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诉衷情

第九章 萍末(八)

对于常家二小姐,匪徒们事先得到过叮嘱,心里头始终存有几分顾忌。但对于常府的家将,他们却不会手下留情。一名匪徒被常胜刺中小腹,嘴里发出厉声惨叫。双手却松开了兵器,紧紧握住正在回抽的枪杆。
他们即将如愿抢到丹方。
逃走,去路是着了火的道观后山,他们十有八九会变成一群烤猪。
“夺门,夺门!”亲兵们绝望地叫嚷着,跟在刘兆安身后蜂涌而入。激战再度在大门内侧不到半丈大的范围内展开,攻守双方不断有人被兵器砍中,惨叫声不绝于耳。刘兆安却对周围的惨叫声无动于衷,一手持刀,一手持盾,追着宁彦章的身影如跗骨之蛆。
“啊,呃呃呃!”三角眼疼得脸孔变形,用手捂住正在冒血的胸口,眼睛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而后院通向山下的道路,却早已被重兵封锁,连一只鸟都甭想飞走,更何况是几个大活人。
“杀!”宁彦章挺枪再度刺死一名匪徒,冲入战团。常婉莹默默地贴在他身后,持剑护住他的脊背。二人一边向周围的敌军发起攻击,一边给对方提供保护和支撑。所过之处,匪徒们纷纷闪避,无人能敌。
常胜连抽两次无法夺回兵器,大喝一声,抬脚踢中此人的肩膀。受伤的匪徒立刻被踢得倒飞数尺,躺在血泊当中一动不动。三支长矛和两把横刀却从不同的角度递上前,在常胜身体上带起一团团血光。
“杀,杀光他们,给乡民们报仇!”常安、常福带领着乡民们纷纷跟上,刀枪并用,将剩余的匪徒逼得不断后退。
“福叔!”宁彦章带着常婉莹,不停地旋转。漆枪横扫,在而身体周围掀起一团血光。两名匪徒先后被扫中,筋断骨折。第三名刀盾兵踉跄后退,被他上前一步砸中膝盖骨,惨叫着栽倒,抱着大腿来回翻滚。
“保护二小姐!”常胜怒吼着,努力向宁彦章和常婉莹两个靠拢。拦在他身前的匪徒,不停地被他刺翻在地。但是,m.hetushu.com他却无法将自己跟被保护目标的距离拉得更近。很快,便有更多的匪徒扑上来,叫喊着向他展开围殴。
他们即将如愿杀死前朝二皇子。
互相看了看,他们两人微微一笑,并肩冲向道观大门口。枪剑并举,迅速合力杀死第三名敌手,赢得周围一片惊呼。
看到相互支撑着积蓄体力的一双身影,真无子等道士都侧转头,轻轻闭上了嘴巴。
“噗!”一支羽箭忽然凌空飞至,从背后射中三角眼,箭锋直透胸口。
“给我杀了他!”常婉莹低声断喝,脱离宁彦章保护,飞鸟般扑向三角眼。李洪濡毫不犹豫举枪迎战,将她阻挡在距离三角眼身前数尺之外,无法寸进。宁彦章怒吼着扑到,与她两个并肩对付李洪濡,四面八方,无数匪徒举着兵器围拢过来,笑得满脸猥亵。
“咚!”刘兆安举盾相迎,枪锋与包裹着铁皮的盾牌撞在一处,深入半寸。他狞笑着斜推盾牌,将宁彦章的漆枪隔离在手臂之外。同时用另外一只手高高举起横刀……
成群的匪徒扑上,将他淹没在刀与枪的海洋深处。
“嗖嗖,嗖嗖,嗖嗖!”密集的羽箭再度从半空中飞过,这次,不是直射,而是近距离抛射。几名位置太靠后的乡民中箭栽倒,在血泊中翻滚挣扎。更多的羽箭从半空中落下来,迅速夺走他们的性命,将他们的尸体变成一具具刺猬。
没有人质疑他的命令,虽然在全部持兵器作战的人中,她的年龄最低。大师兄真无子带着一伙乡民躲进了大门左侧的观墙后。真寂子、真智子和真净子三个则组织起剩余的乡民躲在了大门另外一侧。他们纷纷举起兵器,耐心地等待。等待敌军的面孔从墙头上出现,等待最后的决战时刻到来。
虽然赢得不够光彩,过程也充满曲折。
所有匪徒,包括先前还在舍命保护三角眼的李洪濡,此刻都做出了同一个动作。扭脸向道观门外,两股战战和-图-书,双脚不停地前后挪动。
旗面上,龙飞凤舞般写着一个大字,“常”!
“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家将常胜从敌人尸体上抽出枪锋,越过宁彦章,扑向下一个目标。
“杀!”一名乡民猛然在地上打了个滚,扑到匪徒都头脚下,挥刀横扫。他的刀和铠甲都是从敌军尸体上抢回来的,除了颜色脏一些之外,与都头身后的同伙别无二致。负责保护都头的伙长们一不小心就将他当成了自己人,居然没顾得上拦截,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横刀砍向自家上司的脚踝。
更多的匪徒,顺着刘兆安舍命冲开的通道,杀了进来。与常胜、常福等人绞做一团。令他们无法给宁彦章提供任何支援。还有二十几名腿脚灵活的匪徒,再度翻墙而入。突破真无子等人的阻拦,冲入乡民们之间,威武如赵子龙,勇悍如关云长。
然而,两个人的密切配合,却无法扭转整个战局。冲进道观大门的匪徒越来越多,翻墙而过的匪徒也如下雹子般,没完没了。尽管扶摇子多次冲到第一线,雪白的胡子被敌人的鲜血染得通红。尽管真无子和真寂子等人竭尽全力,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乡民们越来越少,眼睁睁看着敌军一步步走向胜利。
他们赢了!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刀盾撞击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道观内,却是一片安静。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几声低沉的号角声响起,取代了刀盾的撞击。半空中的羽箭忽然消失,脚下的大地却开始上下震颤。“他们又要撞门!”靠近门口处,有人大声叫嚷。透过老君像与门洞的缝隙,他们可以将匪徒们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转眼间,二人杀到常福身边,将围攻常福的匪徒们驱散。然而,家将常福却无法起身履行他先前的承诺,圆睁着双眼,全身上下到处都在喷血。
宁彦章http://www.hetushu.com的作战经验远不及他,对杀人技巧的掌握,也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仗着膂力稍大,气血旺盛,苦苦支撑。却被此人推着,一步步从大门口退向道观内,一步步退上迎客殿的台阶。
但他们最终还是赢了。
他想回过头,看看到底是哪个敢向自己痛下杀手,腰杆却使不出任何力气。身体只能像喝醉了酒一般,在马鞍上摇摇晃晃。他想命人杀死石延宝,临终前替自家主上除去情敌。嘴里却说不出任何话来,也无法让周围的匪徒们将注意力转向自己。
太上忘情,那是修炼到最高境界才会具有的能力。而他们虽然清心寡欲,半生不近女色,却非不食人间烟火的泥塑木雕。更做不出为了保全师门传承,就逼着一对恋人生离死别的“壮举”!
除了站在墙上的弓箭手之外,所有人都紧握兵器,合拢双目,或立或坐,趁着下一场恶战到来之前恢复体力。贼人想把大伙赶尽杀绝,大伙当然不能束手待毙。多恢复一分体力,就多一分拼命的机会。拼一个够本儿,拼两个赚一个!
“二小姐勿慌,我们是来救你的!”一个无耻的声音,忽然在大门口处响起。常婉莹愤怒的扭头,恰看见三角眼那光溜溜的下巴。“我家主上,对二小姐仰慕已久……”
“轰!”一根合抱粗的树干撞在了老君像上,将老君像撞得倒飞半丈,四分五裂。紧抱着树干的“死士”们收力不及,顺着老君像飞行的轨迹冲进门内,纷纷栽倒。常府的家将们带着身上披着铠甲的乡民乱刀齐下,将第一波冲进来的死士迅速砍成一团团肉酱。
“跟我来!”宁彦章挺枪迎战,正面挡住敌军的都头。常胜、常安、常福等人,则各自挥舞着兵器扑向敌军侧翼。双方在狭窄的大门口捉对厮杀,谁也不肯主动后退。很快,就有滚烫的血浆飞溅起来,无分敌我,染红每个人的眼睛。
他们个个即将加官晋爵,前程似锦……然而,好www.hetushu.com像哪里却不太对劲儿。
不逃,对面是一队如风而至的骑兵。手中寒光闪烁,将他们留在观外的同伙,杀得尸横遍野。
由都头和几名伙长组成的攻击队列,迅速土崩瓦解。落在地上树干,也很快被土匪们的血染了个通红。剩余的几名匪徒见势不妙,果断选择了后退。然而没等他们的大腿退过门坎儿,一排漆黑的羽箭忽然飞至,将他们全部钉死在大门口。
“胜哥!”常安哭喊着上前报仇,用漆枪接连刺死三名敌人,随即被一支流矢射中,踉跄着倒地。常福力气极大,抢了两面盾牌,四下挥动,将靠近自己的匪徒砸得东倒西歪。“姓石的,趁着现在突围,快!”趁着匪徒们无法靠近的间歇,他冲着宁彦章大叫。“我来替你们俩断后。快!”
他们即将如愿抢到常家二小姐,顺手将所有罪行推给扶摇子和一众乡民。
“靠墙!尽量靠墙站!把长矛举起来,矛尖朝上!”常婉莹从宁彦章身后睁开眼睛,快速吩咐。“常家的人,还有身上穿着铠甲的,跟我一起堵在门口儿!老君像没有根,经不起几撞。门破之时,就是反击发起之时!”
不知道何时,道观外传来一阵沉闷的马蹄击地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的的,的的,的的的的……”敲得地面上下晃动。
匪徒都头吓得亡魂大冒,双脚猛地在树干一跺,腾空而起。宁彦章毫不犹豫地将漆枪由刺改拨,直奔都头的左右两个膝盖。匪徒都头在半空中无法借力,只能拼命将双腿收紧。冰冷的枪锋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左侧腿肚子上,将他砸得由纵转横,惨叫着下落。两把漆枪迅速戳到,半空中戳透他的身体,给他来了个透心凉。
“嗖——!”一块板砖从侧面飞至,砸中刘兆安的肩膀。此人疼得一咧嘴,双脚本能的停在了原地。宁彦章趁着这个机会接连后退三步,重新拉开自己与此人的距离。随即翻腕压枪,当胸急刺。
“小心!”宁彦章及时甩开盾牌,用漆m.hetushu.com枪挡住一名冲向常婉莹的匪徒。二人默契地攻守交替,转眼将此人刺翻于地。
“啪!”又一块板砖飞来,端端正正砸在了他鼻梁上。将他砸得两眼发黑,酸甜苦辣咸,五味齐往脑门处涌。常婉莹再度丢出一块板砖,砸中他的头盔。随即飘然而至,一剑刺破了他的喉咙。
“婉莹,小肥,不要慌,师父来救你们啦!师父亲自来救你们了!”韩重赟将一杆帅旗高高地举起,大喊大叫,满脸自豪。
“姓李的,放下兵器,出来领死!”带队的老将收起弓箭,伸手遥指李洪濡面门。隔着十几丈远,却吓得李洪濡面如土色,手中长枪缓缓落地。
“弟兄们,跟我上!”副将刘兆安丢下角弓,带领身边的亲信冲向大门。他已经失手了一次,绝不能再失手第二次。否则,即便李洪濡能够放过他,三角眼太监也绝不会让他活到今天晚上。
真无子等道士被逼得退向了后院。
“夺门!”一名都头大喊着,双脚踩着落在地上的树干,率先冲入。刀扫盾撞,向周围发起猛烈攻击。四名身上穿着轻甲的伙长紧随其后,彼此脊背靠着脊背,手中长枪朝着大门两侧乱捅。紧跟着,又是四名手持刀盾的百战老卒,六七名满脸横肉的“精兵”,将大门口再度堵了个水泄不通。
萧瑟的山风从半空卷过,中间夹杂着人血的腥味和肉体被烤熟的浓香。紧跟着,便是数排密集的雕翎。匪徒们的进攻又开始了,这一次,他们比上一次更为娴熟。首先对付的目标,是观墙上的那几名弓箭手。很快,便压得弓箭手们无法抬头,不得不退了下来,再度转向迎客殿的屋顶。
扶摇子老道被困在了迎客殿内。
“杀!”宁彦章一个箭步踩过都头的尸体,挺枪刺向下一个敌人。那是一名伙长,被都头的死亡给吓愣住了,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前进。宁彦章的枪锋,绕过他的枪杆,刺破他的胸甲、刺破他的皮肤和肌肉,从两根肋骨之间长驱直入,最后戳破了他的心脏。