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章 魂契

一颗直径数丈的巨大刺球正在地下深处飞快穿行着,而在巨大刺球中心处的空间中,同时挤着四个人,三女一男,竟是唐红菱、钟依云、慕容双和越千愁。
半日后。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左腕上血脉印记微微一热,接着背后数声长鸣发出,七颗蓝色鸟首自行浮现而出。
慕容双静静站旁边,一言不发。
钟沉却又感受到神识海中一股精纯能量注入其中,神识海又壮大了一分,让其大为骇然,一时间也不知如何面对面前的金色傀儡。
这几名正原准备赶往古城的修仙者,不禁面面相觑了。
这叫“金王”之人,赫然是天兵阁第四层祭坛上的那具金色人形傀儡。
如此一来,二者一番勾心斗角的谈判后,只能签下共生魂契,他要带这位“金王”离开天兵阁,而对方则许诺在以后会在能力范围内为其出手三次。
离古城不远处,正在几座山丘间匆匆低空飞行的几名年轻修仙者,忽然听到前方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巨响后,不禁面露狐疑之色,但随着几人飞到高空,朝十几里外的古城眺望时,纷纷大吃一惊。
只见,原www•hetushu•com本天兵阁所在的古城中建筑,此刻正在大片倒塌,整座古城区域都在徐徐往地下沉去,不一会儿工夫,古城连同里面的天兵阁就从地平线上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什么?”钟沉有些目瞪口呆。
“人族小子,你既然拥有九首鬼鸠啖魂之力,那就有资格和本座签下平等魂契了?”就在这时,对面金色傀儡中却传出苍老声音和颜悦色的话语声。
钟沉讶然地再稍微内视下自己的神识海后,顿时又惊又喜。他现在神识之强大,恐怕一般金丹修仙者也不过如此而已,其中好处之大可想而知了。
钟沉只觉浑身一麻,竟“噗通”一声的直接半跪在了地上,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心中对金色傀儡再无任何怀疑。
“你竟敢怀疑我?”金色傀儡双目晶光大射,蓦然大步向前一步,同时背后金光闪动,几乎遮蔽半边虚空的金色鬼影再次浮现而出,双目丝毫感情没有,仿佛看死人般的看着钟沉,同时,一股无法想象的恐怖威压瞬间降临到此地。
“阁下真是天级傀儡?”钟沉心念飞快转动下,和-图-书突然想起了什么,干巴巴的问道。
“金王前辈,不必这般激动吧。你现在这副模样,可无法见外人的。”那名身穿青衫的青年苦笑着说道,正是钟沉。
“什么,天级傀儡!你凝聚出了晶魂,刚才是想要夺舍我?”钟沉闻言,心中大骇,但马上又有些恍然大悟起来。
“噗噗”两声,在一阵虚空波动后,两道人影在法阵中心处显现而出,一名身穿青衫的青年,一名被一件灰色长袍笼罩全身之人。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本座在那鬼地方被困了数万年之久,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当然要好好激动一把嘛。等出了山谷,我自会将这副身躯收起,另换一个身躯的。要不是九首鬼鸠的噬魂之力,正好能够威胁到本座,凭你一个筑基小辈,也有资格和我缔结共生魂契?”金色蛟龙面孔之人不耐烦的回道。
已经空荡荡的第四层广场处,祭坛旁边某处地面传出一阵轰隆隆响声,接着,附近地砖白光狂闪几下后,就骤然间爆裂而开,现出一个黑乎乎大洞,接着一个表面遍布尖刺的巨大球型般物体从中窜了出来。
他方一http://www.hetushu.com在地上站稳,就兴奋得两手搓个不停,双目不停地向广场四周那些石门上打量个不停。
一盏茶工夫后,整座广场连同那些石门同时发出嗡嗡的低鸣声,同时,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柱开始从广场各个角落。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吞了我晶魂中的一丝分魂,对区区一名筑基修仙者来说,真可算是一步登天了。但现在有一个问题,你因祸得福后,如何面对我这一名天级傀儡的怒火。”从金色傀儡体内终于传出一个沉闷的男子声音,似乎充满了难以压抑的怒意。
“哈哈,我就说我的计算不可能有错的,果然在破掉这第十九道禁制机关后,就可以到达天兵阁的第四层了。我果然是机关术的真正天才!”
天级傀儡可是能和元婴修士相抗,更何况还诞生了晶魂,已经成了远超灵傫的存在。但要他成为一名傀儡的奴仆,哪怕是天级傀儡,他自然绝不可能答应的。
钟沉闻言,心直往下沉去。
“不错,我刚才是想夺舍一具肉身,不过倒是没想到你驱使的血脉之力如此奇特,在神识海中也能有如此大威能,一口吞和图书下了我的分魂,反滋养壮大了你这个小辈的神识。现在要么臣服于我,做我的奴隶,要么让我把你撕得粉碎,永远沉眠于黑暗中。”金色傀儡中的男子声音,变得奇冷无比起来。
钟沉闻言,有些无语。
“哈哈,总算离开天兵阁这个鬼地方了。本座发誓,这辈子就算魂飞魄散,也绝不会再踏入那里一步了。”灰袍人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自己的确已经离开了天兵阁范围,顿时激动得狂笑起来,并一把将头上的灰袍撕扯下来,露出一张金色蛟龙面孔。
……
这具天级傀儡不但自己产生了灵智,自称“金王”,甚至先前在第四层时候,一见面就打算施展分魂秘术打算夺舍其肉身。结果九首鬼鸠专克厉鬼凶魄的传闻果然不假,一口将其分魂吞了下去,让他反有了底气和对方讨价还价。
中间一颗最大鸟首,只是凝望了巨大鬼影片刻,忽然一口叼住了金色鬼影身躯一部分,仿佛食用美味般的头颅一摆,就将一大块鬼躯撕扯而下,仰首直接吞咽了进去。
“不,是九首鬼鸠!”金色傀儡只是一声惨叫,巨型鬼影瞬间化为一股青烟的消失不见了,和_图_书金色傀儡双目死死盯着七颗鸟首,竟然显露出和真人无二的恐惧神色来。
某隐秘的山谷中,传出嗡嗡的声音,一个坐落在山谷最深处的传送法阵白光闪动,被人从另一端直接激发了。
钟依云和越千愁不停斗嘴着什么,唐红菱则在感应着远处古城下沉传来的惊人震动,目光微闪不定。
一个少年的嬉笑声从刺猬般的球体中传出,接着“嘎嘣”机关声一响,巨球某部位一分而开,从中跳出一名娃娃面孔的清秀少年来,正是越千愁。
一日后。
整座广场在剧烈晃动中,开始崩溃倒塌起来。
“这……这是爆破法阵,难道我强行闯入这一层,激发了自毁禁制不成。如此巨型的超级法阵,若是真自爆开来话……”少年吞了下口水后,忽然打了个激灵后,忙一个反身,拼命再次跳入巨型圆球中,重新激发傀儡的一头钻入先前出来的大洞中。
但少年只看了几眼,就蓦然脸色发白起来,只见无论石门还是整个广场地面,此刻都在按照某种节奏的闪动着某种诡异红光,同时各种五颜六色的符文,更是在广场各处忽隐忽现,并且闪动频率一次比一次快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