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五章 对战越千愁

此刻能代表钟家年轻一辈最高战力的,竟然不是嫡系弟子,而是一名钟家庶子。
就在这时,上方战团也分出了胜负。
钟沉同样心中骇然,正要再说什么时,忽然“砰砰”的爆鸣声接连发出,一道道同样粗大的光柱从神鼎峰内破壁而出,向四面八方狂扫而去。
破空声一响,黑甲少年直接没入虚空,瞬移般的出现在钟沉对面不远处,面带些许诧异的说道:“真没想到,下面的对手会是你,我原以为一定会是唐姐的。”
“血脉反噬,而且还是耗尽血脉所有能量后的反噬?这家伙不在床上躺个数年,是别想恢复正常的。”钟沉耳边响起了金王幸灾乐祸的声音。
此地漫天雷火,对一般筑基修仙者来说仍然可怕之极。那些钟家嫡系弟子看向钟沉的目光,也万分复杂起来。
巨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身躯飞快缩小,转眼间就恢复了常人身形。而恢复了原形的钟道天,双手抱头,拼命撞击附近一切坚硬东西,发疯了一般。
“我也没想到会是阁下胜出,钟道天修成了虚空神通后,应该起码有七八成的胜http://www.hetushu.com率。”钟沉淡淡回道。
“你疯了,别人不清楚,我还不知道吗,你到梦魇宫的根本不是化身,而是自己的真身!现在竟然献祭自身血肉召唤阎魔这个魔神分身降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吗。不光你的小命不保,就连整个修仙界都要掀起一场大祸。”女童一边气喘吁吁的催动手中圆珠,一边恼怒之极的低喝道。
“这是什么,好恐怖的威力。”越千愁看着光柱喷出的神鼎峰,脸上首次现出了凝重表情。
随着时间流逝,女童脸色雪白,手中圆珠中喷出的灰白色气团频率渐渐减少起来。
神鼎峰地下深处,银色水池边上,一个比外面大数倍的空间裂缝中,正探出半只往外拼命挣脱的黑色巨手,足有阁楼般大小,表面遍布绿色硬毛,五指尖端各有一颗血色眼珠,动作迟缓无比,但不停向四周喷射着一道道粗大光柱,将整座洞窟打得七零八落,遍布孔洞。
一时间,整片天地受到了诅咒一般,到处可见光柱闪动的刺眼白芒,甚至连大片虚空都开始扭曲模糊和图书,发出嗡嗡尖鸣。
“你这个蠢货……住手!”女童刚大怒的咒骂一声,突然脸色大变。
“不错,千机术大成的我,配合这件玄武机傀儡,就算面对金丹修士也能斗上一二的。”越千愁傲然说道。
在空间裂缝下方,血色宫装女子盘坐在地上,单手掐诀,一动不动。
这时的钟沉,面部蓝晶面具不翼而飞,满脸的疲倦之色,但望了望手中女子,长吐了一口气。
“咯咯,就算整个天下大乱如何,我死了哪管他事后天翻地覆?倒是我终于可以真正赢了姐姐一次了,心里开心得很啊。”宫装女子闻言,发出咯咯的笑声,回光返照般的兴奋异常起来。
钟沉心中有些无语,却不由的看向上方空中笔直而立的黑甲少年,其正将手中巨盾缓缓放下,同样看向了钟沉。
越千愁见此,双眉一挑,手臂上的长鞭缓缓松解开来,一声爆鸣后就幻化出道道虚影的没入虚空中。
片刻后,以神鼎峰为中心,光柱扫过处的虚空出现一条条白痕,并且飞快变长变宽,从中散发出惊悚的波动,赫然是一道道恐怖之极的空间http://www.hetushu•com裂缝,并且越来越多,越来越长,让整片天空都变成了致命陷阱。
就在所有人屏住呼吸,准备目睹这场大战的时候,忽然越千愁和钟沉面容一变,向后倒射出去,几乎同一时间,一道粗大光柱从神鼎峰中喷出,正好扫过越千愁、钟沉二人先前站立之处,直接划破长空,引得附近雷火和虚空都一阵翻滚震荡。
她这时的模样万分诡异,除了半边面孔仍然艳丽动人外,从脖颈以下身躯赫然化作了干瘪的木乃伊,一丝血肉都不复存,满头青丝也化作了雪白长发,只是用一双还保持清澈的美眸,死死看着对面。
“哐当!”三手巨人陨石般的从高处激射而下,重重砸在了神鼎峰山壁上,让附近山石碎裂一片。
二人目光顿时对到了一起,一个黑甲,一个蓝甲,一个目光清澈,一个淡然平静。
在先前和此女一战中,他仅凭法器碧波功根本不是对方对手,最终再借助九首鬼鸠的七首之力,并意外发现鬼鸠血脉对冰寒之力有惊人增幅后,才能力压此女一头。
不过也就因此,他存储的血脉之力已剩下不多了和-图-书,只能再勉强催动一次六首之力,就真的荡然无存了。钟沉这般想着,胜利喜悦大减了几分,单手冲手中红衣女子一点,向远处一抛。
同样,有数名钟家弟子忙催动法器的闯进神鼎峰内圈,禁制住已经失去理智的钟道天,慌忙带着离开。
慕容双看到此情形,不由自主地舒出一口气,脸上又惊又喜。
在不远处的水池边上,女童正满头大汗的站在女面虫身的巨大鬼物身上,两手高捧聚魂珠,冲着裂缝中的巨手不停喷出一颗颗灰白色气团,每一颗足有头颅大小,里面隐约有无数鬼影晃动,不停传出鬼哭狼嚎之声。
钟沉脸色一沉,单手掐诀,背后巨大鸟首一张大口,里面隐约可见点点晶光闪动不已,就要朝对面喷出什么东西来。
唐红菱被一层蓝光包裹起来,飞也似的外圈唐家众人射去。
唐家弟子一阵惊呼,数人忙催动各种法器前去迎接。
巨手每次被灰色气团击中,向外挣脱的动作就为之一凝,但从指尖眼珠中喷出的光柱就越发狂暴。
“七成?”钟沉闻瞳孔微缩。
不少三家弟子躲避不及,被这些光柱扫中,无论和*图*书法器还是身躯都飞灰湮灭。光柱所过之处,山峰地面均都瞬间压碎、粉末,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钟沉和越千愁见此,不禁面面相觑。
“嘿嘿,这不是很好。就是有了意外,下面比试才会更有意思。对了,提醒你一句,刚才和钟道天的比试,我只拿出了七成的本事,希望你能够让我施展出全部实力吧。”越千愁清秀的面孔上浮现出兴奋之色,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姐姐,你还是放弃了吧!就算你能借助同魂虫母之力勉强催动聚魂珠,但阎魔大人分身亲自跨界过来,除了大乘期老怪物亲自出手,又有谁能阻挡得了,还是乖乖和妹妹我一起到黄泉之下做个伴吧。”宫装女子半边面孔忽然笑了笑,用一种虚弱口气说道。
钟沉没有再说什么,肩头只是一抖,背后虚空中一阵波动,六颗蓝色鸟首虚影浮现而出,但在阵阵奇寒之力飞卷过后,骤然间往一处融合起来,化为一颗远胜从前的巨型鸟首,体积仅比先前吞下火鸦的那颗略小一圈,但也足以称得上是庞然大物,清晰异常,犹如实体一般。
外面目睹此景的人,自然又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