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鬼门关

其他人见此也神色一松,纷纷跟着做出同样动作。
“好了,走了。”老者不再理会皮袋,反而胸有成竹地取出两枚青色符箓,往双足上一拍,就一阵风般的向前方冲去。
一刻钟时间才堪堪过去小半,前方雾海中传来轰鸣之声,接着一声声的沉重脚步声传来,仿佛生命巨物正在向这边接近。
后面的其他人见此,或掐动法决,或激发符箓法器,一窝蜂般的跟了上去。
“浮罗女妖!不可能,这东西不是在梦魇宫深处才会碰到吗,怎会跑到鬼门关来了。”
“道天少爷,罗浮女妖这怪物虽然可怕,但是其所在之处,一般意味着有另外一种更恐怖的东西存在。这地面上的白骨,恐怕大都是此东西的猎物。”钟蝠缓缓说道。
“这是……”病容老者眼中精光闪动,率先停下了脚步。
钟沉目光往四周一扫,却发现附近地面上白骨皑皑,类似的骸骨一具接一具,一直延伸到附近的雾气中,仿佛无穷无尽。
“血沙虫,你说的是血沙虫?”钟金龙也开口了,神色首次凝重起来。
钟沉默默地行走,hetushu.com不知多久后,脚下忽然传来一声嘎嘣的脆响,忙低下头看了一眼,瞳孔一缩。
钟蝠这才长吐一口气,冲其他人做了个手势,就率先将耳中布条扯出。
看这些骸骨身上残余的衣物等东西,明显是以前历届陨落在此的闯入者,不过其中还有些骸骨奇形怪状,异常巨大,明显并非人族所留。
钟沉心中骇然,抬首向前方有些稀薄的雾海中望去。
原本还算平静的队伍一阵大乱,一些人大叫起来。
如此多人同时飞奔而行,有快有慢之下,原本整齐的队伍一下变得凌乱起来,并且随着时间流逝,众人间的距离开始渐渐拉大起来。
这颗水球方一出现,表面便有一圈圈的震波荡漾不停,足足一炷香工夫后,才彻底平静下来。
“不好!是浮罗女妖。”
钟沉见此,心中不禁更凝重了几分。
“记住,千万别在高处飞行,否则会引来鬼门关中的其他怪物。大家祷告吧,让自己千万别掉队,嘿嘿,否则后果你们知道的。”钟蝠嘿嘿两声说道。
更多人则是飞快地从衣襟www•hetushu•com上撕扯下两块布条,惶恐之极的塞住耳朵。
“我们现在可没有多少时间浪费了,罗浮女妖既然现身过,血沙虫一刻钟内必定尾随而至。对付此虫的最佳方式,就是用大量精血将其引开,但是我们必须在一刻钟内跑出虫群的追杀范围,所以下面的时间,必须全力奔跑起来了。”
钟依云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随之前方雾气中,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强大气息爆发而出,包括钟沉在内的所有人只觉身形一凝,身躯竟然比之前又沉重了三分。
原本黝黑坚硬的地面上,赫然有一副白骨残骸,他此刻一足正好踩在半截臂骨上,这才发出这般响动。
但也有两名弟子还未来及得到帮忙,口中就忽然发出欢喜的笑声,忽然将手中香烛一抛,一下冲出通道没入了雾海中,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附近雾海中传出一阵女子清唱的不知名歌声,声音悠扬悦耳,仿佛天籁之音,但歌声所用之语却晦涩难懂,无法听得明白,但让人不觉沉溺其中,几乎无法和_图_书自拔。
其他人听了一阵骚动,有的人面现恐惧之色,有的人却满头雾水模样。
那名一开始对钟蝠出言嘲讽的嫡系弟子,早已面色苍白,再无任何嚣张言语了。
“砰”的一声,黑色皮袋微微一颤后,就从中喷出一股血泉来,源源不绝,迅速在地面形成一大摊血水,腥气扑鼻。
不过显然,钟家有五六名弟子的动作慢了一点,才听了两三句歌声,脸上就浮现出如痴如醉的神情,原本已经放到耳朵边的布条,竟然不觉迟疑了下来,一副完全舍不得堵住的痴迷模样。
“看来我们这次的运气真不怎么样,罗浮女妖这东西极少出现在鬼门关,竟让我们一头撞上了。不过此怪物一般只会袭击目标一次,后面应该不会再碰上了,但若是没猜错的话,我们下面碰到的才是真正的大麻烦。”钟蝠用足尖踩了踩脚下的一具白骨后,淡淡说道。
“禁空禁制!”钟沉足下水轮一闪的溃散而灭,身形同样落在了地面上,讶然的自语一声。
还未等钟家弟子们去探查个究竟,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接着远处雾气一分和_图_书,从中冲出数名疯狂奔跑的男女。看他们的面容打扮,分明是先前进入的某个小势力修仙者,只是这时浑身是血、满脸恐惧的模样。
“还说什么废话,快堵住耳朵,辟邪香可对付不了这东西。”
随后就见钟蝠单手一挥,身前水球顿时溃散而开,身前却现出一只巴掌大的黑色皮袋。这位老者口中念念有词一番,口吐一个“疾”字,再一根手指冲皮袋虚空一点。
未等钟家弟子喝问,就见“嗖”的一声,一条长满白色肉刺的粗大触手,从几名修仙者后面的雾气中弹射而出,卷住跑在最后面之人,将其中一个模糊的拉回了雾海中,传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
钟沉眉头一皱后,也给自己拍了一张轻身符,再一催碧波功,足下顿时浮现两团蓝汪汪车轮般的东西,将身形一托三尺高的向前飞驰而去。
其他人也在后面先后停下,同样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特别有一些不擅长飞遁之术,并且也没有准备相关符箓和法器的弟子,更是心中暗暗叫苦起来。
钟沉第一时间就塞住了耳朵,目光向前方一望,隐约看到www.hetushu.com钟蝠神色肃然地单手掐诀,身前蓝光闪动,竟浮现出一颗拳头大小的水球。
只见伴随着一声声地动山摇的脚步声,一个阁楼般大小的巨大眼珠隐约出现在雾海中,散发着森然的绿光,盯着钟家一干人等。
他们这些人毫无疑问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时间再久一点的话,恐怕真有掉队的可能,心中不觉大为紧张起来,但只能咬牙拼命坚持。
附近其他钟家弟子见此,顿时目瞪口呆,有几名和这两人交好之人,抢出几步想将他们拉回,也止步在雾气边缘处,不敢真的追入进去。
这几名弟子旁边的同伴,有动作麻利的,大惊之下急忙强行按住他们的手臂,将布条塞入他们耳中。
队伍中轻呼声迭连发出,显然,也有其他人发现了地上的异常。
“钟蝠,你到底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无需遮遮掩掩的。”钟道天单手持枪,在队伍中冷冷说道。
正在前面飞奔的钟蝠,忽然感觉身形一紧,原本离地数尺高的身躯,丝毫征兆没有的往下一坠,重重落到了地面上。
钟沉听了后,脑中将相关资料一扫而过,同样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