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六章 结盟

“有什么事吗?”钟沉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这倒也是。喂!你就不能下来和你堂妹好好说话。”钟依云看到钟道天丝毫没有走下巨石的模样后,不禁大发娇嗔起来。
“嘿嘿,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想知道。好了,太乙丹应该就在这几天喷发出来,到时候自然和他们两个会有一番交手的。你也下去好好养精蓄锐吧,这一次三家打赌,我门钟家是势在必得的,你到时也要出下力气的。”钟道天回过身来,淡淡说道。
以钟依云的实力,即使带着慕容双这个累赘,能及时赶到这里也不奇怪的。就不知道二人和唐红菱当日如何从天兵阁三层众傀儡围攻中逃脱掉的。
“你还遇到唐红菱了?这倒是巧得很!真有些可惜了,我倒想知道唐红菱和越千愁交手后,谁强谁弱?”钟道天终于有些动容了,双臂上铁环一阵嗡鸣后,蓦然停止了转动,并在一阵黑光闪动后飞快收缩,深深嵌进了臂膀之中。
慕容双偷偷看了钟沉一眼,见其真的不想再交谈的模样,只能有些失望的也走开了。
“我前几天在炼体术上刚有所领悟,自www•hetushu•com然要抓紧时间多练习一二。说话,下不下来又有什么影响。倒是我听人说,你在途中遇到越千愁这小子,还要和其交手的追了下来,最后是个什么结果?”钟道天淡淡解释了两句后,又想起了什么,声音终于有一丝凝重的问道。
“我就知道你这个好斗家伙,心里只有越千愁和红菱姐姐两个。什么结果也没有,我在路上遇到了红菱姐,一起追着越千愁到了天兵阁,但最后还是让这滑不留手的家伙跑掉了。”钟依云眼珠转了几转后,用轻描淡写的口气回道。
“听到慕容姐姐的话了,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钟依云拍拍手,得意洋洋问道。
一日后,又有两名女子赶到了钟家弟子聚集之地,赫然是慕容双和钟依云二人。
“没有,在鬼门关分开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了。”钟道天仍然在控制双臂上的铁环诡异转动,头也不回地回道。
“知道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钟家一份子,到时自然会出力的。对了,在天兵阁中我还遇到了钟沉,还见其出手了。你可知道你这位弟弟的真正实力http://m.hetushu.com?”钟依云轻笑两声后,仿佛无意似的忽然又提到了钟沉。
“这么说,也有些道理。公孙元武这家伙不要再被我碰到,否则一定要让他赔偿本小姐的损失。”钟依云歪着头想了一想,仿佛觉得钟沉所言有道理,只能握了握拳头,做出恶狠狠模样的说道。
钟依云还罢,其他人见到慕容双这名外姓弟子也能来到此地,均露出大感意外的神色。
“钟道天,你可见到钟金龙这家伙了?”钟依云没有顾得和钟沉说什么,直接走到巨石下,冲钟道天不客气的问道。
不知过了多久后,当钟沉再次睁开双目的时候,钟依云瞪大了美目的俏脸出现在了眼前。慕容双则有些忐忑的站在其后面。
钟沉自然不再接什么话,但是钟依云下面所说的东西,又让其微微一愣。
“不清楚。但以钟金龙的实力,只要不是不知死活的去闯那些未知禁地,陨落几率不大。就算他无法及时赶来,也是多其一个不多,少其一个不少的。”钟道天平静的回道。
“哼!年纪轻轻就一副老气横生的样子,和钟道天还真有http://m•hetushu.com几分相像,不愧为亲兄弟。”钟依云撇撇嘴,转身离开。
“钟沉,你实力有多强,我在天兵阁中也算知道几分了。下面三家争夺太乙丹的时候,要不要和我们两个联手一把?毕竟太乙丹本身就有灵性,喷发时候速度极快,真丹还和众多假丹夹在其中的,到时就算你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一人拦下所有丹药的。按照族内规矩,这太乙丹除了第一枚可以自服用外,后面每多夺取一枚,族内都会奖励三千灵玉即可,我们要是联手多夺取几枚话,说不定以后几十年内的资源都不缺了。”钟依云笑嘻嘻的言道。
虽然钟沉休息地方距离钟道天所在地方不远,但他们交谈话语一点都无法听到,显然,二人谈话时施展了隔音法术。
“太乙丹无需考虑我的,只要事后分些许灵玉即可了,毕竟我法力有限,争抢丹药时也只能尽些微薄之力。”慕容双闻言,忙解释的说道。
二女一见钟沉,也是神色大不一样,一个满脸愠怒,一个却面露惊喜。
看慕容双和钟依云相处的融洽模样,显然短短几日没见,二女间已经有了不错的交情和_图_书
“我不通机关之术,怎可能有手段将整座古城沉入地下?要说最可疑的人,应该是那公孙家之人吧。看当日情形,他不但机关术了得,对天兵阁里面禁制也颇为了解。”钟沉面不改色的将事情一股脑的推到了公孙元武身上,一个死人自然不可能再站出来反驳其的。
“凭你和我联手自然没问题,但她实力未免太弱了点吧,难道到时候也是平均分配不成?”钟沉略思量了片刻后,看向慕容双一眼的问道。
“天兵阁和古城沉入地下了?我还真不知道此事。我当日进入光门后,落入了另外一个陷阱,被困在了迷宫中,大半日后才被禁制送到了离古城极远之地,觉得再回天兵阁有些来不及了,就直奔神鼎峰而来了。”钟沉现出一副意外的神色。
“钟沉?他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也无需告诉我。钟依云,我看你快忘了自己身份了吧。庶子就是庶子,无论他实力有多强,法力有多深厚,都会注定只能是我等嫡子的垫脚石,绝没有任何改变!”钟道天冷冷看了蓝色宫装少女一眼,断然道。
钟沉只是睁开眼睛冲二女点了下头,就面无表情的继和-图-书续闭目参悟起来。
“钟沉,当日在天兵阁,你通过那扇光门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不久后,整个天兵阁连同城池都沉到了地下,害得我们几个原本快到手的宝物也根本来不及去取了。”钟依云直接问道,附近隐约有些法力波动,显然此女同样施展了隔音之术。
“你这种说法,还真和族内那几个老家伙们一般无二,也怪不得能这般讨他们的欢心,连族内唯一秘传的炼体术都传给你了。算了,你们兄弟间事情,本姑娘也才懒得去管了。”钟依云闻言一撇嘴,十分干脆的转身离开,拉着慕容双也找了一个地方盘坐休息起来。
“此事真的和你无关?你莫非在哄骗本姑娘?”钟依云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
“本小姐更好奇,你这个怪物和他们两个妖孽谁更强上一分?”钟依云闻言,翻了翻白眼。
“啧啧,这倒是有些奇怪了。以钟金龙的性子,像这等可以大出风头的事情,怎么也不肯比其他人晚的,莫非真陨落在了途中。”钟依云闻言,有些疑惑。
“既然这样,那就没了,到时一起行动吧。”钟沉点下头,就不再多说的重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