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章 失心锣

“巨灵,我赞同老白的建议,此一时彼一时了,大人当初也绝想不到,孟婆会出现在梦魇宫内。朱笔,你怎么想的?”夜枭连连点头的赞同道。
“这么说,孟婆这个老怪物非但没死,还和我们一样自降修为进入到了梦魇宫中。但世间能够让她如此做的人,恐怕也只有那一人了。”
“无论那人是不是死掉,如今都不是我们能够操心的,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要面对的可能是孟婆这个老怪物,并且还取走了进入那里的钥匙。我们四个即使联手对上她,胜负也是两说的事情,为了以防万一,我认为应该请出大人了。”
一声接一声的锣响紧接着传来,一开始众人还是满脸惊疑,但片刻后就有人面色大变起来,不由自主地用手按住自己的胸膛。
“这是有人在施法对付我们。”
“若是那人也进入梦魇宫的话,的确不是我们几个能够处理的……”
“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
“夜枭,你知道什么?失心锣虽然威力奇大,但必须配合独门心法惊心大法才能发挥出来,而这世上懂得并修炼这门心法的,也只有孟婆一人而已,绝不可能是其他人做的此事。”第一个说话的长www.hetushu•com袍人,冷声回道。
当当当……
这话一出口,惹得对面十余人全都怒目相视,但三名越家弟子却根本毫不在乎,身前三具铁猿傀儡反而同时上前一步,随时就要大大出手的样子。
“这是……”
“白墨,现在就请出大人是不是早了,这可和大人当初的交代不一样。”长袍男子闻言脸色一变。
越家三名弟子,也惊怒交加地各自摸出几张符箓,拼命往身上拍去,化为五颜六色的光罩护住全身。
“越光路,你们越家纵然是仙族世家,但这里是梦魇宫,你们也只有三个人,还想独吞这里的好处?这未免太霸道了吧!”十余人中,一个面上有处长长刀疤的中年男子,冲着对面嚷嚷道。
“是,主人!”老妪闻言,神色变得恭敬万分,当即向瀑布所在一飞而去,绿色轿子在四名大汉踏空抬着下,紧随其后。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锣声才嘎然而止。
“我也同意现在唤醒大人?孟婆也就罢了,既然她将修为降到和我们一般境界,我们四个联手对上的话,就算不胜,自保还绰绰有余的。但万一那人真的也在梦魇宫中,我们恐hetushu.com怕连唤醒大人的机会也不会有了,毕竟那人何等的高深莫测,我们几个是再清楚不过了。”朱笔沉吟了一会儿后,如此说道。
一队人约有十来个,服饰各异,并隐约分为三个小团体,另外一面却是三名黑衣人,身前却各有一只两丈的黑黝黝猿猴般傀儡,正是以机关术闻名于天南的越家子弟。
又是“砰砰”的几声。
“朱笔说的没错,多半如此了,也只有那人才能知道这里,并将那钥匙如此轻易的取走。”夜枭闻言,面色接连数变,猛然将胸口衣襟撕开的说道,也一副大为不安的样子。
这反倒让十余名对手大为踌躇起来。
就在这时,忽然“当”的一声锣响传来,看似从极远处,但听在众人耳中却清清楚楚。
转眼间,在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声中,越家三人身上各自多出了一套黑色甲衣,脸上还戴有猿猴模样的面具,将三者护得严严实实,风雨不透。
“快,快将敌人找出来,迟了就都完了。”
锣声已经密集得如同打鼓一般,剩下之人全都拼命用手按住胸口,但仍然感觉心脏如同打桩机般的疯狂蹦跳不停。
半日后。
四名面容僵硬的男子,看着和-图-书附近地面上胸膛爆裂而开的众多尸体,以及瀑布中已经大开的禁制门户,目光均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第三个人开口了,其面容普通,但身后背着一杆丈许长的朱红色巨笔,但是一说到“那人”两字时,瞳孔却微微一缩,似乎充满了无比的惧意。
那几名冲向远处寻找敌人的修仙者,尚未找到敌人,胸口就纷纷爆裂而开,喷出朵朵鲜红异常的血花,尸体从半空中坠落而下。
“又有其他人来了?”
原本站立在他们面前的三具铁猿傀儡,顿时在嘎吱声中化为各种部件解体开来,自行往越家三明弟子身上纷纷套去。
一声叹息后,附近地面上黄光闪动,竟从泥土中徐徐冒出一名灰衣老妪来,满脸皱纹,头发花白,手中提着一面黄灿灿的铜锣。
在瀑布里面,隐约可见一层乳白色光幕若有若无,竟是一个十分隐秘的禁制门户。
越家三人在光罩中,同样用手拼命按住胸口,满脸痛苦异常的表情,就在这时,为首的越光路大叫一声“合体”。
某片连绵山脉深处,一座从山峰顶部哗哗流淌而下的巨大瀑布前,两队人正神色各异地对峙着。
两伙人一阵大乱,都不由的将目光朝锣和图书声传来处望去。只见那边山石耸立,树枝摇晃,哪有任何人影出现。
其他人彻底惊惶起来,有人慌忙掏出丹药服用,有人放出法器护身,还有人直接冲天而起,直奔锣声传来处杀去。
“不!”
“嘿嘿,我们越家做事一向如此,这里既然被我们撞到了,自然好处也是我们的了。你们虽然人多,但在我等眼里却根本不堪一击。”那名叫越光路的闻言,狞笑回道。
“哼!这还用你说,谁都看得出来。但孟婆不是早就死掉了吗,失心锣又怎会出现在这里的,难道是其他人得到了此宝。”另外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哼了一声说道。
“失心锣!只有孟婆的失心锣,才能让人心脏硬生生地从内爆裂而开。”一名身穿长袍的男子,声音晦涩的开口了。
只是几个呼吸后,除了越家弟子外,其余还留在原地的修仙者,全都同样大声惨叫的胸膛爆裂而开,脸上全都是难以置信的恐惧表情。
但十分诡异的是,四名大汉面无表情,眼都不眨一下,肌肤更是光滑如玉,给人一种非血肉之躯的怪异感觉。
“小心!”
紧接着,在老妪身后又有一顶绿色轿子从地下冒出,被四名额头上各自贴着一张黄符和图书的绿衣大汉抬着。
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随着锣声的传来,心脏竟然一声声的跟着剧烈跳动起来,并且一下比一下快,根本无法阻止。
“扑通”一声,片刻后就有人双手捂胸地倒在了地上。
最后一名男子最终开口,满头短发,眉须全无,看似异常凶恶,但一开口却显得异常温和平静。
没有多久,瀑布水幕一分而开,老妪和轿子再次从中飞出,丝毫不停地向某个方向远遁而去。
“真是可悲!你们要不是找到此处,又怎会落得这般下场。”
这话一说出来,其他三人回忆起了什么可怕事情,看似僵硬的面孔都微微扭曲一下,目中全是恐惧之色。
但即使这样,片刻后,黑色甲衣中各自传出一声惨叫,随之有滴滴鲜血从缝隙中流出,渗透到了附近地面之上。
……
“孟嫂,不要浪费时间了,取东西要紧。如此多年过去,也不知我当年所留的东西,是否还完好?只有取了此物,我们才能进入那个地方。”木轿中传出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可是那人不是同样应该死掉了吗,这可是大人亲口宣布的。若她真的没死,这事可就真要闹大了。”朱笔面上肌肉跳了一下后,才用近似呻吟般的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