个小小的契机,就能带动一个人近乎僵化的大脑重新激活,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就让欧根酱惊醒了。
“后来,研究实验完成,而她们也从此没有再从地下室中被释放出来,她们啊,就被留在深邃的地下室里一直到永远永远,她们的尸体……”
欧根……欧根不太一样。
不过这份小寂寞最近欧根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去找欧皇府的舰娘,女王大人府上自然有重巡轻巡级的各位舰娘,彼此之间有话题可聊。
因为舰娘们不用像正常人类那样每天进行排泄,无论是阿瓦隆之都还是中间栖姬栖岛,甚至上舰娘们自己舰体战舰上,胡毅安排的厕所都不是很多。
“她们的尸体一直没人处理,久而久之,化为怨灵的她们(中略)……欧……欧根,你背后,你背后的是谁……呜啊……”
重巡舰娘们在地下通道里迷路了你能信?
黑暗中惨烈的哀嚎,带着男www.hetushu.com人和女人的声线分不轻主次的诡异,稀薄光线下依稀还能看到一道巨大影子滚落楼梯魂飞魄散之态!
鬼魂……额!
大家迷路了!
同样因为是身为幻想乡镇守府的舰娘,欧根酱受到的异世界文明渲染最多也最深刻,也最清楚精灵鬼怪一说,所以,呵呵哒!
人形,似乎又不是人形!
黑暗中,晃白色的影子似乎是阴暗中空的某种空洞,依稀还能看到从“白洞”中挣扎着伸出的爪子,还有形似扭曲伸张的发丝一样无法形容的触手。
欧根酱快被吓尿了……哦,认真来说她已经被吓尿了,虽然还只有一点点!
第一序列的自然是镇守提督的契约舰娘,根据提督能力这数量不定,接下来还有后备舰娘,还有同僚协助过来的舰娘。
人类对自己所不了解的东西永远抱有一股恐惧,这份天性不知道什么时候遗传到了舰娘们身上。
说是这么说,事实上你要说这里有多荒凉那也不是,有什么问题欧根酱翻个墙就能窜两边要么小学生宿舍里要么大姐姐们的闺房中,孤独寂寞是不可能的。
这份上不上下不下的遗憾让欧根在舰队中有点小小的寂寞感。
中间栖姬距离真正太空战舰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内部空间中很多地区连照明系统都没有铺上,黑洞洞的陌生地下洞穴,好玩的同时自然代表着无形危机。
作为隶属幻想乡镇守府的舰娘,欧根酱被广大欧皇府舰娘们羡慕的同时也有着自己的烦恼,当然,在欧根酱心里这是幸福的烦恼。
咳咳!
忍,忍无可忍,憋,憋无可憋!
然后小姑娘悲剧了!
“嗷……”
“笨蛋,都说了是很久很久以前啦,说不定那个时候和现在不一样的呢,你们还要不要听故事了?”
那个声音……好耳熟呢?
但那是平常情况下,今天我们的派拉斯刚被欧皇府重巡姐妹们吓得三魂丢了俩,正神经兮兮着,看什么都觉得邪恶。
突然起来的脚步声让某舰娘彻底娇软,依靠着墙壁缓缓瘫倒,不可控制的战栗之下一丝湿意在少女下体下蔓延开来。
再者经过多次魔改的自由之翼舰队舰娘们基本都带有夜视能力,开启能力虽不能看得和白天一样清楚,下个楼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必要时候她们能呼叫中间栖姬大姐姐现身,还可以通过虚拟网络申请支援,更能折越传送回中间栖姬栖岛上传送点,豪无后顾之忧!
幽幽话语从重和*图*书巡舰娘高雄号口中呢喃而出,化作道道音符飘散,在空旷的地下通道中隐隐回荡,带动起丝丝阴森诡异的色彩。
物极必反,特别是对女生而言,极度的恐惧后女孩子们很容易破罐子破摔,反倒激发出她们平日里掩藏在娇俏外表下的疯狂。
眼前晃来晃去总感觉有好恐怖好恐怖的人影在看着她,跟随着她。
这不是问题,一个手电筒就能解决。
“不是说她们已经死了么,死了的人怎么还会有感觉……好吧,我又错了,我把嘴巴捂上!”
“咳咳!她们的尸体就一直被留在阴暗底下室中,就像我们现在这样的地下室,也许……她们当时的感觉就和我们现在是一样的……”
先不说镇守府里有一对对的姐妹舰,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俾斯麦和提尔比兹,声望和反击,Z驱6太保,现在又有了六驱晓响雷电!
现在的她有自己的提督哥哥,而且提督先生还很关心她,经常半夜能看到他为欧根酱收掩被子的身影,有时还会静静陪伴着她进入更深层次睡眠状态。
然后,问题来了……
“嗯呜呜,嗯呜呜,嘿嘿……嘿嘿嘿……哒贼哒贼……”黑暗中,凝咽般的低音回荡在空气中好似地狱归来的亡者低吟。
但在满足战斗需求后作为母舰,中间栖姬上也有绿色生态圈,供驻守的部队日常活动之用,和她狰狞的钢铁外壳风格不同,这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世界。
白色的空洞,黑色的虚影似乎正在缓缓融入进去,阴暗中似乎还能分辨出一张模糊的人脸一闪而过!
而他之所以不成人形,原因是人家根本不是一个人,他身上还赖着一只无尾熊似的大姐姐,似乎是……似乎是列克星敦姐姐?
浑身一个哆嗦,某重巡舰娘再也控制不住阀门,修长白嫩的两腿间淅沥沥趟了一地!
比过去寄居他人篱下和身边舰娘姐妹有着无形隔阂的时候完全是两种意义上的烦恼。
空无一人走廊传来诡异的呜鸣,说不清是风吹过树梢的声音,还是真有某些科学无法解释的存在向欧根酱发出她们祈求帮助的悲鸣。
奈何这是理想情况下啊!
胡毅给你的答案是要的,虽然无法解释清楚,但舰娘们需要通过以液体的方式排出体内废物,体内废物堆积过多时候就需要用到羞耻的便便方式来排除。
“踏……踏……踏踏踏……”
咳咳,舰娘们的世界观和人类不太一样,鬼啊魂啊什么的她不感冒,舰娘变成怪物深海和图书化什么的才是她们害怕的故事。
就说舰队中大家的无意间形成的两极化等级:欧派星人和熊孩子联盟。
然后问题来了。
眼看着黑暗中不似人形的黑影带着非人呜鸣声越发接近楼梯口,带着一身湿意的少女夹紧哆嗦的双腿,手握扫把严阵以待。
也有了自己的姐姐和妹妹们,姐姐们照顾妹妹们敬仰,大家开开心心围绕在提督身边肆意挥洒自己的想法。
巨大的面积代表多数舰娘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一人一间大房间是标准配置。
不……不会这么惊悚吧,是真……真……真的鬼魂?
就是现在……挥舞!
神经兮兮的欧根酱如何在三更半夜一个人上厕所!
恐惧来源于未知!
这就有了舰娘宿舍一说。
心理和生理上双重刺激下,欧根酱彻底失去一舰娘的本能,留下的仅有少女的惊恐。
航母舰娘的宿舍,战列舰舰娘的宿舍,巡洋舰们的宿舍,还有小学生们的宿舍等等。
中间栖姬的栖岛长度有近十公里,最宽宽度也有三公里,以未来世界的外太空战舰理念进行改造设计,乍然接触这方面的舰娘们和误入矿洞的少女没什么区别。
包括魔改后情况和欧根类似,而且比欧根酱更有丰满挺翘大姐姐形象的爱宕在内,大家都是重巡级战舰,平日里负责的任务大同小异,地位也差不多,交流的可能性也就大了。
声音……
然后到了阿瓦隆,阿瓦隆人口密度不算小吧,十几万呢,不过某土豪任何东西都讲究一个“大”字,阿瓦隆面积巨大,舰娘舰体巨大,守护栖姬的栖岛同样巨大。
“呀……西奈!”
这段时间以来大家多少都玩了个遍,今天玩着玩着就玩到了中间栖姬内部去了,一群将复杂的地下结构当成了冒险天堂。
我……我刚才把提督哥哥一棍子从楼梯出口打得滚到了楼梯拐角?
有点尴尬的是欧根酱现在号称重巡,事实上她现在舰体的排水吨位比一般战列舰还高,一说到装甲吨位什么的她一开口就会打击到一群姐妹们。
“呜呜~”
额……
可能是白天被惊吓得消化不良了,或者是入夜后一直提心吊胆睡不着让体内系统失衡了,反正欧根酱尿急,好急好急。
“哦,谢特……呜呜呜……”楼道口传来空洞的声音,非人的影子“张牙舞爪”似乎从地上以软体形态重新变回立体,恐怖的不成人形!
深海,欧根不怕,海兽,欧根也不怕……
舰队中爱丽小姐姐是两头吃和*图*书香,随便哪一边她都能插得进去折腾,与之相反的是有着小巧身形但成熟心智的欧根酱,这只派拉斯两边都不好意思。
故事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群大号的熊孩子充分利用着底下世界的未知渲染出来的恐怖,成功吓哭好多萌妹纸,事后她们走路都是带飘的。
欧根浑身一个激灵,小腿哆嗦着差点就要憋不住尿一裤子。
“没事……没事,找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幽灵,没有幽灵……没有幽灵的话,英灵姐姐们怎么解释?”可爱的小舰娘越是在心里安慰自己越是感觉害怕。
现在阿瓦隆之都随处可见惨白恐怖的深海少女,北方酱一家甚至上了阿瓦隆的电视台大肆卖萌,这恐怖元素就少了一大半。
欧根亲王号重型巡洋舰!
欧根酱感觉现在的自己很幸福。
前面都还好,没什么说的,中间栖姬上主体部分是黑色钢铁机构,主要为战斗而服务,身为母舰型陆基巨舰防御是首要考虑。
连半夜出门尿尿欧根酱都不敢了!
一道模糊间似乎是白色的身影缓缓悠悠出现在少女视线中。
这个时候如果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位舰娘,害不害怕或许是两回事,但在第一时间联系她们的提督应该是最本能的选择。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舰娘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人类和我们舰娘还没有形成系统化的契约的时候。”
以前联邦一座镇守府的舰娘大概可以分为这么几类。
特别是欧根,身为幻想乡镇守府的舰娘,一群重巡中就属她和深海栖姬们接触得最多,在阿瓦隆的时候欧根酱不止一次被提督安排去接触北方家族。
楼梯拐角处的人影,不就是幻想乡镇守府的提督大人胡毅咩!
“呜哇……”
“提……提……提督哥哥!”
白色,似乎又不是白色!
舰娘需不需要尿尿?
“提督~呜呜呜……提督哥哥,欧根……欧根好怕怕啊!”
因为中间栖姬还未正式改造完毕的原因,自由之翼舰队所在的宿舍地处偏僻,边上还全是高大人工树林,一到晚上就是黑灯瞎火看不见地面。
“啪嗒,啪嗒”
有时候这就很尴尬了,胡毅自己有时候都得憋着走好远才能释放压力,这点舰队中声望女仆长深有体会,因为胡毅每次上厕所都还得女仆长大人伺候着。
一群在橘黄色火光下神色各异的重巡舰娘围坐一团,闪烁着好奇又胆怯的目光注视浑身充满神秘感的高雄,一双双明亮眼眸反射着蜡烛的火光,摇摆不定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