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九章 傀儡化身

这时,祭坛上的金色傀儡缓缓抬起独臂,冲钟沉所在徐徐一点。
空中黑洞也一闪的破溃消失,虚空中各种紊乱波动也渐渐平静下来。
金色鬼物明显也感觉到了胜利的即将到来,当钟沉再一次复活却连站立都无法站立的时候,当即身躯骤然暴涨数倍,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将钟沉完全一口吞下。
这公孙元武被切开的残躯内,赫然填充的全是各钟材料制成的大小零件,竟然是一具傀儡之躯。
至于公孙元武的其他法器,大都在先前虚空漩涡中破坏殆尽,根本无法再用了。
钟沉抬手,左手臂上的蓝晶甲衣飞快褪去,露出了手腕处的血脉印记,其只扫了一眼,眉头皱了一皱。此刻的血脉印记比其先前来,明显模糊了几分。
正是那秽煞阴雷!
如此重创伤,只要是血肉之躯就不可能还活着。
钟沉纵然被血脉之力反噬不轻,但也心中狂喜,大有死里逃生之感。下一刻,其猛然间手中金色巨剑一挥,一道金濛濛剑气一卷而出,将不远处地上刚刚坐起来的公孙元武一切而开,残躯轰然倒下,这下是真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对蝉翼先前浮现五色光晕,有迷惑心神之力,后面又化作盾牌东和*图*书西可硬抗虚空破碎之力的挤压,本身竟没有任何损伤,可见其不凡之处了。钟沉好奇之下,将这对蝉翼捡起来研究了一番,仍没有看出这是何种材料制成的话,也就顺手同样收进了储物袋中。
但就在这时,高空中滚滚雾气一分,一颗仿佛小山般的狰狞鸟首凭空探出,通体蓝莹剔透,只是略一低头,就闪电般将鬼物抢先一口叼住,再一扬脖子咀嚼了几下,就完全吞了进去,随之发出欢畅之极的长鸣。
钟沉瞳孔一缩,以此雷传闻中威力,若是在此爆炸开来,如此近距离下他绝无幸免可能,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其背后七颗鸟首虚影中的一颗,猛然一个探首,一口将激射而至的紫色圆珠吞进了口中。
※※※
要想驱使机关傀儡,必须先修习机关秘法,所以相对前者,钟沉对后面那两筒破元神芒更加重视几分,毕竟这是略加熟悉就可马上拿来迎敌的好东西。
鸣声刺耳之极!
不对,不是视力好,而是神识比先前强大了数倍以上!
“咦?”他蓦然发现,此刻视力变得出奇的好,竟然连数十丈外地砖上毛发般细的裂缝都看得一清二楚。
一个是个皮袋般hetushu.com的东西,里面装着十来颗各色圆球,正是一些机关傀儡,另两个黑乎乎竹筒,却是那公孙家的破元神芒。
钟沉想都不想的背后蓝晶羽翅一振,身形瞬间倒射出去,与此同时,手中金色巨剑也往身前一横,遮住了大半身躯。
此刻的公孙元武,体表悬挂着几片如意机关甲残片,半边身躯不翼而飞,剩下残躯焦黑一片,犹如被大火烧烤过一般。
这时的他,赫然还站在原地的位置,只是面前近在咫尺的地方,那具金色傀儡正一动不动和其面对面站立着,双目仍隐约可见晶光闪动。
钟沉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惊天动地的巨响,秽煞阴雷在鸟首内爆裂而开,整颗鸟首膨胀巨大,然后瞬间化为一团蓝光溃散消失。
钟沉陷入了沉思中。
鬼影头生巨大双角,双目犹如灯笼绿焰滚滚,仿佛擎天魔神般的俯视钟沉,只是房屋般的巨大头颅一动,就一口将钟沉完整吞了进去,让其根本没有任何躲避的机会。
钟沉大惊,身形瞬间倒射出十余丈外,才一个飘动的重新落在地面上,脸上满是惊疑不定的表情。
钟沉长吐一口气,背后七颗蓝色鸟体体表光芒一闪,瞬间恢复了原m.hetushu.com先大小,但变得异常萎靡起来。
钟沉将手中东西收好后,目光再往不远处地面上一扫后,又走过几步,捡起了一对半透明薄薄的东西,正是先前那具如意机关甲的部件之一,那对青色蝉翼。
但就在这时,他心头忽然泛起一股强烈危险之感,仿佛随时都有陨落的可能。
当钟沉犹带三分谨慎的走过去,再仔细打量地上残尸一遍后,面容却有些难看。
钟沉渐渐负多胜少,而复活后的虚弱感越来越厉害,甚至到最后连站立的身躯都有些摇摇欲坠,根本抵挡不了金色恶鬼的几下攻击,就被其给吞噬了。
“噗”的一声,一个朦朦胧胧金色鬼影从金色傀儡身上一冲而出,瞬间涨至半个广场大小。
钟沉心中大恐!他虽然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东西,但也知如此情形持续下去的话,自己下场绝对糟糕透顶,但其此时浑身发软,根本没有力气再和金色鬼物加以对抗了。
这时,他的目光才转向了祭坛方向,但下一刻脸色骤然大变。
但,这枚秽煞阴雷威能竟就此化为了乌有。
不,应该说“公孙元武”真正面目,是一具傀儡化身,应该有人一直在不知多远的地方暗中施法操纵,和*图*书这才表现得和常人无异。
在梦里,他在一个四周全是灰蒙蒙雾气的地方和一个金灿灿凶恶鬼物不停战斗,双方法术全无,只会用蛮力肢体攻击对方,而失败的一方会被另一方撕开身体吞噬下去。但片刻后,被吞噬一方又会立刻在原地重新复活过来,只是比先前变得虚弱一些,又马上会开启下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
一开始的时候,双方胜负差不多,但随着时间流逝,金色鬼物却展现出了惊人的耐力,失败后虚弱程度,明显比钟沉要轻上许多。
梦魇宫秘境外面,离梦魇宫开启之地不知多远的一座小岛上,某个隐秘石洞中,一名和公孙元武面容一般无二的黄衫青年,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他身前摆放着一只青铜小鼎,里面有一团绿色火焰熊熊燃烧着。
“收获还真不错。”钟沉托着两样从公孙元武傀儡残片中找到的三样东西,脸上露出些许喜色。
钟沉两耳嗡的一声,头颅一阵针刺般剧痛,张口喷出一团鲜血,身形连连跌跄,差点倒在了地上。
钟沉直觉自己嘴巴发干,一股奇寒从背后升起。
“什么人,竟然敢破本公子的大法,毁我进阶之路。不要让我找到你,否则本公子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hetushu.com”黄衫青年满脸怒容,眉宇间有团金影一闪而逝,赫然是一名已经凝结金丹的修仙者。
忽然,黄衫青年闷哼一声,双目圆睁,嘴角有一缕黑血流出,身前的鼎炉中的那团绿焰晃了几晃后,一闪的熄灭了。
“啊!”
“不好!”
祭坛上那具原本应该盘坐不动的金色人形傀儡,此刻赫然已经站起身来,正双目晶光闪动的看着他,而其原本捧在手心处的心脏般核心也已经不翼而飞。
“这血脉印记的七首之力虽然威力无穷,但消耗之巨也远超先前,若是真动用九首之力的话,这血脉印记中的剩余能量立刻就会消耗一空的。看来这血脉之力以后要谨慎使用了。”钟沉这般思量着,身形一动,提着金色巨剑从空中落下,几步走到了公孙元武的残躯旁边,就俯身打算检查一二。
钟沉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
钟沉只觉头颅嗡嗡直响,不觉难受的急忙捂住双耳,但一个激灵后,眼前一切景物骤然模糊,就重新回到了先前的第四层广场中。
几乎同一时间,地上原本不动的公孙元武,忽然坐起身来,半边面孔血肉全无,露出一个黑乎乎的金属铁面,仅存的一条手臂一扬手,一颗紫色圆珠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