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章 试剑阁

一声长鸣,被蓝色晶体包裹的钟沉,背后浮现三颗蓝色鸟首虚影,同时朝天长鸣。
另一边的狮面蓝色傀儡,在银色长索刚飞到上方时,头顶卷起一片白茫茫寒气,瞬间让长索遍布白霜,“啪嗒”一声,掉落地上。
一个象首人身,一个狮面人身,都披着银色甲衣,一个手持双锤,一个倒背长戟。
他另一只手袖子一抖,青色短刃也一闪飞出。
趁此机会,钟沉心中法决狂催,原本在象面傀儡上方飞舞的青色剑光暴涨倍许,飞卷起片片森然寒光,向象面傀儡笼罩而下。
“轰”的一声!
片刻后,傀儡表面尖刺顿时粗大了几分,向下钻入的速度一时间大增。
接着,他手一挥,带着一干人等也进入到了天兵阁中。
锦衣青年望着已经破开的大门,脸色难看异常。
……
“去!”
“呼呼……”
钟沉动用九首鬼鸠的血脉之力后,随手一击的巨力之大,早超出常人所能想象的了。
透过大门,隐约可看到大厅里面金碧辉煌,正中间有一座石台,上面插着一口金色巨剑,而挡在大厅入口处两边,蹲着一蓝一红两尊雕像。
一直站在旁边观看的钟依云,笑嘻嘻地和_图_书打开了附近机关,放出石阶,二女共同登入下一层。
钟沉低喝一声,两手握拳,往高空一架。
……
黑色葫芦只是一个倒转,从口中喷出一圈圈蓝濛濛水环,直奔红色傀儡密密麻麻的套去。
钟沉身形一晃,“嗖”的一声,骤然在原处消失不见,下一刻却直接出现在了象面傀儡近在咫尺的前方。
钟沉目光一扫,就看到狮面傀儡的长戟,正将慕容双的一对短刃法器挑飞,同时,慕容双半边身子不知何时覆盖上了一层白色寒霜,身形大为迟缓起来。
象面傀儡毫不客气,双臂一晃,两柄水缸般大小的黑黝黝巨锤,狂砸而下。
黑衣少年睁大了清澈的双目,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后,忽然两手在傀儡内部一阵乱拍。
“我也听说过此地。好像每次梦魇宫开启,这试剑阁都会出现在不同位置,既然遇到了,自然不能轻易放过。”钟沉目光在大厅中的金色巨剑上停留了片刻,点点头,随之一拍天灵盖,“嗖”的一道蓝光簇拥的黑色葫芦浮现而出。
等象面傀儡发觉不对,再想抛弃两只大锤时已经晚了,其身躯转眼间被蓝晶包裹起来,化为了蓝http://www•hetushu.com色晶莹雕像。
“哼,和我比力气!”
两柄巨锤却在头顶尺许高的地方,被两只蓝晶包裹的手掌硬生生托住,无法再落下分毫了。
“这话说的倒是有道理,就算真有人到了第三层,不精通机关术,也无法激发禁制进入到那里的。不过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我们还是需要抓紧赶上。”锦衣青年听到自己丫鬟这般一说,总算安心了几分。
钟沉想都不想的单手虚空一抓,手中瞬间凝聚出一根蓝晶长矛,猛然投出。
这时,旁边却传来慕容双的一声尖叫。
另一方向上的某石室中,唐红菱双手挥动,身前一道道红光交织如网,瞬间就将一头包裹厚厚铁甲的傀儡斩成了碎片。
旁边慕容双更是吓了一跳,又从袖中抽出两口短刃,并有些惊慌地看了钟沉一眼。
纵然象面傀儡浑身火焰狂卷,但在如此多冰雹狂砸下,也一时间火焰尽散,步伐缓慢下来。
天兵阁百余丈的地下深处,一头长满尖刺的圆呼呼东西,拼命向下方钻动着,表面尖刺闪现红芒,和泥土中蕴含的禁制之力撞击下,不时发出劈啪之声。
另一边的钟沉,一根手指冲空中和-图-书黑色葫芦一点,顿时轰隆隆声一起,从葫芦中喷出的不再是水珠,而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蓝色冰雹,每一颗足有拳头大小,密密麻麻地击在了靠近的象面傀儡身上,并化为了滚滚寒气。
在天兵阁中遭遇的敌人都是傀儡,绝音铃倒是没有太大用武之地。慕容双见此,也急忙纤手一扬,一条银色长索飞射而出,奔着长戟傀儡缠绕而去。
“啊!”
“咔嚓”两声传来,他双足一沉,两只小腿瞬间在巨力作用下没入坚硬石地中。
不光如此,钟沉冷哼一声后,两只手掌只是一抖,蓝晶就顺着锤头,以难以置信的速度飞快蔓延开来。
钟沉瞳孔微微一缩,知道自己有些小瞧这两具守门傀儡了。
钟沉目睹此景,不怒反笑起来,左手腕上的银色护腕血光一闪,自行脱落而下,现出了血脉标记,点点蓝光瞬间从符纹中涌现而出,化为蓝晶向全身蔓延而去。
天兵阁入口处。
“噗噗”两声,象首红色傀儡在水环及身的瞬间,体表红光一闪,竟一下冒出数尺高的滚滚火焰,将水环全都一扫而空,同时双足一动,提着双锤奔钟沉气势汹汹冲来。
钟沉和慕容双一前一后,行走在一条和图书青石通道中。
他终于动用了借助太阴玄水而产生的冰寒之力。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跑到了我们前面?我们可是一进入梦魇宫,丝毫没有耽搁,直接奔这里来的。”锦衣青年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应该是天兵阁第二层中,鼎鼎大名的试剑阁了。据说厅中这柄金戈剑沉重无比,从梦魇宫出现以来,就未有人能够完全拔出过。但即使如此,此地也会根据剑拔出多少的程度,给予不同奖励,甚至其中还出现过上品法器。但若是想进入其中,需先击败守门的两具傀儡才行。”慕容双一看到大厅中情形,惊喜地言道。
“公子,可能是有人通过鬼门关时,恰好被传送到离这里最近的区域了吧。不过看痕迹,前面之人也是刚进去没有多久,天南年轻一辈能进入第三层之人没有多少,公子大可不必担心的。”那名叫灵儿的圆脸宫装丫鬟,想了想后说道。
虚影一闪,冲慕容双砸下的长戟,瞬间被风驰而至的长矛击了个正着。
“轰”的一声,象面头颅西瓜般的爆裂而开,化为点点晶光四溅飞射,无头身躯仍然在原地不动一下。
慕容双闻言,这才心中大安,急忙两手一扬,短刃化为两道银http://m•hetushu•com光飞射而出,同时身形围着狮面傀儡飘舞不定,从手中飞出一道道巴掌大的透明风刃,一副不与对方硬拼的模样。
“开!”
前方大亮,一个异常宽阔的大厅出现在他们面前。
钟沉这才将小腿从地下重新拔出,身形只是一闪,就一拳轰在了象面傀儡头颅上。
象面傀儡两柄巨锤猛然朝空中一砸,瞬间刮起了一阵狂风,竟将森然寒光击得粉碎,青色剑光本身也一声哀鸣,重新化为短刃,倒飞而回。
……
巨大傀儡体内,娃娃脸的黑衣少年正愁眉苦脸的,看着手中一块圆盘上展现的各种地形标记虚影,口中喃喃个不停:“不可能有错啊,族内有关天兵阁的一切记载,我早在七八岁时就开始研究了,绝对应该还有第四层存在的。但钻入下方如此之深还没有发现,难道第四层不是在地下,而是上边不成。不可能的,我可是机关术第一的天才,怎可能计算有错,一定是本……本少爷钻得还不够深……”
“轰……”长戟竟然从被击中处直接爆裂而开,涌来巨力更将狮面傀儡冲得一个跌跄,差点摔倒出去。
半日后。
“慌什么,你只要缠住一小会儿,我自会先解决这边的对手。”钟沉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