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章 暗流涌动

“钟田,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点。”
“咯咯,听你这样一说,我就放心了。对了,听说你那个亲弟弟也进入梦魇宫了,听人说他实力很不错,在庶系弟子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有他辅助你的话,说不定你这次真能得偿所愿。有机会的话,介绍给我认识一二。”钟依云咯咯一阵轻笑,也不等对方回话,身影一晃,化为一股青烟凭空消失。
簇拥在钟金龙旁边的其他几人,也纷纷压低嗓音说道。
……
“我知道这小子实力不错,但是就算再强,也和我们一样是筑基圆满,实力又超出多少。况且他只一人,我们兄弟两人联手,压服他还不是绰绰有余。”钟岳不服气的说道。
“愚蠢!若说是几年前,钟金龙还算勉强跟得上你我脚步,如今已无法和你我同列三子了。”钟道天仍然缓缓擦着手中的黑色长枪,头也不回的说道。
“巨灵,你无须用大人来压我,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如何去做。这一次,我们几个自愿服用化功丹,将修为从金丹强行降低到了筑基圆满境界,为的不就是此行把握能http://m.hetushu.com够更大一点。话说回来,我们若是得手了,恐怕梦魇宫十有八九也不复存在了吧,到时候,这三族子弟同样是死路一条,我又何必做多此一举的事情。”矮小男子嘿嘿的说道。
开始说话的那名钟家嫡子,只能连连称是。
“哼,你这丫头不也一样,自从筑基圆满后,就一直在秘潭中修炼,想来比起当初也是实力大增了。钟金龙就是不明白,我等修仙者的根本是个人强大,甚至最后能超脱于整个世界,他本末倒置的去追求权力之术,如何还能放在我眼中。”钟道天哼了一声道。
好一会儿后,一名身材看似比较矮小的男子,发出嘎嘎低笑的声音。
“你可知道,我在两年前曾经和钟沉交过手?”灰发青年听到自己弟弟的言语后,犹豫了一下,苦笑着说道。
“若是一件外物就能让人轻易成就上品金丹,依云,你以为现在的元婴强者还会如此少吗?纵然真有这样的宝物,也顶多有些许帮助,最重要的还是要看自身。”钟道天不客气的说道。
此女古怪精灵地看着钟道天。
http://m.hetushu•com“你知道什么?钟家庶系弟子中,钟沉和我兄弟二人名声一样大,你不会就真以为我们三个实力差不多了吧。”灰发青年却脸色阴沉的说道。
大厅另一角落处,钟金龙目光微闪地远远看着钟沉,见钟泰兄弟和慕容双先后离开其身边,才冷哼一声,收回了目光。
外面,赤光殿最高的屋檐处,钟道天坐在上面,拿着一块白色手帕擦拭着手中的黑色长枪,异常的全神贯注,仿佛身外一切事物都无法分散其半分注意力。
在兄弟二人身后处的慕容双,将二人的对话听到耳中,面上一丝异样之色闪过。
“话是如此不假,但我可收到消息,钟金龙这次进入梦魇宫,不光是追求太乙丹,其实还想谋取另外一样东西。据说若是能够得到此物,他成就上品金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少女眨了眨眼睛的说道。
“梦魇宫何等广大,我们在里面也只能滞留两个月,哪有时间耗费在无用的事情上。等进入里面后,真碰见庶系弟子可以顺手给他们一些苦头,无需专门去找他们。我这次的真正对手是唐红菱、越千愁甚至和图书钟道天他们。”钟金龙毫不犹豫的说道。
“当时我和钟沉都是筑基后期,是我逼他一定要分出胜负的。但他只出手了三次,我就败了,甚至连法器都未动用。你不知道,他将碧波功已经修炼到了何种层次,那种威力就是一般筑基圆满也不是对手,更何况他如今修为更进一步。”钟泰面上现出一丝畏惧的回忆神色,慢慢说道。
“你是说,钟沉在筑基后期就有了筑基圆满层次的实力?这岂不是说,他和三子都是同一层次的强者了?”钟岳却听得目瞪口呆,半晌后喃喃问道。
钟道天听到钟沉之名,手中正在擦拭长枪的动作首次一凝,但随后就恢复如常,整个过程面容丝毫未变,犹如未曾听到少女最后几句话一般。
“钟道天,你还真沉得住气。没看到钟金龙正在下面拉帮结伙?”就在这时,钟道天背后处突然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名少女身影,正是钟依云。
“你知道就好。”长袍男子闻言,不再多说了。
“哦?看来你这次出关,真的实力大进,连这样的话也敢轻易出口。”少女微微一怔,随之hetushu.com又掩口轻笑。
“是,是小弟的错,以后绝不会再犯了。”
“就算还差一点,但也绝对不会逊色哪里去,否则我怎会带你眼巴巴的主动过来要求联手。这梦魇宫中危险无比,几乎有近半的陨落几率,若是真能和其一起的话,能活着回来的可能性肯定大增,但可惜啊……”灰发青年十分遗憾的说道。
“大哥,你刚才为何拦着,要不是你拉着,我一定要让这小子知道我兄弟二人的厉害。”钟岳纵然被其兄远远来开,仍然满脸愤愤的表情。
“夜枭,我知道你和仙族世家有大仇,但这次行动是大人亲自策划,甚至连刚刚祭炼而成的分身都派了出来。若是因为你的偏激行动坏了大事,到时候你就算想死也是做梦的事情。”长袍男子不客气的训斥道。
其他两人却对两名同伴的对话视若无睹,只是木然的看着远处的飞行法器。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此事?结果如何?我记得你那时好像还未进阶筑基圆满。”钟岳闻言一惊。
“金龙大哥说的对,小弟还是见识浅薄了。只要金龙大哥这次能从梦魇宫中得到那样东西,就算钟道天他们以后也只能乖http://m.hetushu•com乖称臣。”开始说话的那名嫡系弟子话锋一转,只是声音一下低了许多,眉宇间有些兴奋之色。
“就是,你忘了出发前,金龙大哥怎么说的了。”
钟金龙见此,这才脸色缓和了几分。
“我是在笑仙族世家一向自大惯了,这次来的都是三大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若全葬送在了梦魇宫中,说不得以后百余年内,会陷入青黄不接的困境,到那时,其他势力的机会就来了。”矮小男子话语中,带有一种说不出的恶毒。
“我不是说过,不准在外面随便提那东西吗,以后有类似的话,全都给我憋回肚子里。”钟金龙听了这话,却脸色一沉,低声呵斥道。
“夜枭,你笑什么?”另外一名穿着黄色长袍之人,眉头皱起的问了一句。
这时,簇拥他的数名嫡系弟子中一人,恶狠狠说道:“金龙大哥,钟泰兄弟不自量力,竟然想聚集人手和我们嫡系争高下。等进入梦魇宫后,要不要找个机会再狠狠教训一二,好让他们知道嫡庶间的真正差距。”
一艘看似寻常的黄色小舟上,四名面容僵硬的人站在船头前端,默默眺望着远处的唐、钟、越三家的巨大飞行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