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五章 第三层

特别是慕容双,一条胳膊软绵绵的下垂着,似乎受创不轻。
……
没有多久后,一场比先前更加激烈的大战爆发了。
但就在这时,其面前人影一晃,钟沉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了儒生雕像前,挡住了去路。
公孙家的两名宫装婢女义愤填膺,纷纷出声。
钟沉和公孙元武争抢的一幕,自然落在了唐红菱二女的眼中。
“只能一对一吗,要一起上会如何?”钟依云笑嘻嘻的问了一句。
慕容双一直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并未开口说什么。
“唐姐姐选这具的话,那我就选这座最小的吧。”钟依云眨眨眼睛后,却走到了一名不过三尺高的童子模样雕像前。
“让小婢出手吧,我们三个联手的话,不一定会输给他的。”
钟沉身形一晃,金色巨剑有如闪电般,划过被两头蚯蚓般巨虫傀儡死死缠住下半身的巨人胸膛,将里面隐藏的一颗巨大晶石一击而碎。
钟沉最终做出判断,但马上脸色一动,一转首,只见不远处的公孙元武,竟然也同样盯着儒生雕像,脸上隐约泛着一些喜色。
“好了,无论胜败,一人只有一次挑战机会。大家可以任意挑选一个守卫,激活加以挑战,http://m•hetushu•com我就选这具吧。”唐红菱同样打量一番这些雕像后,走到唯一一具妇人模样的女性雕像前,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童子除了手中拿着一个拨浪鼓外,从体型上看,实在没有多少威胁性。
“好,阁下既然想挑战此具傀儡,本公子就让给你。但最好小心一点,别胃口太大,反蹦了牙。”公孙元武脸上一阵红白交错后,最终一咬牙的说道,反身走向相邻的另外一具甲士模样雕像。
钟沉见此,只是冷笑两声。
“红菱姐,有些古怪啊。那具雕像莫非有什么蹊跷,怎么钟沉和公孙家的人都想挑战这一具?难道有什么好处,是我们不知道的。”
“既然两位选好了,那我也随意找一具挑战吧。”公孙元武打了个哈欠,几步向前,所去方向明显就是那儒生模样的雕像。
这具雕像是个儒生模样,竟和黑兽森林边上所见的那具诡异雕像一般无二,只是体积缩小了数倍,看起来和常人差不多了。
雕像下一座圆形光阵浮现而出,原本静静不动的雕像,突然双目晶光闪动,嘎吱声一响,手中圆扇一挥,顿时飞沙走石,让人几乎无法立和图书足。
此刻,钟沉等人已经身处一间十余亩大小的殿堂中,除了大殿最里面的一长排雕像外,再无任何其他东西。
这时,唐红菱已经率先走到了所选妇人雕像的近前处,唰的一声,将背后两柄赤红长刃抽了出来,神色凝重地一步步靠上前去。
“嗯,这二人如此做,自然是有原因的。至于有没有好处,却不好说了,你先将自己所选目标击败再说,现在乱想也无用。”唐红菱心中也有些起疑,但面上不动声色回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公孙元武脸色一变,低声喝问道。
钟依云闻言,顿时闭嘴不言了。
正是通往第三层的传送法阵。
此女方一靠近妇人雕像三丈范围内,顿时嗡嗡声大响。
少女吐了吐舌头,不再说什么了。
这雕像并没有给其危险的感觉,左手腕上的血脉印记也没有丝毫异常变化,看来真的不是同一具了。
“轰”的一声巨响,只剩下一腿一臂的青铜巨人,终于伤痕累累的倒在了地上。
“怎么,道友还打算和我切磋一二。”钟沉终于转身过来,淡淡说道。
唐红菱听了一笑,不再多问什么。
另一边的公孙元武已经服下了一些丹药hetushu.com,在两名宫装女婢护法下,盘膝疗伤起来。
钟沉死死盯着此雕像,眼都不眨一下,但片刻后又轻呼一口气来。
“公子,此人太放肆了。”
“你……”
钟依云、公孙元武等人虽然没有负什么伤,但也微微气喘,最不济的还是慕容双和两名宫女,已经脸色发白,身形摇摇欲坠了。
钟沉目光一扫,也就看清楚这些雕像只有十二具,丈许来高,但全是打扮各异的人形模样,有樵夫、甲士、道士,甚至妇人等等,身边各摆放着一个黑乎乎的铁箱,紧紧被锁住,只留有一个锁眼在外面。
“最好不要这么做,一起上的话,这些守卫也会一同触发迎战,并且,它们身边放宝物的箱子也会沉入地下,再也不会出现了。”唐红菱摇摇头否定道。
钟沉见此,也走到路口另一处地方,掏出丹药服下,闭目养神起来,一副先前大战也损耗不少法力的模样。
两名女婢虽然不甘心,也只能跟了过去,显然不打算自己挑战守卫雕像,要为公孙元武观战的模样。
钟沉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这时,“嘎嘣”的闷响声传来,青铜巨人守护的大门自行缓缓打开,里面没有什么通道,http://www.hetushu.com却是一座直径不过两丈的白色法阵。
这时,钟沉目光落在某个雕像上,心中咯噔一下。
“沉兄说得不错,是我太贪心了。前面两层的收获,其实已经足够我回去交代了,不应该再存其他妄想之心的。”慕容双玉容一阵阴晴变化后,最终苦笑一声的说道,随之向后退了两步,以示意退出挑战之列。
另一边的钟依云,同样靠近所选童子雕像三丈之内,也激活了目标,略一接触后,却是不太妙。
此时,慕容双看着这些雕像,满脸犹豫迟疑之色。
“道友可别欺人太甚了!”公孙元武闻言,脸孔一阵红白交错,恶狠狠地说道。
附近地面上一片狼藉,横七竖八的躺着五六头各类兽形傀儡,大都身躯损坏殆尽,再无修复价值。
钟依云只能点头称是。
“这应该是天兵阁第三层的守卫了,要想有所收获,只能一对一的击败它们,才能得到箱子钥匙。”唐红菱却打量着这些雕像,露出大感兴趣的表情。
“我这枚血脉印记是无意得来的,并非来自钟家所存,唐姑娘多心了。”钟沉闻言,大有深意的回道。
“这就是第三层啊,也没什么特别的,好小啊。”钟依云看着前方空旷异常和*图*书的地面,啧啧的说道。
几乎同一时间,两道红光从青铜巨人脖颈处一卷而过,最后一颗硕大头颅骨碌碌的滚落而下,接着红光一敛,唐红菱在附近虚空中现出身形。
唐红菱也走了过来,美眸有意无意的,朝其左手上的银色护腕瞟了几下后,才神色如常的说道:“钟兄好神通,刚才所用的是血脉印记之力吧?据我所知,血脉印记就算在三大仙族世家也所存不多,而且威力如此惊人,更是前所未闻过。”
一个时辰后,当钟沉和公孙元武先后调息好起身,唐红菱再次提出了联手对付青铜巨人的事情。二人都十分配合的没有其他意见。
唐红菱一言不发,身形一晃的倒射而回,同时体表噗的一层火焰浮现而出,手中两柄红色长刃一合后,化为了一柄红色巨弓,不紧不慢的一箭箭射去。
下一刻,锦衣青年就发现了钟沉的目光,脸色微变后,立刻又若无其事地挪开了目光。
“不好意思,这一具是钟某所选的,公孙道友既然随意,就另选一具吧。”钟沉头也不回的道。
“我要是你的话,就老实的在旁边看着,以你的实力,单独挑战第三层的守卫,是找死的事情。”钟沉瞥了此女一眼后,面无表情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