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钟金龙

这一次钟沉脸色阴晴不定,未再直接回答什么。
“说得好,但据我所知,你的最大对手钟道天已经闭关整整一年了。没记错的话,这小子闭关前就已经筑基圆满了,现在还一次闭关如此长时间,难道是在修炼什么厉害法术。”白面老者露出赞许的表情后,眉头又皱起的说道。
一开始只显露出一小部分,并且模糊不清,但片刻后,这部分就渐渐化虚为实,已能将宫殿大门看得清清楚楚。
忽然,不远处高空传来破空之声,一只通体碧绿的尖头木舟破空而行着,而在后面数里远的地方,则有十几只双头怪禽发出尖叫声的紧追不舍。
“血脂丹和其他灵药的事情,我来想想办法,绝不会让三弟真的成了残疾。而比起此事,我更担心钟金奎那边的事情未了。”钟沉凝重的说道。
这黑色宫殿的大门,看上去足有十几丈高,表面凹凸不平,竟然隐约有无数灰白色人脸在上面若隐若现,让人看了心中发寒。
“不好,是仙师在斗法,所有人都藏到船舱中,谁都不许出来。”某条小船上,一名年纪最大的老翁看到天空中情形,脸色大变,立刻冲其他人厉声喝道。
“嘿嘿,你想得太简单了,表面上三弟自然没错,但m.hetushu•com钟金龙若是真想找三弟的麻烦,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忘了他们父亲是一名族中长老了吗,到时随便给三弟安排个危险差事,或者故意克扣一些修炼资源,甚至找人再次在生死擂上挑战老三,都是大有可能的事情。”钟沉嘿嘿的说道。
此湖某处,十几条小船正在如画般的湖面上穿梭不定,湖面渔民不时撒下一张张渔网,再吃力地拉上来,不时传来大有收获的欢笑之声。
转眼间,一干人等就来到了渔舟上方,谁都没有朝下方凡人看上任何一眼。
同一时间,钟家某座简朴的石屋内,钟沉望着床上双目紧闭、一侧肩头包裹着厚厚白纱的俊美青年,眉头紧皱。
“吴药师不是说了吗,要保住三弟的这条手臂,只有五百年份以上的血参类大补精血的灵物才可。其他的东西机会渺茫,唯有血脂丹是族内就有的。”钟沉看着一回来就昏迷不醒的俊美青年,缓缓说道。
……
那些怪鸟上的另一势力修仙者,显然也联想到了什么,也冲着黑色漩涡指指点点,有些激动起来。
正在争斗的其他人大惊,无论木舟还是其他怪禽,纷纷停手向远处逃避遁开。
“一般妖魔哪有这般直接破和-图-书碎虚空的本事,我看,倒像是什么宝物或者秘境现世。”另外一名年纪最长的中年男子,望着黑色漩涡中的情形,满脸凝重的说道。
就在这时,忽然空中一声晴空霹雳,更高处的天空骤然间一阵模糊朦胧,虚空抹布般的扭曲褶皱起来,后面几头怪禽一个躲避不及,连声惨叫的瞬间,在虚空波动中化为团团血雾爆裂开来。
“金龙,你弟弟不太争气,我年纪也不小了,纵然在族中担任长老之名,但手中实际权力却没有多少。但你不同,你才刚年满二十,就已经是族中三子之一了,甚至要不是为了凝结出上品金丹来,早两年就有机会踏入金丹期了。所以你以后的目标绝不是区区一名族中普通长老,而是凝结元婴成为族长,甚至进阶大乘,最终飞升传说中的仙界。”白面老者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满是欣慰之色。
“他们家会做如此卑鄙的事情,这如何是好!沉哥,你可有什么好办法?”钟图听完,大惊失色。
“哼,你弟弟就是个废物。伤得怎么样,若是没死的话,让他给我滚去闭关室好好修炼个两年,一天没有进阶筑基圆满,一天就不准给我出关!”白面老者一副恨其不争的模样。
和_图_书听族内药师说,奎弟虽然伤势很重,甚至因为所中秘术特殊,有毁容的可能,但并不影响以后的修炼。等他伤好后,我自会亲自送他去闭关的。”年轻男子平静的回道。
“轰”的一声巨响,一团黑影在扭曲虚空中乍现亮起,溜溜转动中巨涨而大,转眼间化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漩涡。
“嗯,你做事我自然放心得很。男的毁点容又算什么,况且他以后能结成金丹的话,自可恢复如初。但是我们家在族中也算举足轻重了,你弟弟纵然有千般不是,也不能任由一名庶子这般欺辱了。你找个机会将伤你弟弟的家伙给废了吧,要让所有庶系子弟知道,钟家嫡子绝不许轻侮。”白面老者先点点头后,接着又声音冰冷的吩咐道。
“这倒是大有可能,那地方应该快要降临了吧,钟道天应该和我一样,一直压着修为未曾凝结金丹,也是在等那地方开启。”年轻男子若有所思的言道。
“是!父亲,此事我来安排,一定不会让外人察觉是我们出的手。”修长年轻男子满口答应。
就在这时,黑色漩涡中忽然一阵强烈的波动席卷而来,竟从中浮现出一座黑色宫殿的巨大虚影。
“这是什么,难道是妖魔现世?”木舟上一名年纪十http://m.hetushu.com三四岁的少年,目瞪口呆的喃喃道。
“什么,奎儿在擂台上被人重伤了,还输给了一名庶子?”钟家某山后院中,一名在屋中看书的白面老者,猛然将手中书卷狠狠扔到地上,面沉似水的问道。
“父亲,我们钟家就算是仙族世家,金丹长老也不过百人,加上族长在内的元婴强者则只有五人,至于大乘期更是只有大长老一人而已,可见筑基后的修炼之难了。不过越是如此,筑基期的积累也越重要,只有打好底子后,后面的路才能好走一些。父亲也无需担心,整个族中新一代弟子中,也只有三子中的那一人放在我眼中。至于依云这丫头,先天资质虽然也不错,但毕竟是一个女儿家,结丹后就会被我远远甩开的。”修长年轻男子自信的说道。
“可血脂丹即使在族内也是异常珍稀,除非立下大功,或用天价灵玉直接购买,否则族中长老怎可能同意拿给三弟疗伤的。”
一干渔民闻言抛弃手中的渔网,一窝蜂的往船舱中跑去,如同受惊的兽群。
“宝物!秘境!”木舟上其他几人闻言,纷纷心中大动。
而以木舟和怪禽的速度,恐怕转眼间,就会从这些渔船上空飞驰而过。
天南,琼瑶湖连绵数百里,湖水中心区域更是http://www.hetushu•com深不见底,号称天南第一湖。
“钟金奎,你是说他兄长钟金龙吧。可是生死擂上生死自负,纵然他是三子之一,又能怎么样。”钟图恍然大悟的问道。
“那地方吗,算算时间,的确是差不多了,只是其中凶险……”白面老者听年轻男子如此说,沉吟了起来,隐约有些既喜既忧的神色。
“是,父亲,我也是刚刚知道,奎弟在比试前隐瞒了此事,那时我又在参悟一门法术,否则比试时有我在旁照应的话,怎么也不会让他受伤的。”老者面前,一名身材修长、面容儒雅的年轻男子,无奈回道。
“沉哥,这可怎么办,老三施展了燃血大法后,又接连数次催动秘术迎敌,纵然药师已经用了灵药,体内精血也不足以支撑让断肢重新接上。这样下去的话,只要耽搁两三个月,恐怕这条手臂就真要废掉了。”在他旁边,钟图满脸焦虑的低声说道,一副生怕吵醒俊美青年的样子。
※※※
木舟上隐约站着五六名身穿银色锦袍之人,那些怪禽身上则分别骑着一名黑衣人。双方隔空大骂着,还时不时有一道道火球、冰锥等各种法术互击不止……
隐隐传来连绵不绝的闷雷声,中心处更有一道道银色电弧在漩涡中若隐若现,仿佛此片天空都要塌陷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