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二章 设局

“你还真是够小心的,已经将我法力给废了,还要跟在一个筑基小家伙身后,才敢偷偷摸摸的进入这里。”女童淡淡说道。
“哈哈,真是元液池,我终于走到了这里。钟道天,唐红菱,等我出去之后,你们才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钟金龙一看到银白色水池,当即狂笑了起来,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几滴,一副近似疯癫的模样。
女童和血色宫装女子正是木婉儿和那位新任鬼母,木婉儿不知缘故,竟然又由少女变成了如此模样。
“现在就放弃太早了,再坚持一下,现在放弃的话就是前功尽弃。”后面钟金龙闻言脸色大变,忙出言加以鼓舞。
但就在这时,洞窟内响忽然起了一个甜美异常的女子声音。
女童在其手中垂下头,一动不动,一副不知生死的模样。
钟金龙勉强从地上爬起身来,手臂颤抖地从怀中摸出一个白色药瓶,将所有丹药都倒进口中,再稍等片刻后,才总算回过气般的又从袖中取出数枚颜色各异的符箓,往身上接连拍去。
“你……晚辈和图书错了,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啧啧,好姐姐,你还真会找地方,竟然将聚魂珠藏到了这种鬼地方。要不是跟在这个小家伙身后,恐怕就算我也无法轻易进来吧。”
“不行了,我法力已经耗尽,再也没有办法向前了,看来你我二人真要葬身此地了。”黑黝青年大口喘了两口气后,满脸绝望的说道。
只见在离他不过两丈外的空地上,正站着一名血色宫装的妙龄女,貌若天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但更惹人注意的是,此女身上宫装破破烂烂,肩头一侧空空如也,唯一完好的手臂则提着一名七八岁模样的女童。
“好,我这就用……”钟金龙目中凶光一闪,忽然手中紫罗扇向前一拍。
但是他刚才开口,血色宫装女子就脸色一沉,猛然将手中女童往地上一甩,袖中纤手一扬。
“砰”的一声,黑黝青年不及防的瞬间向前击飞了出去。
钟金龙趁此机会,闪电般摸出一张金色符箓往身上一拍,身躯瞬间被一层金色光幕覆盖,整个人“嗖”的一声,化http://m.hetushu.com为一道虚影的弹射出去,丝毫不再顾忌残余雷火轰击在身上。
“不可能,是谁!”钟金龙笑声戛然而止,惊恐万分的失声出口。
“姑娘?就凭你也敢如此称呼我?”
如此点距离,以钟金龙的速度,几乎只是两个呼吸间工夫,就堪堪冲出了雷火范围,但也“咕咚”一声的立刻倒在地上。
神鼎峰地下千余丈深处,钟金龙两人距离雷火禁制边缘处不过十来丈的距离了,钟金龙甚至可以用肉眼清楚看到远处散发淡淡白光的巨大洞窟。
后面紧跟的钟金龙,也未曾好到哪里去,同样衣衫褴褛,面无血色,每走一步,都要冲手中紫罗扇喷出一团精血去,这才勉强维持着手中法器威力不减少。
“姑娘是……”钟金龙勉强笑了一下,就想试探着问上两句。
五颜六色的符文在他体表流转而起,原本已经焦黑模糊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体表所有创伤尽数消失不见了。
走在前面的黑黝青年,此刻面如白纸,两眼无神,身上光甲黯和_图_书淡之极,手中高举的木盾牌也遍布细小裂痕,至于头顶喷射光线的晶珠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里赫然是一个方圆近千丈的巨型洞窟,上方充斥着各种笋形钟乳岩,并散发着淡淡白光。在洞窟中心处则有一个座天然水池,亩许大小,但里面充满了粘稠状的银白色液体,表面有丝丝白雾缭绕,水池四边还生长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花草,每一株都散发着颜色各异的灵光,一看就知道全都是珍稀之极。
“什么,还有办法?那还等什么,快用啊。”黑黝青年一听这话,精神微振,声嘶力竭的喊道。
“你可是鼎鼎大名的前‘鬼母’,这里又是你藏聚魂珠的地方。既然碰巧碰到了这个小家伙也在这里,能省点力气有什么不好的。况且,你前面那个假藏宝地,可将妹妹我骗得好苦啊,不但将我手下一网打尽,甚至连我一条手臂都搭了进去。要不是我将阎魔真身修到大成,在危机关头沟通了阎魔大人灌体,恐怕真要将性命交代了。”宫装女子满是怨毒的说道。
飞出去的黑黝青年,身躯瞬和图书间吹气般膨胀,肌肤表面浮现出一道道鲜红血纹,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砰”的一声,身躯就化为血雾的爆裂而开,硬生生将方圆七八丈内的雷火之力扫灭大半。
钟金龙脸色越发难看,但心中大为忌惮下,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慢慢回转过身子来。
钟金龙听到“前鬼母”、“妹妹”等字眼后,当即一个激灵,隐约有些明白了宫装女子和女童的身份,心中越发冰凉无比起来。
钟金龙这才长出一口气,满脸兴奋地开始打量起四周来。
“看你模样,再勉强的话的确不太可能。不过,我这边倒还有个办法可以起死回生的。”钟金龙脸色越发苍白,听其真要放弃后,当即现出一丝狠辣之色来。
二人再勉强向前走出两步后,“轰”的一声,一道粗大电蛇狠狠撞在了木盾上,黑黝青年顿时七窍喷血,当场半跪在了地上。
女童幼小身躯动了动后,缓缓坐了起来,露出一副精致异常的幼稚面容。
“金龙,是真的不行了,我先前连激发潜力秘术都已经动用过数次了,实在是无计可施了。”黑和图书黝青年苦笑着回道。
“砰”的一声,钟金龙只觉耳边风声一起,半侧面孔一麻之下,整个人就横着飞出去了数丈远去,重重落在了地上,半边面颊上多出一个清晰掌印,高高肿起。
钟金龙口中念念有词,单手一扬,两道法决一闪而逝的没入到了青年体内。
“咯咯,姐姐,你看这小子是不是还算有些眼色。你要是和这小家伙一样识趣的话该多好啊,这样,前面就不会吃这般多苦头了。”血色宫装女子一阵轻笑,目光落在了地上的女童身上。
“小家伙,你可以将身子转过来,不要太快了。否则本宫很可能会误会什么,直接取了你的小命。”女子声音悠悠传来,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钟金龙自然惊怒交加,一个鲤鱼打挺地重新站起来,但目光再一对上宫装女子冰冷无情的双眸后,浑身奇寒无比,原本想脱口大骂的话语瞬间吞了下去,换上了恭恭敬敬的话语。
这时的他,体表金色光幕已经溃散殆尽,身躯大片焦黑,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显然,残余的雷火之力也让其重创不轻,差点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