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血脉印记

钟沉见此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拦阻什么。
“二哥说的对,可惜我因为和钟金奎比试,已经将大半灵玉换了激发燃血大法的丹药了。”钟云也脸色阴晴不定的说道。
“沉哥,此物就是一块空白的血脉印记封印盘,只要你能找到一种妖兽精血注入其中,过段时间就能自行凝聚成真正的血脉印记,具体催动和使用之法,我这里还有一块玉简,全都记载在了里面。”俊美青年说着,又掏出一块白色玉简抛向对面。
绝色少女低首看了看符箓几眼,喃喃几声后,未见有任何施法,四周潭水就骤然一阵流转,将其娇躯往高处一托而去。
这时山顶上空,才隐约传来残留的阵阵狂笑声。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道灵光从水潭上方激射而下,一闪而逝后,就没入蚌壳中。
半晌后,胖青年才苦笑的说道:“既然沉哥已经下定决心了,那我二人作为兄弟,自然不会再劝阻。不过此去的话,一定要做好充分准备。我这里还有两百块灵玉,你且拿去先用,以后再还我就行了。”
“好!”
“二哥,你先回避一下,我有些话想单独和沉哥说一二。”俊美青年闻言感激万分和-图-书,心念飞快一阵转动后,终于一咬牙的冲钟图说道。
钟家圣地,某个冰冷刺骨的水潭深处,一个漆黑巨蚌静静的躺在泥沙中一动不动。
钟家某个被层层禁制护住的山峰顶部,一声巨响。
“我资质如何,我自己最清楚不过了,这一次,三子肯定要去的,我既然决心超越他们,怎可能碰到这点危险就退缩,你们不用劝了,此行我一定要去的。更何况我也已经接到了长老会通知,这个名额是我那名义上的父亲亲自指定的,我又怎能辜负了他的这份‘心意’?你们放心,我既然敢去,自然也有几分把握的。”钟沉一直低首看着自己的双手,仿佛要看出一朵花来,缓缓言道。
“你我兄弟还说什么见外的话。但话说回来了,要不是我一时无法找到合适的妖兽精血,更不能保证凝聚出的血脉印记拥有何种威力,也不会将此物留到现在,可能在生死擂上直接就用了。”钟云见此,反而欣慰的笑了起来。
片刻,胖青年将石门带上后,钟云才神色肃然的在身上一阵摸索,最终掏出一个黑色玉盒。
钟沉一手抓住玉简,没有马上用神识查看里面记载m.hetushu•com的东西,反而迟疑的问道:“我只听说过血脉印记的成品率非常低,族中尚存的成品血脉印记更是寥寥无几,能融合成功的几率也不高,只有嫡系子弟才有资格种入。这空白封印盘倒是第一次听说,但其珍稀程度肯定还在那些成品的血脉印记之上,毕竟可以自己自由挑选妖兽,可以挑选更加适合自己的妖兽血脉来使用。老三,你是从何处得到的,莫不是……”
只见盒中放着一块金黄色法盘,中心处赫然铭印着一个清晰可见的迷你符阵,由密密麻麻的符文组成,通体血红,仿佛是用鲜血绘制而成的。
在钟沉诧异的目光中,俊美青年竟然低首咬破一根手指,在玉盒表面滴下一滴鲜血,接着玉盒表面白光一闪,浮现出几个鲜红色的诡异符文。
“梦魇宫这般凶险!沉哥,你真打算去吗?以你的修炼速度,就算不去梦魇宫,也有一定机会凝结金丹的。”这时,俊美青年却冲钟沉担忧的问道。
“哈哈,梦魇宫,我终于等到了。越千愁,唐红菱,你们给我等着,这一次,我钟道天一定和你们两个再狠狠较量一次。”
“我们兄弟间何必还这和图书般客气,钟图的灵玉我就收下了,三弟自身还需要灵药弥补元气,就不要提什么灵玉的事情了。老二,我此去梦魇宫耗时颇长,老三这边你多照看一下,别让钟金奎那边的人给乘虚而入了。”
盖子“啪”的一声自行打开。
“自然听说过的,听说此术是我们天南三大仙族世家共同研究出的秘术,能将一些妖兽血脉化作印记,强行种入修仙者体内,让我们三家子弟也能临时拥有一些妖兽的强大天赋神通。”钟沉思量的回道,心中不禁想起不久前所见的兽面少女,其应该走的是另一种妖兽血脉融入之路。
“当初,这位祖先还留下了其他一些和血脉印记有关的宝物,但这般多年过去,大都已经用掉了,现在只剩下了此物。沉哥既然知道其中利害,所以我希望此事不要让第三人知道,省得给我们这一支再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对二哥本人自然也信得过,但他有时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大嘴巴,我怕他无意中露出口风去,这才让他避开一二。”俊美青年慎重的解释道。
……
“梦魇宫终于降临了,我一定要得到太乙丹,凝结上品金丹出来,要和姑姑一样成为http://m.hetushu.com元婴期修士,好让族内所有人看看,即使女儿身也一样可以修成大乘,镇压整个钟家气运。”
就在钟沉露出疑惑之色,再看向钟云的时候,俊美青年却反问了一句:“沉哥,你可知道血脉印记吗?”
“沉哥,你多想了,我们这一支的祖上,其实是族中参加研究血脉印记的人之一。这一块空白封印盘,正是他当初意外研究出的独家法门,只是所需材料太过珍稀,外加其陨落得太过突然,也没有留下制作之法。”
钟沉见其如此凝重,点点头,玉盒仔细扫了一眼。
巨蚌“嘎嘣”一声,两扇巨壳当即缓缓打开,竟露出一名身材婀娜的紫衣少女。
这么小的盒子竟然还被人种下了禁制,还是那种最为麻烦的精血禁制。
一听钟沉此话,钟图、钟云二人面面相觑。
“嘿嘿,老三你也别羡慕他们,你我虽然没有资格去,但梦魇宫也非是一处善地,虽然各种宝物众多,但也要有命享受才行。根据历次进入梦魇宫的结果来看,每次进入其中的弟子,能有一半活着出来就不错了。据说有一届,曾经有人无意中在梦魇宫某处,放出了一只被封印的精炎蜂王,结果那一届进去之和图书人,只有十来人逃得性命跑了回来,其他人死得那个凄惨啊。”钟图转首看了俊美青年一眼,嘿嘿的说道。
※※※
“这是……”钟沉双眉微挑。
这少女盘坐在蚌壳中心处,看似只有十五六岁样子,肌肤如雪,眉眼如画,单手托着一张闪闪发光的蓝色符箓,竟是一名秀丽无双的小佳人,脸上尚还带着一些稚气。
不过,钟云原本就精血不足,纵然只是滴下一滴,也让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但他现在对此毫不在乎,反而慎重地将打开的盒子递了出去。
“沉哥放心,我这段时间就搬过来和老三同吃同住,绝不会让他人有机可乘的。”胖青年拍着胸脯保证道。
“这自然没问题的。”胖青年微微一怔,但马上就明白什么的满口答应下来,转身离开了屋子。
某颗看似普通的巨大山石凭空爆裂开来,从中激射而出一团金光,一闪而逝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绝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半分。此物的价值远在血脂丹之上,如此一来,反倒是我欠下你一个大人情了。”钟沉只是思量一二,就不再推辞地将二物收了起来。
“沉哥,你看看就知道了。”钟云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