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中国神秘事件录

作者:龙翎姬
中国神秘事件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最终章 孙婷的信

果然,孙婷这时又开口了:“通道是唯一的,顺着它走就能够出去,陆大哥,你快带嫣然走吧,这孝观山虽说就是兰陵王墓,但实际上,兰陵王墓是悬于地宫之间,上下仅是利用地脉支撑,这本来就是防盗的设计,用来提防卸岭一辈的倒斗团伙的,蓝野明的雷管正是对这地脉进行爆破的,否则小小的雷管,又怎么可能让整间墓室如此剧烈地振动?”
嫣然突然“呀”的一声,急道:“快,快,陆大哥,快放我下来……地……地震了……”
我回头一看,只见甬道口处站着两个人,正是王娇和胖子,他们身后还有一些穿着制服的人,但我没有看得清,见到王娇,我像是一个落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无力地冲王娇和胖子喊了一声:“快,帮我,嫣然埋在下面了……”
一口气奔出了四五十米远后,整条甬道开始斜着往上延伸,幸好倾斜角度并不是很高,虽然行走吃力,但还不至于借助工具,只不过整个地面上下震动得厉害,将我像水里的树叶一样掀来掀去,嫣然也在颠簸之中幽幽醒转过来,一张小口凑到了我耳旁:“陆大哥,怎么……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感觉晃得厉害,我是不是在做梦呀……”
当你拆开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很抱歉一直以来我都瞒着你一件事情,其实我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死”了。
“那她现在在哪,我要见见她……”说着,我想要坐直身子,却不料后腰一阵剧痛,我嘴里不由地发出“咝”的一声,王娇急忙伸手将我按住,脸上也变得严肃起来:“别动,嫣然现在在局里录口供,你是知道的,这是正常的程序。倒是你,我还想问问,在那孝观山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孙婷是谁?”
看完这封并不算很长的信,我长长吁了一口气,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和孙婷相识的点点滴滴,心中一阵难过,眼眶里有一种叫“眼泪”的东西在打转儿,孙婷啊孙婷,其实你根本就不用告诉我,那几个盗墓贼是你杀死的,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到,你这个借口实在太烂了,你为了我们所有的人,甚至为了救我,亲手将你爸爸的腰椎给卸了,难道这么大爱无限的你,会杀这几个盗墓贼吗?而且又没有作案动机,其实你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让你那考古专家的爸爸不用一世英名付诸流水吗?难道我陆轩会看不出来吗?
我的吃惊和诧异显然早已被孙婷料到了,她见我的手伸出去,又缩回来,如此反复,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地摇了摇头,凄然一笑,轻轻地说道:“陆大哥,你快带嫣然离开这里,我……我是不成了……哇……”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大口黑色的血从孙婷嘴里呕了出来,然后她又极为勉强地露出一个很自然的微笑,虽然我知道那微笑的背后,不知道她装得多么辛苦,于是说道:“孙婷,你什么都别说了,我这就带你离开这里,咱们先出去再作打算,相信我,我有办法治好你……呃……能够将你体内的尸毒给清除的。”我本来想说能够治好你的,可是我想到了孙婷她没有心跳,所以我便改了口。
我将如何结识孙婷,如何认识蓝野明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却不料王娇神色越来越难看,听到后来,她的脸色却越发铁青,最后打断我的话,说道:“这么说,你是来到这里才认识孙婷的,然后和她一起进了兰陵王墓,是不是?”
我一听“地震”,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整个人基本傻了,难怪这地面上下震动个不停,我就觉得很是奇怪,料想这雷管就算要炸了支撑兰陵王墓的地脉,但也不至于会有如此大的震动啊,如果是地震的话,那刚才上下颠簸过后,那会是破坏性更强的左右晃动。稍稍懂一点地理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地震波分为纵波和横波,纵波传播速度最快,但破坏性不强,纵波之后,紧接着就会是横波,那可是致命的,毁灭的。
孙婷其实已经猜到我心里在想什么了,但她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轻轻地说道:“没错,蓝野明已经准备炸墓了,你们还不走的话,那就真的走不了啦,陆大哥,你还是快带嫣然走吧,为了外面那些无辜的人,我只能这么做了……”
王娇显然并不吃惊,淡淡地道:“我知道,胖子他似乎也认识那女的,那尸体挖出来的时候,胖子还哭了好一阵子呢,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我想问你的是,你和孙婷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她又怎么会在兰陵王墓里?”
我心中大悲,想要哭,却又哭不出来,一口气憋在胸口,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却已经在医院里躺着了,王娇坐在一旁,见我醒来,脸上露出一个笑容,那神色显得比较轻松,“呼——”地一声长长吐了一口气,说道:“太好了,你总算醒过来了。”
当嫣然见到我的时候,她大吃一惊,说我命灯已灭,早已是一个“死人”了,当时我不以为然,嫣然姑娘又说,难道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已经没有心跳了吗?我这才急忙用手搭脉搏,果然,我的手指搭在了脉搏之上足足有三分钟,都没有察觉到一次心跳,我这才意http://m.hetushu.com识到,我已经成为了我爸爸疯狂举动的第一个试验品,而他的学生蓝野明是第二个。
我想到在兰陵王墓里,我曾经摸到过孙婷的心跳,确实,当时的孙婷,虽然意识清楚,还和我说话,但是,她确确实实没有心跳,难道说,一直和我患难与共的人,竟然会是……竟然会是一个早已死去几个月的人吗?这……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嫣然轻轻摇了摇头:“陆轩,你若再不走,地脉经不住雷管爆炸引起的墓室震动而断,整个兰陵王墓便会和夏王地宫永久地埋在地下,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那也应该为你心爱的人着想才是。”说完,不等我答话,孙婷蓦地伸手将我一推,我立足不稳,又怕摔到嫣然,只得借着孙婷手上传来的推力往通道里一跳。
后来,在和你相处的这段日子里,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我甚至都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是不是爱上了你?但你是嫣然的男朋友,她是那样的爱你,她为了我和我爸爸已经历经生死,我又怎么可能让我心里产生的情愫被你察觉呢?嫣然怕你见到她,会使我们的计划流产,于是她选择了再一次冒险进入孝观山,先缠住我爸爸,然后由我和蓝野明设计带你进来,但事情的发展实在出乎我意料之外,嫣然进了孝观山后便与我失去了暗中联系,我们不得不打破原先的计划,提前进入孝观山,好了,明天我们就要出发了,往后的事情我们谁都无法预料,但我孙婷向你保证,无论如何,我都会让嫣然和你安全离开孝观山的,哪怕最后要我亲手将我爸爸埋葬。
嫣然告诉我,想彻底阻止我爸爸,唯一的方法,就是在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内,将我爸爸永远的与世隔绝,我考虑了整整三天哪,陆轩,要知道,让我这个女儿亲手将我爸爸尘封在这孝观山里,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可是我没有选择,考虑了三天后,我决定这么做。嫣然说你很有本事,她一直以来都很佩服你、仰慕你,于是,我们将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希望你能够想到更好的方法,既不用让我爸爸与世隔绝,又能阻止我爸爸的疯狂计划,于是我们便设了一个局,让你以私人的身份和我们一起进入孝观山。
(看到这里,我忽然间想到,当初嫣然治好眼睛回来后,就一直有些不大对劲,常常做出一些超出常人的怪异举动,原来真正的原因是在这里。)
孙婷见我决定离开古墓了,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声音又变得温柔起来:“陆大哥,时间不多了,你快带嫣然离开这里吧,出去后,你会明白这一切的,也会明白我的苦衷的。”
我轻轻抚着她的小脸,捋了捋她额前的青丝,笑道:“傻瓜,别说是甬道塌了,就算是天塌了,你陆家阿哥又怎么会舍下你呢?”
“啊——”我大声应了一声,但巨大的晃动和混杂的声响,将我发出来的声音给淹没了,突然,我听到“当”的一声巨响,是头顶的青铜棺椁发出来的,似乎是墓室头顶的石砖落下砸中了青铜棺椁发出来的声音,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要知道,这青铜棺椁十分厚实,用它遮盖住通道口,那么声音极难传下来,我能够听见孙婷的声音,那孙婷一定就在青铜棺椁旁吃力地和我说话,不知道孙婷有没有事儿。
我像是被一道闪电给劈中一样,甚至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在做梦,想要再去摸一摸孙婷的胸部证实一下她是否真的没有心跳,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好意思,又怕证实了自己却又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一只手停在半空之中,伸出去又缩回来,始终摇摆不定。这种事情真要是说了出去,别人一定会说我是一个疯子的,试想一下,一个和你相处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一起同行,一起患难,到最后你发现这个和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人,她竟然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具死尸,你会作何感想?(当然,这里有点偏执绝对了,没有心跳,那也不一定代表便是一个死人,但是当时我的脑子里确实就是这么认为的)。
青铜棺椁虽说因为震动而挪了位置,露出了唯一的逃生通道,但仍有大半的通道口被青铜棺椁给压遮住,若是不将青铜棺椁再推开些,人是没有办法进入逃生通道的,我将嫣然轻轻放在地上,用力将青铜棺椁给推到一旁,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洞口处不断地阴冷的气流吹出,我心下一宽,有气流就证明这条逃生的通道连接着外面,顺着这条通道一直往外,一定能够出去的。
孙婷很吃力地抬起头来,说道:“你若再不带嫣然走,可就真的出不去了,很快,这里便会成为一片废墟,我也会在这里,和兰陵王,和我爸爸,和夏桀一起埋在这里,陆大哥,本来这些事情都与你无关的,把你和嫣然卷进来,真的……真的是不好意思……咳咳……”
我点点头,问道:“有什么问题呢?”
再后来,我爸爸不知道是如何得知这早已失传的上古巫术,并将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傀儡人”,还说这是一项震惊世界的伟大发现,变成傀儡人之后,可以让全人类不老不和图书死,还想要出去后,实施这样一个疯狂的计划,我没有办法阻止他,就在这个时候,我遇见了嫣然姑娘。
(我闭上眼,理了一下思路,孙婷这话说得确实不错,别说是在古代,就是把这事儿搁到现在说出去,我想只怕相信得人也不多,因为一位武将再怎么勇武,再怎么威猛,也不至于仅仅凭借着一张面具就能够吓得敌军魂飞魄散吧。)
“嫣然呢?她怎么样了?”我迫不及待地追问。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甚至都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可是后来直到蓝野明找到我,我才真正的想通了,没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方设法阻止我爸爸的这个疯狂的计划,嫣然她说有一种蛊虫可以操控人的心智,甚至能够控制尸体的行动,在湘西一带曾盛行的赶尸术,其实也不过是苗族蛊术的其中一个,不过嫣然她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因为她要面对的并不是普通人,而是我爸爸,一个已经“死去”的会使用早已失传千年上古巫术的人。
门口,王娇无声无息地出现了,她静静地望着我俩,笑了笑,然后转身,我看到了两颗晶莹的水花滴落在地上。
说是通道,其实如果用“甬道”来形容也不为过,因为这通道并不狭小,虽然我仍需稍稍弯着腰行走,但毕竟不用双手双膝着地爬着出去。甬道并不很深,也就一米七、八左右的样子,我双脚刚着地,便有一包东西也被扔了出来,我正欲转身想要拉孙婷一起走的时候,却万万没有想到,我转身的时候,那通道口正被青铜棺椁给缓缓合上了。我大吃一惊,叫道:“孙婷,不要……”话音未落,最后一丝缝隙已然消失了,孙婷重新将青铜棺椁推回原位,将整个通道口给堵上了。
孙婷冷冷地说道:“陆轩,我这么做是有道理的,你再不走,那我只能对不住你了……”话还没说完,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头顶上方传了下来,这墓室本来就不大,这回声和震动只震得我耳朵嗡嗡作响,地面似都已要震动了起来,头顶上方不时有灰尘和小碎石落下,我知道这兰陵王墓是架在了地谷峭壁之上,震动很容易引起地谷大面积坍塌。
也不知道刨了多久,我只感觉得精疲力竭,甚至万念俱灰打算放弃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他们在这儿呢!”
打定这个主意,心中反而渐渐地镇定了下来,我将嫣然从地上扶了起来,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见嫣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心中一宽,正要对孙婷说几句鼓励她的话,但孙婷似乎早已料到我想说什么,她的声音温柔地从头顶传来:“陆轩,刚才你也摸到了我的……我没有心跳的,其实你根本就不必理会我的,我早就已经死了,也许你会很奇怪,为什么一个心跳早已停止的人会站在你面前说话呢?没时间了,陆轩,出去后你会明白一切的。”
王娇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死了……”
这时,又是一声巨大的闷响传来,整个墓室剧烈地晃动了起来,大大小小的碎石开始一块一块往下掉落,孙婷急道:“这里要塌了,快离开。”说着,她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一股力气,从地上一下子窜了起来,伸手往我背上一推,我一个趔趄被她推到了青铜棺椁前,青铜棺椁也因为墓室的震动而移动了些许,露出了一个洞口,这就是孙婷所说的秘密通道,也是唯一的逃生途径。
陆轩,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表明我真的出不来了,你得答允我,看完之后,就将这封信烧了,好吗?虽然嫣然她心地善良,思想纯朴,但我知道的,她爱你爱得这么深,如果让她知道她这么热情帮助我,而我却爱上了她的男朋友,无论如何她也会伤心的。答应我,好好待嫣然。
王娇走上前来,体贴地将我身上的被子盖好,说道:“古有华佗再世,难道今天就没有王娇妙手回春吗?”说着,轻轻地笑了笑,又道:“放心吧,嫣然她没事儿,头部受了点伤,应该是那甬道塌下来泥土里夹杂着的石块造成的,有一点轻微脑震荡,手臂被硬物打折了,不过也没有大碍,现在打了石膏,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慢慢养着就行。”
也许你会觉得很奇怪,又或者你会觉得我和你开玩笑,其实很多次我都想将这个真相告诉你,可是一来怕你不相信,二来觉得你知道了事实的真相后,又不肯帮我,所以我才瞒着你。我对你说,那是上古岷山氏的古老巫术“傀儡术”,那巫术称之为“傀儡术”不假,但是,成为傀儡之人,并不是不死之人,而是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我见王娇和我说笑,料想嫣然应该没事儿,当下认真地说道:“王娇,嫣然好真的没事吗?她埋在那泥土里这么长时间……”
我正要开口回答她,但此时已见到前方隐隐有一丝光亮,心中一阵兴奋,说道:“出去再说,这里很危险,孙婷她想要……”
说着我拉起她那没受伤的手,一个劲儿往前冲,眼看着就要跑出甬道了,突然间我只觉得右手一沉,只感觉到嫣然一下子变得很重,加上和往前的冲力,我拉着嫣然的手竟然就这么给松开了,我大吃一惊,回头一看,顿时就像是被一道闪电给和-图-书劈中一样,眼前的景象让我捶胸顿足,身后的甬道已经不见了,嫣然也不见了,我身后是一大堆如小山一般的土堆,塌翻的泥土已经将甬道给堵住了,同时也将嫣然给埋掉了。
嫣然柔软地贴在我身上,吐气如兰,柔声道:“一般的蛊是那样下的,可这蛊有些不同。”
我听王娇说起这三具尸体,那肯定是孙婷、孙金国和蓝野明三人,进墓的时候哪想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人永隔了,心想难过,说道:“那女的便是孙婷。”
我听王娇提到“孙婷”,心中不由地一痛,摇了摇头,说道:“你怎么知道孙婷的?”
王娇冷笑道:“看不出来哇,陆轩,说是调查那几个盗墓贼的死亡真凶,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勾搭上一个孙婷了,了不起,了不起!”
XXXX年XX月XX日 凌晨
我点点头,王娇转身走了两步,突然间想起什么,从包里摸出一封信,递了过来,说道:“这是你随身背着的那个包里的信,信上写着‘陆轩亲启’四个字,你看看吧。我出去了。”
我心下骇然,正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去背孙婷,却不料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方,传来了一声极大的闷响,那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炸山,我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响,这孙婷果然是想将这里给炸了,那爆炸声就是炸山的雷管声,我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吼道:“孙婷,你是不是真疯啦?这兰陵王墓可是国家重点的文化遗产,你死了不打紧,可你就这么把这里给炸了,国家损失不打紧,可这些都是古迹,是一个历史的见证啊……”
巨响之后又是一片寂静,我连喊了三声“孙婷”,孙婷的声音才又传了下来:“陆轩,我扔下来的包裹里有应急的冷烟火,有求救用的信号弹和鸣笛,都是应急物品,或许你用得上。你快带嫣然走吧,这秘密通道是土质结构,强烈的震动很有可能造成土石塌翻,你会出不去的……”
……
我大惊,道:“不可能,怎么死的?”
再后来,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孙婷后来又说了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整个地面开始上下剧烈地颠簸着,我只感觉到整个人像是大海波涛中的一叶小舟,被抛上抛下,我意识到整条甬道可能要塌了,当下也顾不了这许多,背着嫣然拼了老命地往前撒丫子就一阵狂奔。
嫣然吃吃一笑,一张小口凑到我的耳旁,腻声道:“你不知道么,那是我在给你下蛊呢。”
(看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能够承受这样的一个结果,但发现真正要我面对这个现实的时候,我又不得不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将信笺放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绪,又接着看下去。)
我急忙冲过去一看,嫣然的脸上除了泥就是血,冷冰冰的,还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还在不断地一直往外冒,我使劲地擦着她脸上的泥和血,不断地大声叫着她的名字,我不断地告诉自己嫣然没事,她不过是被塌方的泥土给埋了几分钟,窒息休克过去,很快就会醒转过来,我摇着她的身子,将她的手捧在手里心,轻轻揉搓着,我拍打着她的脸,呼唤着她的名字,挠她的两肋,可是……可是她怎么像是睡着了似的,一动也不动,闭着眼,什么也不知道……
整条甬道口是开在了孝观山腰上,孝观山本来就不是一座天然形成的山,山上植被并不是很多,此时天空已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了甬道口旁的山坡上,看着胖子和一些武警进行挖掘救援,洞口旁还放着一支担架,几名医生和护士正在一旁待命,我心里不断地祈祷,希望嫣然不会有事。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甬道里一阵躁动,紧接着,胖子和几名武警将嫣然给拖了出来,放在了担架上。
嫣然“咯咯咯”轻笑道:“色蛊!”
(全书完)
王娇“扑哧”一声轻笑,笑道:“被你爱死的。”
“陆大哥——”孙婷的声音幽幽地从头顶传了过来,声音不大,但我知道,她一定在大声说,因为这个时候,整个地面摇晃得十分厉害,头顶不时传来阵阵沙土碎石落地的声音,和那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金属“嘎嘎”的声音。
但是上天不遂人愿,嫣然和我们在尝试了各种方法之后,仍是不能够控制住我爸爸,反而受到了我爸爸的岷山氏巫术的影响,嫣然有时候会做出一些异于常人的举动。
其实就算孙婷不说,我也早已料到了,只不过自己一直不肯相信这个现实罢了,这时从孙婷嘴里说出来,我却不得不相信。我“嗯”了一声,心中一阵疼痛,说道:“那我走了——”说着,我咬牙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打开包裹,从里面拿出照明用的冷烟火,燃了一只,绿色的光亮一下子将整条甬道照得通亮,我隔着青铜棺对孙婷说:“我走了,每年的清明,我会来看你的。”说完,我背起嫣然,往甬道的出口快步走去。刚走了两步,孙婷的声音又传了下来:“陆轩——好好爱嫣然……”
我汗了一个,瞪了王娇一眼,说道:“你说的这哪门子的事儿?我和孙婷不过是普通的朋友罢了,真受不了你,也http://m.hetushu•com不知道谁这么倒霉,将来娶了你,被你怀疑来怀疑去,这日子还真没法过了。”
嫣然说,这种古老的巫术同她的蛊术一样,施术时基本看不出来的,给你看一样东西,又或者让你喝一碗下了咒的水,就被施咒了。我想让嫣然姑娘救我,可是她却无奈地说,她的蛊术也救不了被施了巫术的“傀儡人”,我绝望了,甚至要疯了,你不会体会到我的感受的,当你知道你已经是一个“死人”的时候,那种感觉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我听孙婷的语气,似乎要将这里给炸了,下意识地往先前蓝野明所在的位置看了过去,顿时,后背心又冒了一身冷汗:蓝野明果然不见了。
王娇嗔道:“去去去,我也没想和你过,也不知道谁在昏迷的时候,嘴里一直在喊‘孙婷’,幸好没被嫣然给听见,要不然,给你下个情蛊,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顿了顿,王娇的神色变得极为严肃,说道:“陆轩,在将你和嫣然救出之后,胖子又指挥抢险人员对塌方的甬道继续展开搜救工作,从里面挖出了一女两男三具尸体。”
孙婷
这件事情后来我问过几次,嫣然都不说出刺我的原因,我料想当时嫣然可能是受到了孙金国的巫术所致,当下也不以为意,现在嫣然突然间说起这个,我微微一怔,当时我早就心猿意马,调笑道:“你刺得越深,我就爱你爱得越深,咱们先不说别的,春宵一刻值千金,耽误了可赔不起,咱们快洞房吧。”
(以下是信的原文内容)
我接过王娇手中的信,信封上只有四个字“陆轩亲启”,笔迹娟秀,显然是出自一名女性的手,信封还没有拆,也没有贴邮票,也就是说,这封信本来也没想寄出去,而这封信又是放在孙婷扔下来的那个包中,那肯定是她写的,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拆开信,细细看了起来:
陆轩,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比较合适,想来想去,还是直接叫你的名字吧。
我本来酒意还在上头,蓦地听见“下蛊”,一下子就清醒了,想要将嫣然推开,可嫣然的双手却死死地勾住我的脖子,我惊问道:“什么蛊?不会是情蛊吧?你不是说,下蛊不过是给人看些什么东西,又或者闻一闻什么东西就完成了吗?”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觉得好笑,一个死人,又怎么能够说话,又怎么可能拥有思维?这个问题,我曾经向同样会使用蛊术的嫣然姑娘请教过,她说,无论是蛊术,或者是降头术、傀儡术,那些不过是科学所没有探知的未知领域罢了,现在的科学解释不了,不等于未来的科学解释不了,就和情蛊一样,没有人知道背叛了所爱的人就会死去,可事实就是这样,就像这傀儡术,并非是让人成为一个不老不死的傀儡,而是成为一具具有思想的“死人”。
我将嫣然负在身后,走到通道口前,仍还有一丝希望,转头对孙婷说道:“孙婷,跟我们一起走吧。”
这一连串的变故来得实在太突然了,我自问自己应便能力之强已经算得上出类拔萃了,可陡然遇到这些变故,虽说没有慌神,但早已心如乱麻,脑子里除了那“不能丢下一个人,不能让任何人牺牲”的念头外,其余的事情想都没有想过,这时听到孙婷提起嫣然,我这才心中一痛,对,无论如何,就算我死了,也要让嫣然出去才行。
再后来发生的事情,你也很清楚了,我爸爸发现了兰陵王的秘密之后,又经过了一系列挫折,辗转进了兰陵王墓后,又有了更为惊人的发现,原来将兰陵王变成“死人”的巫术,是上古岷山氏巫术的一种,中了这种巫术的人,心跳会开始慢慢减弱,最终停止跳动,但是,人并不会死去,而且仍是具有正常人的思维,唯一的缺点,似乎是有些受制于施展巫术的人,所以才将这种古老的巫术,称之为“傀儡术”。
我用力想要将青铜棺椁给推开,但是,青铜棺椁实在太重了,横推都已经很吃力了,现在我站在下面,由下往上推棺椁,无论如何也推不开了,我大急,用手拼命地拍着那青铜棺椁的底部,“呯呯——呯呯呯——”便我的双手都拍麻了,拍木了,孙婷却始终无动于衷,我想到从今以后和孙婷将要天人相隔,便不由地鼻子一酸,双手无力地垂下。
后记:三个月后,我以阿夏克族特有“抢婚”的娶亲方式,和嫣然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晚上,当所有闹洞房的朋友们都散去之后,我关上门窗,转过身,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嫣然抱上床,却不料嫣然“嘻”的一声轻笑,围着桌子跑来跑去躲着我,不过最终还是半推半就,让我一个饿虎扑羊,紧紧地环抱在怀中,嫣然一张小脸顿时飞上了几朵红云,加上先前喝些酒,此时更加显得娇艳不可方物,我忍不住向她的樱唇吻去,却不料嫣然手指轻轻地摁在我的双唇上,笑道:“老公,你为什么一直不问我,当初在孝观山时,我为什么要用匕首刺你一下?”
果然,我这念头刚一转过,整个大地蓦地剧烈地摇晃起来,我立足不稳,几乎摔倒,虽说这时离甬道口已经很近了,但几乎站不稳的情况下,这不算很远的出口似乎变得那么遥不可及,我甚至看到了和-图-书前方甬道的顶部,大块大块的泥土正在塌方掉落,若是再不出去,就算如来保佑我们不被塌方的土块砸中活埋,也会被堵在这甬道中出不去的,嫣然一只手为了救我已经断了,我早已在心里决定,无论如何就算粉身碎骨,也绝不再让嫣然受伤。
哦,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那几个盗墓贼是我杀死的,他们的生殖器,也是我用利器割下的,我已将整个作案动机和过程,以书面的形式委托我的好朋友交到公安局的,你就放心好了!
别人不了解,王娇和我也算得上患难之交了,她心里想什么,我一眼便能看出来,不带目的性,她肯定不会问这些与她无关的问题,当下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别瞒我了,我对你的了解正如你对我的了解一样,你想要说什么?是不是你知道一些什么?”
你可能想要问我,为什么我会成为一个“死人”?除了这件事情我对你有所隐瞒,其他的事却是真的,我爸爸无意中从兰陵王面具并没有露出可以让人呼吸的小孔,而且这张面具是依据兰陵王的面部五官量身打造而成,没有透气的气孔,兰陵王戴上它之后,根本就不能够顺畅的呼吸。我爸爸发现了这个惊人的秘密后,又查阅了许多关于北齐那段历史的野史,从而得出了一个结论——兰陵王他之所以能够勇冠三军,并不是因为他真的武艺超群,而是当他第一次戴上兰陵王面具出战时,他已经是一个会动的“死人”了,这也是为什么当敌人看到“兰陵王面具”时,便会吓得魂飞魄散,不是因为兰陵王骁勇善战,而是因为他是一个“死人”。
成为“傀儡人”之后,没有了呼吸,也没有心跳,但是整个人的机体细胞却异常活跃,受了伤,不管多重,细胞都能够很快地将伤口自行修补,但是脾气却越来越坏,甚至自己都不能够控制住自己。
我顿时傻眼儿了,只觉得塌下来的不仅仅是甬道,而是整片天空,我顾不了自己现在仍处在甬道里,虽然这里距离甬道口仅仅不到十米的距离,我也顾不上整条甬道随时都可能塌下将我埋葬,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伸手开始没命地刨着泥土,一边刨一边哭喊嫣然的名字,一边大声叫唤,抱着一丝希望会有人听见过来帮我。
我见孙婷神色自若,甚至都可以用“视死如归”来形容了,我知道孙婷已经早已下定决心不会再出去了,其实每个人都一样,一旦自己都放弃了,别人再怎么努力,那也终究没什么效果的,况且,孙婷现在的情况确实说不准,尸毒浸入五脏不说,而且更加怪异的是,她没有心跳,整个人除了会说话有思维外,基本看不到生命特征,都不知道她究竟是死人,还是活人。于是我只得叹了一口气,将一直昏迷不醒地嫣然负在身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孙大小姐,你当真不走吗?”
一般来说,摸金倒斗之辈才能够称得上是手艺人,毕竟他们只取财,不毁尸,但卸岭一辈不同,他们可不是凭手艺吃饭,而是靠得人多势众,手法强硬,倒斗时,往往除了各种陪葬物一扫而空外,还会对棺椁墓主人的尸首进行鞭笞、毁尸,所以古代贵族陵墓建造时,往往都采用了一些防范措施,其目的就是让想要试图破坏陵墓的人为墓主人陪葬,这样的陵墓中,除了有各种厉害的机关,还会有火油、硝磺等物,只要墓室结构被破坏,触动了机栝,那会墓主人便会和破坏墓室的人一起埋葬。听孙婷这么一说,我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兰陵王墓只留着地脉支撑,其余地方都已经掘空了,这震动一大,整间墓室非塌了不可。
我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声,将信折叠后,放到了枕头下,这时,病房传来了几声敲门声,随后门开了,嫣然亭亭玉立地站在门口,右手绑着厚厚的石膏,用绷带挂在脖子上,见到我后,原来就外强内柔的她,眼泪一下子就无声地流了下来,她扑到我怀里轻轻地啜泣道:“陆大哥,甬道塌方时,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
王娇无奈地耸耸肩,双手一摊:“好吧,那三具尸体法医已经鉴定过了,他们的死因很奇怪,虽然几具尸体身上都有伤口,但这些伤口都是在他们死亡之后才弄上去的,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因为兰陵王墓塌陷被落石砸死的,而且,他们的死亡时间也有问题,那个孙婷,早已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死去了,所以我觉得非常奇怪,你刚才已经告诉我你认识孙婷的经过,这前前后后不过十来天的时间,可是这孙婷早已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死了,那会儿你可是还在江城呢。”
王娇见我不语,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顺便看看嫣然有没有录完口供,要是录完了,我带她来看你。”
我当机立断将嫣然放了下来,不是我不背她,背着一个人很难平衡身体,就连站稳都不太容易,更别说逃出甬道,于是我以命令的口气对她说道:“嫣然,快跑,别回头,往前跑!”
王娇勉强笑了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问题,我只是好奇问一问,你……你别放在心上……”
我冷汗直冒:“那……那是什么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