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章 赌斗

牛面人单手掐诀,猛然大喝一声,身形骤然猛涨倍许之高,化为了两丈多高的巨汉,浑身青筋凸起,肌肉似铁。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是,恩公想知道什么,小女子自然不会有半分隐瞒。”兽面少女毫不犹豫的回道,眼中尽是万分感激的神色。
“四相箭!”
只见黑色葫芦原本光滑的外壁上,赫然多出了一个寸许深的小坑。
“你们两个也退后一些。”
四人同时施法完毕,马面人和二女全都目光黯淡,眼神无光,一副法力消耗大半的模样。唯独牛面人气势惊人,狂笑一声后,一把将落下的巨弓和羽箭抓到手中,对准了对面的青年。
“不愧是钟家弟子,这一次我们给阁下一个面子,但望告知大名。”马面人叹了口气说道。
巨弓也一声嗡鸣的重新化为短剑和如意,分别回到了马面人和蓝色骷髅面具女手中。
“这一击,我应该算是接下了吧?”钟沉看向四人,袖子一抖,隐约有灵光闪过,身前的冰盾也化为丝丝白气消散开来。
冰盾表面大团红光绽放开来,接着“咔嚓”几声,冰盾浮现出无数道裂痕,似乎下一刻就要彻底毁去。
原来那红色羽箭竟然是一枚hetushu•com子母箭,母箭矢威能丧失后,子箭才会出其不意的激射而出。
这时,冰盾表面的红光也彻底消散一空,马面人等四人目睹此结果,目中全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牛面人吼叫一声,手指骤然一松,羽箭一个颤抖后,从巨弓上消失不见。
“噗!”
这时,牛面人身形已经如同泄气的皮球般,飞快缩小,恢复如初,心中已经没有多少恼怒之意了。
下一刻,钟沉身前不远处的虚空中,传来刺耳的空气撕裂声,一道赤虹犹如瞬移般的浮现而出,狠狠扎在了冰盾之上。
鬼府几人一阵窃窃私语,再看向钟沉的目光自然全不同了。
“嗖”的一声,正和冰盾僵持不下的红光中,一道赤芒激射而出,竟瞬间洞穿厚厚的冰盾而过,到了钟沉胸口处。
“哦,听你的口气,你也修炼过?”钟沉闻言有些诧异,回身问了一句。
“好,那就如此决定了。我等既然走上修仙之路,以法力定是非倒是正常的事情。”钟沉再次打量了对面四人一遍,嘿嘿一声的答应下来。
钟沉脸色一沉,一把将葫芦抓住,送到眼前仔细打量了一下。
“木婉儿,你说得太多了!钟道和图书友,我们四人动手了。”马面人听到少女此话,却脸色大变,突然厉声喝道。
“他们四人擅长联手秘术,合力一击非同小可,恩公一定要多加小心。”兽面少女见此大急,急忙插口道。
与此同时,火女则一声娇叱,手中羽扇狠狠挥动一下。
钟沉只能先将心中疑惑抛置脑后,冲书童二人吩咐一声,就单手一拍手中葫芦底部,顿时葫嘴打开,从中喷出一股清澈水流,开始只有手指粗细,但转眼间就化为了碗口粗细,围着其身躯盘旋飞舞起来。
牛面人先是一惊,脸上狞色乍现,单手掐诀,一根手指冲冰盾处虚空一点。
与此同时,钟沉另一只藏在袖中的手掌,十指悄然微张,一团蓝色光球无声浮现而出,不断涨大。
原本看似透明的水盾,在“嗞啦”声中瞬间凝结成冰,化为晶莹剔透的冰盾,表面隐约有道道灵纹印痕,通体散发着丝丝白气。
钟沉面上闪过一丝讶然,口中却念念有词起来,身边盘旋飞舞的水圈,顿时往身前凝聚而去,就化为一面厚厚水盾,同时袖子再一扬,从中飞出一枚蓝色符箓,一闪没入到水盾之中,化为一股惊人寒气。
要知道,他们www•hetushu•com几个辛辛苦苦修炼数十年,如今修为才不过在筑基中期左右,若是对方真有筑基圆满修为,争斗起来的话,他们四个纵然联手,能否获胜都是两说的事情。
让人大开眼界的事情出现了:冰盾表面的裂痕竟在丝丝蓝光中飞快弥合如初,转眼间重新变得坚固无比。
马面人则不再有任何迟疑,手中黑色短剑往空中一抛,化为一道乌光在上空盘旋而起,并发出呜呜的怪声。
他二话不说的一催法决,一股法力当即顺着手掌,飞快往葫芦中狂涌而去,葫芦外壁上的小坑,当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消失。
然“你们真不要脸,竟然要四个打我家公子一个!公子,不用答应他们的,我就不信他们真敢对我们动手。”侍武听了,忍不住的嚷嚷起来。
这时,巨大化的牛面人暴喝一声,就将巨弓十分吃力地一点点拉开。
“不错,只是一击!”马面人断然肯定道。
“恩公……”
“回元术。”
钟沉面容不变,但双目蓝芒闪动,将那赤芒本来面目看得清清楚楚,分明是一枚数寸长的赤晶小箭。
巨弓光芒万道,一缕缕黑蓝色雾气,飞快没入到红色羽箭上。
……
“只是一和*图*书击?”钟沉却冲二人摆摆手,沉声冲马面人问道。
一道尺许大的红色鸟影从扇中飞出,一声清鸣后,在空中幻化成一枚赤红色羽箭,通体晶莹剔透,有层层红霞透出。
就在这时,钟沉袖中手掌一把将蓝色光团抓住,飞快在冰盾上一抹而逝。
此女满脸疑惑表情,摇了摇头,一副也根本未曾听说过的模样。
随之四人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大殿。
“钟沉。”马面人自语了一遍,转首看了旁边的火女一眼。
钟沉这才微松了一口气。
兽面少女听到这里,满脸感激之色,忍不住的也想要说些什么。
“我叫钟沉,你们回去后可以如实禀告。”钟沉目光一闪,淡淡说道。
“四相箭可是连筑基后期的对手都曾经重创过的,难道这人真还是筑基大圆满修仙者。这怎么可能,我观此人气血,年纪绝对没有超过二十。”
“这……”
“听说钟家新一代嫡系子弟最杰出者,有三子之称,若是其中之一有筑基圆满的修为,倒是不奇怪的。”
兽面少女露出几分迟疑。
幸亏他当初选择本命法器时,为了保险起见,选了以坚硬闻名的黑精金,而没有用对水属性法术有增幅的易碎材料,否则这和*图*书一击,就会让他的本命法器损伤不小。
几乎与此同时,钟沉胸口处虚空波动一闪,一个被团团蓝光包裹的黑色葫芦浮现而出,正好挡住了赤芒。
蓝色骷髅面具女低哼一声,从袖中取出一柄蓝色玉如意,手腕一动,也化为一团蓝光冲天而去,转眼间和乌光融为一体,滴溜溜转动下光芒大放,化为了一柄黑蓝色巨弓。
牛面人巨大化的神力,外加三种法器联合一起的增幅之力,让射出的红色羽箭速度惊人,似乎无坚不摧。
“噗”的一声闷响,赤芒当即化为点点晶光溃散而灭,黑色葫芦重重一晃后,体表蓝光也瞬间闪灭。
“动手!”
“姑娘可否告诉我一下,鬼府换主人之事?”钟沉目送四鬼离开,才面向少女从容的问道。
“上任鬼母?鬼府什么时候换主人了。”钟沉听了这话,有几分疑惑。
“竟然毫发无损的接下了四相箭!”
“小女子曾经在上任鬼母大人身边当过差,怎可能没有修炼过法术,只是限于资质,修为不高,并且现在妖兽血脉反噬,一身法力已经彻底被化去了。”兽面少女苦笑着回道。
一盏茶工夫后,殿门外的雾气尽数散去,庙宇中只剩下了钟沉、侍武、兽面少女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