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二章 赌注

“看来这次太乙丹出得不多啊!毕竟此次我们三家可是联手夺丹,但照这趋势看,数量怕是还没上一界多。”钟全面露一丝忧色的说道。
“唐家嫡系弟子唐小五,此次梦魇宫之行,侥幸得到一枚太乙丹。”唐家排在最右的一名年轻男子当先从腰间储物袋中拿出一支玉盒,打开后,一枚拇指大小,通体光滑的白蒙蒙晶莹丹药出现在众人视线。
加上之前的五颗,一共只有七颗。
“两位道友,看来此次打赌到头来,关键还是在千愁、红菱丫头和道天贤侄三人身上了。”越见海嘿嘿一声的说道。
“几位前辈在上,晚辈这一次,总共得到……两枚太乙丹……”越千愁吞吞吐吐的说着,而后慢吞吞的从腰间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白色玉盒。
但是三方第三位弟子取出太乙丹之时,局面却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场所有人闻言,目光齐刷刷的朝着越千愁望去。
“不过是一枚太乙丹而已,往年梦魇宫之行,类似情况又不是没有出现过。”钟全看都未看钟沉一样,淡淡说道。www.hetushu.com
钟全脸上笑意不觉多了几分。如此算来,越家和唐家都是七枚太乙丹,而钟家得到了八枚,岂不是……
“果然是极品太乙丹不假,钟某愿赌服输。这是赌注,见海道友接着。”钟全脸色铁青,单手一扬,一道黄光包裹着一面铜镜朝越见海飞去。
“禀师叔,红菱共得到三枚太乙丹,其中并没有极品。”唐红菱神色淡漠的说着,纤纤玉手一抬,手中多出一只精致的方形玉盒,三枚太乙丹呈品字形躺在其中。
“哈哈,那某就却之不恭了。”越见海狠狠瞪了一眼越千愁后,这才大袖一卷地将铜镜和白色小瓶收起,神识略一扫后,哈哈大笑道,一脸的春风得意。
钟全也不推辞,看向钟道天,点了下头。
在这越公明取出太乙丹后,局面顿时扭转,越家和钟家分别以五枚太乙丹暂居第一,唐家则以四枚之数落后此局。
“这是……极品太乙丹!”
“越家越公明,此次幸不辱命,共得到两枚太乙丹。”越公明也不二话,直接单手一个http://www.hetushu.com翻转,两枚晶莹的太乙丹出现在掌心,口中慢条斯理的说道。
“钟家庶系弟子钟沉,一枚太乙丹。”钟沉由于庶系身份,此时排在了四人中的最末,将太乙丹取出后,语气平静的说道。
“道天此次共得到三枚太乙丹,同样没有极品。”钟道天面无表情的取出一个装有三枚普通太乙丹的玉盒,说道。
此言一出,三家弟子之中,倒是并没有什么躁动,只是不少人看向钟沉的目光,颇为复杂难明。
钟沉感受到众人的目光,目不斜视的站在原处,没有再多说什么。
当日在神鼎峰前,钟沉给众人的印象太深刻了!
“此次太乙丹出产不多,能够得到三枚也是极为难得,毕竟这也和个人机缘有关。看来我这枚瑞云丹,怕是要换一换主人了,只是不知是千愁贤侄和道天贤侄造化如何了。”唐玉铭见此,却是哈哈大笑一声,袖袍一拂,手中多出一个白色小瓶来。
如此一来,越家因为极品太乙丹的缘故,相当于得到了九枚太乙丹,稳居第一。
“好了,和-图-书继续吧。”越见海有些不耐的说道。
接下来,唐家另一名年轻男子,越家黑肤青年以及钟家一名浓眉男子也各自取出了一枚太乙丹,使得三方仍是平局的局面。
越见海见此,顿时面容由阴转晴,心花怒放起来。
越见海则是面色微沉,目光不自觉的瞅了一眼越千愁,似乎想从那张娃娃脸孔上看出什么。
一名钟家的庶系弟子,竟将唐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唐红菱给打败了,要知道,此女在三年前的三家较技之中,可是力压钟道天和越千愁,夺得第一名称号的。
“瑞云丹也归见海道友了。”唐玉铭叹了一口气,也将手中白色小瓶朝越见海抛去。
“钟全道友多虑了,据我所知,历次神鼎峰喷发丹雨,数量也不是绝对固定的,有多有少,也属正常。这一次少,下次说不定就多了,一甲子对于我们而言,也并不算太长的时间。”唐玉铭毫不在意的说道。
“越家嫡系弟子越彦之,夺得一枚太乙丹。”越家队伍末尾的那名方脸中年人说着,也拿出了一枚太乙丹,神色间也有几分自得之色和_图_书
其眉宇间略带几分兴奋之意,能够得到太乙丹自是幸事,此外能在三大世家年轻一代面前亮出自己的名头,往后自己在族内族外的名声,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玉铭道友说笑了。”钟全脸上红光似乎亮了几分,单手抚着颔下长须道。
“呵呵,没想到钟家此次连庶系弟子都能夺得太乙丹,真是可喜可贺呀。”唐玉铭看了一眼钟沉,大有深意的说道。
只见其手中那个巴掌大的白色玉盒此刻已经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两颗白蒙蒙的晶莹丹药,不过其中一颗却明显比另一颗要大上几分。
“什么,才两颗?”越见海面色顿时阴沉下来。
“恭喜钟全道友了!”唐玉铭也脸色微变,朝钟全遥遥一拱手。
钟家这里的另一名年轻男子,只是取出了一枚太乙丹,按顺序,该是唐红菱取出太乙丹了,不过唐玉铭却用目光止住了此女的动作,随后看向了身处越千愁身旁的越家那位“三叔”越公明。
钟沉望着越千愁手中的玉盒,心中轻叹一声,看来当时自己被空间裂缝吸走之后,那枚极品太乙丹果然是被越千www.hetushu.com愁此子给取走了。
唐家那名叫唐紫琼的俏丽少女一口气取出了两枚太乙丹,钟家这里,钟依云也取出了两枚,越家那名娇媚少妇却只取出了一枚。
“呵呵,看来道天贤侄此次收获不小啊。”唐玉铭似乎早有了心理准备,呵呵笑道。
钟全和唐玉铭见此,脸色微微一凝,越见海目中闪过喜色,伸手摸了摸头上的肉瘤。
“越千愁,到你小子了,还不快拿出来。”越见海说道。
“唐兄说笑了。钟全兄,此次打赌方式是你提出,不如你先来?”越见海不置可否,目光转向钟全,说道。
如此一来,唐家和钟家持平,越家表面上看似落后了。
不过唐玉铭和钟全脸上并没有什么喜悦之色,越见海也没露出什么不悦,毕竟没有到最后,花落谁家还说不准呢!
“三枚!”钟全眼睛一亮,如此一来,钟家就比唐家多出了一枚了。
但就在此时,不知是谁一声惊呼传来,让其心中一惊。
“是啊。我也想看看,这一次究竟出了多少极品太乙丹。不如就从红菱开始吧。”唐玉铭手中羽扇微微扇动,目光看向了唐红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