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魇宫

作者:忘语
六迹之梦魇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七章 鹿死谁手

钟沉望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巨震,微微抬头,朝着钟道天望去。
随着一道红色法诀从半空落下,钟沉身上的七彩光幕应声碎裂。
“钟家平素将我们这些庶系视作草芥,甚至是与人火并时的炮灰,今日一句承认我们是钟家后人,便要我们感恩戴德,甘愿付出,简直可笑之极!”另一名二十七八的黝黑青年大声喝道。
钟魁山此刻身处淡金色巨碗之上,对下面发生之事仿若未闻,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盘坐于白色莲花上,动也不动。
“钟沉,到你了,等急了吧。”钟道天在修为达到金丹后期大圆满后,在半空中调息了足足大半天工夫,这才缓缓睁开眼睛,朝着下方的钟沉说道。
光头大汉惊慌之下,眼中厉色一闪,身形冲天而起,单手虚空一握的多出一柄开山斧,朝钟道天冲去。
从此前钟玄机及族内元婴期长老都亲自出动来看,族内应该是在谋划一件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从头到尾都没透露出什么,但从现在开始,也就是钟道天出现之时起,已到了图穷匕见时。
他似乎感受到了钟沉的目光,同样朝钟沉望来。和*图*书
话音落下,其目光便从钟沉身上移开,朝着其他人望去。
不过其修为每突破一次,便要在原地调息片刻,毕竟这种使修为突飞猛进的手段,对肉身负担不小。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庶系金丹修士都是面色大变。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不能动了!”
“哼,你们这些庶子吵什么!既然今日已特准你们进入圣地拜祭先祖大人,便算是承认你们为钟家后人,自然要有时刻为钟家牺牲的觉悟。现在,钟家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实话告诉你们,通过这座金蚕灵蛊大阵,我钟道天今日便可进阶元婴,成为这天南州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元婴期修士,你们能够亲眼见证这一刻,是你们的荣幸!”钟道天冷哼一声,厉声说道。
若是从高空俯瞰,仿佛一只淡金色巨碗,倒扣在峡谷中一般。
而另一边,随着红光涌入,钟道天身上血光越来越强,身上气息也随之节节攀升起来。其眼中顿时露出兴奋狂热之色,目光一转的落在了那名黝黑青年身上,单手一抬,一道红色法诀飞出。
“快放我们出去!”
接着,http://www.hetushu•com红光闪动下,一道道红色光柱从雕像眉心晶石中射出,纷纷射向四周的庶系金丹弟子身上。
光头大汉只飞到一半,全身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接着整个人连同手中的法器一同从高空坠落。
眨眼间功夫,钟道天以及身处聚灵法阵中的十二名金丹庶系弟子,都通过圣象连接到了一起。
“我们都被骗了!”
“聒噪!”钟道天一声怒喝,单手一扬,一道红色法诀一闪即逝的落在先前那名光头大汉身上。
钟沉在此期间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看着,似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和自己真的无关一般。
“钟沉,你别急,你虽不认我这个兄长,但我还是把你当弟弟看待,将你留在最后。毕竟你能打败唐红菱,用你来凝结元婴,成功率自然更大几分。”钟道天说着,面容上露出一丝残忍之意。
“堂堂三大修仙世家之一,也会动用此种歪门邪道的修炼手段,传出去不怕整个修仙界笑话吗?”
光头大汉豁然站起身来,似乎在七彩光幕碎裂的瞬间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面色一喜,手m.hetushu.com中法诀一掐,身上一层黄濛濛光罩亮起,接着身前黄光一闪,一面土黄色小盾挡在了身前。
无论是其护体光罩,还是挡在身前的护身法器,都形同虚设一般。
除了无法动弹之外,虽还未发生什么其他异样,但能够修炼到金丹的庶系弟子,自然都不是傻子,从钟道天的举止神态来看,显然是要做什么对他们不利的事情。钟沉心中也是震惊无比,但却并未如周围之人那般惊呼出口,反而冷静了下来。
黝黑青年脸上顿时现出绝望之色,接着周身血光大盛,整个人如此前的光头大汉一般,化为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眼中神采渐渐消失,一身精血法力被钟道天吸得一干二净。
钟沉不紧不慢的缓缓站起,望着半空中的钟道天,背后蓝光闪动,一股冲天的惊人气息从身上散发而出,并直线上升,转眼间就突破到了某一极限。
这些金丹庶子自然不甘心做他人嫁衣,纷纷施展各种手段底牌,甚至有人想到了自爆肉身的法子,但却无一例外的失败,被抽干了苦修数十载的法力修为。
在汲取了两人功法精血后,钟道m.hetushu.com天此刻的修为,赫然达到了金丹初期巅峰,整个人似乎还长高了一分,原本精壮的体魄愈显彪悍。
下方庶系金丹弟子察觉到了法阵中的异样,一下失声起来。
“愚蠢!”钟道天一声冷笑,口唇微动,念动着某种晦涩咒语,其身前和雕像眉心的赤红色晶石,同时血光大盛。
“放我们离开!”
“钟道天你在做什么……不好……这大阵有问题,我法力被禁锢住了……”
“方才就有些奇怪,族长和几大元婴长老为何会同时出现,现在看来这是个阴谋。”
黝黑青年面色巨变,在七彩光幕消失的瞬间,整个人二话不说的转身,朝着身后逃去,同时掏出一把各色符箓,朝那层最外围的淡金色光幕砸去。
他以前便从一些野史典籍之中看到过,有些邪门歪道的功法,可以通过吞噬他人精血法力,来获得自身修为的快速提升,如今看来,钟家所谋划之事,多半与此有关。
“噗”的一声!笼罩光头大汉的七彩光幕碎裂开来,化为点点七彩流萤。
但紧接着他发现,那道从雕像眉心赤红色晶石射出的红色光柱,竟仍旧连接着自己,http://www.hetushu.com无论自己如何移动,依旧无法与之脱离。
令钟沉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钟道天在此期间,修为也是水涨船高,从金丹初期巅峰到金丹中期,最后一举突破金丹后期,达到了金丹后期大圆满的程度。
“呲啦”一声,一道拇指粗细的红色光柱,从钟家先祖圣像眉心处的晶石中喷射出来,落在了钟道天身前的晶石之上。
接下去的时间里,钟道天故技重施,通过那枚赤红色晶石,汲取着身处聚灵大阵中的金丹庶子修为。
下一刻,钟道天和那名光头大汉身上同时冒出耀眼血光,并通过连接二人的红色光柱,让二人血光连接到了一起,紧接着,光头大汉身上血光开始向钟道天身上转移。
“笑话!钟家过去何曾关心过我们庶系弟子的修炼,钟家几乎所有资源,都耗费在了嫡系身上,如今却口口声声说要我们庶系为钟家付出,凭什么?我不服!”法阵之中,一名光头壮汉大声呵斥道。
一连串轰鸣声响起,淡金色光幕表面泛起五颜六色的光团,然而光幕表面只是金光流转,丝毫破裂迹象也无。
此时,整个聚灵法阵之中,仅剩下钟沉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