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烽火引

作者:君王死社稷
烽火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兄弟殊途

619 尾声

山上宴席欢愉,偏偏主角林火,现在的林掌门却孤身一人立在坠辰顶上,遥望北方,不知心中作何思量。
那婢女又叹了口气,进一步说道:“公主注定为王,你还是江湖大侠。你们未来除了民众之前,私下……私下的交集,还是不要落人口舌了吧。”
林火见到空空荡荡的房间,心里骤然一松,然后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暗骂道:“你这个混蛋,到底是在瞎想些什么事情。”
林火闻言便觉得额头冒汗,赶紧解释道:“我没有对公主不敬,我……唉……你让我进去,我和公主解释……”
林火用力摇晃着脑袋,试图回忆起点滴故事。
想到此处,林火顿时冒出一身冷汗。
而这屋舍,只为一人而建,那个人便是紧闭双眼,躺在床上的吕烽。
狄国,深宫。
行不多远,林火便见到一处围墙,围墙之后有一座三层小楼。
林火从昏睡之中醒来,窗外已经是日上三竿。
他就在楼下,望了武梦许久,随后,洒脱一笑,“既然如此,在下……在下便不叨扰公主了!”
那婢女毕恭毕敬地说道:“公主,林公子走了。”
她们下蹲行礼,俏声说道:“公子起来了啊。”
两位婢女无奈点头,只能领着林火往后庭行去。
——————
两位婢女行到此处便不动了,“公子自己去就是了。”
燕国,小姜村。
还有,是了,他还梦见了梅花在白雪之中摇曳。低头去看,遍地铺满了红色枫叶。
林火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只是他想得明白,但是心中难免酸楚。
林火心中一叹,只能放出些天位威压,震得那两位婢女双腿打颤。
那两位婢女互看一眼,还是笑盈盈地说道:“和*图*书公主说了,若是公子用完了午膳,便可以请公子离开了。”
昌意将烧鸡扔到一边,一把跳了起来,“想做什么你说!是不是要抢亲?师兄陪你去!妈了个巴子的!咱们的兄弟感情,不就是抢个大王!就算是刀山火海老子也陪你也去了!”
婢女不敢抬头,只能见到武梦的红氅下摆。便见到武梦抬起手来,似是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低声地说道:“走了就好。”
就这样,赤娜拉着吕烽的手掌,低声细语了许久,直到乌尔在门外轻敲门扉,“大王,群臣都到齐了。”
说完这话,林火便要从婢女身边穿过去。谁知那婢女张手一伸,将林火去路拦下。只是这一次,她脸上没了方才愤恨,而是沉声说道:“林大侠,你难道还不明白。”
(全书完)
林火尚未张开双眼,便嗅到了淡淡的香味。成为天人境界之后,可他的五感实在是强得太多。
林火在原地呆立许久。
只是她未曾看到,她刚刚放下吕烽的手掌,那指尖便微微抽搐起来。
直到林火的背影完全消失不见,门口那婢女才转身上了高楼。她立在武梦身侧,低着脑袋不敢去看武梦的面孔。
姜杉闭着双眼,微笑着说道:“广收门徒?林子也不怕忙疯了。”
可他此时记得的只有一些片段,与其说是片段,更像是一个个梦的画面。
林火话还没说完,那婢女便出声打断道:“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还没点数吗?”
林火依旧沉默不语,他过去许久方才回头对昌意说道:“我决定了一件事情。”
林火回头望向群山,豪气顿生,“大开九霄之门,广纳天下豪杰。九霄,应当是天下人的九霄!”
红柱黑http://m.hetushu.com瓦,青丝舞动。而武梦便穿着一身红氅,披散着头发背对着林火,正在三楼观景处遥望远方。
两位婢女笑盈盈地说道:“公主有令,若是公子起来了,就带公子先去用膳。”
千面耸了耸肩,“他有他的事情要忙,我们也有我们的麻烦。”
他赶紧拱手说道:“还请通融一番,我这就去和公主道歉。或是告诉我做错了什么事情……”
等他张开双眼,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间陌生的闺房。
眼看她们两人就要站立不住了,林火这才撤回威压,将两人手臂扶住,“现在,可以为我带路了吗?”
林火草草将饭菜吃完,又对二人说道:“好了,也不知公主现在何处。”
林火摇头苦笑,“不是要去抢亲。”
姜杉轻笑说道:“鬼见愁一分为四,可没有那么容易统一。我们需要把一些老人都给找回来。你之前跟我说过有四个挺有潜力的年轻人叫什么来着?”
就连接连不休的大雪,也到了放晴的时刻。
一月后,春暖花开时节,燕冀狄三国,三位女王先后登顶,一时间天下震动。更有燕王武梦将于春末与大将军薛富贵成婚,大燕万千百姓共庆。
昌意一手拎着酒壶,另一手揣着半只烧鸡,他对着林火的背影,含糊不清地说着,“我说,师弟你啊,也别太难过。不就是和别人结婚了嘛,多大点事情。过来和师兄喝一杯,啥事儿都没了。”
——————
马车内传来虚弱回应,“我只叫你把我捞出来,是你自己要给我当车夫的。”
他整了整身上里衣,发现已经换了一身新的,再往外走,便见到衣架上挂着一套新的白袍。
公主,大侠。
林火m•hetushu.com只记得自己梦见了一场烈火,让他燥热不安。那火焰来得如此迅猛,以至于一出之下,他便溃不成军。
楼上,楼下。
他稳住心神,正色说道:“可是我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二位带路,我要当面和公主致歉。”
林火刚刚推开房门,便见到有两个婢女在门外候着。
林火挠了挠头,确实是觉得有些肚饿,也就点头说道:“还请两位带路。”
两位婢女便带着林火去了偏厅。
过了片刻,武梦又轻声说道:“过几日,你去把薛富贵公子给请来府上吧。”
婢女沉默点头。
这名婢女身着鹅黄色狭领长袄,一双眼睛不忿地盯着林火。
林火将白袍套上,正巧望向铜镜。
“对对对。”姜杉哈哈大笑起来,“吃喝嫖赌,四大罪;飞马花蛮,四大贼。”他伸出食指敲打着自己的额头,笑着说道:“有点意思。”
林火面露诧异,不过他脾气一直不错也没有和这婢女计较,反倒是心想这婢女如此态度,难道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
不等林火开口说话,那名婢女就咄咄逼人地说道:“公主说了,你就不要进去了。”
他慌慌张张地扭头朝身边望去,只是床铺内侧空无一人。
赤娜登基为王,她在宴会将要开始之前,却是来到了这间充满冀国风情的屋舍之中。
等他穿戴整齐之后,他便推门而出。他心里始终是有些放不下之前那个梦境,还是想要去找武梦,确认自己昨晚没有做出什么荒唐事情。
林火拱手谢过两人,就要往院子里去。可等他走到庭院门口,却发现那里还站着一名婢女。
少女,少年。
林火按住额头坐起身来,回想着自己是怎么来到了这里。可他hetushu.com的记忆却出现了一片空白。他只记得自己救不了山师阴,一路浑浑噩噩地回了昌隆,然后昏昏沉沉地见到了南柯,再之后一杯烈酒下肚,便没有了后续。
唯有昌意坐在他身后陪同,还有阿呆阿瓜在林火脚边嬉闹,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这时候,林火已经全然没有了睡意。
或许是见到了林火一脸疑惑,那婢女继续说道:“昨夜你伤心欲绝来找公主喝酒,结果酒醉之后,叫了渡鸦一百三十六次,叫了山师阴二百零三次。你心里,便是半点也没有公主,对公主如此不敬,又何必再来找她?”
赤娜脸色立即寒了下来,她轻轻将吕烽手掌放下,转身出了屋舍。
“什么?”林火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武梦这是要赶走自己?难道昨晚真的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新令一出,天下学子趋之若鹜。
她重新回到院门口,背脊上已经满是冷汗。她回过头,偷偷打量楼上武梦,却觉得那艳丽的红,此刻如此落寞。
只有几人知道,薛富贵入赘武家,一生不曾与武梦圆房。
说完这话,林火便低着头,转过身缓缓离去。
千面蒙着面纱,拢着黑衣,将面前的纸张放下,“最近发生的大事,也就这些了。”
后面发生了什么?
昌意眨巴着眼睛看着林火,“那你是要做什么?”
婢女应声退下,赶紧退下了小楼。
同一时间,林火率九霄残部,重归九霄山麓。林火推左徒先生为新任门主,左徒贤推脱不为,反推林火上位。林火推拖不得,终成九霄之主。
随后他又梦见了一场大雪,那大雪落在身上,又从他身上滑落下去,将他身上烈火熄灭。
燕国,官道。
婢女叹了口气,提示林火道:“你和-图-书和公主之间的身份。”
掌门大典之上,四海游侠,七国贵胄,八方江湖尽至,九霄门重启山门,名声无二。
赤娜将吕烽的手掌牵来,在自己脸庞上轻轻摩挲,柔声说道:“你总说我是个女子,你看看,现在我这小女子成了大王了。底下都是溜须拍马,歌功颂德的人,我却不想和他们多话,只想将这消息说给你听。”
在那梦境之中,他似乎回到了与南柯初见的时候,隐约之间还听到了南柯呼唤他的名字,“林郎,林郎……”
一辆马车正在路上疾驰,赶车的汉子缠着厚实面巾,不耐烦地大声嚷嚷,“你叫本座做的事情,本座都做完了,可没答应要给你做车夫!”
——————
林火浑身一震,沉默了片刻,随后望着南柯背影,低声说道:“这是……公主的意思?”
武梦过了半响方才张口说道:“走了啊。”她的声音不高,像是疲倦至极,隐约间似乎还带着哭腔。
二位婢女有些为难地看着林火,只是谁都不曾说话。
武梦越是这样说,婢女越是不敢抬头了。她甚至将脑袋垂得更低,只能看到武梦的鞋尖。
他摸了摸自己的发髻与面皮,这才发现不只是谁给他整理了头发,又为他刮了胡子。虽然也无不妥,反正一般是到了而立之年才开始蓄胡,但林火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异样。
林火看了眼两人并不认识,便拱手说道:“两位辛苦,烦请两位带我去见一下南柯……武梦公主。”
“小兔崽子!”赶车那人显然是怒极,可骂骂咧咧了两声,却依旧驾着马车继续远行。
一墙之隔,天地之别。
“明白什么?”林火更是摸不着头脑。
千面无奈说道:“四大贼,他们几个毛头小子给自己取的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